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四章 来战

    “这么每天操练真的很无聊啊,尤其是南贵的青壮基本什么都不会啊,按说他们不应该是婆罗门的私兵吗?”伽却里按时开始训练南贵的几十万青壮,但是相比于北贵青壮的顺手程度,南方的这些青壮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这些压根就不是私兵,就是婆罗门汇聚起来,为了婆罗门意志征战的普通青壮,和北方的青壮差距很大这一点很正常的。”迪利普笑着说道,虽说这俩都没有很深入的接触到北贵的百万正卒,但是北贵的兵役又不可能全部遮盖住,婆罗门都知道北贵有兵役制度。

    不过就根本秦汉一直维持的每年一个月的全体青壮军事化训练一样,北贵打的也是这样的旗号,而不真正了解这个兵役制度的人根本没有办法感受到这玩意儿的恐怖之处。

    北贵很长一段时间就打着这个幌子在练兵,不太注意的人,说实话,还真留心不到这些东西。

    只是这么一来就出现了一些细节上的不同,同样是青壮,北贵那边征召起来的二十三四岁的青壮,只需要进行突击性的训练之后,就基本拥有了正卒的战斗力。

    毕竟从十八岁开始就正儿八经参与军事化训练,到二十多岁的时候从年龄上讲,其实已经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这一方面,哪怕当初管束不是很严,没有在这一方面进行太多的深入,可毕竟花费了那么多时间,训练起来当然省事多了。

    当然一般来讲北贵是不大用这些进行了普通训练的青壮的,他们历来都是从普通的青壮之中,征召有天赋的士卒,进入更为高强度的训练,将他们从农民兵变成职业兵。

    这种真正的职业兵,大部分都是在兵役之中表现不差,被认为有培养价值的,然后由北贵征召之后,就不需要种田了,吃皇粮即可。

    这种职业兵才属于北贵真正的后备精锐,也就是拂沃德拿来恶心李傕三人,一边打,一边磨合,一边换人组成新的双天赋精锐的候补士卒,至于北贵所谓的百万正卒,确实是存在,但这种级别的家伙非常稀少,绝大多数都是一点点积累下来的。

    当然就算是不计算那些真正有天赋的正卒,普通的青壮兵种,也就是那北贵百万正卒之中的大多数,其实征召起来,突击训练一段时间,都远比南方婆罗门的青壮训练一年要厉害不少。

    秦汉兵役制度最害怕的地方就在这一点,这玩意儿是日积月累,一点点的增强一个国家的军力,对于一个普通青壮而言,如果一直没死,训练的年限可以达到四十年……

    虽说有人可能嘲笑两个素质一样的士卒,前者四十年每年拿出一个月的时间来进行训练,后者一年参与了一百场厮杀,结果前者还是打不过后者这种事情。

    可真要说的话,秦汉兵役制度维持过二十年之后,冷兵器时代国家的军事实力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是头猪被训练二十年也该会点东西了,更何况是人。

    这也是贵霜能积累下来百万正卒的原因,准确的说这还是淘汰了其中不合格的,否则真当秦汉兵役制度是在说笑的啊。

    全民皆兵的兵役制度说的就是先秦先汉,是个人都要参加兵役,做好和敌国厮杀的准备,时间久了,整体素质会普遍性增强。

    这也是第一次接手南贵的青壮之后,伽却里产生的不适应感,以前不管如何,哪怕是从北贵补充的新兵,都不至于这么呆傻,感觉什么组织配合,什么基础战术,全都不会。

    用伽却里的话,这群人上战场,就跟送死差不多。

    “别抱怨了,赶紧训练,至少要让他们能听懂号令。”迪利普美好的拍了拍伽却里的肩膀说道,“你这家伙事真多,如果好训练的话,还用让你过来做这件事。”

    “白瞎了这么壮的身体,而且多数还都有内气,结果配合和基础战术都不懂,来战场是当炮灰送死的吧。”伽却里没好气的说道,“我估摸着这群人怕是至少得训练半年才行,甚至搞不好要训练一年,才能达到我印象之中的标准。”

    “好了,你别说了,赶紧训练。”迪利普敷衍着伽却里,反正他也不懂练兵,这活丢给伽却里就可以了。

    “明明都是青壮,我们北贵的士卒只需要突击一个月,都能赶上他们一年的训练。”伽却里烦躁的说道,来到南贵,真正接触到南贵之后,伽却里才发现南贵是如此之坑,虽说之前他们就知道南贵超级坑,但是现在所见到的南贵,实在是坑的有些接受不能了。

    “你行了,赶紧去干活!”迪利普黑着脸说道,“怎么那么多的废话,赶紧去干活!”

    之后伽却里被迪利普硬生生赶过去干活了,然后新一天的训练又开始了,虽说伽却里的训练强度不是很高,但是一天的训练之后,等夜幕降临,一众士卒将晚饭吃了之后,都快速的陷入了睡眠。

    当然巡逻的士卒和暗哨都有安排,可是如此长的安定期,外加长时间身处大后方带来的安全感,让巡逻的士卒和暗哨都有些大意,至于伽却里,除非是看到了这种情况,会进行斥责以外,其他时候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是大后方,很安全的。

    然而就在伽却里认为很安全的这一晚,汉军偷偷的来的摸了过来,黯淡的雾气笼罩了方圆数十里。

    法正并没有太过深入的进行侦查,今夜就开始行动,因而也不怕暴露,自然是不知道张辽已经在他们北方五十多里的地方,也不知道库斯罗伊现在就在他们东北方向二十多里的地方,同样也不知道奥斯文和迪帕克现在正在朝着这里赶过来。

    法正只是抬手起雾,准备遮掩住贵霜军营的那些暗哨和巡逻的眼睛,等一会儿炸掉城墙之后,雾气什么的也就没用了。

    张飞小心的带着八千幽云骑朝着贵霜军营摸去,期间非常小心,实际上这个时候张飞距离贵霜军营已经不足十里,法正纯粹是为了安全考虑才起雾进行遮掩,毕竟相比于动用幻光这种消耗云气的手段,法正还是喜欢雾气这种不影响军团战斗力的方式。

    五十多里外,正准备休息的张辽突然收到自家麾下的急报——突然出现大雾,是否要进入全军戒备状态。

    张辽先是一愣,随后面色一沉,果断召来白马义从的观天师,虽说这个观天师是个二把刀,但是用了这么久之后,张辽觉得还是很顺手的,至少知道什么时候下雨,什么时候起雾。

    “狗子,这雾气是真正的大雾吗?”张辽将观天师找来之后,直奔主题,战争时期,没有瞎扯的意义,多一秒钟,就多一份生机,大雾掩盖了一切,那也即意味着这个时候他们白马义从要是被合围了恐怕一个不好就得全灭了。

    至于说贵霜之前没有展现出起雾的能力什么的,到了这个时候,张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毕竟这么大一个帝国,要开发特殊的秘术什么的,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不是,我之前休息的时候看过天,当时月明星稀,连月晕都没有,根本不可能起雾。”白马义从之中的观天师给出了非常准确的汇报,然后张辽面色一沉。

    “命令所有人全部上马,朝南方进行奔袭。”张辽脑子微微一转就猜到了某种可能,这个时候他也不敢继续东进。

    以现在的雾气,能见度连一百米都没有,到时候真一口气撞到贵霜的口袋阵,那调头恐怕都来不及跑,白马义从虽说在特定环境厉害的简直无以复加,但同样在某些情况下,弱的跟杂兵一样。

    张辽的命令很快就被下放到了麾下士卒,对于这个命令,白马义从的士卒并没有什么烦躁的感觉,毕竟白天他们已经午休过了,真要说累的话,倒也不至于,只是这个雾气让他们有些烦躁。

    张辽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话,也没有进行誓师的意思,白马义从这个兵种最核心的力量就是速度,包括白马义从自身都对于自家的速度非常有信心,一般而言,只要他们的速度还有保证,他们就是无敌的。

    因而上马之后,看着雾气之中影影绰绰的战友,没有一个士卒生出紧张的感觉,只要战马还在,只要战友还在,他们就是天下间最快的骑兵,根本不用担心任何事情。

    “走~”张辽原本的些许担心,在他跨上马背开始奔腾的时候,当即消散的七七八八,就像是白马义从相信自己速度无敌一样,张辽也相信自己率领白马义从绝对不会陷入狼狈之中,敌人什么的,就贵霜现在能快速拿来阻击自己的精锐,先问过我等手上的直刀吧!

    神速九十的白马,刀光如水洗地图,除了自身脆弱的防御力,已经拥有了和任何双天赋决死的战斗力,更何况张辽可是能飙到一百五,你要战,那就战!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