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八章 被耍了

    隔了好一会儿,库斯罗伊也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回了一句,“这样也好,不过我麾下的士卒多数都不会骑马,很可能会拖累了速度,到时候作战还得下马进行。”

    “这都不是问题。”迪帕克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对于北贵而言,多争取一个禁卫军就多一份力量,像库斯罗伊这种从泥浆之中爬出来的达利特,那就更值得争取了。

    至于说得罪婆罗门,得了吧,又不是解放所有的达利特,婆罗门得罪了就得罪了,反正北贵和婆罗门年年踩线,互相恶心,要真能亲密无间的合作,汉室还能像现在这样将之搞的这么狼狈?

    “多谢。”库斯罗伊沉闷的开口道,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想法,政治智商,这家伙是有的,也知道对方邀请到底意味着什么。

    “话说,白马义从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张飞传音给张辽询问道。

    “药膏就在马背的背袋之中,现在不能用,用了之后,估计半天左右手腕就能恢复。”张辽传音给张飞,“主要是刀匣里面的刀刃没有了,我们现在缺少近战武器。”

    “普通刀刃能用不?我还有备用的。”张飞皱了皱眉头说道,白马义从用的是特质刀刃这点他也知道,只不过现在没有这东西,张飞意思是要不用普通刀刃凑合凑合。

    “用普通刀刃的话,两下就不是手腕问题了,而是胳膊没了。”张辽无语的看着张飞说道,“超高速移动带来的冲击力太强,用正常的刀,削死几个人之后,就会出现阻力问题,胳膊会断的。”

    “那我没办法了,长枪你们肯定用不了,弯刀呢?”张飞随口询问道,和其他军团不同,张飞本身就是一人三马,还背着各种各样的物资,所以战备还是很齐全的。

    “九十以下用弯刀还行,然而真要打,九十以下没啥意义。”张辽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你带弓箭没,不行等恢复之后用轻弓神速箭,近战先行放弃算了。”

    “弓箭管够,放心。”张飞闻言点了点头,白马义从浪了半年,箭矢已经有些不够用了,倒不是没有缴获的箭矢,只是白马义从用的武器都比较奇怪,长弓和长箭的意义不大。

    “那就好,我们这边人均还有十根轻型箭矢,等恢复了之后,将多余的给我们转一些,陪他们玩玩也没啥。”有了张飞的保证之后,张辽就安心了很多。

    失去了近战能力,对于白马而言是很尴尬的,虽说进入神速状态不是没有远程的手段,问题是白马又不是先登,有无限的箭矢,不过张飞带着足够的物资,那转成弓骑兵先磨着也没什么。

    “轻箭能穿透板甲?”张飞突然询问道。

    “认真起来,还是可以的。”张辽点了点头说道。

    神速箭终归是有威力上限的,张辽在之前就发现了这一问题,理论上是三倍自身移动速度,但实际上在白马义从速度上升到一百一之后,神速箭的威力貌似就钉死了。

    不过就算是钉死了威力,神速箭依旧相当强横,无法突破音速这点很无奈,但近乎等同于音速也让白马义从在中远程拥有了等同于双天赋弓箭手的杀伤力。

    虽说这种杀伤力对于真正的顶级弓箭手而言有些菜,但作为弓骑兵确实已经算是够用了。

    “那就好,接下来恐怕有些麻烦。”法正对着张辽点了点头,实际上局势已经很清楚了,白马义从自身肯定是没有任何的问题,随时都能跑路,反倒是张飞的幽云骑,有可能被咬住,一旦对方确定白马义从失去了战斗力,幽云骑就会有些麻烦了。

    “库斯罗伊,考虑的如何?”张飞骑着乌骓往前踏步,在呼啸的风中对着库斯罗伊的方向吼道。

    “算你赢了。”库斯罗伊平静地说道,“下次不会这么容易。”

    “身为达利特,你在这个国家完全没有前途,不如来我们汉室,刚好你身边就有两个投名状,我们三个联手弄死那俩个家伙如何,我可以保证给于你们汉室正统的出身,并且接纳达利特。”张飞如同猛虎一样,带着凶性扫过奥斯文和迪帕克,然后落到库斯罗伊身上。

    “抱歉,如果你说的是朱罗王朝的那种,我没有任何的兴趣。”库斯罗伊平静地说道,而奥斯文和迪帕克也没有戒备库斯罗伊的意思,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你可以多考虑考虑,在贵霜你这辈子恐怕也就是如此了,来汉室,可以为你,为你身后的那些人搏个出身,军功爵,杀敌即可晋升。”张飞的声音之中带着些许的蛊惑之意。

    “也许其他的达利特会做出这样那样的选择,我身后的这些人,在我看来,已经选择了道路,他们信我,我自会给他们一个出身,不是靠赏赐,而是靠他们自己的力量,我给了他们希望,他们自己就会拥有力量,就这样。”库斯罗伊平静地说道。

    诚如库斯罗伊所说的那样,他救不了达利特这个阶层,但是他可以给那些理解认同自己思想并且认同这份信念的达利特以希望,由那些人自己去做出选择。

    “我救不了他们所有人,你们也救不了,准确的说发展到这种程度,能救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依靠别人,永远站不起来,你说对吗?”库斯罗伊看着张飞双眼如水一般的平静。

    “对!”张飞微微颔首,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很对。

    “我们都不是圣人,也不是神佛,不是任何人的救世主,而且这世间也不需要救世者,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认知那些人,做出自以为救助的方式,是多么的傲慢,我等所认为的正确,未必是他们所想要的正确。”库斯罗伊已经醒悟了过来。

    “至少对于我以及我麾下的士卒来说,堂堂正正的站在这里,不依靠其他任何的外力,站在这曾经连仰望都无法仰望的位置,就够了,我们不需要你们救助,需要救助的那些人出现在你们面前你们也不会救助。”库斯罗伊无比冷漠的说道。

    “走了,战场留给你们了。”张飞看了一眼库斯罗伊,他已经明白对方的想法了,至于说要到他想要的东西,现在的库斯罗伊给了都不会真的,至于收敛战损士卒的尸身,这次怕是不行了。

    “下一次不会这么容易了。”张飞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奥斯文等人冷冷的说道,而后上万精骑快速的绕道开来,朝着东方奔驰而去。

    “说的不错,决定你们地位的从来不是出身,没人救你们只是因为以前不值得救,现在值得了。”迪帕克颇有些直言不讳的意思。

    库斯罗伊停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所以这个社会其实一直都是这么的残酷,从来没有变过。”

    “不,只是你们婆罗门一直如此,我们北方上进的道路可从未关闭过。”奥斯文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从不介意吸收其他人进入我们的圈子,只要你们拥有足够的价值,而你在我们看来很合适。”

    库斯罗伊没有说什么,朝着那燃烧的大营策马奔袭而去。而后奥斯文和迪帕克也追了过去,扑灭了火焰之后,三人放出大量的斥候,保留库斯罗伊的本部进行防卫,其他人全力收拢溃卒。

    很快就收拢了数万溃军,然后组织这些溃军打扫战场,复原之前白马义从和幽云骑在他们来之前的战况。

    “这是什么?”奥斯文从战场捡起来一块崩碎的锰钢刀片不解的询问道,拿到手感受了一下之后,奥斯文皱了皱眉头,锋利的不可思议,只是脆到用这种东西制刀很可能一不小心就直接摔碎。

    “我们可能被汉军耍了。”迪帕克远远的策马过来,黑着脸对奥斯文招呼道。

    “怎么了?”奥斯文随口询问道。

    迪帕克直接将一个刀匣丢给奥斯文,白马义从在突刺性洗地图的时候,也难免会出现一些意外伤亡,而这个就是贵霜这边在收敛汉军尸身的时候找到的东西。

    “刀刃?”奥斯文不解的从中抽出来了一片,看着上面寒光大作,不由得面色凝重之色,“好锋利!”

    “这是那些纯白骑兵的武器,而存活的内气离体刚刚告诉我,白马义从到底是怎么作战的。”迪帕克面色狰狞的说道,“他们就是用这种直长刀,以超高速,从溃军的这边,杀到溃军的那边。”

    “那么快的速度用直刀是不想要胳膊了……”奥斯文随口说道,说着说着双眼爆发出了一抹凶光,他也反应过来了。

    “他们快没武器了!”迪帕克羞恼的的看着奥斯文,被对方以这样的手段蒙蔽了过去,这可是他们击杀那支纯白骑兵最好的时机。

    “走,追上去,砍了那群家伙,就算是追不上那支纯白的骑兵,也要干掉那个黑子!”奥斯文双眼冒火,居然被这么耍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