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一十二章 建议

    “那我们还不能破解这个秘术了?”杜尔迦反问道,“既然有云气固化道路这个秘术,应该也会有配套的解除云气铺路固化秘术的秘术吧,再不济,就算没有,集中人力开发一个不是问题吧。”

    迪利普一愣,看向杜尔迦的神情瞬间有了很大的不同,哪怕这件事的工作量很大,但是再大的工作量,好歹也是一个办法,总比现在完全没有办法应对要好的太多。

    “也对,反倒是我疏忽了这一可能。”拉胡尔闻言反应了过来,“哪怕解除云气铺路的固化秘术涉及到一些云气之间意志的对抗,但理论上来讲这个秘术是没问题的。”

    拉胡尔对于秘术开发也不怎么擅长,但是杜尔迦说的非常有道理,能搞出来这样一个秘术,那么搞出来一个破解的秘术还能比这个更难?反倒接下来的问题会是挖陷马坑所需要花费的人力。

    “我这就通知白沙瓦,要求那边尽快将破解这个秘术的秘术开发出来,然后尽快传播到各地,至于陷马坑,现在就挖!”迪利普咬牙说道,这方法耗费的人力物力颇多,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耗费的再多,也好歹是一个办法。

    “这样的话,只要将对方逼出去就可以了,这个就不太难了。”拉胡尔略有安心的说道,快六十万的青壮,加七万的精锐,再加上尼兰詹,萨卡拉那些人,到时候在贵霜边境真就囤积了七十多万了。

    哪怕其中绝大多数的青壮只是杂鱼,但好歹确实是青壮,只要好好操练操练,让他们能听懂指挥,那在应对汉军的时候就能轻松很多。

    只不过规模庞大到这种程度,每天消耗的物资可就有些过于庞大了,一旦后勤出现了问题,这种规模的大军,就算放着不管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崩溃,因而粮草物资已经成了重中之重。

    “我们还得在婆罗痆斯一线挖上很多的陷马坑。”伽却里头大不已的说道,“这所消耗的人力也不在少数。”

    “安心吧,问题不大,等那几十万青壮来了之后,解散其中大半,只留下其中二十万适合突击强化成为正卒,能听懂号令,其他的就地编成仆从,去处理这些事情就可以了。”拉胡尔平淡的说道。

    实际上一早带那些人来的时候,其实就是拉胡尔一个试探,当初打完婆罗门的时候,拉胡尔已经上火了,又发现被韦苏提婆一世耍了,怒火上涌,才提出将这婆罗门的五十几万青壮一起带走。

    韦苏提婆一世则是打赢了这件事,可真要说的话,拉胡尔又不是韩信,五十几万人他根本指挥部过来,更何况还有一些其他的士卒,到时候这些青壮如果在主战场,对于拉胡尔来说不仅不是助力,还会造成一定的麻烦。

    因而等冷静下来之后,拉胡尔就明白自己必须要先选拔其中适合的人员,训练成正规的士卒,然后将大多数的青壮就地淘汰,作为仆从,民夫,以及一些后勤人员等等。

    真正能作为正卒的人员,必须要在拉胡尔能控制的范围之内,要是控制不了,规模再大,也容易一触即溃,而兵力到了几十万的程度,要是崩溃了,还能稳住的,收拢回来的,拉胡尔听都没听过。

    倒是汉朝有这么一个,嗯,没错,就是韩信,之后应该没有人再做过收拢几十万溃军这种事情了。

    总之拉胡尔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最多从里面选拔不到二十万的青壮,然后将之训练到能听从指挥的地步,至于其他的只能淘汰了,哪怕这些青壮的身体素质都不错,能作为正卒。

    可如果不想被玩死的话,最好还是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折腾,再说接近六十万的青壮短时间也不可能都训练的能听懂指挥的程度,但是从其中筛选一部分适合的还是没问题的。

    “杜尔迦,你那边兵练的怎么样了?”拉胡尔询问道。

    “有两个军团拥有了天赋。”杜尔迦甚是无奈的说道,快六十万人了啊,居然只有两个军团在这一路行军训练的过程,摸索出来了天赋,虽说按照正常的训练方式,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训练出一个精锐天赋,已经非常厉害了,但是前提你看规模啊!

    “两个?还行吧,也别追求精锐天赋,先从其中将能听从号令的士卒选拔出来。”拉胡尔一挑眉,随口说道,他现在已经不求精锐天赋了,这个东西本身就慢,还是上了战场去磨比较靠谱。

    伽却里没有说话,作为出身皇室的高层,他隐约知道一些北贵藏兵的事情,实际上若非担心婆罗门反弹,现在最正确的做法其实是将北贵的藏兵从山里面调出来。

    毕竟这些士卒是正儿八经的正卒,哪怕其中大多数都没有经历过战场厮杀,但听从号令指挥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得不说先秦和先汉的兵役制度,不提弊端,只提战斗力的情况下确实是非常厉害。

    至于说这种方式非常不现实什么的,然而先秦和先汉确实是真正做到了这种兵役制度,每一年都尉在秋收之后,都尉都会召集本郡所有的青壮进行兵役训练,名曰都试,为期一个月。

    再加上戍卒,卫士轮换,说实话,先秦,先汉的军制基本保证了是个男人就进行过合格的军事训练。

    说起来,这种制度东汉是败坏掉了,一方面是国家对于基层的管理达不到那个水平,另一方面则是世家做大了,甚至自陈曦接手之后,都无法再如先秦和先汉那么继续折腾了,当然这里面有一部分是陈曦的考量,另一方面这种方式对于国家经济有着很大的影响。

    先秦和先汉在秋收之后对全体壮丁进行军事训练,基本上意味着除了兵役以外任何的社会活动全停止了……

    这就属于非常丧心病狂的情况了,至少除了秦汉那种时代以外,其他的时代基本没可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然而这样做的好处,只要是个壮丁,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就是合格的正卒了,大月氏从东亚跑路的时候,能拿到手的只有先秦和西汉的军制,对比之后所能使用的也就只有这样的军制适合于他们养兵。

    再加上从婆罗门那边转运粮食,在兵役期间补充,伽却里就算不知道北贵在山区里面到底藏了多少的正卒,但是作为皇室能涉及到这部分内容,心里至少有一个大概的浮动数据。

    可以说在伽却里看来,这个时候是拉老家正卒最合适的时候,只是合适归合适,现在这个大环境,伽却里也有些看的头疼,婆罗门这群混账,怂了之后又开始当墙头草了。

    “正卒的话,我试着和白沙瓦沟通一下,从北方调动过来一部分,婆罗门的青壮私兵有很大的问题,和我们北贵动手勉强还能算作是炮灰,让他们和对面的伽蓝神作战……”伽却里按着太阳穴说道。

    拉胡尔叫嚣神之试练开始,也只是让那些婆罗门二五仔的私兵全程装死,谁也不打,相互之间动手而已。

    至于说精锐正卒对关羽发起冲击,南方婆罗门只有两个超精锐,一个孔雀,一个萨卡拉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当时对关羽等人发动冲击的是谁呢?是来自北贵的精锐,也就是拉胡尔当时挑选的精锐军团。

    也正是知道这个,伽却里才建议拉胡尔别挣扎了,用北贵的士卒算了,婆罗门的士卒该当炮灰的当炮灰,该拿去送死的拿去送死,北贵的士卒至少在面对伽蓝神的时候鸟都不鸟。

    实际上这也是一种限制,伽却里是懂现在的形势的,拉胡尔这个人很重要,能力很强,但对方的出身让人信不过,而且现在局势失衡了,没了小老哥阿文德,伽却里这个时候也担心某些事情。

    可将拉胡尔的手下精锐全部换成北贵的精卒的话,既能补充拉胡尔的战斗力,又能限制某些可能。

    至于说配合问题,看在伽却里的叮嘱上,还有拉胡尔正的战绩上,北贵的那些将帅还是愿意听从拉胡尔指挥的,再说伽却里也不是傻子,不会给拉胡尔搞那些不听指挥的骄兵强将,想来只要能听指挥,拉胡尔自己就能解决很多的问题了。

    拉胡尔扫了一眼伽却里,神情坦然,隔了一会儿应允了此事,他也明白婆罗门的私兵面对他和关羽的战争只能互相打一打,等结果,对谁都不敢出手。

    毕竟从某个角度讲婆罗门代表的是梵天,而其他神也只是梵天的一部分,这种层级对于下面人来说都是神仙,只能看着。

    用北贵的正卒,战斗力有保证的同时,也能解除韦苏提婆一世的疑心,也算是一举两得,当然也容易狡兔死,走狗烹,不过看这个局势,拉胡尔心理扪清,汉室根本死不了,因而也就不存在走狗烹这一可能,用北贵的士卒就用北贵的士卒吧,也没啥区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