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七章 重视

    张飞对于意志军团的了解非常深刻,甚至皇甫嵩在这一方面可能都不如张飞,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讲,张飞自身的军团天赋本身就是意志属性的展现,虽说在早期张飞基本不怎么运用这个军团天赋。

    然而不管怎么说,毕竟是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张飞还不至于到现在都没有了解透彻,意志这种东西谁都说不清,但谁也不能否认。

    如果仅仅只是威吓对方,从对方的恐惧之中获得力量强化自己的话,张飞的这个军团最多是一个杀杂兵的军团,实际上并不是,当年带着一天赋的正卒就能死磕军魂的张飞,从某种程度讲,这个天赋除了负面效果太强以外,增幅的水平非常恐怖。

    等到张飞将自己的军团重组,依托军团天赋重组了精锐天赋之后,军团天赋的负面被极大的削弱,作为交换,天赋的增幅也被扼制了很多,没办法,张飞的军团天赋本质就是直面恐惧,然后在恐惧之中维持自身绝对不动摇的信念。

    之后靠着这个信念来强化自身的力量,实际上这本身就相当于提前导出并适应意志的方式,虽说这个方式比较狠,但不管怎么说,张飞军团在很早的时候都接触到了意志属性。

    “文博(朱灵),孝兴(句扶),现在深化到什么程度了?”张飞看着面对恐惧依旧迈步而出的库斯罗伊亲卫朗笑着说道。

    “四层绝对能控制住,五层问题不大,六层不能维持太长时间,军团成型的时间毕竟太短了。”朱灵听到张飞的话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打算,当即开口解释道。

    “哦,对面怕是禁卫军那个层次,而且还有一个唯心意志类型的天赋,你觉得五层能压住不?”张飞狰狞的询问道。

    张飞以军团天赋构建精锐天赋确实是削弱了自身军团天赋的本质,但也给了麾下士卒借此适应和增强的机会,自适应天赋甚至在这一过程之中被张飞成功兼并。

    按照以前的经验,九层全开,士卒能承受的住,那就是之前还活着的幽云十八骑的实力,这个实力有多强,炼气成罡士卒开军魂常态就是这十八骑的平均战斗力。

    然而张飞建好了阶梯,让自己的军团天赋不再是一条不归路,但同样也就意味着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一蹴而就,必须得靠磨砺,以及开挖天赋本身,面对自身恐惧,导出内心的信念等一系列的方式将这些力量从麾下士卒的身躯之中挖掘出来。

    五层这个水平,就是现在幽云骑的平均档次,哪怕现在的精锐天赋并不像之前那样直接,而且越往后提升越大,开挖到五层之后,张飞麾下已经全军内气凝练了,不是有内气,而是信念,意志结合那一口气,迈过那一个坎之后的水平。

    “能不能打过还不知道,先打了再说。”句扶倒是非常的冷静,对于唯心天赋什么的,他根本不懂,但这个人敢打敢拼。

    “也是。”张飞点了点头,麾下正卒身上那种被束缚的力量直接解开,而且一口气解开到六层的水平。

    这一次带来的变化不再是恐惧威吓,而是本部气势的飙升,信念的导出让士卒内气凝练的程度越来越高,代表着最为核心的基在各方面都没有出现变化的情况下,骤然攀升。

    “对面的库斯罗伊,我们来赌一把,一刻钟之内,我打穿你的战线,告诉我你是如何让达利特成就到超越帝国禁卫军的水平,一刻钟之内打不穿,汉军退走,你随便救人!”张飞的蛇矛一抖,指着库斯罗伊的方向说道。

    虽说张飞其实并没有认出来谁是库斯罗伊,但既然法正说对面既有可能是库斯罗伊,并且一再保证库斯罗伊率领的是达利特,那么张飞就赌对面是库斯罗伊,赌对面那些士卒是达利特。

    这个国家除了达利特没有哪个阶层更想推翻婆罗门,也没有哪个阶层在拥有力量之中更为迫切的想要和汉室联手。

    如果是在朱罗王朝见到的是完全没救的达利特,那么在这里看到的人如果真的是库斯罗伊,那么张飞觉得,他们可能会省无数的力量。

    当然前提条件是法正判断的是正确的,对面确实是库斯罗伊,确实是达利特组建的军团。

    一个能让废人迈步到禁卫军,甚至犹有过之程度的练兵法,张飞很有兴趣,更重要的是这种练兵法如果能普及,汉室完全不介意拉达利特上汉室这条大船。

    法正闻言先是一愣,随后陡然看向张飞,这是法正第一次感受到张飞的智慧,而且相比于精于算计的自己,张飞一眼就看到了要害。

    【要真是如翼德所估计的那样,那接下来可就有意思了。】法正看了一眼张飞,随后近乎在瞬间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判断。

    库斯罗伊一愣,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认识自己,毕竟自己穿着小兵的装备,也没有立于阵前的意思。

    “虽说我其实并没有救那些人的想法。”库斯罗伊驾马走到最前方,平静的看着张飞,并没有恐惧和敬畏,“不过赌斗这种事情很有意思,告诉你们也无妨,确实是如你所推测的那样。”

    法正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瞳孔骤然缩成一个小点,随后笑了笑传音给张飞道,“翼德,尽可能活捉对方,他没有说笑,而且他的话里对于婆罗门,对于贵霜都说不上遵从,就像只是在完成一样工作一样,这个人属于可以争取的对象,有些心灰意懒的意思。”

    “我尽力,对方不弱,虽说只是内气离体,但隐约之间有一种磅礴之势。”张飞传音给法正说道,“不过你确定能争取?”

    “只要你能将他活捉,我就能将他变成自己人。”法正无比自信的看着张飞,玩弄人心这个水平,法正必然是其一。

    “好!”张飞闷声说道,实际上在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能抓就抓,不能抓就直接击杀,不过这两个都不大可能!

    话说间张飞怒吼着直扑库斯罗伊的方向而去,双方的距离已经近到了一定的程度,幽云骑飙飞的瞬间,库斯罗伊的前军就快速的开始了推进,而中层的弓箭手皆是搭弓,默默地瞄准。

    和其他军团讲究覆盖性射击的方式不同,库斯罗伊讲究的是三人一队的精准射击,箭矢对于他而言也是非常宝贵的物资,毕竟从某个角度讲,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无法再继续获得相关物资的补充。

    三百步的距离转瞬即过,到了这个距离,哪怕是在月光之下,双方都能看到对面的脸色,幽云骑的狰狞与骄狂,库斯罗伊本部的冰冷与铁血,双方的气质完全相反。

    “放箭!”库斯罗伊冷冷的下令道,而后稀疏的三波箭雨朝着幽云骑射杀了过去,三波箭矢角度尽皆不同,除了第一波,剩下两个批次皆是非常刁钻,以至于张飞都无法闪开。

    然而数百箭矢的命中并没有带来应有的战斗力,板甲配合链甲的配置,让库斯罗伊麾下那些使用着普通轻箭的士卒,根本不可能钉穿幽云骑的甲胄。

    非是他们的力量不足,也不是命中的位置不对,仅仅是以为箭矢的材质不够,绝大多数箭矢哪怕是附带上这些士卒的信念,也无法钉穿汉军的板甲,命中的瞬间多数箭矢都因为强度不够,直接折断。

    就算是有些士卒的箭矢没有折断,也无法钉穿这种双层甲胄,意志之力的加强虽说确实是恐怖,但面对同样导出了意志力的幽云骑,最后拼的就是基础材质了。

    如果这一刻库斯罗伊的本部用的是重型狼牙箭,幽云骑的损失绝对不会小,可惜意志和速度差不多的时候,武器真的很重要。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张飞先是大喜,他之前已经做好了损失的心理准备,结果对方居然连甲胄都无法钉穿,这种感觉让张飞惊喜的同时又有些为对方可悲。

    如果对方是和他们一样的汉军,就凭唯心级别的意志天赋,别的不说武器装备绝对都是最好的,汉军在面对贵霜主力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明显的装备优势,有很重要的一点就在于,汉军遇到都是精锐。

    贵霜好歹也是一个帝国,不至于在核心精锐上进行克扣,真正有差距的其实是那些规模最大的基础军团,汉室的那些基础军团穿的装备其实和精锐没有任何的区别,而贵霜,恐怕连皮甲都凑不齐。

    这一刻张飞彻底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任何一个国家抵达到这种级别的军团,绝对都使用着最好的武器,最优质的铠甲,吃着远远超过普通军团的食物,以用来保证军团的战斗力。

    没有一个国家会克扣这种帝国禁卫军级别的军团的粮草物资,哪怕国家穷的已经维持不下去,这种等级的军团也绝对是最后失去这些东西的,而且就算是失去了这些东西,这种军团只要重新投一个大佬麾下,就会被再次武装起来。

    能坐到那个位置上的人,至少清楚到底是什么维持着他们的地位,就算是罗马能正儿八经的坐到双天赋位置的精锐军团,就算是蛮子也会享受着相当的地位,最高等的甚至如西徐亚弓箭手这等,享受的直接是罗马鹰旗军团的待遇。

    “还真是令人可悲!”张飞怒吼着手持蛇矛朝着面前的士卒刺了过去,一矛将之连盾穿透了过去,然而就算是如此,那名士卒依旧奋死抓住张飞的蛇矛,死不松手。

    而后上前幽云骑轰杀了上去,近乎瞬间库斯罗伊的本部就给这种冲击轰击成了凹形,只是面对这恐怖一幕,不管是库斯罗伊,还是其麾下的士卒都没有丝毫的动摇。

    全面绽放的曙光天赋,让所有的士卒尽可能的捕捉着一点点的可能,然后依托着这种可能去进行反击。

    意志的光辉直接在幽云骑和库斯罗伊本部的武器上交相辉映,双方都具备抵消掉对方加持的能力,所剩下的也就是本身战斗力和素质的较量,而很明显,张飞在这一方面占了上风。

    只不过这种上风很难维持,曙光天赋恐怖的地方不在于意志转换的实力增幅,而在于将可能转化为现实的希望之力,而现在被幽云骑靠着素质和战斗力死死压制的库斯罗伊本部,就咬牙坚持,极力的展现出自身的信念,以此去对抗幽云骑。

    使用着最为普通的武器,在意志之力被幽云骑抵消的情况下,根本捅不穿汉军的甲胄,而幽云骑的钢枪哪怕是被曙光天赋抵消掉了外围附加的信念,剩下的常态发挥也能依旧捅穿这些人的皮甲。

    可以说双方的战斗从最一开始就对于库斯罗伊绝对的不利,然而就算是如此库斯罗伊也没有任何的动容,甚至连多余的指挥都没有进行,只是让麾下士卒进行着最普通的反击,就像是消耗一样。

    实际上库斯罗伊就像是法正所说的那样,心灰意冷了,和张飞的赌斗对于库斯罗伊而言也只是麾下士卒的拼杀,也许不在状态的他,打不赢张飞,但张飞想要在一刻钟之内打穿他麾下的这些士卒,那真的是想多了,这些人是真正可以用命去拼杀的精锐。

    然而现实和库斯罗伊估计的不同,张飞真的杀到了,杀开了库斯罗伊的本部,杀到了库斯罗伊的面前,并非是库斯罗伊本部的士卒没有努力的阻击张飞,而是张飞以及幽云骑太过凶暴,外加库斯罗伊处于心志有缺的状态,没有进行指挥。

    “死吧!”张飞一抖蛇矛,直接将面前的三名拼死阻击的达利特打飞出去,鲜血远远的甩飞了过来,落在了库斯罗伊的脸上。

    双方的距离已经仅剩十余步,库斯罗伊的本部疯狂的朝着张飞反击,然而这并不能挡住张飞,库斯罗伊站的位置太靠前了,如果是普通的军团,还不至于这么迅速的杀到这个位置,可张飞不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