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四十章 天生资质

    杜尔迦这个时候就差一口老血喷出了,自家一手手牌还没打出去,就被全部憋回去了,这战争还能继续?

    “中营,战车准备!”杜尔迦对一旁的鼓手下令道,沉闷的鼓点声快速的出现了变化,原本准备在中营的五百战车直接在驭手的驱使下直接朝着前方冲去。

    “命令侧翼的弩机和投石车进行无差别压制,左右两翼逐级收缩,中护军作为督战队压上去!”杜尔迦胸口闷着一口老血,在战车的速度提起来之后,果断命令骑手动用战旗指挥左右两翼进行反击。

    毕竟营地尚在,而且杜尔迦在这里也做了相当的准备,加之拉胡尔在整军之后,第一时间就进行了军令简化,将复杂的军令操作转化为旗号和鼓点的简易操作。

    虽说这么一来难度全部压在了主将身上,但简化后的军令指挥,对于杜尔迦这个水平来说已经勉强能进行较高准确度的指挥了。

    当然这种方式就跟周瑜抄陈曦胡搞的半本纪效新书,然后结合自身的领悟简化出来一个简化版的军团应对方式一样。

    虽说看着很美,但这种操作订的太死,并不适合那种靠直觉,靠灵光一闪来作战的将帅。

    杜尔迦接连不断的指挥,让原本还没有对于汉军两肋发动攻击的左右两翼精锐成功的撤回了营地之中。

    不过这个时候汉军已经打出了气势,敌不过来,我就过去,直接追着后撤的贵霜军团发动了强袭。

    骑兵强横的突击能力,在赵云干掉佐菲,可以无所顾忌的全力镇压精锐天赋的负面效果之后,彻底展现了出来。

    虽说依旧不能全开两大精锐天赋,但是深入到这种程度,其所带来的强悍加持已经足够贵霜军团无力应对,甚至从贵霜的角度去观察汉军,赤血骑基本已经为血雾所笼罩!

    “张著,重型弩机不能连发,带队趁间歇期凿穿右翼!”赵云坐镇中军,一边镇压精锐军团的负面效果,一边指挥麾下士卒进行强攻,贵霜的箭雨很猛,但是面对全军披甲的汉军起不了必杀效果。

    至于双天赋的弓箭手,杜尔迦手上倒是有一支,但是事发突然现在还没有压上去,更重要的,杜尔迦手上的这个重装弓箭手的定位本身就是支援性军团,面对汉军全面反扑,确实是力有不逮。

    “是!”张著大声回答道,然后持枪身先士卒,率领本部亲卫,趁着贵霜左营防线弩机重新填充箭矢的,直接撞了上去。

    已经开始解除自身大脑约束的赤血骑一举一动之间都带有着莫大的威力,而且贵霜侧翼后侧之时,就算是有精锐骨干进行约束,阵型也难免出现了些许的凌乱。

    本来这种凌乱在骨干百夫的约束之下,用不了多久就会调整过来,然而赵云好歹也是熟读兵书,精通战阵的当世名将,虽说很多时候是挂着武将的名,站着文臣的位置,操着谏臣的心,干着大司农的活,但就算这样你也不能否认赵云确实是一个名将!

    所谓慈不掌兵,赵云少有优柔寡断的时候,当断则断,眼见贵霜军团箭雨爆射而出,心知一旦为贵霜正卒结阵成功,依托建好的营地就地固守,汉军就算能获得大胜,也不大可能将这个营地一锅端掉。

    因而赵云思虑一瞬之后,赵云直接下定了决心,强攻!

    这一刻数十根长枪朝着汉军直刺而来,正面的盾牌,阔剑,大刀也都朝着突击的赤血骑士卒斩去,然而面对这一幕无有一个士卒后退,更有甚者,直接不惜理智蒸发,进入狂暴天赋的终极状态!

    “死吧!”泰山时代的老卒双眼已经被血光支配,哪怕是百战余生的意志,哪怕有赵云的军团天赋在全力镇压,在将代表着禁卫御林军超越人类的凶暴天赋催发至极限的同时,又将代表着勒石燕然的汲取天赋催发到极致,仅仅是瞬间,理智便被杀念所淹没。

    同样崩碎的理智,为杀意所驱使的身躯,仅留下那杀穿敌人的最后执念,所爆发出来的实力,直接让这一名老卒等临到了等同于炼气成罡的水平,横扫的长枪,带着刚猛的力量,直接扫死了面前阻击自己的贵霜士卒!

    在这一刻做出这样选择的汉军士卒,不是一个,也不是两个,而是数百个,因而在瞬间原本就因为尚未调整好,有些摇摇欲坠的贵霜防线,直接被轰开了数条口子!

    “箭雨压制!”杜尔迦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目眦欲裂。

    眼见战车因为身处中营,尚未从营地之中冲出去阻击正面的汉军,左营就出现了这样的变化,杜尔迦心知一旦任何一个营地被汉军的精锐破入,那么主营崩溃就在眼前,因而杜尔迦这时也顾不上保留实力,直接动用后备军进行反击压制。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了,汉军精卒全力展开了精锐天赋之后,根本就不是一两个军团的箭雨所能抵挡住的。

    “杀!”另一方向,高翔怒吼着对着右翼发动了强攻。

    赵云盯着中营滚滚的烟尘,已经明白了贵霜准备了什么,心下微微一动,果断选择了让开,哪怕是顶级精锐,和两牛三马拉的战车刚正面也是会被撞死的节奏。

    “动用帅旗,通知所有人让开中营,全力攻击左右两营!”赵云感知着军团天赋出现的动荡,面色沉稳的对着身边护旗官下令道。

    贵霜这边为什么能继续支撑,赵云心理也很清楚,破界级猛将的阵亡确实是给贵霜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但贵霜本部组织结构却没有因此而崩溃,虽说这一点赵云有点好奇原因,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

    之后杜尔迦的反应也很及时,快速收缩防线,加之左右两翼根本没有和汉室接触,就直接退回军营,就地进行固守,一时之间反倒没有造成更大的冲击。

    不过赵云很清楚,做到这个程度也就是极限,接下来只要再进一步,自己就能直接送对面上天。

    “左右散开!”帅旗的变化,很快就让汉军各部明白了赵云的意思,果断放弃中营,朝着贵霜的左右左右两营发动了进攻。

    杜尔迦看着汉军面对战车的冲击果断散开,不由得面色发青,在当前这种局面下,汉军那种低效率的指挥,居然能发挥出如此的效果,确实是让杜尔迦头皮发麻。

    如果说杜尔迦之前的指挥还算是依靠自身的能力来完成的话,那么赵云那种近乎随意的指挥方式,展现出来的就是让杜尔迦心头发寒的令行禁止的能力。

    要知道双方在中营前方已经开始了混战,哪怕汉军占有优势,收到命令想要撤离也需要强打一波压住贵霜才能快速离开,然而汉军之前根本没有再爆发一波压住贵霜在撤退的过程。

    直接就是,赵云下令,然后所有的士卒不慌不忙的朝着左右两翼散开,哪怕是说不上好整以暇,但绝对是镇定自若。

    说实话,别说是在真正的战场上,就算是训练场上面对这种情况,能保持这样的镇定,已经当得起优秀的士卒,而在战场上,面对的敌人的刀枪剑戟,在收到命令之后,依旧能镇定的选择最为正确的撤退方式,确实是超乎了杜尔迦的认知。

    哪怕是所有的军团都训练过在撤退时该怎么干,而且也都学过如何撤退才是最为安全的方式,但是在战场上到底有多少士卒能这么镇定的做出如同教科书一般的撤退方式?

    没有,至少杜尔迦在之前根本没有见过,战场上本身就是相互影响的,那教科书一般的撤退方式,需要的是所有人做到如同训练时那般的准确,而那根本不现实,杜尔迦一直觉得那完全不可能有团队能做到,训练不会死人,而战场可是会死人的。

    所有的士卒都知道在撤退的时候应该是相互协作,不惜自身受伤或者死亡,去拱卫身边的战友,这样视角更大,防御面更广,但撤退的时候人类本能的会寻找遮挡物……

    也即是说,理论上而言,只要在战场上,就不应该有军团能在撤退的时候做到完美的交替层级掩护。

    然而杜尔迦现在看着赵云麾下的士卒轻易的做出来如同训练时兵法操典上所讲的内容,杜尔迦所能感觉到的只有恐惧。

    这一刻杜尔迦突然想起来营前的伏兵在埋伏这群人时,这群人的表现——没有丝毫的慌乱,这不是指挥者的能力,这是这些汉军本身就具有的素质,这些人能完美的执行主帅的一切命令。

    想到这一点杜尔迦不由得头皮发麻,如果说一个主将靠威严和能力将麾下的士卒约束到令行禁止的程度,杜尔迦最多是感觉到服气。

    可是换成一个看起来并不像是擅长指挥的小白脸,随随便便的做到名将才能做到的令行禁止,杜尔迦只会对于那些士卒的素质感到恐惧,毕竟前者是一个人的意志,而后者是无数人统一的意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