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二十四章 曾经不能啊

    “有这种技术,为什么不早拿出来?”陈曦大惊,这种神一样的技术为什么不早早的拿出来,何必等到这个时候?

    “得了,别给他说了,他根本听不懂内中逻辑。”韩信敲了敲桌子,茶壶自己飞过来给韩信倒了杯茶,虽说被一群眉清目秀,面如冠玉的仙人逮住收拾了一顿,韩信好歹学会了一些基础的仙术,至少现在装起来,已经有了几分仙人的气度。

    “话不能这么说啊。”朱儁面对韩信面色恭谨了三分,但是听到韩信这么否定陈曦,果断站出来反对。

    “再怎么说,他还是听不懂。”韩信抬了抬手,一块糕点就这么飞了过来,看起来心情不错。

    “淮阴侯,给点面子吧,再怎么说陈子川也是大金主啊,金主只要有要求,那就一定能完成。”朱儁传音给韩信说道,“不能这么怼金主的,如果听不懂,那一定是我们讲的不到位。”

    韩信差点被糕点噎死,狠狠地灌了几口茶才算是压下去了。

    陈曦眼见韩信和朱儁眉目传情,确定两人应该是用传音在交流,虽说韩信最后那句话有些扎心,但陈曦还是认同韩信的,他确实是不懂,不过还没等到陈曦发问,朱儁已经开始解释了。

    “这种技术并非是一直都有,而是因为国家富裕了,能武装起来了,我们才能使用,有些时候技术实力,转化为战斗力,中间需要用钱来铺路的。”朱儁一副沉痛的神色开始给陈曦解释道。

    “不懂!”陈曦完全没明白朱儁在说什么,韩信在一旁翻了翻白眼,然后侧头继续喝茶,今天出来放风,顺带也是想起来自己做的设计,汉室朝堂八成没人能完成,皇甫嵩倒是勉强可以,问题是皇甫嵩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朱儁,省省吧,做不到。

    “这其实只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手段,但是在以前我们就算有这个设想,也是无法实现的,因为我们没有一种兵种能彻底逼得对方别无选择。”朱儁完全不在意陈曦呆木的神情,很是乐意给陈曦讲解。

    朱儁多年的穷苦经验让他清楚,给金主讲解,也是骗,哦,不,是从金主口袋里面拿钱的流程之一,能诳住金主,那距离将钱变成自己的就不远了,一切以勾起金主好奇心为核心。

    “为什么不能实现?”陈曦不解的说道,“不是你们能控制对方的精锐天赋定向发展吗?”

    “看吧,我就给你说,这家伙的脑子就没在那方面,他不是不聪明,也不是没懂,而是没回神。”韩信瞟了一眼朱儁说道,而朱儁依旧笑呵呵的给陈曦进行解释。

    “以前我们不可能大规模的训练某种单一兵种,一方面是不值得,另一方面单一兵种太多,容易被对方克制,哪怕初期占优势,也会逐渐被对方克制回来,而就算我们能变更天赋,规模太大,也需要时间。”朱儁叹了口气说道。

    皇甫嵩说是巅峰期三天之内将军团彻底改天赋,这个是没错,皇甫嵩也确实是能做到,问题在于这个变更指的是本部,而不是所有!

    大规模的变更的话,涉及到的东西太多,那已经不是简单的只看主帅了,还要考虑士卒的基础。

    以前哪怕是这些将校掌握了主动变更天赋的能力,其实意义也不是非常大,最多是在对战的时候能占据一定的优势,但要说靠这个占便宜,醒醒吧,除非你是韩信,能在战场上直接洗对应的天赋。

    那种本质上其实和十四组合军团没有任何的区别,最多是韩信是急慌慌上手匆忙的去搞,而且不能非常精确,只能模糊针对,但韩信这么搞的规模会非常大。

    不过兵仙这种,历史上几千年也就那几个,也别多想了。

    陈曦点了点头,表示这一阶段听懂了,朱儁满意的继续往下讲。

    “一天赋盾卫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在于,本身的战斗力,其实更多来自于装甲,防御力和杀伤力都是依靠装备提升的。”朱儁看向陈曦敬服不已的说道,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金主了。

    “听你解释真烦,简单点说就是,先靠着超厚的装甲逼着对方走独木桥,贵霜拿不出这样的铠甲,只能用其他的方式去弥补,而最现实的方式就是精锐天赋。”韩信听的烦躁,直接开口解释道。

    陈曦听着连连点头,虽说还是没有把握住脉络,实际上倒不是陈曦蠢,只是陈曦的心思不在这一方面,氪金玩家会在乎敌方强度?游戏体验感不都是靠氪金推平过去的吗?

    “这样一来的话,对方最后发展趋势基本会注定为渗透打击,重武器打击,粉碎打击,震荡打击这些高杀伤力的天赋,而追求了这些之后就会导致这些军团自身防御力出现问题。”韩信不屑的撇了撇嘴,这种玩法,李优当初在心象世界就试过了,结果被韩信锤爆了狗头。

    当然被韩信锤爆狗头不是什么耻辱的事情,实际上真要说的话,能顶着韩信锤爆,将韩信反推回去,已经很厉害了。

    “这些天赋的针对性太强了,进而也就意味片面性,在面对其他军团的时候表现不加,甚至说的过分一些,在面对某些军团的时候甚至会不如常规精锐。”朱儁紧跟着给出了结论。

    “实际上这就是先逼对方不得不走这条针对性太强的道路,等对方走了这条独木桥之后,我们将之前准备好针对他们的军团拿过来就行了。”韩信蔑视的看了一眼朱儁,“当然这种方式如果遇到高手,不仅会吃了你诱饵,还吃了你的后手。”

    “然而他们并不能定向的变更天赋。”朱儁笑着说道,“盾卫的存在会逼着贵霜走针对性的道路,而他们所针对的其实并非是盾卫的兵种,而是盾卫的装备,到时候换了装备就好了。”

    “懂了,过河拆桥的方式。”陈曦恍然大悟。

    “对,就是这种方式,先欺负对方的甲胄不合格,逼着对方抗压,在战场晋升,将积蓄的潜力转化为我们预估方向的天赋效果,然而换装备,欺负他们无法变更天赋。”朱儁点了点头,对于韩信所说的话听而不闻,那种神人,要在贵霜,汉室也就不用打了。

    那种能将杂兵组织起来,然后在战场上任意变更天赋,能驱使几十万,甚至近百万杂兵发挥出来极限战斗力的将校,贵霜要真是有,那么现在和贵霜坐下来谈谈,从婆罗痆斯画地而治算了。

    就贵霜现在那底子,出那样一个人物,汉室劳师远征,绝对讨不得好,而既然没有那种人,同样也就不用担心了。

    “那要是对方没点你说的那些渗透,震荡,粉碎之类的天赋,点了意志类型的天赋呢?”陈曦略有好奇的询问道,这不是拆台,真的不是拆台,只是陈曦的一种习惯而已。

    “首先意志类型的天赋不是那么好点的,第二条意志类型的天赋有专门的军团来应对的,准确的说,那些稀有的,无法大规模复制的军团,面对射声都很容易被坑死。”朱儁笑着回答道,意志天赋可不是那么好出的,而且射声的专克制这种。

    “停,说起射声,我有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陈曦突然反应了过来,好几次都将这个问题忽略了。

    “什么问题?”朱儁一挑眉,不记得射声有什么坑啊。

    “以前你们没有光影观察,怎么超视距的?”陈曦一早就想问了,但总是忘,这次逮住机会了。

    “意志牵引啊。”朱儁理所当然的说道。

    “……”陈曦一脸不解的看着朱儁。

    “我方意志锁定对方意志啊,所以你越特殊的军团越不可能免于锁定,因为你跟旁边的军团在意志概念上有着非常大的差别,反倒是一堆杂兵,同一种兵种极其进阶兵种,射声在看不到的时候没办法。”朱儁随口便回答了,汉室搓出来的超视距,能用不了,你太看不起前代的那些大佬了。

    “晕,一直以为意志引导是我军的意志引导箭矢。”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原来是这样。”

    “其实以前不是,一开始是幻蜃箭,可以用眼睛观察到,后来匈奴用虚影差点坑掉了初代,于是换成了引导箭,结果匈奴搞了一个模拟天赋,导向失灵了,后面就改意志锁定了,好了很多。”朱儁无语的说道,汉室的禁卫军是实打实被逼出来的。

    “哦哦哦,原来如此。”陈曦连连点头,其实没听懂,只不过他对这些本身兴趣也不大,朱儁见此也没有深谈的意思。

    “说起来,这样的针对,大概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将对方的发展方向趋向于同向,而且期间需要大量的盾卫维持防线。”朱儁将问题再一次拽了回来,拽到他最关心的方面——物资!

    “这不是问题,重新订制盾牌,武器,机械重弩,并没有什么难度,最近您先训练,两个月内就能搞定。”陈曦保证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