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零八章 临近

    张任的声音说不上太大,但是璀璨的光辉却让所有人的看的非常的清楚,原本已经被打的七零八落的张任部,在看到张任那璀璨的金辉,听到张任那朗声的宣告,猛地有恢复了斗志。

    就跟拉胡尔之前猜测的一样,天命指引这种天赋,真的会形成依赖性,而且不仅仅是主将自己会习惯,就连主将麾下的士卒都会形成习惯,闪光的张任,和未闪光的张任根本就是两个状态。

    以至于普通的士卒都能感觉到应该追随哪一个去战斗,以及在什么时候应该调头抱拳自身,不是他们没有拼命的胆量,而是天命张任的时候赢得太容易,没闪光的时候,基本就是翻船的时候。

    因而张任的本部到现在都习惯了老大闪金宣告之后,暴走冲锋,悍不畏死的发动攻击,因为都知道,闪光张任强无敌,同样还没有闪光的情况下就扑街了的话,那本部瞬间就跑了。

    自然在面对这一幕的瞬间,别的军团且不说,张任那被打散了的本部自发的恢复了绝大多数的战斗力,甚至在瞬间就士气高昂的对着北贵的枪骑卫发动了反冲锋。

    就像是张任本人一样,普通情况下,张任本部的精锐也就是一般的双天赋水平,张任扑街的情况下,基本就相当于双天赋的之中废物,极有可能被正卒击溃的那种,但张任一旦宣告,开始闪光,那么张任麾下的本部精锐瞬间就会有禁卫军级别的战斗力。

    更重要的是,相比于其他禁卫军,张任的本部在这个时候会挂上一个士气锁定和士气昂扬,因而这个时候的张任本部什么都能打!

    一时间风起云涌,张任本部自发的对着贵霜枪骑卫反动了决死级别的反冲锋,帝国禁卫军在士气爆炸的情况下进行决死反冲锋,就算是军魂也不可能瞬间压制,而枪骑卫之前在打顺风战,根本没想过张任的本部会突然这么疯!

    一时大意之下,被张任本部差点推了回去,好在拉胡尔在发觉形势不对的瞬间,就用箭雨进行了覆盖性的压制,然后亲自接管枪骑卫,用步兵横向阻击了张任亲卫的反冲锋,放开枪骑卫去进行绕后穿刺。

    璀璨的金辉化作了鎏金一般的霞衣落到了关羽的身上,原本身披紫袍,外罩连环锁子甲的关羽,在这一刻化作了紫金之色,雍容华贵之间尽显霸道英姿。

    然而张任的天命毕竟是特殊天赋,在张任将之加持给关羽之后,自身的幸运近乎已经跌落到了极点,在吼完的瞬间,远远的一根流失弹射了过来,扎向了张任的额头。

    张任这个时候也有些恍惚,没有主意,结果一箭命中,好在强弩之末,外加内气离体的颅骨非常结实,成功的将箭矢弹开,但是这一幕也给张任提了一个醒,自己现在好像处于非常倒霉的状态。

    接下来张任还没来记得救援,一大片的箭雨就朝着张任飞了过来,好在孟获在侧,帮张任挡了一波。

    “你不是说那是最后的天命吗?”孟获看着举着盾牌,要死要活,但看起来屁事没有的张任询问道。

    “今天最好的啊!”张任理所当然的说道,内气离体的恢复力在那么大一个伤口没了之后,靠着呼吸之间吸收天地精气已经恢复了一些,至少不至于像之前那么虚弱了。

    “……”孟获感觉自己扎心了,他都以为张任要死了,将感动给我还回来啊,我都以为你托孤了啊!

    “现在就看关将军的了,我自己上天命打不过,拉胡尔率领杂兵,我率领本部精锐,有人兜底的情况下,可能还能打一打,现在不行,只能将祝福转移给关将军了。”张任勉力的扛过一波箭矢,发现现在的流矢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不断的往张任这边飞。

    “你的天命到底是什么效果?”孟获诡异的看着张任询问道。

    “大概是一种祝福,或者说是将某种希望的可能放大。”张任一边格挡箭雨,一边回答道,至于说张任本部,现在已经不用管了,只要有人闪光,那麾下的士卒战斗力就会非常爆表。

    另一边关羽在天命加身之后,原本不能理解的东西好像突然有了某种认知一样,并非灌输那种行为,而是更为简单的,曾经就已经有了模糊的认知,这一刻却清晰了起来一样。

    就仿若是一众由内而外的升华一般,原本如同雾里看花一样的东西,随着天命的加身,已经彻底清晰,早已积累够的经验,足够纵横天下的武力,以及一群愿意追随他到死亡的战友,关羽其实已经不欠缺任何的东西了,只是发挥不出来应有的力量。

    关羽恍惚了一瞬,恢复过来之后,再看整个战场的时候,神色已经变得无比的平静,兵形势眼中距离失败和兵权谋眼中的距离失败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只要还有希望,那就能翻盘,后者是一步步的推进。

    如果走兵权谋,那些现在的关羽已经可以认输了,但换另一种方式的话,自己没倒下,士卒被压制而非是崩盘,核心本部依旧追随者自己在战斗了,那么也就意味着对方依旧要分散兵力进行压制,这种对于汉军而言也算是一种牵制,一种对于贵霜的削弱。

    “众将士,随我冲锋!”之前一直没有开口的关羽大声的下令道,气势也被关羽在这一刻统合成了近乎刀锋一样的形态,直至拉胡尔而去,其他的侧翼,护军对于关羽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

    所谓的兵形势最简单的说法就是在对方靠着指挥调度,将你拆解,将你指挥系统玩崩之前,你先一步将对方的核心打掉,而这一过程之中,自身的指挥系统,自身的辅兵,其核心意义都是拉住对方,分散对方的精力,以及拖时间。

    在己方被拆解之前,主力干掉对方的核心,胜利就到手了,至于说指挥,对于兵形势而言,重要是很重要,至少要能在面对大佬的时候不会全盘被压制,但说不重要的话,其实也不重要。

    因为只要能架住对方,哪怕是陷入劣势之中,只要不崩溃,能熬到主力击溃对方核心的时候,就赢了,除非是韩信那种怪物,指挥系崩了,现场重组,继续打,那就没办法了。

    然而一般而言,能只要有足够的实力拖住敌方,然后莽上去,以最核心的力量干掉对手,就基本赢了。

    简单而言的话,兵形势是主要点了锋头,然后主体只是随便点了点头,能运转就行,兵权谋是全部都点了,每一方面都很均衡,这种货色初期很弱,后期后越来越变态,因而越往后兵形势越难走。

    不过这对于现在的关羽来说并不是问题,架住大军团指挥这件事,经过之前拉胡尔先手偷袭,外加抓住汉军的破绽一阵穷追猛打,汉军都没彻底崩盘,关羽已经有了招架的资本。

    因而在通悟了最后一点之后,关羽的眼神逐渐的变得冰冷了起来,之前就算是冲杀,也需要顾虑着其他方位,尽可能的去调整,然后保证战局不出现崩盘,反倒一次次的被拉胡尔用同样的调度先行截断,以至于局势越来越早。

    现在在天命之下醒悟了过来,关羽彻底明白了该怎么做。

    “斩!”青龙偃月刀带着无匹的气势直接撕裂了正面阻击的战线,不需要去管其他的人,只需要冲过去干掉对手,大军团指挥有无数条路,别人适合的未必适合自己。

    恐怖的威势随着这一刀直接超脱了极限,依旧是之前的关羽,但是身上的气势却判若两人,刀光如水而过,唯心的力量已经在这一刻催发到极限,斩断面前的敌人,斩断面前的战线,斩断必败的未来。

    我最擅长的可是冲过去,干掉对手,既然我的士卒还能架住你的大军,那我就能冲过去干掉你!

    将心神彻底收敛起来,不再分心指挥的关羽一身恐怖的实力彻底获得了解放,刀过,人马俱裂,身后的校刀手每迈进一步,气势都往上攀升一节。

    箭雨飙射,甚至不需要关羽的命令,长水营就进行了掩护压制,哪怕是没有恢复超视距的能力,他们依旧是最顶级的弓箭手,区区近战的箭雨压制,根本难不倒他们。

    双方的距离以可见的速度开始缩短,心无旁骛以击杀贵霜核心为目标的关羽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过恐怖,至少目前拉胡尔的麾下没有一个能阻击以关羽领头的三天赋超精锐。

    哪怕是库斯罗伊抱着战死的觉悟,也拖不住关羽,而随着关羽的逼近,拉胡尔的指挥也出现了失误,哪怕是镇定自若,面对着已经出现在面前不远处的敌人,拉胡尔除非是抱着之前那种死志,可以毫不在意的继续压制汉军战线。

    然而拉胡尔想活下去,想赢下去,自然在面对关羽刀锋的时候,出现了些许的失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