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一十八章 人民内部矛盾?

    “就不进行更大规模的比试了,郡级就差不多了。”陈曦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觉得就这么一刀切了算了,然而陈曦并不知道,上升到郡级之后,就会难免出现一些别的东西,比方说两个郡是世仇……

    印象之中吕氏春秋察微里面记载了一些有趣的故事,比方说吴国采桑女,吴楚战争的开启的原因就是吴国采桑女和楚国采桑女因为采集桑叶发生了口角,之后两家发生了冲突,后面上升到村,最后国家介入了,直接开战了。

    虽说这玩意儿看起来像是一个段子,但实际上属于吴楚矛盾激化到另一个状态的显现,而汉代民风彪悍的结果就是难免出现这种滋事挑衅的事情,比方说两个村子争水源啊,比方说争地界啊。

    谁家还能没有一个宗族了,这个时候当然是武力解决问题了,不过这两年情况能好点,一方面是汉室管的严了,另一方面也是陈曦搞的地下施工队到处打井,划分标识,勉强压下去了。

    然而现在搞这种规模的兵役,难免就会有出现曾经那种,各地将兵役当作解决问题的平台。

    公平公开公正,有些法理说不清,人情道不明的事情,就搁在兵役比武上解决,都是棒小伙子吗,也都很冲,常规解决问题的方式大家都有些不满,那简单,谁拳头大谁有理!

    其他时候打架斗殴算是滋事挑衅,兵役比武打架斗殴那是切磋训练,你是张家堡的,他是李家村的,你占了水源,他占了地界,祖上几百年的事情说不清,官府调解也不能彻底解决,两家人甚至可能会发生械斗,好,来训练场解决。

    在整个郡的青壮的见证下,谁赢谁有理。

    如果说这还算是比较正常的范畴,而且还是比较靠谱,大家都能信服的那种,接下来那就属于比较过分的那种了。

    郡和郡之间也不是很安宁的,也分个高低上下,而且兵役搞起来之后,都尉的实力大增,一些以前解决的方式又会再一次登上台面。

    相比于其他州郡,贾诩是比较清楚凉州的,凉州那边民风彪悍,好吧,还是换个词,穷山恶水出刁民,郡府练完兵在解散之前要不搞点事贾诩表示自己将人头送出去都没问题。

    “我觉得你如果要卡到郡府这个程度,还是给派点监察人员比较好。”贾诩说不清楚是什么心态,就这么动了动嘴。

    庞统则是面无表情的往南方看,作为庞氏出身,在南方那种宗族抱团的地方,他能没有见过武装械斗?兵役完了之后,以南方那种情况不进行一番械斗,他就不是南方人!

    “会有什么问题吗?”陈曦好奇的看着贾诩和庞统,以及之前装死,现在撑着头不想说话的顾雍几人。

    “械斗!”顾雍黑着脸说道。

    “大规模解决今年未解决,或者双方都不满意的问题。”庞统嘴角抽搐的说道。

    “再还有的话,各郡县一个划分不明确的地方也会借此重新分割,毕竟相比于上面人不太清楚的细节,本土最为清楚了。”张纮冷笑着说道,“打一场,瞬间就有自知之明了。”

    “趁人多,训练好了,赶紧找个大部落勒索一下。”贾诩扶额无语的说道,凉州羌乱,那可真不光是羌族的问题,凉州自己也有问题,实际上凉州三明明明两个人都同意以抚为主,最后却杀得血流成河的原因就在于,凉州人自己不想抚。

    因为选择以安抚为主的话,会牺牲凉州本土的利益,以至于凉州本土不大配合,而凉州民风彪悍,羌人敢抢我们,我们难道还不能抢羌人了?干他!

    最后凉州羌族和本土凉州人干了一架,当年声势闹得那么大,甚至都威逼皇陵的羌族人凉了大半。

    陈曦目瞪口呆,而庞统,张纮,顾雍三个人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贾诩,你们北方人这么彪?

    “不对啊,文和你这情况完全不对啊,士元他们三个所说的好歹还是人民内部矛盾,你这根本就不是内部矛盾,而是在制造矛盾啊。”陈曦突然反应过来贾诩和庞统他们说的根本不是一个玩意儿。

    庞统他们所说的至少还是较为正常的内部解决方案,虽说有些过于硬核,但大体确实是能解决的,而且还能让双方心服口服,但是贾诩这种算什么鬼情况?

    “这才是凉州正常的操作好吧。”贾诩抱臂冷笑着说道,“你们以为他们会好好种田?开什么玩笑,前两年都给你说了,那群家伙根本不会种田的,种田有勒索快?”

    “停,不对啊,我记得前两年在凉州建军营,然后从其他地方调拨粮食运往凉州,没让他们种田,就是让他们当兵的。”陈曦想起自己一年多前的政策,他就没打算让凉州人种田的。

    凉州是真正意义上的秦汉军制,因为那地方陈曦也觉得种田太费劲,于是国家收了土地,种棉花之类的经济作物,然后给凉州人民指了三条路,当兵,去其他地方种田,留在本地种棉花。

    凉州人民全去当兵了,只留下妇幼老弱种棉花,陈曦也乐的方便,运粮好啊,反正道路畅通,官道从修通没见过有人设路卡的,于是从去年开始陈曦就在凉州收棉花,然后低价卖粮食。

    讲道理的话,凉州能打的不都去当兵了吗?

    “跟你想的不一样,凉州各地的军营并非招纳了所有的青壮,而是轮流性质的,一方面是花销太大,另一方面是马匹不够。”贾诩摆了摆手说道,“而且放养省很多事,一年真正集训的时间也就一季。”

    种田垦荒什么的凉州也在进行,哪怕是凉州人种田水平很差,但有远见的凉州人都会谋划一下未来,陈曦的做法基本上是靠着关东的粮草控制住狂飙的凉州车架,省的凉州人乱搞,乱搞就掐断你的粮草。

    然而绝大多数的凉州青壮都是普通人,看不到那么远,常年在军营厮混,以至于凉州的军营现在有十几万成型的凉州兵。

    依着贾诩的了解,膨胀到这个程度的凉州兵就又到了勒索羌胡的时候了,尤其是接下来一波集训,凉州兵的规模会扩大到某个极限,足够全线勒索羌人,放以前贾诩是不会管这种事情,但是现在的话,还是需要遏制一下凉州人民的膨胀心态的。

    陈曦又不是真傻,很快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小半年前,自己散养的战马跑得到处都是,凉州人民大规模出动,将河西的马抓完了,现在大概正处于最为膨胀的时候。

    “堵不如疏啊。”陈曦敲了敲桌面,“让大鸿胪那边给西域三十六国发正式照会,我军要途径那边,让他们尽快将道路修通。”

    “你的意思是将这些人送到葱岭?”贾诩想了想说道。

    “嗯,他们之中半数都有战马,将他们送到安息那边去,听说那边现在闹的很凶,见见血也好,也让他们见见前辈,勒索自己人,上不了台面的家伙。”陈曦面色不悦的说道。

    “安息那边要彻底统治,需要的人力不在少数,打赢一个国家不算困难,但是要统治一个国家……”贾诩轻叹道,罗马拿了自身最需要的东西直接离开确实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所以让那群人都去建国,我们能给的帮助也就这一波了,都这样了要还不能统治的话,那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陈曦无所谓地说道,汉末的世家上限很高,下限很低,真的看怎么用。

    “有一部分世家选择了袁家。”贾诩随口提了一句,最近那群世家也算是敲定,该滚的已经开始滚了,估摸着后面免不了还有勾心斗角的事情,不过问题不大。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大树底下好乘凉。”陈曦瞟了一眼贾诩想笑又不敢笑,尽可能的装作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实际上陈曦心中扪清,罗马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到时候上了袁家贼船的那些世家搞不好都得哭哭啼啼。

    “我总觉得没有这么好的事情。”贾诩有些顾虑,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明明袁家现在应该是很安全的,毕竟只有三个罗马鹰旗军团过来,说实话,这要都顶不住,那就不是老袁家了。

    “安心吧,袁家……”陈曦掂量了两下,觉得还是算了,不奶袁家了,再奶两下,袁家说不定就真凉了,塞维鲁那种人,是极少数真正能驱使整个罗马帝国进行全面战争的大佬,不管用什么方法,买通了所有的将帅士卒,都是一种能耐。

    如果说其他人驱使士卒为东欧而战还有困难的话,塞维鲁只要确定了东欧的价值,而且想要抢夺,绝大多数罗马帝国的士卒都会为塞维鲁发动这样一场战争的,军人皇帝的称号,名不虚传。

    不过话说回来,最近塞维鲁貌似是在修凯旋门,貌似还是正史之中那个二十三米高的玩意儿,顺带还要修一个凯旋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