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三章 新的一天来啦

    张飞和法正回营之后就快速的安排了起来,贵霜现在的营地造型实在是太适合让汉军蹂躏了。

    哪怕法正没好好学习当初周瑜的那个燃烧军阵,但是以现在的形势法正估摸着自己不出意外的话,还是可以将贵霜所有人打崩的。

    虽说送上天什么的不现实,但是打崩的话,等明天休整一天,晚上下手的话,问题应该是不大的。

    谁让贵霜现在是以所谓的神迹为寄托,依凭外物者,难免会被外物反噬,靠自己才是正途啊。

    法正和张飞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到一夜城之内的士卒,更没有影响到坐镇在一夜城中央的伽却里,甚至对于伽却里来说,现在的他还正处于对自身智商敬服不已的阶段。

    没办法,谁让他原本不具备统帅这么青壮的能力,靠着伪造神迹成功将这群人糊弄住,然后具备了和拉胡尔一样的能力。

    想到这一点伽却里就觉得,自己其实可以靠一些神迹啊,信仰啊一类的东西忽悠南贵,就像是模仿汉将那个伽蓝神的行为一样,这样貌似可以极大的加强自身的统帅能力。

    然而伽却里不知道一点,打铁还需自身硬,关羽以伽蓝神神名行事,依靠的从来都不是所谓的信徒对于伽蓝神的信仰,而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所谓的信仰和神明从未是关羽的依仗。

    伽却里这种想法,实际上已经有些误入歧途了,只不过无人提点,有突然获得好处的伽却里,根本不知道这是在作死,反而兴致勃勃的打算将自己这次的所使用的战术发扬光大。

    迪利普虽说对于伽却里的行为不怎么看好,但也流露出来明显的听之任之的意思,没办法,对于他而言,伽却里能做到最好,做不到也没有什么影响,至于邪道危险什么的,就现在的情况,迪利普还真没看到,因而也就没有特意阻拦的意思。

    大致在距离贵霜这边构造的一夜城六十多里的地方,库斯罗伊也带着自己的本部进行着休整。

    相比于张飞一行,库斯罗伊等人虽说是步兵,并没有多少精骑,但由于走的是大路,又不需要避开所有人的观察,因而一路行军速度并不比在山区之中,绕来绕去的张飞等人慢多少。

    自然在张飞等人快摸到贵霜青壮的时候,这些人也成功赶了回来,估摸着今晚休整一晚,明天以正常的行军速度进行推进,后天早上就能抵达营地。

    这一路见识了不少的东西,库斯罗伊身心俱疲,只想滚回军营好好冷静冷静,以后也别挣扎了,拉胡尔有什么命令,听从什么命令就是了,主动性的为达利特做什么的,现在库斯罗伊没那么多的动力。

    “就地休整,斥候以三人一队,探查周围三十里,侦骑派人先回营地进行通知。”库斯罗伊平淡的下令道,相比于之前,现在的库斯罗伊明显缺乏了一种名为激情的东西。

    哪怕相比于以前,现在依旧谨慎,可是在主动性上却下降了很多,不过有着当初的底子,库斯罗伊现在依旧是一员不错的将校。

    伴随着库斯罗伊的命令,整个军团的人就地开始进行安营扎寨,巡逻的人员也都就地开始的巡逻,而哨兵也不需要库斯罗伊进行安排就三三两两的散开,然后用不知道什么样的手法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很快炊烟就升腾了起来,和张飞等人不同,库斯罗伊现在处于本土,所以不管是用兵,还是做饭都不需要太多的掩藏,所谓的暴露,永远是对于敌人来说的,在自家的地盘上从来没有这个概念。

    大约在距离库斯罗伊上百里的地方,白马义从在张辽的带领下也在埋锅做饭,相比于张飞和法正的那种谨慎,白马义从在这一方面可从不亏待自己,至于说暴露什么的,白马义从一直都处于暴露到状态。

    最多在不同人的眼中,对于白马义从的暴露有不同的认知,比方说在竺赫来的眼中,那就是他正在围歼白马义从,虽说还没有成功,但只要成功一次,白马义从肯定完蛋。

    可要是换成在张辽的眼中,那就是他们在钓鱼,极高的速度让他们根本不担心会被贵霜咬住,就战斗力而言,他们未必算是顶尖,但是就移动速度而言,天下无出其右!

    “吃点热的,煮点茶水喝,这边还是别到恒河取水了,就地打井取水还能靠谱一些。”张辽对着麾下的士卒安排到,恒河水这东西张辽现在有些接受不了,就算是身为内气离体,他也有些接受不了。

    “呼,按这速度我们应该用不了多久就出去了是吧。”李条提着一条烤熟的牛腿,一边啃着,一边询问。

    话说南贵这边的牛还是挺多的,李条对于吃牛什么的从来没有反感的意思,这在中原很长时间都属于不可食用的范围,不过这几年条件好了,牛倒是可以吃了。

    “实际上我们如果不吊着后面那些贵霜军团的话,早就应该出去了。”薛邵翻了翻白眼说道,“我们每天还要横向运动,然后等待那些人追上来,真要一路东进,我们现在都出去了。”

    “确实如此,不过也不是我们吊着他们啊,是他们赖上我们了,明知道基本没有一点希望,还一直努力的追着我们。”赵云喝了一口热茶,吐了口气,满意的说道。

    迪帕克和奥斯文那两个家伙真要说已经不抱能抓住白马义从的想法了,问题是白马义从总是表现出来一副你们不追我的话,我就不走了的欠揍表现。

    以至于到现在迪帕克和奥斯文两个真的是强忍着恶心,想尽一切办法准备将白马义从礼送出国,等出了国之后,白马义从再来,那就不是他们的事情了,再说估摸着到时候白马义从想要再来也没有那么容易了,这种闷亏,他们吃一次就受够了。

    白马义从后方五十多里,迪帕克和奥斯文看着天空之中映照的火光,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汉军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然而更糟心的是,就那个纯白军团,虽说嚣张的让人恨不得将他锤死,但是就搞不死。

    别看就剩下五十里的距离,以迪帕克的心象加持王族游骑兵用不了多久就能抵达,然而这次不管是迪帕克,还是奥斯文都没有大煞风景的提出去追袭白马义从。

    到现在他们不傻都明白,那军团要是一心想跑的话,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咬住的可能,尤其是在这种全都是平原的地方。

    “啊啊啊啊,当年为什么要将这片地方去不开垦,依旧保持着灌木丛的状态多好的!”奥斯文烦躁的说道,“这样下去,我们根本就是对方的报表,完全不可能伤到对方了。”

    “冷静一下吧,再送个三两天,他们就出去了。”迪帕克一脸疲累的说道,这种完全没有价值,但是又不得不做的事情,让迪帕克显得非常的疲惫。

    “为什么会有这种军团,还有之前速度并不是这么离谱啊。”奥斯文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被逼疯了,虽说他很清楚内中因果,但就算是这样也压不住他内心深处吐槽的**。

    “我也好想跑那么快啊!”迪帕克怨念的说道,“那个军团根本就是在飞,而不是在跑,这简直诡异,他们到底是基于什么的在飞!”

    “你问我,我问谁?”奥斯文抓狂的说道,“埋锅做饭,吃点热的,明天继续追,就算是追不上,我们也得拿出姿态来,我恨白沙瓦那群没脑子的政客,他们就不知道自己来感受一下吗?”

    “他们才不会来感受的,他们只会下命令!”迪帕克翻了翻白眼,对于奥斯文这种直接骂敌在白沙瓦的话根本不当一回事,至于说告密什么的,怎么可能,还不能让人说几句实话了。

    “等着我会去,一定要问一下竺赫来那家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奥斯文一脸憋屈的说道。

    就跟汉室以前的情况差不多,幽州刺史的官职是大过公孙瓒的中郎将的,然而并没有鬼用,有兵权的家伙,惹急了,管你职位高我多少,该怼还是怼,毕竟这些大佬都是相当暴躁的。

    “好的,到时候你先上,我跟进。”迪帕克一副敷衍的神色,和竺赫来硬刚什么,迪帕克没有半点兴趣,不过自家的战友如果愿意的话,他也不介意敲敲边鼓,看看热闹。

    “……”奥斯文一听这话,翻了翻白眼,“算了,你这家伙不靠谱,万一把我卖掉了,就不好了。”

    “卖你?”迪帕克笑了笑,“不至于的,你卖不出好价钱的。”

    次日一早,张飞部吃吃喝喝之后就再次进入了休息阶段,对于晚上的作战储备体力,而库斯罗伊的军团则是饱餐了一顿,然后再库斯罗伊的率领下朝着自家的军营进军。

    张辽吃完早饭,拉着白马义从遛弯到迪帕克等人到军营前,耀武扬威一番之后,在迪帕克忍不住的时候,嗖的一声,带着所有人跑路了,啊,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