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零一章 各自的决断

    现在这个局势,拉胡尔再继续率兵走陆路,做出一副大军横推而过,即震慑本土,又震慑汉军的气势,恐怕时间上就来不及了。

    到时候搞不好人还没到钵罗耶伽城,韦苏提婆一世的诏书先到了拉胡尔那里,毕竟贵霜的局势被汉室这么折腾着已经失衡了。

    再说拉胡尔本质上终归是婆罗门阶层的背叛者,从韦苏提婆一世的角度而言,不管如何都属于那种不能完全信任的对象。

    之所以会将大军交给拉胡尔,一方面是在之前那一战拉胡尔的表现,让韦苏提婆一世感觉到对方的价值之后进行的安抚;另一方面则是当时的局势在韦苏提婆一世看来还未失衡,他依旧具有制衡拉胡尔的本钱,而现在制衡的本钱可没有了。

    毕竟韦苏提婆一世可没有刘备和凯撒那种认识整个国家军事体系中低层将校的本钱,当然凯撒可能更进一步,夸张到能认识某个军团的包括士卒在内的所有人。

    没错,这个军团就是第十军团,当年凯撒在北非开战,第十脑子有病在后方捣乱,凯撒回来将第十军团的每一个士卒骂的狗血淋头,这种人物的话,说实话,真不介意军队叛变的,对于他们而言恐怕只有政敌,没有叛乱这一说。

    “拉胡尔没有选择了,他只能先一步率兵过来。”关羽看了一眼关平说道,“现在这个时候,他必须要率领最为精锐的本部过来镇压边境局势,否则的话,他也就不用来了。”

    关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相比于关羽这种已经了悟政治本质的大佬,关平现在依旧还是一个小萌新。

    说起来历史当中关羽面对孙权的婚配请求并不是没有政治头脑,才回复了那句“虎女安能嫁犬子”,而是知道自己的当时的位置是什么才以如此果决的口吻硬顶了回去。

    关羽当时是蜀汉的封疆大吏,甚至可以说是唯一一个,而孙权是东吴的君主,一个外国的国主要找一个封疆大吏结亲,封疆大吏不避着点,那就是在找死,哪怕刘备非常信任关羽。

    可正因为这种信任,关羽完全不会去冒险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

    同样现在,关羽靠着各方的资料也推测出来了拉胡尔的形势,别无选择,只有乘坐轻舟快船,率领本部迅速过来这一选择。

    拉胡尔这边在收到后方和前方近乎同时到来的消息的时候面色极其的难看,最后长叹一口气,做出了和关羽估计的一样的选择。

    “率领本部精锐乘船走恒河东进吧。”拉胡尔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早知道局势会变成这样的话,他之前就应该乘船分批次东进了,而不是走陆路,一边练兵,一边积蓄气势。

    可惜现在还没抵达边郡,就被人逼着调走所有的精锐走恒河,这样气势还积攒个鬼啊,还不如之前直接分批次过去。

    至少那样钵罗耶伽城不会落入汉军的手上,而且也不至于出现现在这种贵霜边郡各地的婆罗门开始接受伽蓝神的敕封准备举城投降的局面,这个时候率领精锐走恒河,之前做的一切都没了。

    “罢了,罢了,杜尔迦,你率领这些婆罗门的私兵继续走陆路前进,加强训练,小心那支纯白骑兵的偷袭,我率领精锐士卒走恒河东进,局势糜烂至斯,唉!”拉胡尔甚是无奈的看着杜尔迦。

    杜尔迦看着拉胡尔,没有说什么,实际上他也清楚现在这个局势最正确的选择其实是不管钵罗耶伽的变化,以及边境那些二五仔起事策应汉室的行为,依旧率领大军缓缓而进,再有一个多月,他们就抵达了钵罗耶伽城,到了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一路积蓄的气势和力量只要轰杀过去,现在乱成一团的钵罗耶伽以及贵霜边境,一口气横扫了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个本钱拉胡尔还是有的,而且他原本就是这个打算,至于所谓的那些接受了伽蓝神敕封,等着起事策应的二五仔,说笑呢,既然是二五仔,骑墙派,谁强听谁的,那不是非常有道理吗?

    拉胡尔要是那么过去的话,所有的二五仔,骑墙派都不敢发作的,到时候的战斗就是拉胡尔和关羽的战斗,就是贵霜和汉室的战斗,而不会掺杂地方势力,那种战斗拉胡尔有着绝对的把握。

    不是说拉胡尔看不起关羽,说实话,当时在面对刹帝利军团时,关羽表现出来的统治力,让拉胡尔震撼非常,认为上将军就当如此,然而再怎么说关羽现在也就是一个上将,距离他那个水平还差一些。

    可惜之前积累起来的气势现在只能全数放弃了,再继续那么推进下去,钵罗耶伽城没到,恐怕拉胡尔自己就先下台了。

    第一次拉胡尔觉得北贵那边确实是需要有一个阿文德,至少有那么一个人在的话,他这边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国内形势的变化。

    明明钵罗耶伽城,以及贵霜边郡的动荡从本质上讲都没有白马对于精华区的破坏大,但这一手却逼得拉胡尔不得不放弃自身的优势,选择下下策,率领精锐本部先行去和关羽硬碰硬。

    “婆罗痆斯城有尼兰詹在,丢不了的。”杜尔迦轻叹道。

    “是啊,婆罗痆斯城丢不掉啊。”拉胡尔轻声的附和道,他不信韦苏提婆一世看不出来现在的局势不过是纤芥之疾,只要婆罗痆斯城不丢,现在这些城池基本都属于无根之萍,要拿下只是时间问题。

    相信韦苏提婆一世也知道他拉胡尔的能力,可惜越是明白拉胡尔的能力,韦苏提婆一世越是担心拉胡尔这个人啊。

    “你一路谨慎推进即可,我先去会会关羽。”拉胡尔收拾收拾心态,然后笑着说道,到了现在他已经无所谓了。

    杜尔迦默默地晃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做到的,而拉胡尔则是朗笑着调动精锐,分割军团,将步兵送上舰船,然后让骑兵走陆路,水陆齐头并进,朝着钵罗耶伽城迅速前进。

    “关羽啊,汉军确实是天命在身啊,不过天命就天命吧,我也想见识一下所谓的天命到底可以强到什么程度。”拉胡尔轻声的自语道,快速的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到最巅峰。

    站立在船头远望东方,拉胡尔身上的气势就像是一柄宝剑重新开锋了一样,再一次变得锋锐,站在拉胡尔后方的库斯罗伊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自己缺少的东西。

    “上路,这一次让我们战个痛快,至于身后之事就由大人物们自己去规划吧。”拉胡尔再一次收敛了自己的气势之后,原本身上的粉饰和掩盖已经彻底消失,回归成为了十多年前的状态,颇有一种洗尽铅华还真我的感觉。

    华氏城那边董昭接手了情报系统之后,整个体系的运转迅速的程度远远超过了徐庶的想象,因而在关羽派遣的人员尚未抵达的时候,董昭就从蛛丝马迹之中分析出来的当前的局势。

    毕竟相比于普通的情报人员,董昭所能了解到的信息更多,同样其智慧放在中原也是拔尖的层次,因而在关羽下手之前,董昭就已经从情报系统之中推测出来了贵霜边郡的局势。

    “你是说关将军有可能再一次兵出贵霜?”徐庶看着董昭整理出来的情报神色陡然变得凝重了起来,他不擅长情报管理,但是这些白字黑字丢在一起,如果连破绽都看不出来,徐庶也别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等的聪明人了。

    “对,关将军绝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他这个人我见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一次都给我相当的震撼。”董昭回想起每一次见到关羽的场景不由得感慨,关将军这个人非常的自信。

    “……”徐庶没有说话,但是这个时候没有否认,就是默认董昭的话是事实,确实,关羽一旦下定决心,所展现出来的觉悟和自信,确实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惶恐。

    “因而他必然会做出这个选择,钵罗耶伽城这里必然会拿下,司马家是什么货色,我比你还清楚。”董昭抱臂冷笑着说道,对于司马氏有些说不清是嘲讽,还是赞叹的语气。

    毕竟不管怎么说当年董昭当多面间谍的时候,司马氏可是他上家之一,而且和那些被他骗着玩的上家不同,司马氏明确的说,是知道董昭是多面间谍,然而双方互相心照不宣的骗取情报。

    都这样了,董昭要是对于司马氏还没有相当的了解那才是怪事。

    “也就是说钵罗耶伽城绝对会倒向我们?”徐庶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以另一种认知去看待贵的局势,从中寻找属于自己可以利用的破绽。

    “必然如此,司马氏既然混入其中当作线人,那么舒拉克家族现在应该已经彻底换人了,司马氏最擅长乱中取胜,也许在阳谋推进上不如荀家,在长线谋划上不如陈家,但是这家族一个机会下去,就足够将人捅死了。”董昭冷笑着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