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三十二章 行路难

    拉胡尔只是偶尔没有战争的时候脑子不太好,其他时候作为一个婆罗门出身的顶级将帅,他的脑子还是非常清晰的。

    之前封锁消息的时候,拉胡尔也只是不想让库斯罗伊见到现在这一幕,难民翻身,并不代表就是善良的民众。

    在现在已经彻底和婆罗门决裂的拉胡尔看来,达利特翻身与否并不重要,甚至看在库斯罗伊的份上,拉胡尔对于这件事基本保持着默许的态度,虽说拉胡尔也不觉得所有的达利特都应该翻身,但拉胡尔还是非常认同,应该给库斯罗伊这些人一条晋升的通道。

    实际上在拉胡尔看来,库斯罗伊的心灵比自己更干净,哪怕达利特选择了这条路,难免会出现斗争,但只要是由库斯罗伊引导,最后肯定能摸索出来一条真正的生路,而不是朱罗王朝那种简单粗暴的掠夺与彻底堕落的道路。

    前者那条道路,虽说艰难,但只要库斯罗伊迈出去了那一步,让达利特有了一条成功的晋升路线,那么随着社会的发展,自然就会获得应有的地位和应有的利益,而朱罗王朝的那条路,其实是死路。

    拉胡尔这一方面看的还是很清楚的,朱罗王朝如果走正统建国,均田地的方式去稳扎稳打,还有点希望,而现在这种纯掠夺的方式,已经注定了未来完蛋的结局了。

    更重要的是这种方式释放了兽性之后,库斯罗伊会怀疑自身信念的正确性,而且很有可能导致自身信念的崩溃。

    然而拉胡尔寄托着对于库斯罗伊劝慰的话并没有将库斯罗伊拉回来,只是让库斯罗伊明白了拉胡尔不让自己来的原因。

    可这种原因并不能消除库斯罗伊的迷茫,他现在不仅动摇了,信念也在崩溃,当初他疯狂的压榨自己,为达利特谋求一条道路就是因为在他看来达利特是一群善良,但是被命运玩弄的可怜人。

    库斯罗伊一直以为自己出身的阶层是一个善良的阶层,一个哪怕遭受了无数苦难,也艰难的爬起来的阶层,一个会因为其他人一丁点善举而感动到无以复加的善良阶层。

    正因为这种善良,在库斯罗伊爬出来,有了些微的变革力量之后,他尽可能的想要将曾经的友人从那种可怜的境遇之中拉出来,而为了谋求这一可能,库斯罗伊竭尽全力的吸收一切的营养。

    结果现在库斯罗伊看到了达利特的另一面,原来他们这个阶层其实也不是善良,而是没有机会去作恶,当这些人站立到曾经那些高种姓的位置之后,比那些高种姓的破坏力更强。

    这才是库斯罗伊信念破碎的原因,他所认为的善,所认为的必救阶层,在他的面前展现出来了让库斯罗伊绝望的恶!

    双方谈崩了,不过库斯罗伊并没有出手,带着些许的悲伤,带着些许的绝望,带着自己的麾下离开了。

    “将军,您没事吧。”被拉胡尔安排过来照看库斯罗伊的那个百夫长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大概也没什么事吧。”库斯罗伊双眼带着些许的哀恸说道。

    在劝说无效,双方谈崩,库斯罗伊调头离开的时候,除了库斯罗伊以外,没人知道那一个转身到底失去了什么。

    如果说在之前库斯罗伊怒吼着想要为自己曾经的阶层缔造出了一个军魂军团,甚至已经摸索着有了方向,在那转身的一刹那,什么都没了,以曙光为核心的军魂军团已经没有了,因为连主将都动摇了。

    曾经的信念,曾经直面死亡也不动摇的决心,被自己人崩碎了。

    “走吧,主帅还需要我们。”库斯罗伊平静地说道,而身后的达利特有一些出现了些许的犹豫。

    “想要留下来的就留下来吧。”库斯罗伊平静地说道,他已经失望了,没有了之前那种冲劲了,也没有了以前那种为了曾经的阶层燃尽一切的觉悟了,现在活着,大概也就剩下一个目的了。

    一群库斯罗伊的本部士卒左右看了看,最后还是没有人离开,库斯罗伊笑了笑,但面色很难看。

    “你们已经是双天赋,曙光天赋随着素质的补正已经形成了,你们并不需要继续跟着我,在这里你们可以和其他达利特一样自由自在的活着,而跟着我,只能作为一名战士了。”库斯罗伊淡漠之中带着些许的失落说道。

    双天赋超精锐,二天赋曙光,可以说放在什么地方都是最顶级的军团,当世除了少数几个三天赋,军魂,其他的都得打过才能知道,然而面对现在的情况,库斯罗伊已经无所谓的放弃了。

    愿意留下这里的就留在这里吧,如果孤身一人回去,也好。

    陆陆续续有接近一千人留了下来,库斯罗伊毕竟也有着足够的魅力,而且他毕竟是一手带起来了整个军团,愿意继续追随他的人依旧是大多数,哪怕是朱罗王朝对于这些人的冲击很大,但尚未腐蚀的达利特,好歹还抱着回报库斯罗伊的心态。

    “走吧。”库斯罗伊甚至连卸下那些人武器装备的想法都没有,只是带着剩下的五千多人离开了。

    和其他接近甚至超越禁卫军的军团不同,库斯罗伊是真正给达利特凿出来一条通天大道,一条直达顶级双天赋的道路,一条真正能让达利特稳定成就顶级精锐的方式。

    也同样是只有达利特才能走的道路,甚至这条路在之前的库斯罗伊看来,尽头甚至可以饿通往军魂,这是一条通天大道,是一条只有面对了黑暗,面对了地狱,然后奋力抓住希望的达利特才能走通的道路,一条能让达利特真正站直了面对所有阶层的道路。

    然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信念崩溃了七七八八的库斯罗伊根本不可能继续再走下去了,而这条留给达利特的路,也随着库斯罗伊信念崩溃以可见的速度开始萎缩。

    大概库斯罗伊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价值,一个能因地制宜的为一群人订制一条直达双天赋的将校,说个老实话,只要普适性再继续扩张,能支撑起一个军魂,或者三天赋的出现,那么这个军团的价值就会无限接近于汉室的丹阳精锐和罗马的十四组合。

    可惜全都没了,恐怕贵霜直至灭亡也不清楚自己曾经有着什么样的机会。

    若是知道因为这次的情况,导致库斯罗伊信念崩溃,进而导致一条通天大道至此溃散,连带着十余万可能诞生的自带唯心天赋的双天赋超精锐,全部完蛋,军魂路线基本消散的话,韦苏提婆一世恐怕当场就将伽却里的狗头锤爆。

    毕竟这是在这个时代,唯一一个能大规模复制的顶级超精锐军团,一天赋的吞噬算是比较特殊的天赋,但却是达利特可以兼容的范围,而第二天赋的曙光,近乎是看到希望之后的达利特人手一份的东西,只要素质达标就有极有可能完成的存在。

    可以说,库斯罗伊已经近乎铺平了这条路,硬生生给这去一无所有的人砸出来一条康庄大道,只剩下将一天赋的吞噬进行简化,使之从特殊天赋,变成可以普适应用的天赋。

    然而现在基本没希望了,库斯罗伊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念头了,而简化吞噬天赋,库斯罗伊不拿出之前那种拼尽一切,为了理想可以燃尽的觉悟,基本不可能做到的。

    毕竟将一个高难度的精锐天赋简化到能较为轻松传承的程度,可不是一般的将校能做到的,不用像库斯罗伊那样拼命的话,当前的活人之中大概也就皇甫嵩能做到,孔明那边应该还差一些。

    这一代,如果没有这杠子事情,或者说达利特没有因为突然见过,而做的这么丧心病狂的话,让库斯罗伊有继续为这个阶层奋斗的信念的话,这一代大概是达利特最有可能翻身的机会了。

    就跟北贵和塞西家族和解一样,没有一个国家会在没有足够利益的情况下,和一个足够重创本国的势力开战。

    这一代的达利特在希望之下产生的意志,在库斯罗伊打穿那条通往军魂的道路,靠着吞噬天赋补足基础,将那份因为希望觉醒的意志转化为天赋之后,达利特能诞生十万左右的禁卫军级别双天赋!

    当然也就这一代人了,之后的达利特不会再这么容易登临这个水平,可仅仅是这一代人,也足够让达利特翻身了,说实话,别说是十万左右的禁卫军,就是三万,北贵也愿意作为这群人的后盾。

    可惜这世间有些时候,成事太难,败事太易,尤其是在这种因人成事的时候,这个人出问题了,那么一切都玩完了,甚至连调整更正的机会都有。

    “走了,回恒河吧,回去之后,我会给你们谋一个出身的。”库斯罗伊轻声地说道,达利特的理想,就这样吧,他也不会再奢求更多了,有上进的愿意来他还是会招纳,但不会再谈理想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