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零八章 最后的天命

    虽说不少孔雀的驭手都成功拦截住了箭矢,但是他们使用的盾牌太菜,如果换成盾卫的盾牌,有重甲防御在身的驭手,在这个距离硬接射声的超视距,最多手麻,然而终归用的是木盾!

    至于孔雀的战象更有不少被射伤,哪怕是同样有重甲防御,而且是皮糙肉厚,面对射声这种超远程的箭矢,也做不到无伤。

    而后第二波,第三波的箭矢,不少孔雀士卒直接跳到了战象的身侧,由战象进行掩护,才算是勉强扛了过去,当然损失也不小。

    不过战象貌似没有被钉死的,虽说某个战象被扎了十几根箭矢,但是换成人类的比例,也就是普通人身上扎了十几根筷子,只要不是要害位置,痛是痛了点,但是不会死的。

    只是硬吃了一波超视距的打击之后,孔雀这边基本乱成了一团,加之之前临最后射杀出去的一波枪矛,全部落水的一幕,让原本还准备给射声一个狠得的孔雀士卒都有些尴尬。

    “对方是瞎子吗?”黄忠一脸诡异的看着全部落到自己战舰一边不到一百步地方的三千多根枪矛。

    “恰恰相反,对方的精准度和我们基本相差无几,这么远的距离,在计算了风速和影响之后,能精准的落到那个位置,已经非常可怕了。”李优神色凝重地说道,“还好我早有准备。”

    李优让射声下狠手之前,就用自己的固化军阵移动了视觉观察时射声所在的位置,毕竟已经先一步确定了孔雀军团,李优又不傻,虽说一直希望硬刚能能刚过,但是在刚不过的时候,还不动脑子,那不就是智障了吗?

    因而在下手之前就启用了军阵,虽说李优也不太确定收集到的情报到底有没有误差,但是到了这种硬着头皮上的时候,行不行都得干了,死马当活马医,能成最好,不能成也没什么。

    “孔雀看起来真的是精准天赋。”李优一脸诡异的看着黄忠说道,“我用军阵欺骗了他们的眼睛。”

    与此同时孔雀军团也发现了毫发无损的射声,瞬间就明白之前那一波攻击完全是被对方欺骗了。

    天眼通这个能力是具备一定看穿效果的,如果换成拉胡尔的话,之前尚未彻底进阶的第五云雀,拉胡尔都能靠着这种能力察觉。

    可惜孔雀使用的天眼通毕竟是拉胡尔斩落下来的,哪怕是李优仓促之间使用的军阵,但毕竟距离太远,而且李优本身又谨慎的没有将光影成相偏移的太远,以至于孔雀的打击全数落空。

    “精准天赋?”黄忠一愣,这天赋属于汉室废弃的天赋之一,虽说靠着这个天赋可以极大的提高命中率,但一方面在非超视距的情况下根本不需要这种效果,江东弓箭手就算没有这个天赋,也能在可视范围内做到极高的命中率。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这个天赋对于军团素质本身是没有加成,比协力天赋的加成还低,近乎于没有,然而这样的话,就不应该了。

    “孔雀的另一个天赋恐怕是借力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过来骑马的孔雀和和骑战象的孔雀的差距了,以前我以为这是在开玩笑的,这次算是见识到了。”李优一边命令船只停靠,一边盯着拉胡尔的方向。

    “借力真的能借到这种程度?”黄忠一脸惊悚的询问道。

    “以前觉得不能,现在算是见识到了。”李优感慨不已的说道。

    “走,过去支援云长,拉胡尔好像认真起来了。”李优说完之后,也没管黄忠的惊讶之色,只是盯着那旗帜之下的贵霜将校说道,他现在基本已经能确定,对方确实是拉胡尔。

    “我射一箭试试?”黄忠突然开口说道。

    然而不等李优开口,黄忠突然神色凝重的看向西北方位。

    “怎么了?”李优发现黄忠面色不对,随口询问道。

    “李军师,你恐怕猜对了,拉胡尔可能真的是韦苏提婆一世放出来的诱饵。”黄忠头皮发麻,他感觉到西北方向传递过来一道不亚于吕布的气势,与此同时,西北方位的光辉也逐渐消散,为黑暗所笼罩,那不是军团的气势,而是个人的气势。

    “拉胡尔,韦苏提婆一世陛下有令,命你镇守婆罗痆斯!中部精华区自摩陀罗以东接受你管制,接帅印,兵符!”大自在天提着长枪,骑在战马之上,于十余里外立在西北高空之上,浩浩荡荡的吼道。

    而后一道墨金色的光球从大自在的方向朝着拉胡尔丢了过来,这一刻大自在虽说只有一人,但是展现出来的气势却犹如万军加持!

    伽色尼最后还是赶到了,塞西赛利安的密信给了本身已经要被竺赫来说服的韦苏提婆一世一个台阶,而后韦苏提婆一世大度的表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都给了拉胡尔八万精锐,又给了五十七万婆罗门私兵,不妨将之视作封疆大吏,这半块兵符一并交给拉胡尔。

    竺赫来当场明确的告诉韦苏提婆一世,既然下定了决心那就宜早不宜迟,而且要展现诚意,那么就拿出最大的诚意。

    韦苏提婆一世沉默一瞬之后,将已经完成了融合的大自在天请来,而大自在天终归是遭受了目犍连的算计,潜移默化之中,已经认同了目犍连临死前的觉悟——护佑贵霜帝国。

    因而韦苏提婆一世一句令下,他直接拿起那半片兵符,乘上神驹,带上韦苏提婆一世的口令,托起伽色尼直奔钵罗耶伽城而来,而现在成功的赶上了,如果再晚一些,拉胡尔就打算拉着关羽去死了。

    而李优所谓的拉胡尔认真起来,也是因为拉胡尔在发现孔雀没有出手,条件反射的启用天眼通进行超远距离观察,看到受创颇深的孔雀的时候,颇有些失望,然而在侧首回身的时候,却扫到了狂飙而来的大自在天,这个人拉胡尔见过,虽说不了解,但印象中是韦苏提婆一世隐藏的贵霜顶级高手。

    拉胡尔这个人在没有战争的时候可能脑子不在线,但是在战争的时候却非常的清晰,在看到大自在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虽说是韦苏提婆一世不会是来赐死他的吧,没必要这么着急吧,然而接下来瞬间他便反应过来,韦苏提婆一世是来安抚他的!

    想到这一点拉胡尔瞬间就不想死了,既然对方是来安抚自己的,那么也就意味着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自己还有价值,哪怕是局势失衡也有要保自己的意义,那么何必去死?

    这种想法生出来的瞬间,拉胡尔的作战方式瞬间就出现了不同,而后大自在的在天空之中的宣读,直接消除了拉胡尔最后的怀疑,伴随着大自在的落地,拉胡尔伸手接住墨金色的光球,册封的印信。

    “我突然不想死了,所以还是你们去死吧!”拉胡尔抓住印信直接挂在自己的马上,然后再抬头的时候身上的气势已经完全不同了,看向关羽不再是欣赏和失望混杂的神色,而是纯粹的杀意。

    “库斯罗伊,投矛压制!重装弓箭手,破甲箭速射,维卡斯带人去接大自在天,顺带给我堵住那个超视距军团!”拉胡尔快速的变更了自身的指挥系。

    原本半死不活只是进行全战线压制的贵霜士卒,随着拉胡尔的快速调度,瞬间捅入了边线汉军的破绽之中,快速的进行拆解。

    与此同时扛着张任且战且退的孟获终于逮住变阵的机会,能停下来给张任打针吃药。

    “快快快!”孟获大声的问医护兵要药,张任的药全被那一箭打爆了,根本没机会使用,而孟获自己的,想想看孟获从卡纳克,沙鲁克等三个内气离体手上将张任抢过来,还有有剩余的药,没被打死已经足够说明孟获命大了。

    “瞳孔都快散了?快,药!”孟获疯狂的捂着张任胸口的大洞,和普通箭矢的穿透性伤口不同,孔雀那种穿透性威力,直接就是洞,也亏张任是内气离体,否则接近心脏的位置开了一个大洞早就凉了。

    不过还好赶上了,连着三针下去,张任伤势成功得以救治,但是整个人却陷入了枯败之中,不过意识已经恢复了过来,对于内气离体来说调养一二应该也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然而这个时候调养?

    “现在战局如何?”张任气喘吁吁的说道,手上的三道金线已经消失,剩下的也就是今天的的天命了。

    “局势非常糟糕,全军除关将军那一路,其他全部被压制,距离崩溃已经不远了。”孟获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说辞了,只能照实了说。

    “扶我起来。”张任艰难的说道,他现在已经彻底的力不从心了,他很清楚自己大意了。

    孟获不敢怠慢,赶紧将张任扶起来,而张任起身抬起自己的右手,三道光辉闪耀,整个军团皆是沐浴在光辉之下,“关将军,接受我最后我的天命!天命指引,天命指引,天命指引!”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