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 血腥残暴

    伴随着张飞如同砍瓜切菜一样干掉了伽却里,以及随伽却里一同杀过来的头目,伽却里麾下的精骑心志直接出现了动摇。

    以至于原本依靠着伽却里心象和顶级骑兵可以死磕的北贵精骑,根本没发挥出来战斗力就被张飞那在特定环境下连人都能吓死的气势给震成了杂兵,面对军团长被秒,好几个内气离体被张飞轰杀的结果,这群人直接崩盘了。

    毕竟这些士卒是人,又不是神,张飞如果杀戮的效率不是那么的变态,这群人说不定还能扑上来奋死一战,可是面对张飞这种近乎是神魔般的伟力,在伽却里倒下的瞬间,这群人就崩溃了。

    精气神三道同修的优势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一分力量发挥出十分的效果,轻易的碾碎了所有的敌人。

    “有点出乎预料啊,怎么突然就成这样了。”法正一脸诡异的看着已经近乎草木皆兵,疯狂溃逃的贵霜青壮,他们甚至还没有发力,对方就崩溃了,他原本准备的后手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发挥……

    “不知道,找个人问一下他们的主帅在哪里,我们先去干掉他们的主帅。”张飞面色狰狞的说道,对于时不时飙射过来的零星箭矢,张飞随意的用蛇矛拨开,毕竟没有了指挥,凌乱的箭雨根本没有杀伤力,到这个时候张飞已经完全不慌了。

    “嗯,先杀掉对方的主帅,真的没想到这次这么容易。”法正也是感慨不已,明明这么多人,居然连反抗都没有,直接崩盘了。

    “你们的主帅在哪里?”张飞也没有停留的意思,将八千大军分成十个小队化作十柄大刀胡乱的在贵霜营地里面砍杀了起来,然后自己率领八百人,抓了一个头目,大声的询问道。

    张飞那带着爆音的询问,直接将张飞一手提着的那个头目震的翻了白眼,就差当场暴毙了,不过对于生的希望还是让这家伙指出来了伽却里的位置,然后张飞直接朝着中军大帐冲了过去。

    然而等张飞冲过去的时候,中军大帐已空,仅剩的迪利普远远的看到伽却里的死法,直接带着亲卫走人,他又不是傻,他只是一个谋臣,又不是什么指挥系的大佬,几十万溃军,他根本拦不住。

    伽却里又死了,他继续挣扎的意义已经不大,先保住自己再说,哪怕以后被责罚,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不过光是想想着四十余万的青壮没了之后的情况,迪利普就有些恐慌,他估摸着自己就算是能回去,恐怕也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贵霜这主将,哼哼哼!”张飞嘲笑着说道,在汉室的观念之中,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了,那么主帅无论如何都不能逃,宁可战死,也绝对不能逃,逃了,比死了的还惨。

    “好了别管他们的统帅了,赶紧杀,趁现在他们崩盘我们赶紧杀,现在我们处于敌占区,估摸着也就只能杀一两天,撑死干掉七八万,不过能杀多少是多少,赶紧的。”法正眼见贵霜中军营帐已空,果断对张飞招呼道,既然已经没有了阻止的人手,那就该大事了。

    “这可就有些难搞了。”张飞咧嘴狰狞的笑了笑,随后率领着麾下士卒朝着所有能追上的溃军冲了过去。

    “可惜了,这规模我们撑死杀五分之一,还是看在这里短时间没有人救援的份上,单个军团面对大规模的溃军,要是能收拢的话还好,可要是杀的话……”法正唏嘘不已地说道。

    和秦赵之战的情况不同,汉军现在是没有办法收拢贵霜溃军的,张飞本部虽说很强,但现在能按着这些人锤,也只是因为他们的云气在之前看到神魔覆城的那一幕时因为心理冲击崩散了。

    可要是俘虏了之后,这些人的云气再聚集起来,张飞就算是想要让他们挖坑自己埋自己都不大可能,张飞再猛,也不可能锤死几十万因为不想死而发狂的士卒。

    “能杀多少杀多少,其他的就算杀不了,也要给他们留下一个心理阴影。”法正双眼浮现一抹狠色,该下手的时候,法正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留情,他就是这样的人。

    很快,最靠近贵霜营地的库斯罗伊的本部就遇到了溃军,而库斯罗伊没有太多的话,直接派人收拢溃军,一边收拢,一边朝着前方进行推进,从这些人的嘴里库斯罗伊已经明白他们遭遇了什么。

    至于所谓的神魔之说,库斯罗伊根本没当一回事,别说不是神魔,就算是真神魔,库斯罗伊也不怎么在乎。

    哪怕他现在人没有在最巅峰状态,他也对于自己有着些许的自信,汉军,从哪里来,滚哪里去。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库斯罗伊遥遥的听到了马蹄声,不由自主的侧头回望,然后就看到一条纯白的浪从地平线上出现,明明是夜晚,居然灼灼生辉,更重要的是明明离的很远,却以令人惊恐的速度的在变大,库斯罗伊心头一沉,他知道这是什么军团白马义从。

    “哈哈哈,没想到居然真的是张翼德,兄弟们,操刀子,准备杀敌!”张辽大笑着高吼道,速度已经被他拉高到了极限,直长刀也抄在手上了,之前隐约感觉到不对,又差距到了风中的气息,张辽二话不说直接丢了牛骨头召集所有人往过跑。

    如果是其他军团,恐怕杀过来的时候,主战场都没有了,但是换成白马义从,别说这脸一百里都不到,就算是离得相当远,只要能感受到,他们就能在极短的时间飞过来。

    库斯罗伊并没有白马义从的攻击直线上,一百五十米每秒的速度就算是张辽也不会去尝试突然拨马的感觉,因而虽说是看到了那一支正在收拢溃军的军团,张辽也没有对其发动攻击的意思,而是直插贵霜营地崩盘之后出现的几十万溃军而去。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数千白马的高吼,随着御风能力的加强,那近乎雷音一般的号令,浩浩荡荡的传递到了方圆几十里。

    刚刚踏出营地的法正,坐在马背上,看在近乎是突然闪现在地平线上的白马,以让他头皮发麻的速度出现在了贵霜的溃军面前,然后第一次见到正统白马作战的法正,后背为冷汗浸湿。

    因为太快了,快到法正根本没有看到白马义从到底是怎么在杀敌,只看到一道纯白的光辉涂抹了过去,然后后面就是一条空白的通道,至于敌人,已经彻底消失。

    而以一百五十米每秒进行作战的白马义从,在御风的保护下,普通的士卒甚至还没撞上白马,就会被御风能力弹开,之后便是无数道纯白的线条划过,血浆爆射而出,而后被驱风能力将血色弹飞,保持着自身的纯白。

    这一刻白马义从真正的展现出来了神速的獠牙,从进入战场到杀穿战场,只用了不到一分钟,恐怖的速度,直接从地平线这边飙到地平线那边,换了刀刃之后,再一次以近乎让普通贵霜青壮心知崩溃的速度再一次杀了回来。

    没有人能逃出白马的攻击,这种堪称洗地图一样的战斗力在极短的时间内彻底杀崩了贵霜青壮,十九柄直长刀绷断,张辽以及麾下的白马义从已经将贵霜军团彻底杀崩了。

    如果说张飞是足以吓死贵霜士卒的魔神,那么白马义从便是让普通士卒看到之后就直接崩溃的邪神,其所通过的地方,不管是内气离体,还是普通士卒,都被削成了零碎。

    毕竟就算是内气离体强者也没办法在极短的时间面对上百柄直刀的砍杀,人类的脆弱身体,面对这种打击,大概也就只有切片这一个选择了。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法正看着策马过来的张辽对着张飞笑着说道,“你只能打溃这几十万人,而对方可是在十几分钟之内,连切三十多条通道,干掉了怕是有二十几万人,这效率……”

    法正虽说是在笑,但是笑的实在是太牵强,这种旷野之地,法正都能闻到空气之中浓重的血腥味,白马义从,放开了杀之后,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以至于法正都难免有些顶不住这种压力。

    张辽将最后一柄直长刀换上之后,策马朝着张飞飚了过来,不能再杀了,再杀白马义从连武器都没有了,杀伤效率虽说非常变态,但同样也意味着武器损失速度急速增快。

    “呼,真的是很恐怖啊。”张辽侧脸看了一眼从地平线上才出现的库斯罗伊,时间明明没过去多久,但是灭了大半个营地溃军的张辽却感觉时间被放长了很多,地面草坪如同被血染,而白马义从只要还活着的士卒,依旧是纯白无染。

    “恐怖的骑兵。”张飞少有的做出了评价,就算是他,看着白马义从那种放开手脚杀戮的方式,也有些心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