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零七章 超越

    最后一波覆盖性的枪矛终于被汉军挡住,臧霸拼着大盾震碎,成功靠着精锐天赋和军团天赋接住了最后一波箭雨。

    这一幕让拉胡尔不由得高看了一眼臧霸,然而随后象兵便朝着已经震碎了大盾的盾卫冲了过去。

    一时间整个汉军本阵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在关羽调度调整完成之前,张任本部已经被倒卷向纪灵的虎贲,孟获的蛮军被杀散的七七八八,象兵甚至被拉胡尔麾下的维卡斯驱赶着朝着汉军发动攻击。

    右翼的盾卫艰难的对抗着贵霜的象兵,哪怕是他们知道象兵胆小,这个时候应该用震慑的手段,将象兵倒卷,然而沙鲁克的死士营已经隔断了向来帮忙的于禁军团。

    “过于明显的招数,有着致命的破绽,散而不乱,笑话!”伴随着沙鲁克的死士营轻而易举的碾碎于禁的本部,正待于禁发动自己的天赋截断沙鲁克的死士营的时候,拉胡尔已经先一步组织弓箭手对于于禁进行了覆盖性的打击。

    原本已经成为乱阵的于禁,面对这样一波箭雨,根本没有办法串联格挡,硬生生被这一波攻击将核心的本部打的七零八落。

    哪怕是随后依旧成功发动了乱阵天赋的于禁,也不具备碾碎死士营的力量了,反倒被沙鲁克抓住机会一阵迎头痛击。

    整个汉军近乎还没有发展出来应有的战斗力就被拉胡尔碾碎了绝大多数的镇星结构,而唯一一处没有陷入被动的军团,恐怕就是处于中军位置的关羽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拉胡尔扫了一眼关羽的方向,然后视线越过关羽和徐庶,看向外围的婆罗门私兵。

    徐庶的面色在瞬间变得非常难看,婆罗门的私兵这个时候已经乱了起来,乱的原因很简单,二五仔们在发现现在占据上风的是婆罗门的大人之后,依旧开始蠢蠢欲动了。

    “不要使用你们自己控制不了的东西。”拉胡尔带着嘲讽说道,“我以婆罗门的名义,开启试练,灭杀敌军者无罪,此为神之试练。”

    伴随着拉胡尔的开口,贵霜这边原本不多的后备军之中,又有一支枪兵被拉胡尔投入到了对虎贲营的战场之中,瞬间,原本勉强有一丝好转的局势,直接陷入了恶化之中。

    这一刻关羽的面色冰冷无比,而徐庶同样是面沉如水,他们全部都估错了大军团指挥的水平,或者更应该说,他们都估错了一个具备瞬间重挫军团组织力的大军团指挥所拥有的力量。

    “撤不下去了。”关羽坦然的对着徐庶说道。

    这一刻关羽和徐庶清楚无比,这个时候完全撤不下去了,拉胡尔已经在所有的战线上占据了优势,而且更重要的是拖也不可能继续拖下去了,已经能完成四连射的孔雀,到底需要多长时间的休息就能恢复射杀一箭的力量?一旦恢复,只需要一发,就是灭顶之灾。

    “我们完全低估了大军团指挥的水平,他们好像能瞬间拆了一个军团一样。”徐庶看着关羽说道。

    “也对,上一次我能压住对方,将对方逼退,更多是刹帝利武士军团废掉了,而且麾下只剩下正卒,孔雀也没有恢复。”关羽平静的说道,“全都是精锐的情况下,哪怕个体存在一定差距,对方也能完全的发挥出来应有的实力。”

    “我上了!”关羽这个时候已经实地见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兵权谋大佬的操作,然而简单来说就是能看懂的做不到,就这么简单。

    “果然我不适合这条路。”关羽抬头看了一眼拉胡尔,策马率领着中军直接杀了过去,指挥?不用了,拉胡尔的指挥已经证明了,自己可以卡死关羽所有的操作。

    原本关羽还以为自己的指挥能力距离所谓的大军团指挥只差一线了,而现在关羽才明白,之前看到的都是假象,拉胡尔之前之所以指挥调度的时候不怎么快,更多是因为人员素质的问题。

    当然双方人员素质一样的时候,双方之间的差距才会真正的体现出来,然而这个时候发现这些已经晚了。

    “聪明的做法。”拉胡尔看着策马率领着本部冲了过来的关羽,中军不可轻动,结果关羽现在连试探性的指挥都没有做,就直接冲了过来,足可见关羽已经清楚的知道了双方指挥能力之间的差距。

    “然而,再聪明都是无用!”拉胡尔冷笑着说道,后备的刀盾手和长枪兵相互混合直接对关羽进行阻击,然而精锐的本部尚且还没有给关羽造成阻拦,就只见一道刀光闪过,直接将面前的敌人砍成两半。

    “可怕的杀伤力。”拉胡尔看了一眼有些凝重,但是距离畏惧还远,三天赋的精锐很强,但是在这种纯粹精锐的混战上,根本算不了什么决定性的力量,尤其还是攻击性的军团,偏弱的防御力,任何一个精锐士卒都能拼死带走一个士卒。

    关羽默不作声,只是如同一杆旗帜一样率领着本部朝着拉胡尔的方向冲了过去,不管前方有什么,都不闪不避的砍杀过去,哪怕是拉胡尔调动精锐去阻击也无法挡住关羽的脚步。

    这种恐怖的威势,给原本混乱的局势之中注入了几分曙光,而且随着关羽冲杀的越来越深入,身后的士卒,以及原本两翼的士卒自然的对内汇合,他们听不到指挥,但是他们能看到那杆大旗,能看到那威势无双的关羽。

    这种变化很快就反应在战局之中,汉军毕竟不弱,每一个士卒都可谓是顶尖的精锐,尤其是臧霸这种顶级盾卫,硬刚象兵都只是略有狼狈,若非一开始就被拉胡尔抓住破绽,打了一个头晕脑胀,根本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狼狈。

    毕竟比弓箭手汉军长水压贵霜弓箭手一头,重步兵,虎贲盾卫皆是天下顶尖,至于骑兵,关羽麾下的校刀手,可谓当世最顶级的一撮,再算上张任和于禁的麾下,汉军的整体实力稳压拉胡尔一头。

    然而仅仅是一个布局失误,以及调度问题,被拉胡尔轻而易举的打出了碾压局,然而终归是多年厮杀出来的精锐,没有崩溃就意味着战斗还能继续持续下去。

    “散兵拉扯,废掉汉军的锋头。”拉胡尔冷笑着开始调度维卡斯的军团,作为神佛加持能保证大军承受上限的将校,在拉胡尔看来就是这个时候最应该拿出来使用。

    你不是能杀吗?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能将本阵杀散,我看看你追还是不追?

    不追,这就是关羽的选择,关羽从冲出了那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那就是杀过去,干掉拉胡尔,既然比指挥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那就砍死拉胡尔,解决不了指挥的问题,那就解决指挥本身!

    青龙偃月刀带着清冷的刀光将前方的贵霜士卒砍杀,然而更多的士卒涌了上来,同时关羽的本部也大量的冲了上来,双方的箭雨同时开始了尝试性的压制。

    长水营的恢复,让关羽的心头一沉,哪怕只是普通水平的箭雨压制,但这也意味着已经恢复了少许的战斗力,而长水营恢复了,恐怕孔雀距离恢复一发超视距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不过下一瞬间关羽就斩落了心中所有的不安,双眼冰冷的看着拉胡尔,刀光如水轮舞而起,率领着麾下的士卒全力朝着拉胡尔发动反扑,而拉胡尔则冷笑着抽调士卒填补正面的防线。

    汉军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孔雀军团到底需要多久能恢复,他这个缔造者能不清楚?哪怕关羽靠着当前这种方式不断的拔升己方的士气,凝聚整个军团的战斗力,在关羽凿穿正面战线之前,孔雀的下一波打击就会到来。

    到时候关羽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军团就会瞬间崩塌,毕竟当前关羽使用的方式在拉胡尔这种正儿八经指挥系出身的大佬面前看来,有些太过想当然了。

    指挥就是指挥,兵形势就是兵形势,两种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前者靠着指挥调度去发挥军团应有的实力,而兵形势完全是靠着战场直觉和战局判断发挥出超越军团上限的实力。

    这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流派,而关羽现在方式完全是拿着兵形势的方式来指挥士卒,也就是我靠着判断去莽,然后士卒看着我往上冲,等于说是将配合全部交给了士卒,这种方式一旦将校本身受到打击,那么距离全军崩溃就不远了。

    当然拉胡尔也不想想,兵权谋流派走大军团指挥,被对方干掉了首脑,难道还能不崩溃,至于指挥什么的,本质上只是让麾下的士卒去完成自己想要让他们做的事情的这一过程,至于怎么完成这一过程那就是个人的问题了。

    也许关羽的方式确实是不够正统,但是只要军团能按照关羽的想法去运转,那就说不得错!

    “时间到了!”拉胡尔轻声的说道。

    然而西边的枪矛并没有飞过来,反倒有箭矢从东侧飞向西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