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七章 大问题

    “将军,您先往后退!”身边的亲卫一部分朝着张飞阻击了过去,一部分对着库斯罗伊说道,血已经溅射了过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库斯罗伊的神色有些复杂,看着这些亲卫,“我救不了你们。”

    这是当初面对关羽时,那些拼死阻击关羽死在库斯罗伊面前,其他拉着库斯罗伊撤退的亲卫给库斯罗伊的理由——我们都可以死,只有您不能死,只有您能救出所有人,而现在库斯罗伊给出了回答,他救不了这个阶层。

    “什么?”年轻的亲卫并不懂这些,看了看已经杀到非常近的张飞,“您赶紧撤退,接下来的交给我们就行了!”

    说着亲卫将缰绳丢给一旁的士卒,然后自己挺枪杀了过去,库斯罗伊的本部和其他军团最大的不同就在这里。

    除了那一身不啻于任何帝国禁卫军的战斗力以外,库斯罗伊的本部,到现在还跟随着库斯罗伊的士卒,每一个都有为库斯罗伊献身的信念,他们坚信着库斯罗伊的道路才是带领着他们走出黑暗的正确道路,哪怕是库斯罗伊迷惘,动摇了,他们也同样坚信。

    就跟阿文德动摇,自毁之后,他麾下的士卒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依旧有士卒坚信着阿文德会归来,并且为此不断的努力,虽说期间有很多的精锐士卒离开了,但十年过去之后,依旧有一半存在。

    库斯罗伊也同样是这个情况,他的动摇和迷惘,并不影响麾下士卒对于他的崇拜,在这些人的眼中,库斯罗伊依旧是那个将他们从黑暗的深渊之中拖出来的伟大统帅,同样是在接下来的时代,会将更多如他们一样的人拖出来的伟大将帅。

    所以这些士卒在其他方面可能不如,但在保护库斯罗伊方面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短板,不会因为库斯罗伊的撤退而出现动摇,不会因为库斯罗伊的无作为而怀疑,在当前曙光出现的时候,这些军团,为了库斯罗伊的意志,什么都能一战!

    这个时期几乎是这个军团不依托库斯罗伊自主迈向军魂唯一的机会,而且他们迈向军魂的理由,只有一个——他们遭遇到当前这个水平不可抵御的攻击,然后为了保护库斯罗伊不死,而迈出那一步。

    对,不依靠库斯罗伊晋升军魂的方式,就是如此。

    “挡住他们!”库斯罗伊的本部疯狂的拼杀着幽云骑,武器装备的差距让他们很难展现出本应不啻于幽云骑的实力,但那如同钢铁一般的意志,让他们根本不会因为必死的战斗而动摇。

    恐惧他们有,敬畏他们有,但有些事情绝对不是因为死亡就会动摇的,本能让他们后退一步,但是信念却让他们迈步而出,生存为万物本能,但身为智慧生命,有些事比生存更为重要。

    “绝对不会让你们过去!”在靠近到十步的时候,幽云骑遭遇到了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反击,用血肉之躯对抗幽云骑是无比愚蠢的选择,但这种选择能正确到时间,那么这些士卒就绝对不会惜命。

    “砍马腿!”疯狂的达利特怒吼着朝着汉军的马蹄下翻滚了下去,这个行为有极大的可能被战马踩死,甚至就算是成功斩断了马腿也未必能活下去,这种看着简单的战术,历史上能用出来的将帅很少,多是骑兵对抗骑兵!

    大量的达利特直接持刀就地翻滚,不少的精卒直接被战马踩死,但在死前,他们死死的握住战刀,在死前那一瞬间依旧抱着阻击幽云骑的想法,他们的一切都在他们身后,可以死,不可以退!

    这一刻的库斯罗伊本部就像是陷入癫狂的鬼神一样,拼命的阻击着张飞率领的幽云骑,张飞本身强悍的攻击力倒是能撕开一条道路冲杀出去,但他身侧的幽云骑则像是陷入了泥浆沼泽之中,近乎无法前移,而这种时候孤身冲杀,就算张飞也无法保证自身安危。

    单枪匹马杀入到帝国禁卫军之中,也许能干掉几十上百人,但随后就会被这群悍不畏死的家伙给击杀,对方展现出来的意志,就算是张飞也颇为动容。

    这样的意志,代表着这群素质尚未开发到极致的军团有着极大的潜力,在接下来的过程之中,只要不断的加强素质,他们的实力就会以可见的速度变强。

    虽说张飞并不清楚库斯罗伊本部天赋强化素质的程度到底有多少,不过以正常的角度去思考,能获得如此恐怖的意志属性,那恐怕对于素质的强化不会太大,除非其中另有隐秘。

    “朱文博,句孝兴!”张飞一矛横扫,然后大声的下令道,他已经牵制了绝大多数的库斯罗伊本部,这也就意味着库斯罗伊当前两翼的护军已经相当薄弱,战争的时候,张飞的智商并不差。

    不需要多余的话,原本就在侧边压制的两人,直接从两翼延伸了过去,准备从库斯罗伊的本部横断过去,这本身就是张飞的目标之一,正面能打穿对方最好,但打不穿,那就用其他的方式。

    至于只抱着一个希望什么的,张飞还不至于这么傻,虽说他对于自身的幽云骑有着绝对的自信,可只能稳定开启五层的幽云骑在无恐惧加持的情况下,也就勉强达到帝国禁卫军的层次。

    强开了六层,确实是有了这个水平,但要说碾碎库斯罗伊的军团,如果没有时间限制张飞确实是能做到,可一刻钟的时间束缚,不耍点小手段绝对没有希望。

    “我来指挥。”库斯罗伊看着张飞的两翼延伸而出,横向朝着本部进行截断,又看了看奋死将张飞阻击在十步之前的本部,带着些许的失落下令道。

    人类终归是非常的复杂,库斯罗伊动摇,迷惘了,对于达利特产生了怀疑,可现在看着这些奋死保护自己的士卒,想起当初的一点一滴,原本那已经如同铁石一般的心肠又软化了,不过随后又坚硬了起来——做好自己的事情即可。

    “后方收缩战线,左右两翼放弃箭雨压制,刀盾手做好准备。”库斯罗伊朗声下令道,很快依靠着帅旗就传递到了各处,而后原本自行反击时颇有些呆板的本部,明显变得灵活了很多。

    “战。”朱灵怒吼着直扑库斯罗伊的左翼,然而对面的刀盾手根本不是来正面抵挡幽云骑的,面对数米长的骑枪,这群人手持盾牌就地一滚,直接朝着幽云骑的马腹下冲了过去。

    一时间战争硬生生被库斯罗伊拉入到了血肉磨盘的程度,诚然库斯罗伊本部的损失骤然攀升,可连带着汉军的损失也大幅上升。

    至于强突两翼的战术倒是成功了,但是面对这种纯对攻的方式,汉军并没有打成低损失汇合截断库斯罗伊本部的机会。

    随后库斯罗伊在大量亲卫的保护下果断移营,这么一来麾下本部在库斯罗伊的安全有保证之后,也能放开手脚大干一场,虽说面对幽云骑想要压过基本没有可能,但幽云骑想要在短时间碾碎库斯罗伊本部也不可能,优势很明确,但转化不了张飞所要的胜利。

    “给我开!”感受着时间流逝,哪怕一开始就知道在约定的时间之内打穿对面有点不现实,但明明一直处于优势状态,却没有办法将优势转化为胜利确实是有些超乎张飞的预计了,对方的韧性实在是有些可怕,想到这一点,在时间不多之后,张飞咬牙深化了自身的天赋!

    如果说四层是可以随便用,五层长时间,六层能支撑一刻钟不被反噬,那么七层基本可以算是读秒倒计时。

    不过带来的实力飙升也完全不是之前所能媲美的,因而伴随着张飞的那咆哮,所有士卒身上都飘飞出如同黑烟一般的雾气,而后身躯也近乎从血肉之躯,朝着钢铁之躯发展,近乎和库斯罗伊本部一样,裸露在外的肌肉皮肤皆是出现了一抹金属的光辉。

    【对方是依靠外力完成的,如果真的是像我麾下那样由内而外渗透到身躯展现出金属的光泽,那么配合对方的意志,幽云骑绝对不可能将之压制。】张飞扫了一眼闪耀着金属光辉的躯干,又看了看库斯罗伊的本部身上散发的那种金属光辉,原本蛮横蠢笨的面色上出现了一抹思虑的神色。

    “所有人随我冲!”不过这种思虑也仅仅是瞬间,思考不是张飞擅长的东西,他所擅长的是莽人,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拿出他所能控制的最高水准的力量,去将贵霜的战线莽穿,说一刻钟就一刻钟!

    库斯罗伊在听到张飞怒吼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对,在看到对面的身躯开始由内而外散发出金属光泽的时候面色已经有些泛青。

    这种程度的素质在库斯罗伊的规划之中,是属于冲击军魂的时候才会具备的素质,虽说因为曙光天赋的意志属性很恐怖,补正了一部分素质的缺失,但足以冲击军魂,已经是非常大的问题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