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一十五章 汇合

    熬过了元凤三年的春耕夏收之后,老袁家的局势陡然好了一节,古典封建时代,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而老袁家去年到今年疯狂开垦,甚至不惜刀耕火种,用非常粗犷的方式进行耕作,到了夏收的时候终于积攒下来了大量的粮草。

    东欧平原毕竟是世界上最肥沃的黑土地之一,斯拉夫人不种田当然不知道这土质有多好,袁家迁过来,将斯拉夫人拉到了正途上之后,斯拉夫人也没努力种田,直到去年袁家开始搞高度酒之后,斯拉夫人明白种田的正义性!

    渔猎?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这地方我包了,鱼可以不吃,猛兽可以不猎,酒不能不喝,快快快,告诉我种什么最适合用来酿酒,快来告诉我,斯拉夫人以这种劲头疯狂的垦荒。

    于是元凤三年斯拉夫人人均垦荒一百亩,这还是计算了妇幼老弱之后的均值,感觉为了喝酒,斯拉夫人的动力被强化到了+20的程度。

    总之垦荒了一个夏天的斯拉夫人靠着天象支持,获得了大丰收,袁家大赚特赚,拿出三分之一的粮食给斯拉夫人酿酒,二分之一收了税,剩下的六分之一留作斯拉夫人的口粮。

    然而就现在的情况看来,给斯拉夫人留得六分之一的口粮也被他们拿去酿酒了,以至于荀谌依旧开始研究着是不是明年修改一下斯拉夫人的税收规定,反正从一开始老袁家思召城建立的时候就分为国人,领民,平民,归化民,军卒好几种阶层。

    虽说除了国人是真正高一个级别,军卒在当兵期间等于国人的待遇,其他的阶层大致是保持在同一个水平的。

    不过每一个都有特殊的地方,因地制宜还是很重要的,比方说斯拉夫人的粮税最高,自己垦荒的土地,自己播种,自己耕作,都需要缴纳高达三分之一的粮税。

    因而元凤三年收二分之一的粮税有一部分原因在于,除了土地是斯拉夫人开荒的以外,种子和工具都是袁家提供的,所以收的略微高了那么一些,嗯,总之不管怎么说放在中原这已经属于暴政了!

    不过好处是国家给斯拉夫提供酒坊,而且提供极高水准的白酒。

    斯拉夫人对于这个政策表示强烈拥护,因为斯拉夫人酿酒水平相当垃圾,毕竟这是一个五世纪的时候还有人用石斧,并且将石斧带到自己墓中的民族,简直有毒。

    自然袁家的暴政对于斯拉夫人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东欧这地方以前斯拉夫人靠渔猎都能活的好好的,所以口粮?我不会喝了酒之后去猎熊?三缸白酒下肚,手撕虎豹豺狼的野蛮人毫无问题。

    总之斯拉夫人完全不觉得袁家搞的是暴政,只希望酒坊能提供更多更高度数的烈酒,其他的斯拉夫人并不怎么介意。

    同样凯尔特人的税则是置换成了铁器,人均两百斤,当然铁矿石袁家提供,每年按时上缴足够数量和质量的铁块就可以了,至于吃穿用度袁家给提供了,简单来讲就是,老袁家将凯尔特人包养了。

    对于这个结果,凯尔特人和教宗都算满意,毕竟袁家现在蒸蒸日上的气势怎么看也是一条金大腿,而且也没有苛责的意思。

    至于其他民族,袁家这边各自有各自的应对,总之落到手上的,每一个都发挥出来了应有的价值,为思召城的壮大添砖加瓦。

    “地下粮仓修建的如何了?”在确定皇甫嵩后天抵达之后,袁谭先一步来找荀谌,不管怎么说皇甫嵩都是为了他们袁家而来,哪怕现在危机已过,袁谭也应该表现出应有的诚意,以尽地主之谊。

    “我们在各地修建的地下粮仓已经有两百四十三处填满了粮草,思召城周围合计七十四处地下粮仓已经填满。”荀谌都没看资料直接回答了出来,而袁谭听到这个消息,安心了很多。

    当年的规划就是,思召城周围的地下粮仓填满足够袁氏渡过一年饥荒,而剩下的那些地下粮仓则是就地分布在东欧斯拉夫人的据点,一方面是运输不易,另一方面也是袁家在为攻略东欧做准备。

    “以最高水准供养皇甫将军带来的军团,一应要求尽力满足,如果愿意留下来,明年开春分房分田。”袁谭直接敲定了基调,不管对方帮没帮忙,来了他就应该尽到地主之谊。

    “喏!”荀谌抱拳施礼。

    “到时候皇甫将军来了,组织思召城主要的文武官员去迎接。”袁谭想了想之后,决定还是得给皇甫嵩最高的礼遇,毕竟对方代表的是汉室的支持,哪怕最糟糕的局面没有发生,但是能来就说明了诚意。

    “西侧的显城尚未建设完毕,但是交由军队驻扎倒也能遮风避雨,而且一应基础设施完备,城防和居住区已经部分建设完毕。”荀谌想了想之后建议道,袁谭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也认同了这一提议。

    毕竟思召城现在已经住满了,之前以为罗马要来,袁家主要的布置都在乌拉尔山脉以西,在西侧靠近乌拉尔山脉的地方袁家兴建了一座新的城池,用以扩张,外带安置到来的汉军。

    相比于这边还没有建起来的显城,那边的那座城市连粮草,军用器械都储备好了,马场,生活区等等都修建好了,可惜现在罗马人没来,让汉军翻山过去住在那边很明显有些不太人道,先拿显城顶一顶。

    “到时候给皇甫将军解释一下吧,不是我们不重视,实在是罗马人太坑了。”袁谭有些无奈的说道,罗马人这么玩还真是看不起他们老袁家啊,不过想想看不起也好,至少再熬过一年,他们就更强了。

    荀谌点了点头,这本来就是分内之事,也是应有之义,哪怕袁谭不来特意叮嘱,他也会将之处理好的。

    两天后,冬雪初停,荀谌等人不惜动用精神量将整个思召城笼罩在阳光之下,袁氏一众文武出城十里迎接汉室的援军,大致到中午的时候,皇甫嵩等人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了地平线上。

    “呵,老袁家看起来比十年多年靠谱多了。”皇甫嵩看着站立在雪原之中的一众袁氏文武,以及领头的袁谭,不由得轻叹道。

    夏侯惇和张颌对此略有不解,但皇甫嵩也没有解释的意思,终归当年的袁家对于他们这些关西将门来说实在是太讨厌了,汝南袁氏门生故吏遍布天下真心不是说笑的,就算是皇甫嵩在当初都能感受到袁氏那种高傲和疏离。

    不过老一辈的那群混蛋死的死,隐退的隐退,再看袁家的时候,皇甫嵩的感官好了很多。

    “咦?”夏侯惇突然轻呼一声,之后死死的盯着袁谭身后那个左顾右盼,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少女。

    “怎么了?”张颌随口问了一句,也没报夏侯惇会回答的想法,然而夏侯惇却诡异的给与了回复。

    “邺侯身后的那个女子是一个顶级武将。”夏侯惇慎重的说道,在内气离体的道路上夏侯惇已经走的非常之远了,甚至摸到了破界的壁障,因而在看到教宗的时候,夏侯惇就感觉到了隐隐的威胁。

    毕竟相比于中原那种较为内敛的方式,教宗没了凯尔特的束缚,性子相对有些欢脱。

    “是吗?”张颌看了两眼,神色也慎重了起来,没见过,但确实是非常强。

    皇甫嵩听着张颌和夏侯惇的扯淡,也看了两眼,而教宗可能也是注意到了视线,回头和皇甫嵩对视了一瞬,然后好像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接人,赶紧假装自己很认真,彻底停止了左顾右盼。

    袁谭带着一群人策马而来,双方见礼之后,袁谭为皇甫嵩一一介绍了自己的文武,至于教宗算了,带出来见个面就可以了,介绍就算了吧,袁谭好歹也是要脸的。

    “儁乂,好久不见。”袁谭麾下的文武与皇甫嵩和夏侯惇不熟,但是和张颌很熟,哪怕他们之中有不少人对于张颌当年的离开甚是不解的,但是当年一方面是袁谭放张颌离开的,另一方面张颌能在这个时候赶来,他们也不会纠缠于当年的事情。

    “嗯,好久不见。”张颌看着当年那些弟兄,不由得轻叹,他很清楚自己当初做的选择,已经让他回不到当初了,只是这世间没有后悔药,顾好眼前即可。

    “先进城吧,城西的营地已经给安排好了,之后劳烦诸位在显城安歇,罗马人因为冬雪已经撤退了,短期内,将军无需翻过乌拉尔山脉前往东欧。”荀谌对着皇甫嵩一礼,略有些怅然的说道。

    对于这些皇甫嵩也有所猜测,因而也就不甚在意,更何况看现在老袁家一众文武的精气神,也知道整体的局势肯定是在变好。

    “入城吧。”袁谭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邀请主要的将帅进城,而皇甫嵩点了点头,带着早已安排好的将校一同入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