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九章 下手

    拉胡尔的脑子当然是没病的,要不是没有船的话,拉胡尔也不至于走陆路,谁不知道走水路,顺水而下不仅节省运兵时间,还能减少粮食物资转运的损耗,问题在于恒河两岸的造船厂,还有储备的战船都在之前荀祈查战略储备的时候烧掉了。

    当然这其中荀祈下手的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则是那些贪官污吏下的手,各个时代,各个地方应对这种中央的调查貌似也就这种手段了,而很明显婆罗门这个腐朽的阶层贪起来确实是够狠。

    因而韦苏提婆一世在看到荀祈报上来的东西震怒的同时,也没有怀疑荀祈一丝一毫,反倒还夸奖了荀祈,至于那些精明能干,而且简在帝心的家伙,面对这样的局势也没办法反身。

    哪怕是对方有着充足的证据证明自己确实是没有偷偷出售战略物资,而且这些简在帝心的家伙也深得韦苏提婆一世的信任,也明白他们确实是没有监守自盗,但这种事情就算是被别人放火烧了,也是一个监管不力的评价。

    自然因为这件事韦苏提婆一世拿下了不少的官员,而那些曾经韦苏提婆一世较为看重的官员也因为这一次的事件失去了恩宠。

    至于荀祈则是因为这件事在大月氏内部获得了极高的评价,虽说韦苏提婆一世私下告诫荀祈不要将草原的习性带过来,果决确实是是一个上位者应该有的素质,但是杀性太重的话,很容易让下边人出现逆反心理,总之韦苏提婆一世不仅没有怀疑,反倒夸赞了两句。

    荀祈这边则是依旧我行我素,韦苏提婆一世也只是说了两句就没在多管,毕竟年轻人急躁一些也是天性。

    结果自然是苦了拉胡尔,没船,就算是有船,也不够拉胡尔乘船顺水而下,最后拉胡尔心一横,直接步行过去,反正婆罗痆斯的城防特别硬,而且有尼兰詹和萨卡拉驻守,只要不出城,除非是将城池里面的积蓄的粮食吃光,否则绝对打不下来。

    在尼兰詹稳住萨卡拉的时候,关羽这边已经见到了舒拉克家族这里管事人,和关羽估计的差不多,舒拉克家族这边应该是被司马彰侵蚀的七七八八了,很明显在提起大月氏的时候,这些人有着明显的倾向性,也就是说,他们确实是想要倒向汉室。

    “不愧是伽蓝神。”舒拉克家族的祭师双手合十一礼之后,略有敬服的说道,就跟之前所说的一样,没见到关羽之前,所有的伽蓝神形象都是幻想,而见到了关羽之后,伽蓝神就定型了。

    就连婆罗门这等解释神权的梵天之口,再见到关羽的时候都生出来了一种感觉——若着石健真有伽蓝神降世,必是这位伟男子。

    “将军请入座。”舒拉克家族的祭师请关羽入座之后,各种吃食安排好之后,才开始言及当前钵罗耶伽城的形势。

    关羽半阖双眼,就像是没有仔细听讲一样,实际上这些内容关羽每一个字都深深的记在心中,毕竟这些情报如果靠汉室现在的情报系统去收集,恐怕都有些力有不逮。

    舒拉克家族的祭师也不在乎关羽的表情,实际上只要关羽来了,现在局势他就有了相当的把握。

    关羽半阖着眼睛听着对方的描述,对于钵罗耶伽城的形势有了非常清楚的了解,局势比关羽想的要好很多,舒拉克家族在和对方的角力中并没有落入下风,只能说现在的局势双方都缺少一个一锤定音的力量,而现在他来了。

    “需要我做什么?”关羽少有的开口,不需要舒拉克家族询问,关羽就明白现在是拿下钵罗耶伽城的好时机,而且相比于之前预估的形势,舒拉克家族的表现极其惊艳。

    “并不需要伽蓝神做什么,其实就像是之前邀请您来一样,只要您来了,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我们既然能和对方角力,说明双方的势力相差不大,实际上现在真正影响局势的只是双方背后的力量。”舒拉克家族的祭师平稳的说道。

    司马彰在思考什么舒拉克家族确实是不知道,但是司马彰种下得那颗种子,确实是让舒拉克家族对于神权和政权有了其他的想法。

    相比于被人催着去做某些事情,因为自己的欲望和想法而想去做某些事情,反倒更容易成功一些,而舒拉克家族就是如此。

    因而反过来说的话就是,舒拉克家族希望汉室获得胜利,并且在这一胜利的过程中,展现出自己的价值,成为当年倒向大月氏的那些婆罗门一样,获得神权和政权全面的权柄。

    哪怕到时候上面还有伽蓝神,还有其他,但只要在恒河这一片区说一不二,那就是值得的,舒拉克家族的追求就这么简单明了。

    关羽放下酒盏,婆罗门基本不饮酒,因而为关羽准备的酒水相当的清淡,关羽喝起来也没有什么味道,这个时候听到舒拉克的说法,侧头再看的时候双眼略显锐利。

    “确实没有,您来了,其实我们就已经赢了,双方控制的军力并没有差距,但很明显大月氏对于他们的看重并不如伽蓝神对于我们的看重。”舒拉克家族的祭师笑着说道。

    关羽点了点头,对于舒拉克家族的看重略微提升了一点,哪怕不喜这些人的思维方式,但是看在主动倒向自己,并且献上一座坚城的面上,关羽也会给与相当的尊重。

    就算是看着不爽,那也是等到失去价值的时候,现在,舒拉克家族是关羽亲密的合作伙伴。

    饮宴结束之后,舒拉克家族将关羽安排在内侧的客房,然后将周仓等人一一安排在关羽的周围,这个时候就算是关羽的亲卫也明白了局势,很明显和关羽当初猜测的一样,局势已定。

    “君侯,没想到这么顺利!”周仓惊喜的说道,关羽则是一副不苟言笑的冷脸上扯出一抹笑容。

    “事情还没结束,今晚和衣而眠,谨慎一些无大错。”关羽叮嘱了周仓几句,然后将青龙偃月刀交给周仓,周仓笑呵呵的将武器扛走。

    实际上已经有了刀灵的青龙偃月刀完全不需要温养,不过关羽还是让周仓继续作为刀架子。

    舒拉克家族发生的时候,亲大月氏的哪一派婆罗门皆是心里有数,说起来婆罗门也是一个怪胎,内部相对松散,真正和大月氏对抗的婆罗门实际上也只是那些白沙瓦一代的婆罗门。

    当然如果婆罗门要是也分级别的话,那些在白沙瓦的婆罗门就是最高级的婆罗门,就像同样是二代,诸葛亮那种厅级干部的二代,和周瑜那种爷爷国级,叔叔国级,伯伯和老爹以及平辈大哥部级干部的那种二代,完全没办法比啊。

    相比而言钵罗耶伽城的婆罗门虽说也算是大户,但和白沙瓦那票子婆罗门比起来那就是寒门了,这也是这群人会和上层有不同意见的重要原因,地方对抗中央基本上是历来如此。

    因而这边的婆罗门抱大月氏的抱大月氏,中立看热闹的看热闹,抱汉室的抱汉室,然而就是没人将这件事捅到白沙瓦。

    至于说这里有没有白沙瓦的内部人员,肯定有,但是从双方角力开始,这些人就不可能走人了,如果连自己的一亩三分田都管不住的话,这些人也别说这地方是自己的了。

    “汉室那个伽蓝神来了。”坐在上首苏贝迪家族的祭师看着自家的一群盟友平静地说道。

    “大月氏没来?”一旁的某个盟友嗤笑着说道。

    “是的,没来,看来我们这么多年又是给粮,又是给钱好不容易养大的狗,在我们需要让他们咬人的时候,居然跑了。”有一个婆罗门成员看向苏贝迪家族的祭师嘲笑道。

    “呵。”苏贝迪冷笑着看着自己的盟友,“大月氏不是一条好狗,但汉室来了,我们可未必能控制住,相比于一头狼来说,我还是觉得接受一条不听话的狗比较现实。”

    一众婆罗门听闻此话之后沉默了一会儿,这句话是事实,确实,相比于一条不太听话的狗,狼还是太危险了,在不听话的狗,只要是自家养的,咬自家人的时候肯定会有忌讳。

    “说说吧,如果不太难的话,我们不介意继续。”坐在下首第二位的婆罗门祭师缓缓地开口说道,“说实话,这么多年,我想你们也发现了,在人间难免需要军权,神权毕竟动用之后波及面太大了。”

    “对方来的人不多,我们去堵舒拉克家族的门,然后……”苏贝迪家族的祭师冷笑着做出一个动作。

    “也是,对方一行不过十人,对付起来并不困难,我们不能动舒拉克家族,但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动那些外来者,是神的话,送他归天,人间不需要一个真正的神明,不是的话,正好戳穿。”眼见苏贝迪家族祭师的动作,下首的一个拥护者缓缓地开口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