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六章 优劣

    张辽冷笑着看了一眼高速绕行的迪帕克,果断以更高的速度会拉,然后整个军团像是蛇一样扭曲朝着外围冲了过去。

    虽说白马义从现在战斗力不怎么在状态,可是张辽既然敢说应对迪帕克,那就说明自身还是有着相当的本钱的。

    本来以现在的形势,白马义从面对库斯罗伊这种步骑混成比较好,但是不管张辽,还是张飞都从库斯罗伊身后的军团上感觉到隐隐的压力,因而状态不佳的白马义从被张飞打发去应对奥斯文和迪帕克,毕竟这俩军团和白马义从已经纠缠了很久了。

    双方对于对方的能力都有所了解,就算不能获得胜利,也不至于因为战斗力不明,状态不佳而被阴,毕竟列阵的顶级军团,白马义从要收拾其实是非常困难的。

    “陪你们玩玩!”张辽朗笑着招呼道,他没有乱说话,真的是陪奥斯文和迪帕克玩玩,应对库斯罗伊那种一看就是阵地战的军团,巅峰期的白马义从还能靠着速度立于不败之地,但只要对面不主动散开,张辽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

    换成骑兵这种要机动作战的军团,白马义从到了这一步已经有了应对的战斗力,哪怕现在就剩下一把刀,张辽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伴随着张辽的下令,原本极速的白马在贵霜军团的眼中化作一条长长的白蛇,从奥斯文和迪帕克夹击的位置,以超乎想像的速度飞驰了出去,而后快速减速到某个水平,一个高速转弯,直接朝着奥斯文的本部骑兵后方转了过去。

    那种诡异的减速方式,以及骤然转弯让贵霜的两大精骑皆是眼前一花,然后不等他们调头,速度拉高起来的白马义从就迅速的朝着奥斯文军团的后方咬去。

    惊人的速度在瞬间发挥到了极限,在奥斯文根本没有来得及调头的情况下,白马已经跑完了奥斯文精骑拉长的军团长度,然后迅速减速到能过弯的情况,直接原地一百八十度调头,朝着奥斯文军团一口咬了过去,这一刻白马义从的速度,再一次拉到了破百。

    白马义从的速度是他最大的优势,而防御是他最大的短板,可以说正面战白马义从基本就是废物,除非是决死,张辽就这个问题思考了很久,最后得出了结论,脑子有病才正面啊。

    白马义从的速度和机动灵巧程度,明明可以在平原单挑的时候将任何的战争都变成追袭战。

    也许对于其他的军团来说,追袭步兵战线依旧等于刚正面,追袭骑兵根本不大可能做到,然而换成白马义从来说,抱歉,爷的速度就是这么快,甚至还可以更快。

    因而在调头的那一瞬间,保持着七十的可控速度的张辽瞬间将速度拉高到了破百,并且这个速度还在急速的攀升。

    奥斯文麾下迅捷的贵霜精骑在白马的眼中快速的放大,他们来不及调头,也不可能跑过白马,一百五十米每秒的速度和四十米每秒的速度差距实在是太大的。

    同向而行,相对速度也等于一百一十米每秒的白马砍在原地背向自己的士卒,这个速度已经很离谱了,哪怕没有达到最高的杀伤力,可一百一十米的移动速度配合着直长刀已经足够发挥出应该的战斗力了,更何况来不及调头的奥斯文精骑还是背向白马义从的。

    “放箭!”迪帕克双眼冰冷的下令道,他们两个这一路都曾猜测过白马义从对其他顶级机动骑兵的作战方式是怎么样的,因而对于张辽这一手本身就是有防备的。

    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防备就能解决问题的,哪怕迪帕克和奥斯文在一开始就确定了两个军团相向而战的方式,可面对白马义从这种在调头之后,骤然将速度拉高到极限的方式,还是有些应对失常。

    这一次张辽没有闪避的意思,对方之前的行径就已经说明了这一问题,如果是单个军团,张辽有把握一口气将对方宰掉半数,但是两个相互配合的军团,相互掩护的情况下,就算是白马义从也得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不过速战速决,白马义从拖不了太久,之前杀溃军杀得太欢,现在战斗力掉了大半,连神速箭都用不出来了,手腕的阵痛哪怕是有张辽的天赋不断的进行恢复,短时间也只能说是勉强能用于战斗。

    因而从一开始张辽追求的就是迅速逼平奥斯文和迪帕克,然后走人,张飞的军团虽猛,可要在短时间锤爆两个禁卫军怕是不行,而拖得时间长了,那群追着白马义从的家伙来了之后,撤就不好撤了。

    张辽倒是随时都能跑,能飞的骑兵就是这么自信,可幽云骑的速度连王族游骑兵都不如,一旦被咬上,要退下去可真就不容易了。

    箭雨爆射而出,张辽看也不看直接朝着奥斯文军团的后方削去,白马义从近乎在瞬间就失去了对于敌人的判断,接近战到这个程度,白马义从一旦开杀,基本就是敌我不分。

    因为太快了,快到白马义从的士卒根本不可能在混战之中分出自己人和敌人,因而配合这种东西,对于进入神速状态的白马而言根本是扯淡,除了同样的神速白马能相互配合,其他的军团进入风的范围,就会被大量的刀刃削成片片。

    两个呼吸过去,张辽率领着白马从奥斯文军团的后方剜出来一大块直接调头走人,迪帕克已经离得很近的,轻弓短箭的密度大幅增加,再近一些白马义从可就真危险了。

    “刀碎了?”张辽策马带着白马义从拐出去之后,习惯性的问询了一句,不少士卒都点了点头。

    锰钢刀虽说锋利,但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不过也只有这种刀,才能极大的发挥出来神速白马应有的战斗力。

    “剜了这一刀,对面也该冷静冷静了。”张辽看了一眼之前交错而过的那片位置,有白马义从的尸身,也有奥斯文精骑的尸身,后者是前者数倍,而且比起白马义从中箭而亡,奥斯文的精骑多是被削成了非常惨烈的情况。

    “对面也无法驾驭他们最高的速度,攻击的时候应该是凭感觉的。”迪帕克和奥斯文汇合之后,将自己之前远距离观察到的情况告知于奥斯文道。

    “不管对方能不能驾驭最高的速度,他们就是变慢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绝望的速度。”奥斯文冷静的说道,“我们可能需要能反射攻击的军团,他们的防御问题非常大。”

    “但就算是能反射攻击,主动权也在他们,更何况他们是具备远程攻击的,只是这次没有使用而已。”迪帕克反驳道。

    “不是没有使用,恐怕是无法使用,之前杀得这边血流成河,他们看起来没什么事,但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吧。”奥斯文思虑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我们看起来应该是干不掉对方。”

    “速度压制到我们能控制的程度,不能让对方再用之前那种方式作战了,我们消耗不起。”迪帕克快速的做出了论断。

    “和我的想法一致,比速度我们只会更加的狼狈,将战场移到那边去吧,我就不信对方不过来了。”奥斯文指了指张飞和库斯罗伊的方向说道,“主动权在对方,我们施展不开。”

    “你的意思是我们和那个军团搅合在一起,逼那个纯白骑兵没办法下手,也就是说,对方全速作战的时候,无法区分敌我?”迪帕克眯着双眼,默默地点头,这点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没那么容易,我的意思是做出我们围攻那个黑子的态势,逼那家伙过来,然后我们用箭矢反击。”奥斯文黑着脸说道,白马的机动能力实在是太恐怖,他们俩拿对方都没有什么办法。

    “意义不大,不过现在我们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迪帕克闻言没有多说,直接率领着自己麾下的骑兵以随时可以调头的速度朝着张飞的方向冲了过去。

    张辽见此冷笑,他能猜不到对面这群家伙想什么吗,应对白马义从的方式也就那几种,若非现在白马义从状态不佳,他早就上手用神速箭横向平射恶心对面了,先拖着对方消耗就是了。

    另一边张飞策马迎向库斯罗伊,原本的气势随着张飞及麾下幽云骑的逼近越发的恐怖,等到靠近到三百步的时候,张飞的气势终于成型,铺天盖地的朝着库斯罗伊的本部覆盖了过去。

    那一瞬间库斯罗伊的本部自然的出现了后退,随后果断的迈步上前,张飞双眼一沉,他已经猜到对方恐怕是意志类型的天赋。

    毕竟张飞天赋附加的恐惧,已经足够让生命体面对他的时候本能的出现恐惧,那一步后退足以说明能力并没有被屏蔽,但后退之后,又坚实的踏出新的一步,足以说明对面的信念。

    能面对恐惧,正视恐惧,战胜恐惧的,都不会是弱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