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一百章 天壤之别

    自然婆罗门这边还保持着这些东西,见好就收,因而舒拉克家族的祭师明知道现在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却也选择停手,去见见苏贝迪家族那些人会来说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依旧可以坐下来谈了。

    因而以苏贝迪家族为首的一群人在进入舒拉克家族的时候,明显都感觉到一种名为胜利者的余裕,比起之前针锋相对的时候,舒拉克家族现在看起来更为大度一些。

    “坐吧。”舒拉克家族的祭师并没有丝毫的怠慢,甚至比之前还要更为尊重面前这些婆罗门,这种举动让在场很多人心生好感,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计划已经执行了。

    端着果汁缓缓地饮了一口,舒拉克家族的祭师没有开口,而苏贝迪家族的祭师则是陷入了某种沉默之中,双方就这么看着对方,直到苏贝迪家族的祭师缓缓地将杯子放下,在场的所有人陡然感觉心口一闷,钵罗耶伽城的云气已经铺开了。

    舒拉克家族的祭师感觉到城池云气的变动不由得一愣,随后陡然面色狰狞,所有的优雅全数退去,直接咆哮着站起身来。

    “快去给汉将帮忙。”舒拉克家族的祭师大声的下令道。

    与此同时舒拉克的祭师也大跨步的迈步往出走去,然而一群人围了上来,没有动手,就是最简单的堵门。

    “你们!”舒拉克家族的祭师愤怒的咆哮道。

    “就在这里喝茶吧,舒拉克家族好歹也需要保持着婆罗门的礼仪,岂有宾客未撤,而主家离席的道理?”苏贝迪家族的祭师以之前堪比舒拉克家族祭师的优雅温和的说道。

    “滚出去!”眼见舒拉克家族的仆人要冲进来,一位婆罗门呵斥道,面对这一幕,舒拉克家族的侍卫直接愣在了原地。

    婆罗门家族的侍卫,比外面的中低种姓还清楚,婆罗门是刑不加身的,因而面对婆罗门这些人根本不敢发动攻击,这是他们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他们的战斗都是代替婆罗门去对抗同样代替婆罗门的侍卫,而真正面对婆罗门他们做不到。

    “好了,我们都坐在这里优雅的等待局势结束如何?”已经占据了主动的苏贝迪家族祭师轻声的说道,一副大度的姿态,而舒拉克家族的祭师火冒三丈的看着在场众人,怒斥道,“你们连一点廉耻都不要了吗?居然耍这种手段?”

    “下面人的战斗就让下面人去处理。”亲大月氏的婆罗门平淡的说道,“我们相互之间操控着他们作战就是了,至于所谓的伽蓝神,如果是真神,会在乎吗?如果是伪神,刚好正本清源。”

    舒拉克家族的祭师气的面色涨红,然而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他过不去,而且对方动手这么急,那边应该已经下手了,哪怕没有大军,但这些人凑一凑,一群顶尖的杀才还是能凑出来的。

    也许内气不受限制的情况下,破界级好手根本不在乎这么一点对手,毕竟这些过于强大的个体,意志没有办法统合到一起,也就不大可能诞生足以用来削弱破界的云气,以关羽表现出来的实力,击杀这群人绝对不是问题,但是现在……

    云气之下的破界能发挥出来多强的实力他们又不是不知道,也许确实是比在云气之下的破界级要弱,但实际上云气之下,破界级稳定的实力也就是炼气成罡顶峰的水平,而且云气如果非常厚重的话,这个水平还要下滑一些。

    钵罗耶伽城的云气非常厚重,这是一座坚城,而且以贵霜的人口规模,以及其经典的云气储备技术,云气的压制程度足够让破界级强者变成炼气成罡。

    这个水平面对同样被压制到炼气成罡的内气离体可能有一点优势,但是对方的数量肯定会填补这个劣势的。

    以舒拉克家族现在的本钱,被对方先发制人之后,在他看来恐怕也就是为那位看起来无比贴近伽蓝神的汉将收尸了。

    然而……

    关羽翻看着手上的春秋,托陈曦的福,关羽现在拿到了全套的春秋,相比于其他书,这么多年来关羽依旧喜欢看春秋。

    不管是以叙事为核心的左传,还是以大复仇,华夷之辨,限制王权为核心的公羊传,亦或者是以尊王攘夷,贴近法家为核心的谷梁传,关羽全都看,而且时不时就会拿出来看。

    因而在钵罗耶伽城云气升腾而起的时候,关羽依旧沉迷于春秋之中,而感受到变化的周仓则是微微皱眉,但并没有因此而打搅关羽,关羽给他说过,来不了大军,只有蟊贼。

    “嘎吱!”随着房门的推开,月光从门外照耀宰了地板上,握着竹简的关羽依旧在思考春秋之中的隐喻,而这个时候苏贝迪家族的刺客已经踏着月光出现在了门外。

    “君侯。”可能也是看到了关羽不满的神色,周仓欠身施礼之后扛着青龙偃月刀大跨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面前一众蟊贼,周仓黑着脸勾了勾手,哪怕是被压制到了炼气成罡,他也没有什么畏惧,君侯就在身后。

    大战乍起,初一交手周仓凭借着一股血勇尚且能交手几招,但这是刺杀,不是决斗,仅仅四五回合,周仓就险象环生,而关羽这个时候像是领悟了公羊传的天人一般,缓缓地抬头看向周仓。

    没有太多的动作,明明力量都被压制到了炼气成罡这个层次,但是当关羽恭敬肃穆的将简书公羊传卷起来收入书囊之中,再抬首看向门外的瞬间,所有的刺客心中皆是警铃大作。

    然而关羽只是看了一眼就缓缓地收回了眼神,但就是这一眼,所有的刺客皆是寒毛倒竖,不过随着关羽的阖眼,之前那种寒毛倒竖的感觉陡然消失,就像是一切都是幻觉一般。

    “给君侯丢脸了。”周仓退了回来,而一群刺客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就这么看着周仓退回内室。

    关羽没有说什么,而一群刺客眼见着周仓扛着刀站在了关羽身后,化作铁塔一般的刀架子都有些愣神,互相对视了一眼准备出手。

    然而在他们准备出手之前,面前陡然出现了一个虚幻的伽蓝神,甚至他们能透过这个虚幻的伽蓝神看到那个坐在主位上,半阖着双眼,右手抚摸着胡须的伽蓝神。

    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在虚幻的关羽出现在一众刺客的中间的时候,所有的刺客条件反射的爆发出来了,之前一直积蓄的巅峰一击,朝着最中央那个虚幻的关羽刺去。

    “刀来。”关羽右手虚抬,明明说的是汉语,也没有使用他心通,但是所有的人却听懂了这一句话,而青龙偃月刀则是化作青光直接出现在了关羽的手中。

    不需要什么蓄势,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动作,一道青光扫光,关羽转身,幻光消失,青龙偃月刀再一次落到了周仓的手上,而坐在主位上的关羽则掏出了另一本谷梁传缓缓地打开。

    至于说之前蓄势一击的三十多名刺客,在关羽那一刀下,尽皆止步,手持着武器停在了门口,就像是时光停滞了一般。

    “这……是……什……”轻风扫过,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的刺客艰难的看着关羽问询道。

    身为一名内气离体的武者,如果说这一辈子何时对神明最为虔诚,那么恐怕就是现在了,这等至高的武技让他们明白了什么叫做朝闻道,夕死可矣!

    月光之下,轻风扫过,三十余名刺客同时倒下,这世间正面面对关羽的刀,而不闪开的对手已经不多了,更何况之前那云淡风轻的一刀可以附带了关羽的军团天赋。

    哪怕是普通的斩击,作为吞并了精锐天赋,形成了自己专属天赋的关羽,只要他愿意,他的每一击都能附带着唯心的力量。

    看着自己的队友全部倒下,仅剩的那一个刺客惊惧的看着关羽,既不敢发动攻击,也不敢后退,亦能一脸惊惧的站在原地。

    “带他们回去,告诉你身后的人,臣服或者死亡!”关羽将手上的谷梁传放到一旁的桌面上,然而哪怕是关羽轻手轻脚,现在这种安稳的环境所有人也听到了一声哐啷声。

    当场仅剩的那位刺客就跪在了地上,尽可能的带上所有刺客的尸体,最后靠着板车将所有的尸体拉上,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刺客再次跪在了地上深深的叩首,“多谢伽蓝神不杀之恩!”

    关羽扫了一眼,只是一挥手,对方就像是逃一样的离开了。

    哪怕是关羽没有杀对方的心思,但是仅仅是面对这种轻易能决定自己生死的神佛,没有足够心理承受能力的人都无法承受,更何况关羽那一刀斩杀了在场所有人的情形,已然崩碎了他的心灵。

    这种恐怖的实力,这种神佛一样的伟力,这种举手抬足之间的气度,这等伟岸的身形——倘使这世间真有伽蓝神,必是这位大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