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一十四章 此地不可失

    这种事情对于已经做好了各方面应对,甚至已经拉关东,关西中小世家进场,准备拿罗马练手的袁家来说,不惜耗费自家的潜力做的准备,却收到对方半道而退的消息,实在是有些过于难堪。

    就跟学渣为考试做准备一样,好不容易安下心来做准备,而且有了足够应对考试的准备,结果考试延期了,学渣还能继续安下心来学习?怎么可能啊,当然是去玩去了。

    “先将这个消息发回思召城,召集各部加强戒备,哪怕是罗马人撤退了也不能有任何的大意。”郭援压下内心的烦躁果断下令道。

    “是,将军!”斥候抱拳一礼,然后转身离开。

    “罗马人就这么退了?”郭援心下难受,他很清楚汉室派遣来的援军已经快要抵达思召城了,然而作为敌人的罗马军团居然撤退了,这样的话,他们之前一切的所作所为都失去了价值。

    “罗马人撤了。”大约两天之后,靠着雪鹰传递消息的袁家快速的收到了东欧边境那边传递过来的消息,身处在思召城最核心宫殿群之中的袁谭有些尴尬的说道。

    “罗马人退了?”袁文氏没有多少的惊奇,但是在宫殿里面晃荡的教宗第一时间跳了起来,相比于袁家,凯尔特人才是真正对于罗马恨之入骨,然而并没有什么鬼用,罗马的随随便便凑点人,就够将凯尔特人给平了,就算是破界级教宗,也没什么暖用。

    袁谭横了一眼教宗,对方果断装死,袁谭也没有收拾对方的想法,嫁过来这么长时间袁谭已经有些习惯这个时常状态比较离谱的凯尔特女教宗,至于说政治联姻什么的,说的好像文家女嫁袁谭不是政治联姻一样,这个汉帝国,从政治联姻这个圈子跳出去的就没几个。

    眼见袁谭只是扫了一眼,女教宗装了一会儿死之后,就偷偷摸摸的往外溜,相比于文家女,没了凯尔特束缚,或者说是给凯尔特人找出一条生路的女教宗,欢脱了很多。

    大不列颠的食物自古以来都是那么的离谱,加之以前背负着凯尔特的血仇,每天还要想着怎么发展,怎么合纵连横什么的,现在有老袁家罩着,凯尔特人只要服从作为领民的义务,袁谭还是愿意给与庇护的,自然女教宗彻底解放了天性。

    “荀军师判断罗马应该会在明年开春再来。”袁谭隔了一会儿还是叮嘱了几句,这女人疯起来,很有可能找不到,实打实的顶级破界级高手,而且最近对方也逐渐变得顺眼了。

    简单来讲,原本泛紫色的头发和双眼开始变成黑色,最近已经不那么显眼了,看起来已经很像自己人了,有这么一个外表,袁谭觉得再过半个月皇甫嵩来的时候,带她去迎接的话,好歹还能接受。

    “还来啊。”女教宗唰的出现之后,带着怨念说道。

    “罗马毕竟是一个帝国,虽说在某些时候可以不要颜面,但是某些事情上言出必践,因而他们必然会来给我们一个教训。”袁谭威严的说道,完全不为所动。

    “哼。”女教宗闷哼一声,没说什么,罗马帝国确实是强势。

    “半个月之内将你的头发和双眼转化正常,到时候我带你去接人。”袁谭看了一眼女教宗告诫道,哪怕明知道女教宗这种做法其实是在讨好自己,但投其所好这种做法明显有效。

    之后袁谭便将女教宗打发走了,那么大一个人,本身就有破界级的实力,在自家的主城之中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抛头露面什么的,这个时候并不讲究这些。

    “罗马帝国啊!”袁谭轻声的自语道,随后压下内心的烦躁,开始翻阅荀谌等人转交过来的公文,现在的他确实是在朝着霸者的道路迈进,比起在中原的时候,庇护在袁绍羽翼之下的稚嫩,比起袁绍刚刚战死时,面对文丑时的烦躁,袁谭现在确实是有了几分袁绍的风采。

    “夫君,我们在乌拉尔山以东,罗马在地中海,就算是放任不管的话,罗马人也不可能杀过来的。”文家女可能是见到袁谭心中烦躁,少有的开口问询道。

    “东欧是帝业之基,就算我们自己不能借以成就帝业,有那片地方在手,我们在未来也能进退自如。”袁谭轻声的说道,东欧那片地方真的能立起来一个帝国。

    “可是现在的局势适合吗?”能和袁家联姻的家族本身就不是小门小户,而这又不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才学,智慧也是女子出嫁的本钱之一。

    “不合适,但就算是不为了我们,为了子孙万代计,也需要拿下,罗马腿短是事实,但是罗马人是可以占了东欧的。”袁谭轻声地说道,“许攸派人考察了地形,我们找了最顶级的堪舆师,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罗马如果真的确定了东欧的价值,罗马是可以统治的。”

    文家女闻言一愣,看向袁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罗马人腿短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也正因为有这个先决条件,袁家才能稳坐钓鱼台,结果现在袁谭告诉他,罗马是可以统治这片地方的,如何能不让她震惊,毕竟作为袁家的主母,她很清楚,自己的夫君掌握着多少的疆域。

    四百多万平方公里,和当年的汉室可以一决高下,更重要的是这些地方全都是平原,哪怕是一年只能种一茬,但是不用休耕的土地,已经足以说明其价值了。

    “罗马的陆军确实是腿短,但是水军很厉害,而有一条河叫做顿河,在东欧平原,而有一条河叫伏尔加河,是东欧平原的脉络,这两条河没有相连,但是在某个适合的位置,大概一百公里距离,可以贯通,然后通行。”袁谭轻声的说道。

    这个是许攸在勾画整个东欧地图的时候,由袁家派遣的顶级堪舆师得出来的结论,一百公里的距离,沟通之后,可以从里海,直接开船到地中海,更重要的是顿河和伏尔加河勾连之后,罗马人可以顺着伏尔加河抵达东欧大多数的地方。

    毕竟堪舆和风水师得出来的结论是伏尔加河的流域涉及的面积已经超过东欧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如果修通那条运河,罗马人从地中海出兵,几乎可以在东欧跑一圈。

    这个结论才是让袁家不得不认真起来的原因,因为罗马人可以因为利益太远而放弃利益,也可以因为利益太薄,难度太大而放弃利益,绝对不会放弃这种唾手可得的利益。

    哪怕这条运河开挖难度较高,修建成本较高,但是修通之后,直接联通地中海到里海,还能掌握半个东欧平原,依着现在罗马人的强势必然会去做这件事,哪怕修通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

    “所以乌拉尔山脉并不安全,罗马只要确定了价值,他们不会介意和我们去争这份基业,而有这份基业在手,罗马可以续命很多年。”袁谭轻声的说道,而文家女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袁家宁可在东欧开战,也不愿意龟缩在乌拉尔山以东。

    后者安全,但是会断绝未来,还有可能让罗马腾飞,如果罗马真的疏通了伏尔加河-顿河运河,那么从里海出兵的他们,伸伸手就能摸到思召城,而且原本的安息本土,现在的汉室分封国就全部在罗马的兵锋之下,甚至罗马要是愿意,都能摸到葱岭。

    到了那种程度,罗马就不再是地区性的帝国了,而是具备辐射数个时区的超级帝国了,而且汉室整体会非常被动。

    “所以我们东欧必须落在我们手上,不能落在罗马手上,哪怕他么能发现东欧的土质,也要让他们生出一种东欧颇远,后勤太长,我袁家誓死不退的感觉。”袁谭气势汹汹的说道。

    说完这些之后,袁谭突然一愣,笑着对文家女说道,“我倒是傻了,不应该给你说这些的。”

    文家女闻言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从一旁的小火炉上提起煮开的茶水给袁谭倒了一杯,然后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再发言。

    过了好一会儿,袁谭将那些公文看的七七八八,一阵狂风扫过,门帘被吹开,教宗顶着雪又飞了回来,而这个时候袁谭才看到外面的大雪已经积累了快有一尺之厚。

    “明天官方组织人手扫雪,还有随我去看看那些军民。”袁谭对于裙裾飘摇一身是雪的女教宗只是扫了一眼,之后扭头对自己的妻子说道,破界级的强者,寒暑不侵的,再说狼狈了点,侍女也会打理好的,根本不需要管束的太多。

    “我之前已经备好了礼物?”袁文氏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在那里由侍女打理的女教宗,问询道,“妹妹需要一同去吗?”

    “不去。”理所当然的回答,除了凯尔特人的部落,女教宗不会陪袁谭去慰问任何的百姓,哪怕是不清楚这些事情,哪怕是袁文氏也暗示自己不在意,但人前何必让他人为难。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