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一十五章 分内之事

    至于剩下那一部分的将校,直接没有出现在这个场合,依旧在管理军团,在皇甫嵩离开之后,跟着袁家安排好的人员先行前往城西的营地,吃饱喝足之后,则日前往显城,皇甫嵩多年的经验让他不管在任何时候都会留下一定的转圜余地。

    进城的时候,夏侯惇对于教宗甚有兴趣,但是看教宗有时候巧笑嫣然的对袁谭说话,已经估摸出来两者的关系。

    因而就算有心想要知道知道这见鬼的少女是怎么修炼的,夏侯惇也做不出来越过主家去沟通对方家主侧室这种无礼的事情。

    袁谭倒是注意到了其他人的眼神,实际上带教宗出来其实也是为了此事,老袁家虽说现在能凑一打精修的内气离体,但真正能镇场子的也就是教宗了,这位可是实打实的破界级好手。

    然而袁谭就算是知道了夏侯惇等人的想法,也不会搭理他们想要和教宗交流的欲望,毕竟教宗表现得实在是过于欢脱,另一方面教宗真的只是一层华夏皮,内里还是一个没有经过世家教育的少女。

    要是打发去交流的话,没有袁谭看着,鬼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还是盯着点比较好,撑撑场子,证明老袁家没衰败就够了。

    当然这要是一个男的那就更有排场了,可惜教宗是不介意穿男装,问题教宗的颜值有保证,硬生生将一身诸侯服袍穿出了女王的气势,让袁谭实在是有些不忍直视。

    自然最后的结果就是袁谭大大方方的将教宗亮出来,然后看好,省的教宗捣乱,至于说更进一步的约束什么的,那就别想了。

    席宴上,袁谭将老袁家半数的猛士都拉了出来,不为别的,武力这种东西是他们这种诸侯最为摄人的力量,就连夏侯惇看到六七个精修的内气离体肌肉疙瘩都感觉到有些慎重。

    等到荀谌等人一一入席,在配上老袁家那一直以来都非常豪华的中层将校,夏侯惇突然感觉为什么别人都称袁本初为天下楷模。

    果然是虎死余威在,就算没有了那位,袁谭手上的袁氏依旧是展现出来了足以让中原侧目的力量。

    皇甫嵩同样在默默观察,相比于夏侯惇只能看到表层的东西不同,皇甫嵩看得是人,看的是基础,如果是夏侯惇只能看到在场的这些,皇甫嵩已经能感觉到袁家积蓄的气势。

    潜龙在渊不是说笑,纵使以蛮人为根基,军制民政依旧平稳推进,袁家确实是大有可为,对此就连皇甫嵩也不得不心生佩服。

    酒宴过后,袁谭为表诚意,直接将真正的袁氏版图拿了出来,看着那广大的版图就连皇甫嵩也陷入了沉默,相比于已经得知了这些的各大世家,只是大致了解的皇甫嵩,看着那广阔的地图,看着那标注几乎全部都是平原的沃土,震撼的无话可说。

    “自东往西,查不到五百余万平方公里,其广不亚于汉室,尽皆为平原,然天气寒冷,一年只能耕作一季。”袁谭拿着杆子指着地图上的位置讲解道,最后在将大框架说完之后又补充道“地广人稀。”

    皇甫嵩默默地点头,如此广大的平原,算上老袁家迁移过来的人也才勉强五百万人,一平方公里只有一个人,这已经不是稀疏了。

    “各种矿产一应俱全,铜矿铁矿,金矿银矿,以及一些宝石矿,应有尽有。”袁谭在这一方面未作丝毫的隐瞒。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只需要躲在乌拉尔山脉以东,坐看罗马就好了,他们根本过不来。”皇甫嵩比划了几下比例尺之后,缓缓地开口说道,罗马距离思召城,太远太远。

    同样汉室距离思召城也太远太远,这个位置,可能真的能兴起一块霸业,对于双方而言,袁家都太远,这是高筑墙,广积粮的基础。

    “这也是我们初期的对策,但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我们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荀谌起身开始讲解道,“一方面是东欧本身的价值,另一方面罗马是存在统治东欧,并且压制中亚那片汉室藩篱的能力的,将军请看这里。”

    荀谌伸手指了指地图,皇甫嵩盯着看了好久,最后确定,那里有两条支流,然后盯着那两个支流寻找干流,皇甫嵩的神色瞬间出现了变化,顿河通往黑海,伏尔加河通往里海。

    “一百公里左右吗?”皇甫嵩慎重的询问道。

    “是的,一百公里。”荀谌点了点头说道,皇甫嵩直接陷入了沉默,这简直是老天爷不想让袁家和汉室好过,如果罗马能将船开到里海,那汉朝在中亚地区的利益基本完蛋。

    哪怕双方现在关系特别好,可真要说国与国之间有什么永恒的友谊,都是利益,就算是皇甫嵩也清楚这一事实。

    “修通运河的难度有多高?”皇甫嵩缓了口气询问道。

    “平原也有一定的落差,两河的落差大概在四十米。”荀谌叹了口气说道,四十米的落差,一百公里的总长,这么说吧,如果换成其他国家,甚至往后一千五百年间大多数的国家,都没有这个本事修建,然而很不幸,这个时代不管是汉室和罗马都有修建这个运河的能力。

    皇甫嵩默默地点头,这条运河就难度而言,对于汉室根本没有,因为一百公里四十米的落差,相比于先秦灵渠三十七公里,三十三米的落差根本毫无难度,甚至汉室需要的话,还能将这条运河修的非常平整,连纤夫都不要,以修灵渠的方式修的根为平滑。

    整个汉室没有人思考过罗马有没有这个技术,因为汉室考虑罗马直接是以己度人,差不多就是我们能做到的,对方差不多肯定能做到。

    实际上罗马还真能做到,虽说很崩溃,但是罗马的数学比汉室的数学水平要高一些,再过几十年丢番图出来之后,罗马的数学差不多就开始以爆表的方式推进。

    至于同时代,罗马也修过运河,八十五公里,落差三十多米的引水渠,同样是公元前后,古典时代足以被称之为开挂的帝国,很不幸罗马也入选了。

    因而真要说的话,罗马如果要修建这条联通用的运河确实是有难度,不像汉室那么轻松,毕竟汉室是真的有模板,有经验,祖上有人修过难度比这个大了十倍的灵渠,三十七公里,落差三十三米的运河!

    顺带一说,灵渠修出来就是秦始皇用来运兵的,而且是真的能运兵的,哪怕是每次只能用小船运兵,可放到一百公里总长,四十米落差的程度,汉室八成能给修成那种足够将五代舰开进来的运河。

    “所以这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不能让罗马人修通。”荀谌理所当然的说道,“甚至更进一步,我们都不能让罗马发现这件事,当然以后等我们强大了之后,能将造船厂开到里海,然后由我们主动将这条运河修通,到时候地中海可就不仅仅是罗马人的澡盆了。”

    皇甫嵩点了点头,对此表示理解,看到这么一个东西,他当然能明白其中的战略意义,未来必定是要修通这条运河的,但主动权必须在汉室手上,不能在罗马手上。

    “我大致明白了你们一定要固守东欧的意义了。”皇甫嵩点了点头说道,这条运河要是落入了罗马手上,那少说也相当与轰轰烈烈的向天又借了五百年,更重要的是,汉室整体都会因此而陷入被动。

    “对,因而我们的战场被迫得安排在这里。”荀谌甚是无奈的说道,顿河和伏尔加河的秘密不能说出来,这种事情沿河的百姓没有这种认知,而能像汉室这样一点一点勘探整片大陆的更是少数。

    实际上皇甫嵩和荀谌都明白,罗马人发现这一事实的可能性很小,但只要有这一个可能现在的他们都不敢赌,为了帝国续命数百年的机会,塞维鲁能拿出什么样的本钱来战斗,他们都心里有数。

    “我明白了。”皇甫嵩不喜欢劳师远征,但是有些事情攸关的太多,他也不得不谨慎应对,而这种为国运计算的事情,就算是冒险劳师远征,皇甫嵩也会认同,毕竟要是让罗马人这么得了便宜,他皇甫嵩后世怕是得钉到耻辱柱上。

    “多谢将军谅解。”荀谌欠身一礼,他们上来就和皇甫嵩开诚布公的原因就在这里,这现在真的不是他们袁家一个家族的事情了,真搞砸了,让罗马将运河修出来,那他们以后怕是都得挂耻辱柱了。

    “分内之事,本应如此。”皇甫嵩在大事还是靠谱的,得知真正原因之后,战斗的欲望又强了三分,毕竟相比于保护袁家这种无聊的李优,为帝国而战,为华夏千秋,子孙万代而战更有动力。

    “不过罗马人已经咕咕咕了,今年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走到东欧边境又回去了。”荀谌尴尬而不失礼貌的说道,皇甫嵩一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