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二十一章 心中有火

    修宫殿的事情自然还是通过了,实际上对于绝大多数现在在朝堂上世家成员来说,陈子川要花钱,就让他去花就是了,反正又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

    只是现在已经看出门道的某些老家伙揣着明白当糊涂,而刘桐自己则是默不作声,懂的家伙,看起来都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从某个角度讲也算是一种默契的体现。

    陈曦退回位置之后,其他人该上去汇报的汇报,该喝茶的喝茶,贾诩则是扫视了一下全场的众人,然后传音给陈曦,“子川,你和主公看起来都是被上面那位套路了。”

    “套路了?”陈曦不解的反问道。

    “嗯,确实是套路了,之前我也是疏忽,其实不应该修两座的。”贾诩轻叹道,“殿下是故意修出来给上一代的臣子看的。”

    陈曦一挑眉,瞬间明白了过来,“为人子女,百善孝为先。”

    “你觉得那些人有多少懂的?”贾诩传音道。

    “哪怕是现在不懂,以后也会懂的,只是就算是懂了,也会假装不懂,毕竟当年的锅有一半是世家的,现在这盛世也是。”陈曦无奈的说道,“大哥别笑二哥,这就是事实。”

    “你做得再好,终归也是这个阶层的代表。”贾诩带着叹息的传音道,而陈曦默然无语,该死的屁股!

    “就这样吧,修两座就修两座,谁的锅谁知道,反正我做好我的事情就可以了。”陈曦过了一会儿有些烦躁的说道,他不想说上一代那些烂事,但是毕竟接了上一代的锅。

    退朝的时候,刘备叫住陈曦,“子川,我是不是被侄女套路了?”

    “什么叫做套路?”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我寻思着这事有些不对啊。”刘备挠了挠头说道,他又不是真傻,再说陈曦也不信没人点拨。

    “有啥不对?”陈曦敷衍道,“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长公主也没说什么,下面人也没做什么,建两座宫殿而已,能理解的摸摸良心,不理解的更没有任何的影响,最后干活的是我好吧。”

    刘备听完大笑,拍了拍陈曦的肩膀,原本些许的忧心,随着陈曦的话自然的飘散,转口问了一句,“能修成透明的不?”

    “钱多烧得慌是吧?”陈曦一脸不满的说道。

    “这不是看你钱多吗?”刘备笑着说道,“其实话说回来,真的很奇怪,为什么你像是有着无数的钱款一样,明明非常困难,在其他帝朝会被骂的狗血临头的事情,在你的手中就像是游戏一般轻易?”

    “不都说了是海晏河清陈子川吗?”陈曦斜视了一眼,带着自嘲的口吻说道,“不过前段时间我去黄河,黄河还是不怎么清啊。”

    “你这家伙。”刘备拍了拍陈曦说道,“你就闹吧,不过也好,这些管钱的事情交给你,所有人都安心。”

    怎么可能不安心,监察工作都放弃了,元凤朝上下对于陈曦的感觉就是拿印绶和纸做票据,然后给票据赋予价值,流程走完票据就能换钱了,以至于现在陈曦明明升级了,曾经用的株野乡侯的印绶也没有被回收,因为票据上需要过株野乡侯的印。

    这个是真没办法,这个印用的时间太长了,而且初代的票据都用的是这个,当初也说过原因,相比于其他的玩意儿,私造印绶,诛三族,普通防伪手段,加个这个东西效果更好。

    虽说防伪也做得很好,但陈曦还是顺手往上面盖一个自家的印,结果这个印用的时间太长,等到陈曦换成陈侯的时候,难免造成一些交接问题,于是株野乡侯的印也被保留下来了。

    基本上现在较大额度的票据上盖得还是株野乡侯,而且很有可能之后几百年一直都会如此,例行规则这种东西,没得说。

    同样现在动这套印绶在没有陈曦的情况下,也有一套完整的流程,感觉都快跟使用玉玺一样了,从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国之重器了,没办法谁让这东西动用一下,就是上亿钱的资金流动,不看着点的话,万一出事了,那真就会引发动乱的。

    当然陈曦的话,那就随便用了,自然贪不贪也就扯淡了,印钞机就在陈曦怀里揣着了,而且印出来的还都是真货,贪有这个快?再说很多时候陈曦买东西都是固定的,刷脸,记账就可以了,监管啥啊!

    很快随着元凤三年秋试的消息发布出去的还有停了好几年的大匠考试终于开考了。

    相比于那些已经陆陆续续聚集到长安的学子,大匠考核这个陡然发布的消息,拨动着太多人的心。

    古代的工匠地位实在是低,而且和医生那种有很大的不同,后者真要是厉害起来了,那么王公贵胄也会非常尊敬,毕竟谁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啊。

    工匠就不同了,就算是变成大匠,从本质上也没有变化,毕竟不攸关上位者的小命。

    然而这一点在大匠考核出现之后,发生了不同,七级过了,会给一个正儿八经的官身,别管这个官身是管什么的,只要知道国家会按时发俸禄,会有人特别罩着这些人就行了。

    至于罩的人,那当然是孙乾了啊,孙乾巴不得自己手下干活的人越多越好,而且能力越强越好,加之孙乾手上掌握的资源,简直是各地方官员得抱着大腿巴结的那种,好吧,换现在也是得供着的那种。

    自然过了七级的工匠瞬间就因为有孙乾罩,各地官员又想抱孙乾大腿,得以变成了真正的官员,再加上大多数的工匠本身出身较低,一步登天之后,吃官府的饭,以前那些街坊邻居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同,这种地位的变化过于明显,以至于给其他工匠带来了极大的刺激。

    然而工匠考试这种东西,本身就有些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意思,上一次考试的试题是修补未央宫,之后陈曦这边一直没想好该拿什么做考题,于是就荒废了,结果硬是好几年没考……

    在这样的前提下,这一次官府放榜表示再次进行考试,各地工匠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毕竟这可是翻身仗啊,哪怕同样是工匠,吃官家饭,拿国家俸禄的,在这个时代也是地位的象征。

    “咋这么多人?”陈曦看着各地汇报上来的工匠人数有些头大的说道,“这里面有不少连五级都没有过的家伙浑水摸鱼来了吧。”

    “问题是我们好几年没有开等级测评,现在很难确定他们的技术到底有没有资格来参考。”顾雍笑着说道,“要不先筛选一下?”

    “只能先筛选了,这边最多要几百工匠就行了,而且七级这次也就只打算放出五十个名额,太多了,下次怎么驱使他们来免费干活。”贾诩看了看各地报上来的名额皱了皱眉说道。

    “你太心黑了吧。”陈曦指着贾诩说道,这根本就是骗子啊是,虽说这是他开的头,但是贾诩太黑了,陈曦决定补救一下。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贾诩斜视了一眼陈曦说道,“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能说心黑呢?”

    “但这要是召集了七八百优秀工匠过来,修两座宫殿怕是需要辛辛苦苦干一年,结果只有五十个人拿到了名额,其他人等于说是免费干了一年,什么都没有得到,有些过分啊。”张纮这个人好歹还有些良心,对于贾诩的做法有些不怎么认同。

    “到时候我会记得给他们用白银打造一个牌子。”贾诩还没有说话,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优秀从业者,参与九十九米高奇观级别宫殿的修建,并且会记得给他们发路费的。”

    张纮没反应过来,而贾诩则是瞬间明白陈曦的意思,当场笑骂道,“你这家伙说我心黑,你难道不心黑。”

    “我至少给出了解决方案,你信不信,相比于给他们发一年工资,他们更想要这个东西。”陈曦撇了撇嘴说道,这东西相当于官方给了他们做了评级,“算了,连七级的资格一起发给他们,給最优的发官职,那东西作为合格人员的奖励,不合格的就算了。”

    “还是你做这些东西熟练。”贾诩轻晃头脑略有感叹。

    与此同时,汉长安城未央宫重修两座超越九十米的宫殿一事,也逐渐的传播了开来。

    泰山奉高城南,一座不算豪华,但内里装饰极其精致的院落里,一个青年人听着侍女汇报的内容,莫名的有些恼火,哪怕过了三年,他见识到了很多在皇宫之中完全见不到的东西,可这一次在收到了相关的消息之后,他还是难免有些愤怒。

    “少主,看看书吧,外面的事情就交给外面的人吧。”种辑平静的施礼道。

    这三年,种辑见过对方的咆哮,也见过对方因为刘桐接过汉室江山之后蒸蒸日上的羞愤,还见过对方因为奉高人只知刘备,不知自己的恼怒,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如今日这般的愤怒已经很少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