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零一章 逼入死角

    因为伽蓝神的存在在短时间是动摇不了婆罗门的统治的,毕竟婆罗门就不是一个一神教,伽蓝神也只是神系成员之一,虽说有很多信徒,但印度的神比牛毛还多,伽蓝神就算是大神,狂信徒也不多啊。

    之前闹得大更多是因为关羽气势如虹,势如破竹,很多婆罗门教的信徒都被镇住了,跑过来见识到伽蓝神的伟岸,于是再信一个神明,但本质上这些信徒其实并不是狂信徒,而是婆罗门教的正信徒。

    也正因此,这些信徒哪怕是有伽蓝神的命令,也不会去和高种姓动手,神的命令不容置疑,但婆罗门是主神梵天的口舌,对婆罗门出手就是对梵天出手,所以面对这种神明的对立,正信徒都会选择默默地祈祷,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至于狂信徒,也就是利达斯那种,在看到关羽的瞬间,就认为关羽是他追求了一辈子的终极体现,就是他心目之中的神明,这种人就属于真正意义上为了伽蓝神可以奉献一切的存在。

    这些人为了伽蓝神的命令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对于他们而言,只有伽蓝神才是他们的神,因而这些人完全不介意对于婆罗门出手。

    当然这些人的意志也扭曲到了某种程度,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善恶是非,他们所执行的一切,其实是只是他们所信奉的神明的命令,神说什么,就是什么,完完全全的失去了自我。

    作为交换,这种士卒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达到精神意志与身体素质的高度一致,也就说,选择了这条路的士卒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抵达军团的极致。

    哪怕他们高度重合的意志能成就精锐天赋,双天赋也会是他们的极限了,甚至因为自我的原因,意志和素质无法统属,双天赋可能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两万人都是具备内气,而且士气极其高昂的正卒,关羽却并不怎么看重的原因,这世间没有神佛,就算是有,也指的是自己乃是自己的神佛。

    哪怕是利达斯再见到关羽之后,心潮澎湃,近乎疯狂的开始了进步,但这条路终归不是自己的路,走得再远,也走不到破界。

    不过拉出来唬人的话,还是很有震慑效果的,至少尼兰詹现在看着城下以利达斯这个内气离体极致为领头的两万具备内气的正卒将婆罗痆斯城来了一个围三阙一也是脸色难看。

    “需要我下去收拾他们吗?”萨卡拉看着下面的利达斯,仅仅是凭着感觉,萨卡拉仅仅比利达斯强过一线,但是面对城下耀武扬威的利达斯,萨卡拉却没有丝毫的畏惧。

    作为天生的战士,而且是刹帝利出身,他们比所有人都清楚狂信徒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弊端,毕竟他们有一个职责就是率领着婆罗门的狂信徒去作战,因而他们也都见识过婆罗门内部那些时刻准备着的狂信徒,看着确实很强,但上限太低了。

    “不了,我们避战不出,等待时机即可,汉军想要夹击我们,那么也就意味着我们有夹击他们的机会。”尼兰詹压下内心的躁动,看了一眼萨卡拉之后,恢复了冷静,拼命的话,现在还没到时候。

    钵罗耶伽城关羽率领着庞大的辅兵接管了一整个钵罗耶伽,伽蓝神的命令,婆罗门的配合,钵罗耶伽城的正卒完美的发挥出来了应有的水平,对此关羽深觉满意。

    “沿河驻防吧,接下来,拉胡尔大概只能放弃大规模的辅兵,先行赶过来了。”关羽对着王平,廖化等人下令道,婆罗痆斯城那边可以以后炮制,先逼着拉胡尔不得不赶过来再说。

    “是,将军!”王平和廖化抱拳施礼之后,皆是率领三千本部和五千辅兵前去沿河驻防。

    关羽很清楚拉胡尔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过来,不过局势到了这一步,拉胡尔不过来是不行的,那么对方最有可能的选择就是将原有的大军分成两部分,大规模的婆罗门私兵在后,而自己率领精锐赶过来。

    恒河沿岸的造船厂被荀祈和贪官烧的七七八八,但这并不是没有,载不了五六十万的婆罗门私兵,还不至于连运走七八万精锐的船只都凑不起来。

    好歹婆罗门这边也是一个挂靠天赋满级的势力,汉军要运输七八万人可能需要四五十艘大船,可换成婆罗门的话,可能连二十艘大船都不需要,这种技术实力,非常恐怖。

    因而一旦战报传递到拉胡尔那边,拉胡尔做出对应的决策之后,以现在双方的距离,顺恒河而下,十天都用不了。

    “司马俱,你现在抓紧时间回华氏城,让元直将备着的战船都开出来,将主力全部运送过来。”关羽扭头对司马俱下令道,而司马俱闻言当即抱拳一礼,拿起兵符策马朝着华氏城的方向奔去,等出了贵霜精华区,更是会飞往华氏城的方向。

    “江宫,杜远,瞿恭,你们三个率领本部,以及一万辅兵,兵分三路,做出大举攻伐贵霜各处的气势。”关羽再次下令道,这个时候关羽已经做好了决断,毕竟相比于之前估计的形势,真实的了解了钵罗耶伽城的情况之后,关羽看到了一些其他的可能。

    因而对于现在的关羽而言,已经不仅仅是拖时间震慑贵霜,接张辽回本土,还带着一些其他的想法,比方说先手一招,趁乱打破局势,让婆罗门之中的二五仔全部像舒拉克家族学习。

    毕竟现在的局势已经像婆罗门的二五仔说明了某些现实情况——汉军并不是恶魔,不管是李优,还是关羽其实都是可以相处的,而舒拉克家族第一个站出来吃螃蟹的人,因而他们尝到了美味。

    在留心到这种局势的变化之后,关羽当即决定先发制人,毕竟拉胡尔的详细材料已经由贵霜那边发了过来,大军团指挥,权谋形势二合一的猛人,就算是关羽也没把握过了这个时间点再从对方手上占上上风,毕竟二五仔,骑墙派这些东西,可都是看人下菜的。

    现在关羽占着大势,又有舒拉克家族家族的例子,他们当然会蠢蠢欲动,但如果拉胡尔来了呢?甚至更严重一些,拉胡尔将关羽打退了呢?那些人还会继续倒向汉室吗?

    当然不会,因而关羽在留心到婆罗门内部的分裂问题,以及自身伽蓝神身份和婆罗门相互承认之后带来的利好消息之后,关羽在第一时间决定在现在这个不太适合的时间点和拉胡尔做过一场。

    输了就退回去,战略什么的到时候毕竟是达成了,赢了的话,愿意接受伽蓝神敕封的婆罗门恐怕能从婆罗尼斯到摩陀罗,到时候说一句贵霜为之震动恐怕都不算为过。

    因而在发现了这一情况之后,关羽果断的做出了选择,既然自己战败了最多身死,国家的整体战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而一旦打赢了,国家战略极有可能极大的往前推进,那么该怎么选择还用说。

    果断的动用了近乎当前所有的本钱,为了国家整体的战略,关羽并不惜冒险和拉胡尔一战,更何况,现在气势正盛的关羽,也想看看那种并非是怪物级别的大军团指挥到底有什么程度的水平。

    没错,在关羽的眼中,拉胡尔当前的水平,并不是关羽所见到的那种堪称完美,堪称艺术,甚至是像韩信那样堪称无敌。

    “父亲,这样是不是有一些冒险了?”知子莫若父,同样反过来的话,对于父亲的了解,儿子也是很非常深刻的,而关羽现在做的事情,在关平看来就是在冒险。

    “战争就没有不冒险的。”关羽平静地说道,“更何况拉胡尔在厉害,受限于当前的情况,他能抵达这里的人并不多。”

    关平皱了皱眉头,他发现自己父亲想的有些太好了。

    “父亲,如果对方分批次过来,在上游那里整兵呢?”关平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询问道。

    “那样的话,花费的时间太多了,而现在的局势对于贵霜来说迟则生变,拿到了贵霜国主命令的拉胡尔,现在必须要尽快过来,否则本身就已经不太均衡的局势,会让原本就疑心横生的贵霜国主忍不住下手的。”关羽的双眼带着一抹厉光。

    局势发展到这一步,可以说是汉室多方势力合力凑成的结果,如果没有汉室海军不计损失的反扑,阿文德不死,拉胡尔只要不举旗造反,韦苏提婆一世绝对不会盯着拉胡尔的一举一动。

    同样如果司马彰当时不果断下手送盖文升天,有三天赋和军魂在侧,就算没有了阿文德,韦苏提婆一世也不需要这么小心。

    再有若非荀祈将恒河两岸造船厂搞的一塌糊涂,早已抵达到这里的拉胡尔,也不会放纵汉室随意的攻取恒河。

    而这些机缘巧合的事情卡在一起,就注定拉胡尔现在不可能再继续磨蹭下去了,除非他真的想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