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零二章 学坏三天

    李优收到董昭通知之后直接陷入了沉默之中,最后看着董昭一并送过来的资料,长叹了一口气,如果是年轻时的自己恐怕也会做出和徐庶一样的选择,但换成现在的话,李优八成不会这么选择。

    “李军师,前线发生了变化吗?”黄忠抱拳一礼询问道说道。

    最近黄忠等人已经解决了不少恒河中下游的隐患,手法虽说激进,但确实是拉了不少婆罗门上了贼船,婆罗门阶层刑罚不加身这种事情怎么说呢,就跟以前所谓的刑不上大夫一样,在没开着个头之前,大家都会遵守,哪怕有极大的利益,也会一直维持下去。

    可一旦有人这么干了,并且获得了极大的利益之后,这种准则基本就成了说笑,毕竟学好不容易,学坏三天。

    婆罗门阶层以前都是剥削吠舍,首陀罗阶层,这些低种姓的牲口手上能有什么东西,除了土地,恐怕也就是剩烂命一条了,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剥削的。

    然而以前没有对比,这些人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有了对比,婆罗门清楚的发现,相比于剥削吠舍,首陀罗这些没有什么油水的牲口,从另一个婆罗门手上掠夺他们的资本,顶得上成千上万的低种姓。

    这种口子一开,感受过了暴富之后,再让这些人回到以前那种掠夺中低种姓,攫取那么一丁点的利益的低效率运转之中,这些人都有些难受,而这就是李优需要的。

    有需求就好啊,想暴富好啊,而且李优的方式也教授了这群人正确的暴富方式,以后迟早会相互谋夺家产,最后实力强的肯定会将实力弱的吞吃掉,然后壮大自己,不断的暴富。

    其过程不用说肯定是一个血泪史,而且是婆罗门之间的血泪史。

    李优这种家伙下手的话,基本就是斩草除根的操作,就跟当初扯淡时说的那句“如何解决婆罗门问题,李优答曰:解决婆罗门”一样,现在李优做的事情就是教在这一方面比较纯洁的婆罗门学坏。

    等到婆罗门开始主动暴富的时候,李优会暗搓搓的给这些人提供方便,毕竟自己这边最好不要下手击杀太多的婆罗门,第一次可以说是震慑,可以说是为了挑明规则,后面能不杀就不杀,作为裁判最好。

    因而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让婆罗门主动爆发去送其他婆罗门上路,虽说这种方法也说不上好,李优估摸着能一路暴富成功的婆罗门到中期应该就知道其实是汉室在算计他们。

    不过李优寻思着那个时候已经走上暴富之路的婆罗门已经别无选择了,沾了那么多血,就算是想要停手,想要和其他婆罗门妥协,那个时候恐怕也没办法相互交心了。

    只能闷头在暴富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毕竟无法抱团的情况下,单个婆罗门的实力实在是太弱,继续暴富好歹还能壮大自己,好歹强大自我也是一种对抗敌人的正确选择,毕竟联盟的道路,在他们被李优这种暴富方式教坏的时候,就被斩断了。

    李优估摸着到最后这群人应该会形成一个个具有超多财富的单个家族,如果没有外敌的话,就本土而言,这些家族基本就成功的形成了寡头势力,毕竟在干掉其他势力的同时,他们也在接收着这些家族在这个国家的遗产。

    理论上讲,没有外敌的话,到最后这些家族就会形成一个个渗透到这个国家方方面面,在该邦具有绝对统治力,近乎南北朝门阀郡望那种政治与经济的联合体。

    然而并没有什么鬼用,汉军是外部势力,不管是政治实体,还是经济实体,对于汉室而言都没有任何的约束效果,等发展到了那个时候,李优只要还得活着自然会一个个的收割过去。

    从一开始李优就不安好心,只是算计的太远,谋划的太深,以至于现在这个时间点,就算是顶级的智者都无法看到最后的情况,不过对于李优来说,种子已经种了下去,就等秋收了,这可是真正意义上以人心心灵的阴暗面为养料的毒种。

    李优寻思着现在的局势差不多稳定,还想着在过段时间挂几个婆罗门家族当典型,让他们暴富一下,结果现在出了这么一个幺蛾子。

    黄忠眼见李优虚敲着桌面,也就没有开口,静静的等待,隔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优抬头看向黄忠,“汉升,你说如果敌军具备超视距军团,我们在作战的时候该在怎么应对?”

    “用同样的方式去压制。”黄忠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样啊。”李优缓缓地点了点头之后,看向黄忠说道,“通知叔至,我们前往钵罗耶伽城,做好兜底的心理准备。”

    黄忠闻言一愣,这才明白局势原来有些超出了李优的估计。

    “拉胡尔来了?”黄忠突然开口说道。

    “是啊,拉胡尔来了。”李优点了点头说道,“如果超视距也要分一个三六九等的话,射声营和孔雀这两个军团绝对处于最顶端,但你应该明白,其他所有精锐弓箭手军团用的都是箭矢,最多是重型狼牙箭,唯有孔雀军团……”

    黄忠嘴角抽搐了两下,正常的弓箭手都是用箭矢,哪怕吹的再猛也只是堪比弩机,就算是射声营这种最顶级的军团,在杀伤力上也只是堪比中型弩机,而且因为使用的箭矢问题,太远了威力下滑的厉害。

    实际上这是所有弓箭手军团都存在的问题,毕竟弓箭手的箭矢就是那么一个玩意儿,不可能太夸张,唯有孔雀军团不是如此,如果说其他精锐弓箭手军团是堪比弩机,那么孔雀就是直等于,甚至犹有过之,至少神铁骑可以正面接床弩,但是正面接孔雀很容易出事。

    毕竟床弩无法附带士卒的信念,撑死可以用精锐天赋强化两下,但是孔雀那可是实打实的用弓箭射杀出来,带着自身信念的箭矢。

    “有没有办法让我们的弓箭手军团也射战矛?”李优突然询问道,黄忠默不作声,这是真做不到。

    “想想办法,这样不行,如果双方都在特殊观察方式的边缘,我们的箭矢未必能干掉孔雀,但孔雀的箭矢肯定能干掉我们。”李优眼见黄忠是神色叹了口气说道。

    毕竟孔雀射杀出去的是实打实的战矛,其他的弓箭手好歹还在弓箭的范围之内。

    “您担心到时候遭遇到孔雀是吗?”黄忠略有犹豫的询问道。

    “不是担心,而是必然,那种东西的冲击力,就是西凉铁骑都没办法接吧,超视距射爆盾卫的盾牌……”李优无语的说道。

    李优之前也想过该怎么对付孔雀,然而到现在他们拿到真正的孔雀情报,他才发现这军团用军团对抗的方式,在没有消耗掉孔雀超视距作战能力之前根本啃不动。

    甚至就是消耗掉了超视距作战的能力之后,孔雀军团靠着中距离投矛,箭雨散射,以及近战龙枪的横扫打击,这军团也不是常规军团能啃掉的,说句过分的话,孔雀军团近战的龙枪横扫,恐怕杀伤力和双天赋级别的重型粉碎打击天赋都没有区别了。

    不过要是能熬过超视距打击,近战就算有麻烦也不算什么了,近战能硬接孔雀龙枪,和象兵践踏的军团虽说少,但是靠近到那个程度,有的是办法干掉这些士卒,问题在于超视距这部分真没军团能硬接!

    以前李优还觉得可以让西凉铁骑硬接,结果在确定对方能做到四连射之后,李优就洗洗睡了,硬接啥啊,硬接怕是能将铁骑射下马!

    再看看攻击力的强度,和严颜一同面对过拉胡尔的王累直接表示盾卫的盾牌,孔雀那玩意儿是可以超视距将之射爆的,也就是说这玩意儿的伤害对于盾卫而言都是溢出的,这怎么啃?

    “实际上真要说的话,那种攻击方式的杀伤并不强。”黄忠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解释了两句。

    “是啊,真要说面对杂兵的话,他连陈叔至的亲卫都不如,问题是这东西的威慑效果太强了。”李优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到时候到战场去逼平对方吧,孔雀这种军团,除了超视距的杀伤力,更多是拔升士气,引导战线,射声也能如此。”

    黄忠闻言点了点头,战争有些时候必须要做出一些牺牲,而一旦到了那种程度,恐怕正面战场的步卒都是孔雀的靶子,同样贵霜的步卒也是射声的靶子,双方到时候恐怕真的是依靠着这种战场压制手段,而非战场掩护手段保持平衡。

    “您真的没有办法扼制孔雀吗?”黄忠眼见李优的神情,想了想之后还是问出了内心的疑问,在黄忠看来,这种顶级智者的神奇之处就在任何时候都有着准备,不会被人打一个措手不及。

    “……”李优看了一眼黄忠叹了口气,“有,但这种方法算是智力,而不是武力,有些时候,需要武力去完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