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二十一章 羞恼

    刘协是有资格愤怨的,毕竟不管怎么说他被李优玩了一手社会性死亡,又鉴证了,在他手上糟糕透顶的国家落入到自己姐姐手上之后,是如何从摇摇欲坠到蒸蒸日上的。

    这种愤怨不仅仅是对于其他人,也是对于自己,刘桐造的越狠,对于刘协而言打击越大,毕竟他那一朝,不管怎么说,刘协确实是没有在作,甚至讲点道理的话,刘协在需要的赈灾的时候,还尽可能的从自己那里抠出来一部分去赈灾。

    可以说享受性的东西刘协几乎没有经历过,然而就算是如此,他那一朝也有太多的纷争,甚至连他自己的谥号,也就是盖棺定论的东西都只能说是平平无奇。

    刘协甚至思考过,是自己不努力,或者是自己太弱,但如果真的是那样他也就认了,毕竟种辑送他来泰山的时候,刘协见到了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那个人——李儒。

    不敢反抗,不能反抗,少帝是怎么死的,刘协心中过于清楚,所以在李儒表示陛下你以后就住在这里的时候,刘协屈服了,没有了那些簇拥的庸才,而唯一的依仗种辑也默不作声,王越更是不知去向。

    很快刘协就习惯了这种生活,李优并没有苛责的意思,在一应吃穿用度上还不至于打折扣,而在这种生活之中,刘协想要看到的,想要嘲讽的对象,也就是所谓的大忠臣刘玄德并没有登基。

    这个时候刘协便看不懂局势了,后面的三年,刘协可谓是目瞪口呆,这国原来没有完,而是他完了。

    江山在自己姐姐的手中真正运转了起来,而且那种清晰可见的壮大让刘协感受到了帝国变化,比自己父亲活着的时候还要稳定,而且长公主的贤明开始流传,甚至连泰山也逐渐知道,这个江山是刘桐的江山,虽说本地人有时候还会疑问,为什么不是玄德公入主帝位。

    在奉高人看来这是理所应当,但刘桐登基之后,泰山郡日渐丰盛的菜品,更多种类的食材,以及稳定到几乎没啥波动的物价,这种最简单的东西,让奉高人也逐渐觉得换长公主上位也行。

    百姓毕竟不怎么关心政治,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菜篮子,关心的是自家的吃穿用度,元凤一朝,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他们所有人都很清楚,那个时候刘协非常的复杂。

    自己的姐姐是不是傀儡,其实那个时候他已经很清楚了,但刘协依旧恼怒,为什么刘桐都可以,而他却不可以,这江山和他那一朝有了什么不可知的变化吗?

    去年皇甫嵩从李优那边索要到了刘协的藏匿地点,乘车来拜见刘协,皇甫嵩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且经历了那么多岁月,也知道刘协心中不满,于是对于刘协的问题,有问必答。

    加之皇甫嵩可以直言当年的江山有一半是他们的问题,而现在的盛世只是因为陈曦伸手拨乱反正,将江山重塑了一遍而已。

    “那为什么是皇姐,为什么不是我?”刘协反问道,他还在挣扎,虽说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不满意。

    “因为先帝不适合啊。”皇甫嵩郑重的说道,“陈子川可以重塑江山,但那需要一个大魄力的人为他保驾护航,而且国家最高层不对其指手划脚,虽说只要他愿意,那些事情他就能解决,问题在于,有更平稳的方式,没人愿意去赌。”

    “他比我重要?”刘协恼怒道。

    “汉室江山比您重要。”皇甫嵩起身再次施礼。

    刘协默然无语,如果牺牲一个人,一群人就能解决汉室江山的问题,只要确定方案,刘协觉得换成自己父亲也会去这么做。

    毕竟那是一个就算是在泥潭中挣扎,就算是自己堕落之后,也坚持着将江山和大权完整的交给后人的皇帝。

    因而,如果换成灵帝,有机会重塑江山,而且能成,灵帝肯定会去做,能竭尽全力将国家和大权一个不落的交给后人的皇帝,如果有机会,他们肯定不会介意将一整个完整的盛世,交给后人。

    至于说到时候江山还是不是自家这一脉,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江山还是自家人就可以了。

    皇甫嵩走了之后,刘协冷静了很久,到过年的时候刘协看着官方发的榜文再一次恼怒了,刘桐一句发糕点,让刘协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恼火,为什么自己一朝连一亿钱都凑不出来,而刘桐可以随随便便的进行全国性的赏赐。

    没有结果,作为一个社会性死亡的人,种辑教刘协的读书只是为了修身养性,至于种辑自己,生食汉禄,死亦尽汉节,看着汉室江山蒸蒸日上,种辑也觉得自己当年和李儒妥协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至于陪着刘协,毕竟是自己带出来,自己在伏完棺材前做出的抉择。

    元凤三年,刘桐想通了一切,然后派人和李优交涉,确定了刘协的位置,先是派人前来见刘协,之后逮住机会,由丝娘带着自己来见刘协,然而结果都不算好。

    刘协能看看出来,自己的皇姊并没有受到虐待,也能看的出来对方并非他那时左右受限的傀儡,同样想明白的刘桐也没有邀请刘协回长安,她很清楚,愍帝已经入殓了,面前的只是刘协。

    不过不欢而散,之后刘桐时常派人给刘协送点东西,但是再也没有亲自来过,双方的理念有着相当大的差距,哪怕刘协想通了,刘协也不会服气,自己的皇姊只需要坐在皇位上,就能做好一切,而自己的努力却是如此下场。

    成功者和失败者是没办法交流的,哪怕是同样的处理方式,前者也代表着正确,后者代表着错误,而刘协的不满就是如此,为什么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姐姐?

    八月的时候刘桐偷偷将伏皇后和自己的侄子送了过来,连带着送来了不少的礼物,哪怕是理念不合,终归血浓于水,离得远了,听不到了,就会想想自家弟弟现在的情况。

    然而刘协并不能理解刘桐的苦心,尤其是在汉室江山蒸蒸日上的情况下,尤其是在刘桐看起来完全不受束缚,听说将曹操气的都快要开颅的情况下,缠绕在刘协心底最深处的问题变成了为什么不是我?

    而现在九重五台的通天宫殿出来,刘协的愤怒更重了,凭什么我在位的时候什么都缺钱,而她在位的时候,缺什么都不缺钱!

    种辑在一旁读完了一遍道德经,心下轻叹,他知道刘协又陷入了执拗之中,长公主现在的局面让刘协原本已经覆灭的心思再一次死灰复燃,毕竟用刘协的话来说,皇姊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女子都可以,他为什么不可以,我上我能做的更好。

    并不能,种辑给刘协下了定论,从反董卓开始,种辑一直在为汉室算计,现在他算是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一切,自然能以局外人的态度去看这件事,刘协不合适,一手好牌的刘协,硬生生将之打成了烂牌。

    现在想想的话,刘协曾经有太多的机会,然而都浪费掉了,而且他自己也选择了最为错误的一条路。

    【但愿不要再生事端了,长公主本就不应该来这里的。】种辑心下轻声的说道,在他看来,如果刘桐不来,在读几年书,刘协就会放下过去的一切,可惜刘桐亲自来了一次,让刘协有了对比。

    看着刘协眉眼间的阴郁之色,种辑不由得轻叹,刘协确实聪慧,但没有大局观,看不懂大势,现在的局势别说刘协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就算是能证明,诸卿百官也不会认,元凤一朝才是正统。

    甚至说一句不敬的话,刘协现在如果出现在赵岐那种老臣的面前,赵岐掂量着能隐藏会尽可能的隐藏刘协的存在,不能隐藏的话,赵岐宁可弑帝,汉家江山之重,重于刘协,重于诸卿。

    能在朝堂上混的那些人,现在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变数出现,而以现在的局势而言,对于那群人来说,干掉还活着,甚至还在跳的刘协,保持元凤朝的稳定,保持汉室江山稳定,保证自家的利益才是最为重要的,毕竟愍帝已经死了。

    刘协的愤怒,刘桐自然是感受不到,能见到自己的皇弟对于刘桐来说已经心满意足,其他的她也不会再多奢求,甚至刘桐自己都清楚,她比刘协更适合这个位置。

    因为刘桐可以自己不作为,而放任有能力的人去作为,刘协不能,这就是差别,而现在的局势她什么都不做,要远远好过到处插手,这也是为什么刘桐没有请刘协回来的原因。

    在刘桐看来,这个位置不能交给刘协,交给刘协肯定亡国,交给自己好歹能中兴,最多是无后,然后推举新皇,问题在于在汉朝推举新皇这不是非常正常的情况吗?

    这样下去,最多是他们这一脉的时代结束了,江山还是平稳交接,到了九泉之下也好给先祖一个交代,可换成刘协,大概该会被掀翻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