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八章 麻杆打狼两头怕

    眼见到幽云骑这种诡异的变化,库斯罗伊在瞬间就做出了判断,硬挡绝对不行,本身就因为武器装备的问题落入下风,如果对方再次拔升实力,很有可能对于他们造成碾压。

    【大概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在里面。】库斯罗伊抽调着军团士卒原本准备以主动让开一道裂口的方式,让汉军快速通过,但准备让开的时候库斯罗伊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如果真的能长时间维持,在一开始就会动用,既然是底牌,那就意味着已经无牌可用,说不定……】库斯罗伊看着怒吼着穿插过来的张飞,心下在极短的时间做出了判断。

    然而升起这个判断的同时,库斯罗伊还是本能性的裂开了一条裂口,一条以刀盾兵为纵线分布的裂口,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被对方切开的时候不被渗透,进而出现崩盘。

    毕竟敢于让骑兵主动从军团通过的将帅,都属于对麾下军团有着极高操纵能力的将帅,可不管再怎么高的将帅,这么做都会有一个危险,那就是被对方逮住穿透战线的机会然后毁灭整个军团。

    张飞怒吼着一马当先朝着库斯罗伊的军团碾去,凹形口的最底部伴随着张飞的突击骤然碎裂开来,那一步后退,就像是胜利的昭示一样,张飞军团以张飞为锋头,在瞬间捅入了破绽之中。

    而后一直咬牙坚持的库斯罗伊本部终于撑不住了,瞬间从张飞攻击的位置炸裂了开了,上千的幽云骑如同热刀一样朝着库斯罗伊本部切去,对方的军团就像是面对高温的冰块一样,快速的融开了一条路。

    “左右攻击!”杀入库斯罗伊本部的瞬间,张飞那不怎么动用的脑子就做出来了极其正确的判断,库斯罗伊看穿了他麾下幽云骑当前的本质,准备消耗掉他当前爆发出来的最高战斗力。

    然而现实那里有那么容易,就算是让开,张飞也不会那么轻易的选择走那条简单的道路,七层近乎读秒的方式,如果只是为了上百个人头就消耗点,那么就算获得了相对不错的战损比,也当不起胜利!

    因而在杀入了库斯罗伊让开的通道之后,张飞麾下的幽云骑就自然的像是树枝分化一样炸裂出无数的小支,朝着库斯罗伊本部的左右两侧延伸了过去,这种狂猛的炸裂方式,依托着本身强悍的战斗力,只要穿透内部防线,就能给库斯罗伊本部来一个树上开花!

    双方的接触面积在极端的时间内攀升到了一个令人惊悚的程度,伴随着通道之中的刀盾手一个个的被掀翻在地,原本安排就位的通道在瞬间炸碎的零零散散,而张飞率领的幽云骑在这一刻就像是展开的鱼刺一样,从主干快速的朝内延伸了过去。

    库斯罗伊的面色极其难看,错估了幽云骑战斗力的他完全没想过汉军居然能在穿过通道的时候,碾碎自己用以构成通道的刀盾手。

    要知道幽云骑本身是纵向延伸的,而向左右突进,其实并不符合整体的发力方向,理论上讲,没有多大损失的突过去才是最正常的情况,结果现在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库斯罗伊的预料。

    不过很快库斯罗伊就发现了症结所在,他的运用方式并不算错,毕竟当初韩信附体张任的时候,也用同样的方式恶心过凯拉什,让凯拉什被通道碾压的横七竖八,差点没被搞死。

    只可惜库斯罗伊不是韩信,张飞也不是凯拉什,前者远弱于韩信,后者远强于凯拉什,以至于非常正确的运用方式也无法发挥出来应有的战斗力,甚至还因为张飞的爆裂突进方式,整条战线都被炸的粉碎。

    “收缩战线。”库斯罗伊认真的进行指挥,麾下士卒也竭力收缩,向内挤压汉军,但是就算是如此也无法改变自身的整体陷入被动的事实,库斯罗伊本部刀盾手应对幽云骑的方式确实是非常有魄力,但这种方式同样意味着他们已经失去了对于其他战友的保护。

    悍不畏死的反击确实能做到杀敌,但在看不清整体形势的情况下悍不畏死,只能对自身造成更大的损失。

    现在库斯罗伊的本部就陷入了这种局面之中,已经彻底暴走的幽云骑不怕对方和自己拼命,比杀伤力和防御力他们都具备绝对性质,最担心的其实是时间的损耗,拖着拖着,他们就会退出这种层次。

    “碾碎他们!”张飞怒吼着下令道,不是依靠库斯罗伊让开通道的方式打穿对方,而是实打实的以渗透,破碎的方式,轰杀过去,而且这种通过的方式,最后打出来的是一个喇叭口,外面笑,而里面大!

    这个时候库斯罗伊已经顾不上赌斗了,只能拼命的收缩战线,如果真的被张飞以现在的姿态碾碎,那么造成的损失比之前那么长时间招架汉军的损失还要多很多。

    “所有人随我冲!”左右两侧的句扶和朱灵这个时候也是怒吼着策马前冲,率领着麾下的本部从两翼对于库斯罗伊本部进行挤压,对中央的张飞进行策应,很明显他们要的不是赌斗的胜利,而是解离掉整个库斯罗伊军团,然后获得最后的胜利。

    “左右两翼对攻!中军压缩防线!”库斯罗伊在极短的时间只能就做出了判断,如果这个时候将精力放在张飞的身上,那么很有可能被左右两侧的句扶和朱灵突破外围防线,如果到了那一步,就算是库斯罗伊的麾下死战不退,也会被整体解离。

    因为到了那一步,本身已经刺透了战线的张飞部,和从左右两翼延伸过来的句扶,朱灵汇合,库斯罗伊基本连指挥能力都会失去。

    到时候麾下本部就算是奋死反抗,看不到大局的他们也只有被碾碎这一个可能了,因而现在绝对不能让左右两翼崩盘。

    张飞同样发现了这一可能,只不过这个时候他的目标已经出现了变更,精锐天赋的冲击已经告知张飞不能再继续长时间维持这样的力量了,因而给库斯罗伊本部留下一个喇叭形的伤口,证明自身的胜利就可以了,而且他真的对库斯罗伊的本部很有兴趣。

    “汇合!”张飞的蛇矛挑飞正面的阻击之后,直接从库斯罗伊本部飞跃而出,而后大声的号令道,左右两翼的句扶和朱灵在收到鼓点号令的瞬间,趁着优势尚在,直接拨马调头朝着张飞的方向汇合。

    三股洪流快速的合并在了一起,两翼的库斯罗伊本部原本想要追击,可惜一方面腿短,一方面又有库斯罗伊约束,未能给句扶和朱灵的退走造成任何的压力。

    “看来是我赢了。”张飞拨马回转之后,率领着大军再一次正对着库斯罗伊的本部,相比于之前的冷漠,这个时候库斯罗伊已经目露凶光,不过随后便冷静了下来。

    另一边,张辽勉强占了一些优势,王族游骑兵再怎么说也是可以角逐天下第二快的骑兵,勉强有着稍微认真起来的白马义从三分之一的速度,加之又有奥斯文掩护,倒也不是很狼狈。

    “嗯,你赢了。”库斯罗伊低着头,思虑了一会儿,做出了最后的判断,他的麾下毕竟是步骑混成,在追袭和机动上完全不如对方,加之比战斗力对方丝毫不逊色于他,哪怕对方的战斗力有一部分的装备支撑,但军资后勤也是一部分的实力。

    考虑了一下双方的战斗力组成,库斯罗伊基本确定对方是有极低可能将他们全歼的,当然这个可能非常之低,而且真拼到那一步,恐怕对方的军团也不可能撤下去了。

    毕竟旁边的奥斯文和迪帕克也不是吃素的,白马义从的短板现在都能看出来,如果说追袭和机动作战,在平原确实是天下无敌,可要是作为护卫,那就是坑爹了。

    因而张飞要是拼着极大损失将库斯罗伊干掉,接下来必然是迪帕克干掉张飞及张飞之下的残兵了,这一过程之中,白马义从所能做的就是尽快击杀奥斯文,而且很有可能无法这一目标。

    白马义从除了地形问题以外,最大的两个问题,一个是不认真起来正面是弱鸡,而认真起来没有队友敌军的区别。

    到时候迪帕克咬上和库斯罗伊拼个半死不活的张飞,张辽想救对方,正面不全力全开搞不好打不过库斯罗伊和迪帕克,而全力全开,恐怕幽云骑也得死在白马义从的刀下。

    更何况白马义从现在就剩一把刀了,想到这点张飞也有些虚,没武器的白马义从靠着速度依旧能浪,可没武器的白马义从,迪帕克和奥斯文根本不怕。

    到时候被三个帝国禁卫军围攻的话,想想还是先别拼命了,完整状态被群殴好歹能杀出来,放狠话,可要是拼了个半死不活之后再遭遇两个帝国禁卫军,那可真就危险了。

    “你要什么?”库斯罗伊慎重的看着张飞询问道。

    “文远,收手,准备跑路。”张飞远远的招呼道。

    张辽听到这话,二话没说直接率领白马义从如风一般跑路,眼见这一幕,库斯罗伊瞬间进入戒备状态。

    迪帕克和奥斯文则是同样朝着白马义从追去,这三个军团的战斗力,总体来说是张辽掌握着主动,哪怕达到现在,白马义从有一部分连武器都没有了,手腕也没恢复,但靠着高速威慑,不知虚实的迪帕克和奥斯文还是很谨慎的应对着张辽。

    “赶紧撤吧,我麾下士卒有一半现在完全没有战斗力,只能跑路了。”张辽靠近之后赶紧传音表示自己有点慌,如果只有白马义从的话,这完全不是问题,跑了就跑了,现在和张飞汇合在一起,张辽发现自己要是跑了,张飞搞不好会被这三个混蛋打死。

    死道友不死贫道那是黑道修真,正统的方式都是死敌对势力不死己方势力,因而张辽现在挺尴尬的。

    张飞嘴角抽搐,他定下一刻钟的时间也有法正的暗示,张辽麾下的白马义从没有武器了,手腕又废了,神速箭根本用不了,只能跑路,看起来很有威慑力,可要是遭遇之后,直接撤退,那张飞军团怕是得半残着被人抬下去了。

    幽云骑的速度说不上慢,但不管是白马义从还是王族游骑兵都能轻易地追上,或者甩掉幽云骑,而张辽如果和张飞汇合撤退,那白马义从的速度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

    到时候难免来一场混战,混战的结果肯定是幽云骑倒霉,当然张辽如果非常靠谱不撤退的话,白马义从也会非常倒霉……

    因而法正暗示张飞不论如何都要镇住对面,镇不住对面,今天就准备半残下场,而且很有可能撤不了。

    短时间秒杀掉二十万的溃军,白马义从确实是上天了,但这种做法也意味着在白马义从已经没有了武器,外加之后数个时辰之内白马义从的战斗力直线下降。

    简单来讲,这个时候能打的就只有幽云骑了,白马义从只有一个架子,可能拼掉两千,甚至一千贵霜精锐之后,白马义从就彻底没有武器了,如果暴露出这一短板,张辽未必会完蛋,张飞肯定惨!

    不过现在情况还好,不管是张飞,还是张辽都将对面唬住了。

    “你等着,我再恐吓两下,问题不大。”张飞传音给张辽说道。

    张飞很清楚张辽说这话的意思是暗示自己不要做的太过,因为俩人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真拼命,张辽就算能跑,也肯定不会放弃自己的战友,而一旦逼入到混战,肯定下不了台。

    张飞和张辽很快的汇合到一起,同样出自幽州的精骑,一黑一白的分列在左右,就那么盯着库斯罗伊。

    很快,奥斯文和迪帕克也追了过来,看着对面的张飞部神色有些凝重,在一刻钟打穿一个帝国禁卫军,他们两个谁来都做不到,更何况现在库斯罗伊本部展现出来的气势,甚至胜过他们一头。

    “那家伙情况如何?”迪帕克传音给库斯罗伊道。

    “解决不了,真打起来,我麾下可能会被全歼,他大概还能剩下两千左右拥有战斗力的士卒,这还是对方死战不退的情况,然而对方是骑兵,我是步兵。”库斯罗伊慎重的说道。

    “我们也一样,那个纯白军团,你也看到了吧。”迪帕克神色狰狞的说道,“那军团在国内破坏了大半年了,没人能解决。”

    “我们三个联手绝对不可能解决掉那俩个,硬拼的话,应该能拼死那个黑子。”奥斯文传音给迪帕克和库斯罗伊说道。

    “没意义,我们的任务不是干掉那个黑子,是将那个白的送出去,干掉黑子之后,你难道想让那个白的再在国内浪一年?”迪帕克面色狰狞的看着张辽,奥斯文听完嘴角抽搐。

    这三个家伙都不怎么怕张飞,实际上这三个家伙就算是遇到率领神铁骑的华雄都不怎么怕,问题是死磕张飞对他们而言实在是有些傻,库斯罗伊冷静下来之后,其实也想干掉白马义从,对于张飞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毕竟幽云骑那种能打的军团,在场谁不是啊,问题就那个白色的家伙属于不可理喻的战略级军团,干掉幽云骑,白马义从送不出去的话,他们都得头大。

    “就是不知道白色的那个会不会看局势不妙跑路。”迪帕克有些犹豫的说道,“不过这倒是一个机会,你不知道那个白色的到底有多恶心,每天靠着速度快,跑到我们面前来做早操,现在和这个黑的绑在一起,我们要不直接围攻那个黑的,逼着那个白色的和我们决战。”

    “问题要是白色的看局势不妙跑路了,那个黑的人数不少,怕是我们能干掉,也得残了,我给你说啊,这货的气势跟我们上次正面刚得那个伽蓝神,还有那个天神吕布有点近似。”奥斯文略有犹豫的传音给库斯罗伊和迪帕克说道。

    “那要不不出手,让他们两个汇合,我们吊在后面,将他们弄出去,一旦他们有异动,我们三个就直接冲上去打那个黑子,逼那个白色的不敢轻举妄动?”迪帕克再次建议道。

    “抱歉,我冲不上去,我腿短,追不上你们。”库斯罗伊面无表情的说道。

    “没关系,我们都是一人双马,给你借点没问题,光我们两个,搞不好被殴打会是我们。”迪帕克很是自然的说道。

    “哦,可以,不过我麾下都是达利特,不允许骑马。”库斯罗伊瞟了一眼迪帕克说道。

    “没关系,你被我们北贵征召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大月氏正卒了。”奥斯文根本不拿这个当回事,别说是达利特了,只要是帝国禁卫军,而且不是敌对势力,你敢投,他们就敢收。

    “……”库斯罗伊没有肯定这个提议,也没有否定这个提议,只是叹了口气。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