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八章 应对

    实际上要说的话尼兰詹的做法没有任何的问题,甚至都应该说是最为正确的做法,毕竟相比于钵罗耶伽城,婆罗痆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边郡重镇,前者丢了,最多是粮草和人员的损失,后者丢了那就麻烦了,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伽却里差点变成疯狗。

    实在是因为其他地方的损失,以贵霜的底子完全不当一回事,就算是恒河中下游没了,就现在贵霜占据的印度河流域和恒河中上游就足够贵霜帝国吃的饱饱的。

    真要说的话,贵霜其实并不想死磕汉室,一方面是没有意义,另一方面打赢了也获得不了多少利益,因而贵霜这边是倾向于谈的,然而就算是贵霜要谈也需要一个时机。

    很明显现在这个局势根本就没有办法谈,只能先打,只有双方都打累了才能坐下休息,大月氏好歹也当了近百年的帝国,也是要脸的,汉室甩了他们一巴掌,要是真打不过他们也就忍了。

    毕竟实力差距如果真的有两百多年前武帝时期那种差不多一百倍,再不行换成九十年前那种三十多倍的程度,大月氏肯定会果断认怂,并且再一次回想起了被汉室所支配时的恐怖。

    然而现在汉室的实力别说是大月氏的一百倍了,十倍都没有。

    甚至说句过分的话,三个现在的贵霜合体,有三个拉胡尔,三个阿文德,三个塞西赛利安,三个蒙康布,三个千帆海军,三个百万藏兵,汉室基本就可以洗洗睡了。

    这也是为什么韦苏提婆一世会要面子的原因,因为汉室现在虽说很强,但是和当年比起来,不提制度带来的优越性,单说封建社会最重要的体量,汉室和贵霜的体量基本是一致的。

    这才是贵霜要和汉室开战的重要原因,恒河中下游对于大月氏来说,从来就不是他们的,因而也没有失去这一概念,没了也不心疼,现在和汉室动手的最重要的原因就一条,汉室没有以前那么变态了。

    不管是因为他们大月氏变强了,还是因为汉室变弱了,总之汉室确实没有了当年那种一路偏军,甚至不需要偏军,几个领头人,加上一两千戊己校尉,就地征召杂鱼,就足够将他们横扫的实力。

    现在的汉室要击败他们,需要军魂,需要双天赋,需要以十万计的精锐,这种差距让大月氏反倒不觉得恐怖了。

    哪怕汉室能拿出那样的力量,相比于当年随便一路偏军就将他们击溃情况,大月氏完全不觉得双方向当初一样有着天壤之别。

    这种底气支撑着大月氏和汉室做过一场,不为恒河中下游那些一直未曾属于大月氏的国土,只是更现实,更直接的理由——我们已经强大到足以直面你们,再也不是那个你们一声呵斥就吓跑的小国了。

    这些话韦苏提婆一世没有说过,但是和汉室交手之后的大月氏都生出了些许的感觉,汉室很强,但并没有强到传说中的那种三五十人就地征召几千人,以一比一百的战损比轻易击溃他们的程度。

    尼兰詹同样如此,他毕竟是地地道道的北方贵族,正因为以前将汉室汉室放的太高太高,因而哪怕是遇到了全方位碾压他的盾卫依旧没有办法让他绝望。

    从弱小到强大,一步步走过来的人,至少根基是坚实的,就算是受到了冲击也不会被压垮,反而会借助这份压力尽可能的提升自己。

    尼兰詹如此,萨卡拉如此,巴拉克也是如此,这些人的资质说不上当世顶尖,但是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综合能力,其实已经足够作为任何一个帝国的中坚。

    可正因为这种资质,这些人都很明白自己的责任,如同巴拉克在开伯尔山口的坚持,抱着全灭也绝对不退的信念;一如萨卡拉作为天生的战士在面对自身信仰时的坚持,宁可粉碎信仰,也要斩下身为战士的那一剑;而尼兰詹也是如此。

    “最新的情报,汉室可能越过了婆罗痆斯前往了钵罗耶伽城。”塞格迪有些头疼的说道,“那边再次派人来通知你过去,还是拒绝?”

    “拒绝。”尼兰詹平静地说道,“钵罗耶伽城和我有什么关系,北贵在这边只有三座城,而婆罗痆斯是我驻守的城池,管好自己就行了,至于钵罗耶伽城,说不准呢!”

    塞格迪默然无语,他也知道现在这个形势尼兰詹最好的选择是蹲在婆罗痆斯什么都不管,只要守住了婆罗痆斯那么其他的损失等拉胡尔率领大军过来算总账就是了。

    更何况现在的情报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很多时候都是汉军故布疑阵,就算是塞格迪在现在这种不能大规模的派遣斥候的情况下,也很难确定现在收到的这个情报,到底是汉军抛出来的诱饵,还是真实的情况,如果是前者,那很有可能将尼兰詹搭上。

    “看来你也是这么觉得。”尼兰詹看了一眼塞格迪说道,“我们都不能保证这条消息是不是汉军放出来的假消息,就是为了引诱我出去,婆罗痆斯城绝对不能再出事了。”

    “唉,终归还是我们实力不济。”塞格迪叹了口气说道。

    “要不我去如何?”就在塞格迪开口之后,从院外走进来的萨卡拉远远的开口说道。

    “你去没用,他们的意思是让北方贵族站台,你的兵员补充好了吗?”塞格迪毕竟和萨卡拉更为熟悉一些,说话也随意了很多。

    “补充好了。”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军团长萨卡拉随意的说道,“本身就有后备士卒的,只需要磨合一段时间就好了。”

    尼兰詹看着萨卡拉,上下打量了很久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你变强了。”

    “嗯,对着伽蓝神斩出那一剑之后,我的心障就碎掉了,最近沉淀了一二,彻底解除了隐患,从今以后,神佛于我再无束缚,我便是我心中的神佛了!”萨卡拉看着尼兰詹缓缓地说道。

    “唯吾独尊?”尼兰詹笑着说道。

    “也许吧。”萨卡拉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否认。

    “可惜了,如果你在我们北方,走出这一步,距离名将就不远了,唯心唯我的方式诞生的心象会非常强。”尼兰詹有些可惜的看着萨卡拉,他不是那种敝扫自珍的家伙,对于萨卡拉他还是相当看好的。

    准确的说对于萨卡拉以及刹帝利武士军团尼兰詹都是相当看好的,毕竟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武士,虽说没有之前那个假冒产品的素质高,但这些人是天生的战士。

    “没什么,这样就够了。”萨卡拉并没有什么可惜的,能迈出这一步对于他来说已经很好了,想通了很多以前无法想通的事情,进而以自己为核心建立的军团也变强了很多。

    “我可以代你去钵罗耶伽城。”萨卡拉再次开口建议道。

    “不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竭尽全力守住婆罗痆斯城。”尼兰詹果断的决绝了萨卡拉,没有给对方留下一丝一毫的回转余地,他很清楚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保留实力,忍让,然后等拉胡尔到来。

    “该忍的时候必须要忍,你是一个军团长,麾下的军团非常强,但是单个军团遭遇汉军的话,和他们交手过的你,想来比我还清楚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吧。”尼兰詹看着萨卡拉严肃的说道。

    听到这话,萨卡拉心情明显有些压抑,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恼怒说道,“我现在已经可以应对盾卫了。”

    “神足通和时感混淆这两者我都有了相当深的感悟,相比于之前,我能以较小的损失将之前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击败。”萨卡拉诚恳的说道,他现在已经将两个天赋结合在一起了。

    靠着时感混淆带来的速度,以及神足通可以通行一切带来的移动,萨卡拉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在速度和爆发上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成功成为了当前极少数可以和骑兵拼速度的步兵。

    “不够。”尼兰詹看了一眼萨卡拉说道,“你现在的军团就算是面对那个超级重步兵,也未必能占上便宜,你的提升对于那种板甲而言意义不大,而且你觉得对方已经花费了那样的本钱在装甲上,这次会不会在缝隙之中加上链甲?”

    当然会啦,如果陈曦在的话,肯定是这么回答的,毕竟新一代,也就是臧霸这一版本的铠甲,在铠甲的结合处直接加上了链甲和鳞甲,总之缝隙是没有了,现在的话,就算是第五云雀要下手,也必须开压制能力,全力以赴才能凿穿盾卫士卒身上较薄弱处的装甲。

    这还是看在第五云雀那军团偷袭的时候绝对先手,外加肯定是要害打击,换成其他军团,硬砍吧!

    问题是以现在三个版本的盾卫平均水平,没有特殊攻击的军团根本啃不动这种奇葩玩意儿,刹帝利武士军团虽说挺强的,但真要说杀伤力,先点个初代锐士的高周波震荡剑再来找盾卫玩耍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