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七章 抵达

    古典帝国在强大的时候都会修建坚城,而钵罗耶加也是如此,虽说不至于像婆罗痆斯那么变态,但也不是说拿下就能拿下的,不过好在还能智取,否则的话,关羽也不至于来这边了。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司马彰了,前两年来的时候,荀祈拿着真东西加入了王族,而且一路靠着智慧混到了王族中坚的位置。

    陈忠走琐罗亚斯德教派的破绽,先自称是琐罗亚斯德教派在西域开拓成功的主教,加之又有西域三十六国背书,手法和荀祈的差不多,反正肯定是真的,就算是琐罗亚斯德教去查也不会出现其他的结果。

    因而陈忠很轻易的就混入到了琐罗亚斯德教派的上层,但这个上层和顶层还有一些距离,而陈忠没那么多时间,于是使用了某些手法送琐罗亚斯德教派的教宗上路了。

    之后谁接任教宗那就不是能力的问题了,而是内斗水平的问题了,而陈家这个技能点的非常高,甚至说一句世界顶尖水平都不是吹的,自然那群主教都被陈忠斗倒了。

    后面就是各种清洗了,这就很简单了,陈忠表示自己经验丰富,于是很快就坐稳了教宗的位置。

    唯有司马家的心太大,想要一步登天,先摸得是沙门,然后以沙门的名义接触婆罗门,之后从婆罗门阶层改变自己的身份,这样成功的话司马家其实能动用两股势力。

    虽说最后化名为障的无名沙门人士确实是靠着一步步的奋斗做到了,但是其中的艰辛也能看到。

    这其中出力不小的就有舒拉克家族,这是司马彰接触的第一个婆罗门家族,也是现在真正完美控制的家族,其控制的深度比陈忠的琐罗亚斯德教派,和荀祈的皇室小宗要强得多。

    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虽说从本质上讲,在钵罗耶加城的舒拉克族人其实是只是司马彰的弃子,但弃牌这种手段,也要看什么时候用,而现在就是司马彰认为的弃牌比较合适的时候。

    关羽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很清楚,其他婆罗门人士可能有一些问题,或者其他一些多余的想法,但是邀请他过去的舒拉克家族肯定没有问题,如果司马彰连这一点都无法保证,那也别吹了。

    只是这种话关羽不大想告诉关平等人,不是信不过,而是关羽这个人很注重道义,什么层级有资格知道,那么其下的阶层就不能告知,毕竟身处贵霜内部,一旦暴露,那就真的是孤立无援。

    因而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安全。

    哪怕下面人的猜到了贵霜内部有人,但只要无法确定身份,也没有对应的情报,就算是叛逃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影响,查不到的东西,只靠捕风捉影是没有意义的。

    “我意已决。”关羽看了一眼周仓等人说道,舒拉克那边既然说需要他过去,而且确定这家是司马彰的手笔,信得过,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件事恐怕是真的卡在了那个位置。

    关羽对于麾下的统治力非常优秀,在关羽铿锵有力的表示自己的决断之后,哪怕一群人还有其他的想法也都只能闭嘴。

    “父亲,既然您已决定,我等也不多言,还请允许我和您一同前往。”关平眼见这件事已经没有办法说服,只能选择曲线救国。

    “你坐镇军营,周仓和我一起过去。”关羽看了一眼关平,对于关平,关羽还是抱极高的期望的。

    关平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犹豫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身材粗壮的周仓闻言抱拳一礼,对于关羽的最终决定,周仓一直都是无条件执行。

    钵罗耶伽城这边舒拉克家族的分支这个时候也正在思考接下来的安排,汉室的那位伽蓝神能来最好,如果不能来的话,要压住钵罗耶伽城的其他家族对于舒拉克家族来说就有些困难了。

    本来舒拉克这边的想法是献城,只是这件事有些行事不密,被另外一部分婆罗门给发现了,好在在下手的时候,舒拉克这边也已经拉拢了部分的人员,加之这件事还没有证据,好吧,就算是有证据其实也拿舒拉克家族没有什么办法。

    只是这么一来舒拉克这边就明显有些被动,而且在收到这一情报之后,钵罗耶伽城内的婆罗门快速的分裂成了三个团体。

    其中中立派,也就是那些没有掌握着权势的派系,现在基本都处于骑墙看热闹,嘴上说着大家要冷静的那种,这一派可以忽略不计。

    剩下的两派,一派是倾向于大月氏的婆罗门,另一派则是对于现状不满,希冀于汉室能改变现在这种情况的婆罗门。

    双方还算克制,死的多是两脚牲口,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大的碰撞,而且闹得也不算太凶,只不过这样的行为已经让钵罗耶伽城内的局势变得相当紧张,而现在的情况就是在中立派的邀请下,希望双方坐下来,好好谈谈,死磕是没有什么意思的。

    说实话,这种局势已经很诡异了,放在汉室的话,双方肯定是不死不休,而婆罗门这边现在还能坐下来继续谈。

    舒拉克这边的意思就是邀请关羽过来,相比于完全谈不出来什么的东西会谈,舒拉克这边觉得还不如直接让伽蓝神站出来。

    就算是一个假的伽蓝神,出现在钵罗耶伽城里面,也足够解决很多的问题,有些时候不亲眼见一见,谁也不能只凭传言就能确定。

    “祭师,您觉得汉军那位会来吗?”一名追随舒拉克家族的婆罗门带着些许的犹豫询问道。

    “来了最好,那位只要进来了,现在正在争斗的这两派就没有争斗的意义了,毕竟怎么进来的,谁放进来的,不是说能说清的,而且有些人也未必愿意听这些解释。”被称为祭师的那位缓缓地说道。

    “现在的局势,就看对方敢不敢来了。”在上首念经的那位祭师缓缓地的开口说道,“只要敢来,我们就能获得胜利,那些信大月氏的,终归是没有人给他们站台的。”

    大月氏确实是入侵了南方婆罗门,但是就像是之前所说的那样,婆罗门不可能同意大月氏在所有的城池进行驻军,早在之前所认同的可以驻军的城池只有三个,而钵罗耶伽城并不是。

    因而所谓的争斗也就仅仅是婆罗门之间的政斗,真要说的话双方的力量相差不大,基本均衡,而舒拉克家族请关羽来的原因就是为了一锤定音,至少让那群人看清局势,汉室能来,而大月氏不能来。

    关羽没想过钵罗耶伽城的局势如何,也没想过舒拉克家族请他过去是干什么,但是光是冲舒拉克家族是司马彰的棋子,关羽就会过去,对外作战的时候,如果连自己人都信不过了,那么这一战肯定输。

    因而关羽来了,而且是骑着卷毛赤兔,身穿紫色服袍,外罩锁子连环甲,倒提青龙偃月刀,带着周仓以及三五个校刀手,策马走正门准备进入钵罗耶伽城。

    关羽没有特意加快马速,进城的时候还特意停了一下,而守城门的城门令看着关羽甚是有些不知所措,伽蓝神什么样子的口述已经从恒河中下游传递了过来。

    如果说之前他们对于那简单描述“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如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没有什么实感,现在在看到光羽过来的时候,他们自然而然的就反应过来,说的就是这位。

    那种不需要解释,只要看到了就知道的感觉,让钵罗耶伽城的城门令直接跪在了地上,匍匐着不敢看关羽。

    而在他跪下的那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一道如刀的视线从他的背上滑过,不由得头皮发麻,这是威,这是势,这是神!

    关羽并没有停留的意思,就那么堂而皇之的策马进入钵罗耶伽城之中,然后随意的拐弯,很快就遇到了舒拉克家族迎接的队伍,哪怕是没有特意通知,他们也极快的收到了消息。

    “确实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威。”舒拉克家族的祭师远远的看了一眼被自己麾下的私兵迎接着进入院中的关羽略有敬服的说道,“这等胆魄,这等威势,怪不得会自称是伽蓝神。”

    在舒拉克家族迎接关羽入门的时候,钵罗耶伽城的其他家族也收到了消息,而那些倾向于大月氏的婆罗门这个时候皆是火冒三丈,他们之前请尼兰詹前来,不想尼兰詹果断拒绝,结果现在汉室的伽蓝神来了,这让他们颇为憋屈。

    实际上尼兰詹也是无奈,现在这个局势,守好婆罗痆斯,汉军再跳腾他也卡着汉军的咽喉,汉军根本不可能大举进攻。

    而这个时候钵罗耶伽城那边请尼兰詹出马,尼兰詹第一反应就是汉军的计谋,要诱使他出城进行野战,然后拿下婆罗痆斯城,自然是果断拒绝,在这个节骨眼上,尼兰詹绝对不会离开婆罗痆斯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