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二十八章 站队

    虽说法正这家伙很浪,但是自从被箭扎了一次之后,他就变得非常谨慎了,毕竟这么年轻,还没浪够啊!

    “可是这样,真的能解决问题吗?”张飞不解的看着法正问道。

    “可以,我们现在军心没有出现动荡,军粮也保持着相当的数额,只要士卒认同现在是秘密任务一事,我们的形势就不会变糟糕。”法正随意的说道,“战争这种事情,人类本身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也就是说这仅仅只是稳定军心的做法?”张飞挠了挠头,还以为真的会有什么大任务,结果居然是这样。

    “谁知道呢。”法正嘴角上划,“未来的时候还不怎么能说得准呢?更何况我觉得出个大任务的可能性并不小。”

    张飞没有听出法正话中的其他含义,但这并不影响张飞按照法正的指点去执行这件事情,就像是法正说的,既然已经走丢了,何不假装自己是秘密任务,让士卒变得更为谨慎一些,何乐不为呢?

    在法正这边先一步抵达若开山脉的时候,钟繇这个时候跟着第二批次的百姓混搅在一起,以一种不慌不忙的速度往文伽地区赶去。

    相比于钟繇没来之前,第三批次的百姓略有混乱的情况,从钟繇接管之后,第二批次迁徙的人员在防护构成方面明显慎重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样疏忽散漫了。

    说起来倒不是汉军故意疏忽散漫,而是因为规模太大,没有人局中调和,以至于难免出现这种问题,毕竟普通的士卒能做好的也就是自己那一方面,能看到的也同样是如此。

    因而哪怕是那些人每一个将自己的掌管的区域处理的都是非常好,衔接的时候也难免出现一部分问题,更何况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将自己分管的区域处理的尽善尽美。

    毕竟安排着一起迁徙的将校,并没有什么名将,很难从更高层面去处理这件事,因而在之前迁徙的时候,从高处看的话,就能注意到整体局势是在趋于散乱的。

    终归不是所有人都跟丹阳一样,自带组织力,人类本身就有对于行列的混乱倾向,因而在钟繇过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肃军团,没办法,当时已经进入了中南半岛的迁徙百姓,以那样的姿态继续进军,在钟繇看来实在是太过危险。

    虽说钟繇觉得人固有一死,命什么的没了就没了,问题是他可是拉着一车字帖的,这些玩意儿比他的命都重要,要是因为没整肃好这群人,被贵霜突进进来,自己的书帖完蛋了,那他怕是得吐血而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张飞才得以超越第二批次的迁徙百姓的,否则就算第二批次的百姓是步行,张飞是骑兵加抄近路,也不至于被反超,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因为钟繇安全至上的想法。

    在半路上钟繇带着自己的护卫杀过来之后,直接就地整肃了一遍,将军团构造,以及人员安排全部进行了详细的调整,甚至为了避免出现什么突发事件,钟繇连军旗号令都进行了一定的调整。

    经过了半个月的突击,迁徙的百姓成功被钟繇归类完成,然后以一层套一层的结构朝着文伽地区缓速推进。

    钟繇这个人,除了脑残粉这一点以外,其他方面相当厉害,而且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都相当不错,管理几十万人进行行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可能都属于非常头疼的问题,然而这种事恰恰在钟繇的能力范围之内,中原干过这种事情的人之中,就有钟繇。

    “进入缅族地区了啊。”钟繇翻看着书帖,听着下面人的汇报,表示自己心里有数。

    “缅族距离我们汉室较远,而且非是一国,乃是大量部落汇合而成,相互之间甚至并不具有实际性的约束,因而我们有些担心对方可能会在前方拦截我们。”斥候队长低头对着钟繇说道。

    “这附近最大的部落在哪里?”钟繇合了字帖,冷淡地说道。

    “若开山脉东北方位,大概有近十万人。”斥候队长低头有些慎重的说道。

    钟繇抬头看了一眼下首的斥候队长,略微有些皱眉,“你确定他们会拦截我们吗,十万不到的部落,都能算做最大,他们哪来的胆量?是活够了,准备上路了吗?”

    “缅族距离我们汉室太远,根本不知天威,又未曾得王化,多是山野蛮人,一贯便是如此。”斥候队长有些无奈的说道,他是汉室吸收进来的本地人,正因为心慕汉室,所以才请求加入,钟繇这边又觉得需要向导什么的,于是就赐了一个出身。

    “这样啊。”钟繇将字帖收拾好,指节虚弯,面带思虑之色,隔了一会儿钟繇没想通原因,但是却有了一些其他的考虑,随后果断开启精神天赋,这种时候想不通,直接作弊,做出最好的选择就好了。

    “让尹礼率领两个丹阳军团去和对方谈谈,告诉尹礼,一旦出现任何不能把握的情况,直接下手。”钟繇眼底划过一抹精光,果断的下达了命令,对于这家伙来说,在形势不明的情况下,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绝对不是说笑的事情。

    “这样的话,有可能引起本地人的动荡,进而给我们接下来的行动造成一定的麻烦,而且您之前也说过,希望能和本地人进行合作,不要出现流血事件。”斥候队长小声的辩解道。

    钟繇之前可是说过自己的理念的,而且斥候队长也非是专业士卒,算是半个向导,所以才敢和钟繇这么说话。

    “轻重缓急而已,和本地人合作,我只是希望如此,但是保证迁移百姓的安稳抵达是我的责任,前者不过是锦上添花,能好则好,但后者是任务核心,不容动摇。”钟繇看了一眼这个斥候队长,他现在基本确定对方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了。

    “可这样很有可能留下隐患。”斥候队长有些担心地说道。

    “隐患,不会的。”钟繇瞟了一眼对方,“站立的高度和角度不同,看到的东西也是不同,去准备吧。”

    将斥候队长打发之后,钟繇神色微冷,他已经留心到了一些事情,看来贵霜这段时间也没闲着啊,居然也开始安插间谍了,虽说层次不高,但开始做这件事,也就意味着不能再用之前那种糊弄的方式应对他们了,就是不知道,贵霜安插了多少的间谍。

    “将尹礼将军找来。”钟繇神色恢复之后,对着一旁的主簿说道。

    很快尹礼就带着几名副将一同过来,相比于其他团体,这个团体并不和谐,尹礼和钟繇关系弄得不太好。

    没办法,谁让尹礼是前期处理第二批次迁徙的主帅,结果到半路上空降了一个新的主帅过来,而且在很多方面对于尹礼之前的安排进行了改良,虽说尹礼也承认,钟繇改良的地方大都没错。

    可问题在于,你就这么改良,我尹礼的脸还要不要,再怎么说尹礼也算是刘备的从龙之臣,从泰山年间就跟随刘备,哪怕能力不足,刘备也会开在他的资历上给够赏赐。

    这次迁徙本身就是一个肥差,虽说刘备没有直说,但尹礼很清楚,到时候百姓过去,自己稳稳能坐镇一方。

    结果半路空降了一个钟繇,之前大半截一直很努力的尹礼,瞬间蔫了,哪怕钟繇拿的文书什么的都是真的,尹礼也感觉很恼火。

    自然现在双方的关系不是那么好了,这件事钟繇也知道,但钟繇一方面和尹礼不熟,另一方面也没心思花费在这方面和尹礼交好,钟繇表示自己凭能力吃饭的,回头到了恒河,双方就分了,到时候自己是什么态度,尹礼也会明白。

    “不知钟尚书找我何事?”尹礼神情有些阴郁。

    钟繇将之前的事情给尹礼说了一遍,尹礼默默地开口说道,“好。”

    然后两人近乎就没得交流了,没什么热情,双方很明显都没有深入了解对方的意思,不过活倒是能干的下去。

    缅族最大的部落这个时候正在招待贵霜派遣过来的专员,拉胡尔最近一段时间除了从几十万青壮之中选拔适合的士卒进行训练,以及想尽一切办法补充孔雀士卒,整合军团更为细微的军令以外,剩下来的精力全用来恶心汉室了。

    中南半岛这地方属于汉室藩属区域的国家都是偏东的,而属于贵霜辐射范围的都是靠西的,当然这地方天高皇帝远,实际上多数的王国,部落都将汉室和贵霜当作背景板。

    不过大多数时候,这些地方的国王酋长也都是嘴上哔哔两下,不会做得太过分,偶尔想起来了,也会记得进行朝贡或者奉献,只是真要说的话,离得太远的这些家伙,根本感受不到汉室和贵霜的恐怖。

    然而这几年,汉室和贵霜杠起来了,中南半岛的形势骤然大变,以前不怎么朝贡的国家,都赶紧动了起来,赶紧站队,没办法这就跟汉匈之战一样,先死的都是不站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