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三十章 裂痕

    说起来秦汉的中央军其实也是为了那些民兵准备的,不过话说回来,每年正规操练一个月的壮丁,真要说的话,那些人也应该不算是民兵吧,毕竟秦汉的兵役可是北方有战车,骑兵配合训练,南方有战船,走舸配合训练,十年下来,除了没见过血,训练应该到位了。

    哦,也未必,南方的那些也就罢了,北方可是出现过,前脚还在进行兵役训练,中间听说和匈奴开战了,然后直接上了战场,干了一架回来这种事情,搞不好以汉朝那种情况,很多壮丁都见过血。

    总之秦汉的兵役制度非常变态,外加秦汉总是不停歇的和对手互殴,虽说也免不了出现被对方按在土里面摩擦的事情,但总体而言,正是因为这种延绵不绝的战争,汉室的基层将校基本都相当靠谱。

    当然最靠谱的肯定是现在,陈曦培养出来一批骨干级别的队率,百夫长,屯长,还有大量中坚级别的这些中低层将校。

    更有刘备喂给这些人的鸡汤,一句为玄德公而战,不说指挥能力大增,战斗意志绝对会大幅增加,可以说陈曦存了一手的骨干将校。

    然而贵霜呢,要说骨干百夫长,屯长什么的也有,可基本上都在北贵手上,以婆罗门代表的南贵,不都是靠着观想体系的百多人小军团作战撑着吗?问题是那种层次的指挥,放帝国战场就是找死啊!

    拉胡尔又不傻,己方要是七八万人,拉胡尔这么并线指挥着倒还没有什么,毕竟一个大军团指挥,上个五十条线,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问题是就汉室表现出来的那种战斗力,拉胡尔寻思了一下,还是乖乖用北贵那种最为标准的指挥体系算了。

    问题在于要上北贵那种指挥体系,前提条件就是先要重组军团,填充新的指挥脉络,构成完整的建制,然后进行逐层指挥,而这一过程需要大量的中低层将校,而杀了拉胡尔,都弄不出来这么多。

    因而想要完成构想,拉胡尔只能开口向伽却里索要,而且必须要那些在北贵军团之中都属于骨干的精锐百夫长,千夫长。

    只有这些人组成的指挥体系,以这种脉络进行管理的南贵青壮,才能真正发挥出来正卒应有的战斗力,才能在之后的战争之中逐渐成为精锐士卒,进而才有和汉室长久消耗下去的底气。

    问题是别说北贵没有这么多富裕出来的骨干中低层将校,就算是有,凭什么给你拉胡尔啊!

    你是伽却里,阿文德那种大月氏皇室成员吗,是大月氏五支的中坚王室成员吗?

    亦或者你是像拂沃德那样祖上久经考验的北贵忠贞的贵族吗?

    再不济你是巴拉克那样身负皇命,简在帝心的忠臣吗?

    都不是,都不是你凭什么伸手?

    如果说以前大月氏的王族还没缓过神,还在追求内气离体猛士,那么随着帝国之战真正拉开,北贵的上层就算是傻子都该发现了,五个不懂指挥的内气离体武将都比不上一个懂指挥的万夫长!

    进而百夫长,千夫长的价值也大幅提升,甚至到现在为了保证这些代表着军队中坚力量的中低层将校的生存力,韦苏提婆一世依靠之前压制婆罗门的机会和婆罗门进行了利益交换,筛选了一批速成性质的明王观想,提高这些中坚将校的个体实力。

    毕竟汉室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让贵霜不得不慎重对待。

    同样这么一来,北贵对于中低层将校的待遇再一次拔升,进而也将之管束的更为严格,给拉胡尔调拨两千骨干这一选项,可以说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皇室从各个角度都不可能接受这一提议。

    “半神都可以不要,个体的武力在这种规模的战争之中影响并不大,精锐的军团完全可以代替个体进行斩将夺旗。”拉胡尔神色有些沉闷,看着伽却里有些劝说的意思。

    伽却里心下轻叹,且不说北贵自身根本不可能抽出这样的力量来支持拉胡尔,就算是能支持,也不会这么做。

    “抽不出来,这样的人基本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如果要的少还行,多了,不可能。”伽却里沉稳的说道,并没有将自己心中所想表现出来,现在还需要和拉胡尔虚与委蛇,毕竟北贵还没做好应对汉室的准备,这里还需要拉胡尔驻守防线。

    “……”拉胡尔心头一沉,有些不祥的预感,但是隔了一会儿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有多少,先行借调过来。”

    “问题就算能抽调过来一两百也没用。”伽却里唏嘘不已地说道,做出一副为难的神色。

    “有一两百就先调过来,有多少,是多少。”拉胡尔看着伽却里说道,“总比没有强吧。”

    “好,我回头就给你找来。”伽却里眼底划过一抹冷光,在他看来拉胡尔这是打蛇随棍上,一定要从他这里掏出来一些东西,不过现在还用得着拉胡尔,伽却里也不好直接拒绝。

    “唔,还有一些其他的需求。”拉胡尔突然开口说道。

    伽却里面无表情的看着拉胡尔,“什么需求。”

    “没有适合的中低层将校,那给我来个两三千炼气成罡总可以吧,虽说不算太好,但是这些人好歹也能弥补军团组织力的缺憾。”拉胡尔沉闷的说道,他现在依旧沉溺于补充军团实力,应对汉军的战略之中,完全没有估计到政治局势之中,他已经陷入了什么状态。

    伽却里深深的看了一眼拉胡尔,突然笑着说道,“好啊,虽说抽不出来足够多的骨干将校,但是三千炼气成罡还是可以的,不过这件事可能会让将军你有些被动。”

    “被动?”拉胡尔不解的询问道。

    “因为北贵的炼气成罡都在军队之中,而且加起来都没有那么多,反倒是南方还有着大量的炼气成罡,哪怕实力不足,依着婆罗门体系的优势,每个炼气成罡统帅同种观想的百多人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在这个规模,如臂使指。”伽却里笑着说道。

    拉胡尔皱了皱眉头,这个提议,不是什么好提议,出身于婆罗门的拉胡尔,比伽却里更清楚这种能力的缺憾,这样的统兵方式,会让每一个炼气成罡率领的军团都显得格格不入。

    哪怕他们观想的都是同一个神佛,但是受限于每个人的认知,在以自身为核心进行协调指挥之后,这种认知性的差距就会被放大到某个程度,进而会使得军团的配合性根本无法发挥出来。

    简单来说就是各自为战,尤其是放大到几十万的规模上,那近乎就是一盘散沙,除非拉胡尔能再搞出来五个自己,一人率领个八九万这样的军团,然后六个拉胡尔打配合……

    问题是在于拉胡尔要是能搞出来五个自己的话,上面那些需求就可以丢到一边去了,先放三个自己在后面练兵,囤积自身的实力最重要,然后手上的成型的二十万本部,以及婆罗痆斯的十万精锐合并起来,配合上还剩下的那几万双天赋,三个自己分一分。

    一个正面攻打华氏城,一个偷家,一个转战配合,汉军早就被锤死了,还用像现在这样算计过来,算计过去。

    可以说拿南贵的炼气成罡来补充军团组织力这条根本没意义,也许小规模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影响,但规模放大到几十万这个水平,各自为战的这群人根本就是一盘散沙。

    “有总好过没有啊,再说之后毕竟还要分成由内气离体率领的单个军团,单就小规模而言,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差距。”伽却里一副劝解的口吻,实际上眼底带着些许的冷意盯着拉胡尔的神情。

    拉胡尔闻言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听从了这个建议,毕竟伽却里说的很对,有总好过没有,既然国内没有如此规模的骨干,那有南贵那些炼气成罡用也不错,至少在小军团上并不吃亏。

    在拉胡尔叹气的时候,伽却里死死地盯着拉胡尔的神色,最后略有安心,但这种安心维持不了太久,裂痕和怀疑这种东西,一旦出现,就很难消除掉了。

    “不过先说好,我不确定能不能从南方搞到这么多的炼气成罡,到时候还得用你的名义,不过就算是如此,我也不太确定能不能做到。”伽却里这个时候神色已经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一副为拉胡尔考虑的神色,实际上伽却里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会有什么影响。

    不过最后又是并到拉胡尔的手下,婆罗门怎么思考,关他什么事,要恨就恨拉胡尔去吧,话说回来,现在恨拉胡尔的婆罗门绝对不在少数,毕竟不管怎么说,拉胡尔都属于将婆罗门的荣光踢下天堂的人物。

    “尽力去征召,这不是问题。”拉胡尔无所谓地说道,要说他不知道婆罗门对于他的恨意,这倒是不至于,只不过拉胡尔并不在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