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前一百三十四章 汇合之前

    向导的回答没有出乎法正的预料,但是能逼近到四十里的位置,法正已经很满意了,剩下的他自己想办法就是了,什么雾气啊,什么光影啊,什么夜袭啊,法正有的是手段。

    “最后四十里你不用管,保证我们能安安稳稳的抵达那边,不被人发现就可以了。”法正笑着说道,司马家塞过来的人,肯定是信得过的,那群混蛋现在估计正想着将贵霜拆了吃肉。

    自然对于那三家来说,就算是有点麻烦,他们也会竭尽全力的挖贵霜的墙角,毕竟现在贵霜还是头巨象,就算是想要吃肉,也得想办法将贵霜送上天再说。

    因而在这个时间点,法正完全不担心这三家耍什么滑头,局势还没有发展到汉室占绝对优势,三家能偷偷吃蛋糕的时候,这个时候自然是尽可能的帮汉室先搞死贵霜,国内的派系也没有冒头的意思。

    党争什么的,以后肯定有,但那都属于没有敌人之后,努力作死的行为,现在没人愿意消耗原本就不多的力量。

    “在诸位来之前的这几个月,我已经派我的仆人在德干高原的山区找到了一条荒无人烟的道路。”向导很是自信的说道,他已经绑到了司马家的贼船上,而且也完全不想下船,相比于贵霜那艘船,汉室这条大船看起来更稳,更有竞争力。

    “干的不错。”法正喟然长叹,司马家那群造反派,如果对内胡搞确实让人感觉到恶心,但是去当间谍,素质之高,连法正都觉得不可思议,该说这群混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能得到您的认同,实在是我的荣幸,还请收下这份物资。”向导沉稳的说道,随后从一旁的之前被自己打发回去,现在带着礼物又赶过来的仆人手上拿过一个礼盒,双手给法正奉上。

    法正这个人不像是关羽那样嫉恶如仇,这家伙能接手二五仔,也能接受乱党,只要对方能提供足够的利益,法正这个人完全不介意和他们搅合在一起的。

    反正法正这货一直很自负——二五仔肯定玩不过我,这个逻辑怎么说呢?当初陈曦劝过法正,说是别和二五仔搅合在一起,小心对方将你给卖了什么的。

    而法正的回答则是,我可以保证二五仔肯定玩不过我,如果能玩过我,还当啥二五仔,有将我卖掉的能力,努努力,封侯拜相就在眼前,这种人得多无聊才会去当二五仔。

    直到后来法正遇到了被李优抓住尾巴的董昭……

    法正才发现真有这种智商和他一样高的二五仔啊,随后产生的问题是这种人当二五仔的意义何在,为了愉悦?

    总之就算之前有一个震惊了他的二五仔,孝直并没有改正自身想法的意思——我就不信了,董昭那种神经病二五仔,还能有两个。

    从这里也就能看出来法正这个人很狂,而且有些二货,更重要的是这货对于二五仔的态度,不应该说是合作,而是利用,而且还是那种用完了看情况处理的家伙,正因为这个思维方式,法正对于二五仔的礼物都是能收就收,能拿就拿。

    毕竟当了二五仔心中肯定有隐忧,而这种人见到对方收自己礼物反倒还会更安心,因而在向导呈上礼盒的时候,法正二话没说,直接手下,而对此向导也很满意,双方就这么勾搭到了一起。

    张飞对于法正这种无节操的行为深感不屑,然而等上路之后,法正打开礼盒,张飞看着一盒十二颗他心通珠子,瞬间满意了。

    “这礼物不错啊。”张飞压着嗓门小声的说道。

    “废话,给未来爸爸的见面礼能小气?肯定是我们能用得到,而且还相对非常珍贵的东西,不过能拿出这种东西,那家伙应该不简单,司马家那些人做这种事情确实是一套一套的。”法正带着些许的冷笑着说道,伸手从其中抠了一颗下来当场用了。

    张飞也不客气,伸手从里面掏出来一颗,直接融入到了自己的内气之中,不同于法正什么都感受不到,张飞在融入的时候,清楚的感觉到了内气和意志些微震动,这种震动让张飞明白,只要自己需要,随时都能将消散掉的他心通珠子再次凝聚起来。

    “给朱灵,句扶他们一人一颗,剩下的收起来。”法正用了他心通珠子之后深感满意,这种能让他们轻易听懂另一国语言的东西,消除了双方交流的最大困难。

    大概在张飞上路的一天之后,德干高原的另一处豁口,面色沉静,看不出心态的库斯罗伊率领着自己的本部出现在了那里。

    留心这边的司马家棋子,核对了一下情报之后,就没有多管,库斯罗伊强不强什么的,这边的棋子还真了解的不怎么到位,而司马彰现在也才刚刚成为婆罗门分裂势力的首脑,整合了一小半的婆罗门力量,对于当初锤翻了婆罗门“精锐”的库斯罗伊并没有什么感觉。

    没办法,婆罗门的精锐就司马彰的感觉而言,甚至不如他们家曾经的私兵,这简直就是一个坑,自然对于打赢了婆罗门精锐的库斯罗伊,司马彰也就了解了几句就没再管了,连双天赋都不是,算了算了。

    之后司马彰又沉迷于整合婆罗门势力,塑造以司马氏为核心的新型婆罗门集团,推翻古旧的婆罗门固化阶级,哪里有心思搞这些事情,能派人来这里盯着,其实都是上半年的时候,李优攻打朱罗王朝之后第一时间给司马家发送的通知。

    不过这一方面司马彰完成的确实是很好,只是在这边的安排,也就最多是盯一下贵霜军团的往来,以及给未来可能来到的汉军做向导,至于其他的,忙于政治斗争的司马彰根本没时间。

    自然这边只能简单的给汉军汇报一个有贵霜精锐从德干高原走出来的消息,这还是看在汉军就在这里,要是汉军不在,这消息大概需要半个月才会转到汉军那边。

    “有贵霜军团从德干高原出来了?”法正在次日就收到了己方的密报,不过对此法正并没有什么慌乱的,对于法正而言,不管是那支军团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还是从朱罗王朝过来,其实都没有影响。

    “我们要不要杀回去将对方干掉?”张飞面色狰狞的提议道。

    “你率领的是幽云骑,不是白马义从,杀崩一个军团我是信得,但是杀光一个军团,得了吧。”法正没好气的说道,“我们继续东进,先去干拉胡尔的老巢,顺带将他的粮道给劫了,一两个军团什么的,管他干甚,杀几千人让我们暴露了,有炸了几十万人爽快?”

    在库斯罗伊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从德干高原出来的消息已经暴露在了汉军的眼皮底下,只不过因为法正懒得管的原因,库斯罗伊完全没有留心到自己已经被大佬关注了。

    “唔,这条路貌似可以绕到汉室的身后。”库斯罗伊出了德干高原之后,望着那平坦的恒河平原,又看了看身后的山区,不由自主的想到,不过随后就掐灭了这个想法,因为不现实,他们贵霜的兵马要是能通过这里,只能说朱罗王朝已经被婆罗门灭国了。

    “算了,回去通知一下防备汉军的问题。”库斯罗伊看了看之后随口说道,他现在已经冷静了很多,但继续下去的想法近乎没有。

    在恒河平原休整一天之后,库斯罗伊率领着自己的本部以正常的行军速度沿着恒河平原的道路,朝着拉胡尔的军营迈进。

    张辽这边到现在终于是撑不住了,白马义从的损失倒是没有多少,只是随着竺赫来的逼迫越来越紧,好几次张辽都一口气撞到贵霜安排的口袋阵之中。

    要不是白马义从正常都是以常态灵巧天赋在溜达,即将被包围的时候以神速冲直线往出跑,搞不好现在白马义从都凉了。

    “我们最近的战果少了很多。”张辽叹了口气说道,实际上真要说的话,张辽从年中干到现在,烧掉的粮草放中原,估计足够让陈曦心肌梗塞,要不是恒河流域水土好,稳稳一年三熟,吃一茬,就足够养活所有人,现在贵霜怕是得出饥荒。

    不过话说回来,主要也是白马义从的规模不够,若非速度够快,甚至不可能破坏太多的产粮地,好吧,贵霜精华区,基本都是产粮地。

    “他们的布置越来越精细了,而且他们现在已经掌握了对应的秘术,并且开始大规模的挖掘陷马坑了。”李条颇为失落的说道。

    那种碗口大,十几厘米深的陷马坑在以前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因为有贵霜的战略秘术,可以直接铺出来一条固化云气道路,就算是这个方式消耗很大,但是架不住白马实在是太快,正常人也不可能挖几公里宽的这种凹洞。

    普通百八十米宽的陷阱区,白马加速过去也就不到一个呼吸,云气固化道路一个呼吸,根本没有多少损失,顺手还能拦住贵霜伏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