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 直觉

    毕竟白马跑得快,云气固化道路使用的时间短,消耗不大,而那些围堵白马的贵霜军团不可能跑的和白马一样快,这就出现了一个很纠结的问题,那就是自家搞的陷阱,堵不住汉军,还会拦住自己。

    因而在早期,白马浪的简直都快要飞天了,超高速,超高破坏力,今天在这个邦放火,明天已经到了其他邦了,婆罗门整体都快气的肺都炸了,可惜就是拿那白马义从没有任何的办法。

    史上最快骑兵可不是说笑的,就算是十四组合军团,同样开神速,也只能在直线上和白马玩玩,至于说驾驭神速,还是别做梦了好。

    只不过快乐的日子都是短暂的,张辽将贵霜第二茬的粮食烧了小半之后,竺赫来直接掀桌子了,简单点的说法就是,老子不要这一茬粮食了,在你烧之前,能收收,不能收我也烧掉。

    坚壁清野加到处挖陷阱,然后疯狂的催促这秘术开发那边搞云气固化秘术的破解版,经过几个月疯狂的研究之后,贵霜这边成功搞出来了解除云气固化道路秘术的秘术。

    不过这也不意外,毕竟贵霜好歹也是一个帝国,而且本身也有开发这个秘术的完整研究方案,在认真起来之后,发动国家的力量,第三茬的粮食种下的时候,贵霜搞定了解除云气固化道路秘术的秘术。

    从这个时候张辽率领的白马义从才真正意义上陷入了狼狈。

    甚至在贵霜再一次用口袋阵将白马义从包围的时候,差点将白马义从给坑了,若非白马义从的天赋之中有御风和驱风的分支效果,短期踩空没啥影响,那次白马义从就被坑死了。

    不过也是那次张辽才发现,白马义从这玩意儿其实是可以从水面过去的,但水面不能太宽,**十米宽的水面可以直接从上面踩过去,太宽了,跑着跑着就沉水了。

    不过想想也对,白马义从的战马又不是张辽胯下的神驹灰影,正常那家战马能跑到秒速近百,好吧,就算能,战马的耐力也不可能长时间承受这么诡异的高速度。

    白马能跑那么快,那么持久,虽说靠的是速度这一个天赋,但是在这个天赋的分支上,可是点了御风,驱风等等一系列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天赋,而那次被坑了之后,张辽才反应过来,那些不知道干什么的天赋效果,全都是用来辅助白马超速奔袭的。

    神速白马的状态,在那次之后,张辽才注意到不对的地方,进入神速状态之后,白马义从是被风包裹着进行移动的。

    虽说发力的时候也踩地面,但是狂飙的时候有一部分纯粹就是靠着御风加速度强行踩空借力,简单点说就是,白马义从的神速状态其实除了跑的部分,还有飞的部分。

    不过很明显这种飞方式所能借到的力量是有上限的,而随着速度下降,这种上限瞬间就会下降,进而借到的力量就会直线下降,之后就是恶性循环了,不过偶尔一两脚踩空是没影响的。

    也就是说对于高速骑兵最为恶心的陷马坑对于白马义从根本没用,神速状态的白马义从,压根就是不在跑,而是假装自己在跑,实际上靠低空掠过的方式进行飞行……

    说实话,那次确实是将收到情报的竺赫来给惊了,之后直接派遣专业的鉴定人员确定在贵霜精华区搞事的那群白马义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确定对面确实是会飞的。

    从那之后张辽的方式就流畅了,有条河拦着,直接从河面上冲过去,只要不是太宽,问题不大。

    然而张辽还没浪起来,就遭遇到了竺赫来的新式打击拒马!

    白马能飞,但是飞不高,估摸着也就几寸的高度,在发现了这一点之后,竺赫来果断改变了作战方式,改用拒马。

    陷阱你们白马义从能踩空强行通过,那拒马你们试试,别的骑兵遇到这种东西就算是撞上都不致命,换成白马义从那见鬼的速度,真撞上去的话,怕是当场就得完蛋,没了云气固化道路,我看你们怎么通过这不太高,而且可以大规模制造的拒马。

    之后的战斗就成了拒马和口袋阵围攻白马义从,实际上在战争走到这一步之后,比拼的已经不是白马义从,而是身为主帅的张辽和竺赫来的智慧高低了,毕竟破解的方法已经有了,需要的就是逮住机会将这群白马义从围住,然后弄死。

    这一过程比拼的就是对于大局的判断能力,最后的结果则是张辽输了,不过损失倒是没有多少。

    毕竟白马义从的超高移动能力,以及高敏捷带来的主动权,让竺赫来只能缓缓压制张辽的发挥,没办法将张辽锤死。

    只是随着竺赫来的封锁区逐渐完成,张辽及麾下的白马义从会越发的被动,到了这一步,张辽也不打算再继续下去了,已经获得了极大的成果,没必要最后将他们这些人搭进去。

    “走了,这次我们不亏,东进,回汉室的地盘,休整之后,我们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机会。”张辽笑着说道。

    话虽如此,但是张辽心里明白,这次要是回去了的话,恐怕想要再进来就难了,到时候不出意外的话,竺赫来会在整个恒河防线南北挖出大约一公里宽到处分布着碗口大陷马坑的防线。

    后面恐怕还会建造拒马这种非常简单的防御器具,而白马义从一旦撤回去,想要再进来也就那一条路了,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到处乱跑了,而仅仅防御一面,对于贵霜哪怕有压力,也不会太难。

    “也该撤了。”李条现在的身形相比于之前削瘦了不少,接近半年无止休的乱战,也让李条有些疲累。

    再加上隐约察觉的死亡阴影,让李条的神经不自觉的绷紧,到现在李条已经有些压力过重了。

    毕竟相比于张辽这种科班出身,而且天赋相当不错的名将,李条完全就是野路子,外加野兽直觉,因而张辽是真正察觉了危险的来临,而李条全靠玄而又玄的直觉,确定了危险即将到来。

    张辽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李条,作为一个破界强者,张辽发现自己在李条身上能感觉到危险,而且李条在必要时做出的决断都算不上差,而且不像是思考之后的结果。

    “张将军,条哥,吃瓜。”薛邵给两人一人递了半块瓜,这半年的厮杀让这仨友情直线上升。

    “你是不也感觉到不对?”张辽吃着吃着询问道。

    “我觉得再继续下去,我们八成得出事。”李条吐了一口籽之后,神色凝重地说道。

    “嗯,我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了,虽说每次都安然无恙的跑出来了,但是对方已经逐渐开始压缩我们的生存空间了,所以必须要撤了。”张辽也没有掩饰的意思,对着李条点了点头,照实了说。

    “我没你那么清楚,就一感觉,不过我的直觉一直很好。”李条几大口将瓜啃完,然后有些抑郁的说道。

    薛邵大笑,李条的直觉能不强吗?就是一头猪,参与上千次战争没死也该成精了,李条光十几万人规模的帝国之战都参与了好几次了,被大军团指挥逮住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都没死,在不靠脑子的情况下,没点直觉那是不行的。

    “那条哥说个方向,我们就走那边撤出去。”张辽笑着说道,也跟着招呼了一句,鬼知道李条的战斗力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很凶残。

    “这边。”李条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直接走婆罗斯那边?”张辽估摸了一下方向说道。

    “婆罗斯在那边?”李条不由自主的远眺了几下,“虽说很不可思议,但我的感觉就是走那边最安全。”

    “最安全?”张辽一挑眉,“南贵名将拉胡尔就在那边。”

    “他还能有我们跑得快?”李条笑着说道。

    “也是。”张辽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个说辞,没错,白马义从,天下最快的骑兵!

    “那就走这边,顺带给关将军侦查一下拉胡尔的具体形势。”张辽笑着说道,“相比于其他人的情报,以我们这种行军作战的家伙,亲眼去看看,说不定还能看出来一些其他的东西。”

    虽说还有个近千里的距离,但不管是张辽,还是李条,薛邵都没有拿这个当回事,如果换成其他军团,携带粮草物资转运,可能需要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但换成白马的话,三天就够了。

    “这片土地确实是的上天庇佑。”薛邵抓了一把土轻声的说道,“换成中原的话,被我们进行了如此程度的破坏,大概都出现粮草的危机了,结果贵霜这边,我们烧掉了上一茬,然后看着他们第二茬已经抽穗了,这天道还真是不公啊。”

    “婆罗门都能轻易地生存下来,只能说这地方得天独厚,一年三熟,确实是无与伦比的优势,说实话,若非婆罗门表现得实在是太烂,我们又拿下了恒河中下游,这里真不好打!”张辽唏嘘不已地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