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一十三章 来晚了

    “那样的话,难度对于你而言太高了。”皇甫嵩虽说比较欣赏张颌,但有些话他还是隐晦的提一提,实际上这个时候提难度,就差直言张颌极有可能做不到。

    “先尽力去做,到时候真完成不了,也没什么,至少我能完整的完成合并,已经不亏了。”张颌洒脱的说道,他早就想好了,要是真做到了那个程度,却实在是完成不了,他就去抱皇甫嵩大腿,因而说话的时候颇为洒脱。

    皇甫嵩看着张颌,点了点头,甚是满意,就要有这个心态,扭头又看了看一旁嗷嗷嗷率领着骑兵冲锋的夏侯惇,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这死孩子怕是没救了。

    夏侯惇的进度比张颌要快很多,毕竟从相性上就能看出来,夏侯惇的军团天赋血战实打实的意志路线和末代屯骑的相性非常高,因而合并的时候难度相对较低,再加上有皇甫嵩从旁指导,规避了很多的难点,只花费了三个月就成功合并了。

    更重要的是完美的开发出来了军团天赋和精锐天赋的潜力,整体实力得到了飞跃式的提升,还没有留下隐患。

    张颌这边就难得多了,精锐天赋和军团天赋根本是南辕北辙,合并难度本身就特别高,若非皇甫嵩耐心的进行指点,现在张颌估计连门都没摸到,不过相对而言,张颌若是真正完成了的话,对于重骑卫的补充远远超过夏侯惇天赋对于屯骑的补充。

    “吁~”夏侯惇一阵飙马之后回转回来停到皇甫嵩的身前。

    “你那弟兄看样子是不用来了,本来我还说让他来带越骑。”皇甫嵩看着夏侯惇搞的尘土飞扬,摆了摆手说道。

    “越骑?”夏侯惇这个时候正处于猖狂状态,根本没有过脑子,“我们有越骑吗?妙才带的不也是屯骑吗?”

    曹操在后期主要训练的就是屯骑,至于其他兵种,曹操并没有果断发掘,再加上越骑这种兵种,就跟锐士一样,在会用的人手上超级强,在不会用的人手上,就跟送人头一样。

    因而曹操选择了普适性跟为合适的屯骑,就跟陈曦选择盾卫一样,不要求你的上限有多高,只要求下限比对方的上限高就行了。

    “你那弟兄带屯骑根本就是浪费。”皇甫嵩抱臂冷笑着说道,“他其实适合带狼骑或者越骑,前者非常适合你那兄弟并入天赋,毕竟从本质而言,你那兄弟的天赋其实是全面而低效的提升,当然并非是提升的低,而是正常人的所能承受的范围就那么高。”

    夏侯惇点了点头,程昱也说过这个问题,当初程昱给夏侯渊的骑兵开精神天赋,极大强化夏侯惇士卒的适应性之后,夏侯渊的军团天赋提升的程度之大,简直让人震惊。

    不过代价则是,这么干了之后,等程昱将精神天赋撤走,夏侯渊的骑兵基本都有些疲累过度,因而夏侯惇也知道这件事。

    “那另一种呢?”夏侯惇好奇的说道,他虽说对于自己的路线有所规划,但是对于自己的兄弟,他还是非常看重的。

    “越骑的话,你那兄弟的天赋重新定位为辅助即可,可以让越骑的突破能力极大加强,毕竟从本质而言,你那兄弟的天赋能极大的补充越骑的短板。”皇甫嵩随口的解释道。

    夏侯惇闻言点了点头,一种是强强联合,一种是弥补短板,前者狼骑本身就是全方位提升素质,夏侯渊并入的效果会得到极大的提升,而后者则是补充越骑的根基,让越骑原本的路线变得更为长远。

    “仲德的意思是让妙才走狼骑路线。”夏侯惇回想起程昱以前所说的内容,还是开口解释了一下,毕竟皇甫嵩是好心。

    “有明确的定位就好。”皇甫嵩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拍了拍夏侯惇的肩膀,“这样的话,你倒是任重道远了。”

    夏侯惇一头雾水,没明白皇甫嵩的意思,而皇甫嵩也没有解释,就那么离开了。

    皇甫嵩可能在政治上有投机,在派系倾碾的时候会骑墙,但是在战术军略上皇甫嵩的眼光非常之优秀。

    之前皇甫嵩觉得夏侯惇带着末代屯骑是在找死,现在有了夏侯渊的对比,皇甫嵩基本明白了曹操的思路,很明显,夏侯两兄弟的路线概括起来就是“以正合,以奇胜”,当然这个说法有些夸张,但是夏侯兄弟确实是以这个方向培养的。

    【曹孟德这个人虽说有些阴,但是能力还是不错的,只是夏侯惇有些剑走偏锋了,正道虽说进步缓慢,但是跨出去了就稳了,但是邪道,跨出去了,说不定就倒台了。】皇甫嵩摇了摇头离开了。

    不过皇甫嵩也没有劝谏的意思,都有自己的考量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路这东西,谁也说不准。

    “走了,继续西进。”皇甫嵩策马不紧不慢的指挥着军团士卒行军,这一路他已经逐渐的让所有的士卒习惯了自己的指挥方式,能随时随地的听从将令进行运动,而不会再有掣肘。

    汉军的援军顶着西风缓缓的往着思召城行军,这个时间点,按照向导的说法,距离下雪已经不远了,天色也昏昏沉沉的,白天短的也有些让皇甫嵩头疼,不过每天例行的行军时长,并不因为天色的变化而变化,到现在所有的士卒也习惯了这种环境。

    “你说什么?”皇甫嵩看着向导一脸惊疑的询问道。

    “要下雪了。”向导用着不知道那里的口音解释道。

    “什么时候?”皇甫嵩闻言一惊,那怕是估计有错,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小心一些。

    “大概明天,或者后天就会有大雪。”向导望着北方的天空,估计了一下之后说道。

    皇甫嵩面色一沉,直接命人找专业的风水师前来观察,最后得出来了同样的结论,哪怕是因为对于这一地区的气候水文不熟悉,但天象了预兆还是能看出来了。

    “就地扎营!”皇甫嵩当即下达了命令,来的时候他将各种物资,人员全部都带齐了,毛毡毯,羽绒服什么都有,因而大雪对于皇甫嵩而言并不是问题,实际上真要说问题的话,对于现在的皇甫嵩而言只有一个——要不捏一个白灾试试。

    皇甫嵩又不傻,因地制宜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之前一直没有那么干主要是觉得用不上,哪怕是面对北疆胡人,拉胡尔也不觉得白灾军团有什么意义,但是现在尚且未到九月就下雪了,这地方冬天该不会有六个月吧!

    一年有一半的时间是冬天的话在皇甫嵩看来白灾军团就大有可为了,至于另一半的短板,皇甫嵩寻思着可以依靠其他方式进行补正,毕竟白灾的核心天赋只有一个,另一个天赋修改修改的话,这个军团说不定在夏天还能有点战斗力。

    在皇甫嵩思考着白灾军团的时候,由罗马北方公爵克劳狄乌斯?阿尔比努斯率领的罗马主战军团现在也纠结的站在东欧的边境,相比于汉室那完整齐备的物资,这群人的物资可差得远呢!

    毕竟任谁刚刚从非洲那种将人晒成干的地方跑到东欧这种下雪的地方都有些受不了,罗马三个精锐军团,意大利,昔兰尼加,蔷薇都是一等一的精锐,但也遭不住这么玩。

    “看吧,我就说我们来的时间不对。”雷纳托看着飘飘扬扬的雪花一脸崩溃,“上半年我们就不应该去非洲,明明北非的问题不大,完全不需要我们去平乱,结果耗费了这么长时间,现在下雪了,你们谁想在冬天和东欧的蛮子作战?”

    剩下三个元老一对视,也都有些肝疼,在冬天去找斯拉夫人麻烦,罗马人又不是真的疯了。

    “要不我们先撤回黑海,在境内等待春天的来临?”北方边郡公爵这个时候也是肝痛,他发现自己接了一个智障的工作。

    且说当日第十骑士将意大利军团赶出意大利之后,第一意大利军团,就跟着十三蔷薇,第三昔兰尼加两个军团去征讨斯拉夫人,顺带给袁家一个教训。

    毕竟平安息那一战,第一意大利没参加,以前还有驻守意大利的功劳,可被第十打了之后地位动摇,也需要功勋支撑,于是只能跟昔兰尼加军团和蔷薇军团去打点功勋,好站稳脚步。

    然而在他们出发没多久,罗马在北非地区的小弟出了点问题,塞维鲁毕竟是北非起家的,于是命人去看看,这三个当时刚好在地中海中间,就被打发过去了。

    之后这仨在北非一场恶战,击溃了暴乱的几百万,还是几千万的野兽,其间斩杀了破界级凶兽数头,内气离体级别猛兽上百,成功收获了阿克苏姆王朝的友谊。

    说实在阿克苏姆王朝没有罗马这群人帮忙八成就亡国了,鬼知道为什么非洲会出现那么大规模的凶兽迁徙,总之这次超大规模的迁徙让非洲各大部落陷入了水深火热,然后完蛋了七七八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