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二十九章 新的需求

    在伽却里看来,库斯罗伊想去就去看看,也没有什么影响,毕竟处于阶层顶峰,而且眼光不差的人都知道,新生的那个国家再没有足够高妙的社会理论,思想理论的领导下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玩意儿。

    库斯罗伊大喜,然而还没开口感谢拉胡尔就冷冷地说道,“去了,他会怀疑自己的!”

    然而库斯罗伊本身已经陷入了对于拉胡尔的怀疑之中,听到拉胡尔的话,内心不由自主的生出了几分愤懑。

    伽却里扫了一眼库斯罗伊,心知对方愤懑,又看了看拉胡尔,也知道他思考的是什么,只不过拉胡尔一贯强硬,忽略了一些东西,根本没想过朱罗王朝对于现在的库斯罗伊意味着什么。

    “让他去吧,他的心不在这里,去看看也好。”伽却里想通这一点之后,果断给拉胡尔添堵。

    库斯罗伊的天赋北贵的大佬们也看在眼里,只是之前对方视拉胡尔为再生父母,对拉胡尔极其忠贞,因而北贵的大佬就算想要挖库斯罗伊都没有机会,现在貌似是一个好机会。

    北贵救不了所有的达利特,但是北贵的大佬救几个自己看的顺眼,能力很强,天赋很猛的达利特还是没有问题。

    说白了这其实就是一个利益问题,北贵不救达利特主要是达利特在北贵看来没有什么拯救的意义,而现在库斯罗伊展现出来的素质和能力,以伽却里为首的北贵监管人员就觉得,很有拯救的价值。

    不过最近伽却里等人对于库斯罗伊能力的准确评定还没出来,只是觉得从南方将库斯罗伊捞出来,赐个出身还是挺划算的事情,而且为了捞一个库斯罗伊,连带着将一部分达利特捞出来也是可以的。

    当然这是不知道库斯罗伊已经给达利特走出来一条路,如果伽却里确定库斯罗伊已经具备用达利特稳定训练出顶级双天赋的能力,那么以现在的形势,伽却里可以为了库斯罗伊的价值,直接和南贵翻脸。

    毕竟能在双天赋的时候出唯心,而且是意志类效果的,都有着相当的可能晋升军魂军团,哪怕是为了这么一个可能,北贵都有胆量砸了婆罗门的盘子,可惜伽却里并不知道。

    拉胡尔闻言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库斯罗伊,他又不是真傻,封闭情报也是为了库斯罗伊着想,不想让对方见到那种希望崩塌的场面,朱罗王朝那个地方,现在或者即将发生的事情,毁了库斯罗伊都不算是太过艰难的事情。

    毕竟库斯罗伊的信念就是为达利特寻找出一条道路,如果在朱罗王朝看到翻身之后,和以前高种姓没有任何区别,甚至犹有过之的达利特,就算不信念崩溃,也会陷入某种动荡之中。

    “你确定要去?”拉胡尔平复心态,看不出喜怒,就这么直视着库斯罗伊,而一直以来奉拉胡尔为天,甚至为了拉胡尔连命都可以舍弃的库斯罗伊直视着拉胡尔,没有丝毫的畏惧,道了一声“要”,声音铿锵有力,没有丝毫回转的余地。

    “那你就去吧,让杜尔迦给你麾下所有的士卒进行换装,甲胄,武器全部换成制式装备。”拉胡尔深深的看了一眼库斯罗伊,从对方的眼中他看到了很多的东西,那是如同二十年前,他在面对婆罗门其他人压制的时候,冷漠而又固执的神色。

    拉胡尔看着那种眼神就能明白库斯罗伊的心态,那是九死不悔的信念和意志,这种人也许会死的比其他人早很多,但这种人如果能成长起来,都会非常的强悍。

    “多谢将军!”库斯罗伊郑重的回禀道,但是拉胡尔能感受到些许的疏离,很明显库斯罗伊认为是拉胡尔在其中作梗。

    “我有一个要求。”拉胡尔看着库斯罗伊说道,对于对方他很看好,所以也没有什么苛责的意思。

    “请讲,凡我能做到,皆可!”库斯罗伊的话铿锵有力,伽却里这个时候则是抱臂看着这一幕,裂痕终于出现了。

    “不管你在那边看到了什么,不要绝望,哪怕是信念崩塌了,也给我活着回来,达利特的曙光不再别人身上,在你身上。”拉胡尔平静的说道,汉军给他下套,他也知道,但是没什么,库斯罗伊经此一事,只要不崩溃,能活着回来,三年之内就能接近他现在的水平。

    “好!”库斯罗伊没明白拉胡尔的意思,但还是开口回答道。

    “去,带上你的士卒一起过去,这一路不会太容易,你自己小心。”拉胡尔看了一眼库斯罗伊,然后挥手让他离开。

    “看来对方对你有些对抗心理了。”等库斯罗伊离开之后,伽却里抱臂看着拉胡尔说道。

    “他的资质很好,但是阅历太少。”拉胡尔冷冷的看了一眼伽却里,“好了,不提那见事了,找你有其他的事情。”

    “什么事情?”伽却里一扫之前那种轻俏揶揄的神色,看向拉胡尔的沉稳的说道,这家伙在公事和私事上分的非常清楚,也正因为这一点,韦苏提婆一世才会让伽却里来作为拉胡尔的副手。

    “以我管理军队的能力,库斯罗伊不可能收到消息,也就是说我们的内部混入了汉军的人。”拉胡尔冷漠的说道。

    “很正常,我们不也在渗透汉军吗?”伽却里收敛了神色,对于拉胡尔的发问,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我怀疑的不是这种底层的渗透,而是其他的。”拉胡尔看向伽却里,而伽却里闻言神色微冷,这个推测在北贵上层已经有了不小的声音,毕竟一个帝国也不可能全都是傻子。

    “有方向吗?”伽却里平复心态之后,看向拉胡尔询问道。

    “北贵那边我管不到,婆罗门内部肯定有问题。”拉胡尔眯着眼睛说道,“虽说这话由我这边说出来有些有失公正,但是婆罗门里面绝对有问题。”

    “婆罗门这点我们都知道。”伽却里点了点头,都现在这个局势了,婆罗门投汉室绝对不意外,“问题是谁呢?”

    “不知道。”拉胡尔看了一眼伽却里,“这就是你的问题了。”

    “好,我来查证,清扫内部问题。”伽却里并没有推辞这个任务的意思,直接接手。

    “第二件事,我这边需要大量的内气离体,以及毕竟成熟的中低层将校。”拉胡尔看向伽却里再次提出自己的要求,“和你们不一样,南方的士卒在组织力方面有非常大的问题。”

    “大量内气离体?”伽却里的眉毛挤成一团,“多少?十个,还是二十个?”

    “五十个,整个南部方向需要五十名内气离体支撑,如果可以再来两名半神级强者。”拉胡尔毫不客气的狮子大张口。

    “五十名内气离体?”伽却里脑子之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直接绷断,你这是在说笑呢。

    “对,五十名内气离体,还有两千名中低层的将校,将之安插进入军团,加强军团的组织力,这样在我的操控下,各个军团就能维持有北贵正卒军团的组织协调能力。”拉胡尔根本不在乎伽却里抓狂的神情,直接提出了自己的需求。

    “我从哪里给你搞到五十名内气离体,还有两千命中低层将校,想必你要的都是要有统兵经验的百夫,问题是谁会有这么多?”伽却里抓狂的咆哮道,别提这种不大现实的要求。

    “如果想要将南方打造成铁桶,这些资源是必不可少的。”拉胡尔并没有因为伽却里的咆哮而有所动摇。

    “给我一个理由。”伽却里深吸了一口气,压下烦躁说道。

    “我们和汉室的战争在我看来很难在短时间分出胜负,而汉室很明显是抱着占了恒河中下游和我们消耗的想法,而且就之前我们所看到的情况,汉军比我们的兵员素质强不少,这是平均性质的强大。”拉胡尔回想起之前数次的战争,神情阴郁了很多。

    “可我们现在在婆罗斯城一代已经投入了这样的力量,难道还不够?”伽却里黑着脸反问道。

    “这些都是肉,没有骨头,没有经络,现在的力量很强,但就跟海潮一样,冲不跨礁石的,我需要往里面填充骨头,填充经络,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发挥出来军团应有的力量。”拉胡尔看着伽却里神色无比的平静。

    “现在的力量都不够?”伽却里再次质问道。

    “不够!”拉胡尔没有任何多余的话。

    “前前后后,七十万大军,又有无数的粮草运送过来,甚至建立了地下粮仓,竭尽一切的满足你的想法,但是到现在你还觉得不够?”伽却里有些抓狂的说道。

    “现在这个程度,如果上一次那个汉将再一次来了,不需要太多人,十二三万只要能逮住一个机会,我们很有可能被倒卷,进而溃败,人多,并不代表实力强。”拉胡尔并没有因为伽却里的语气而放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