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六章 妥了

    之后的发展就跟李优估计的一模一样,哪怕明知道这么做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贪欲依旧控制着他们伸出了自己的爪子。

    以至于在李优进来的时候,一众婆罗门虽说分好了那些东西,但是面色却明显都不太好,而李优见此心下一安。

    说起来,李优最担心的其实是婆罗门这群人到现在依旧是抱成一团,同进同退,如果面对利益这群人还能保持之前的联盟,不会因为贪欲做出不太理智的选择,那么李优就只能选择最后的手段了。

    因而到了那一步,就算是李优主动分割这些东西,对于婆罗门的影响也不会太大,而一个团结一致的势力,哪怕脑子有点问题,只要体量还在那里,拖着拖着,就足够让侵略者生出其他的想法。

    为了避免留下隐患,一旦出现对方分文不取的情况,李优这边就会直接举起屠刀,将这群人送上路,之后也不会在选择先行维稳和吸纳,转而一路杀过去。

    到了那个时候,双方拼的真就是帝国的体量和底蕴了,汉室想在南贵借力的想法基本也就泡汤了,不过还好,婆罗门哪怕是步调一致,其本身也是人,而只要是人就有欲望,而只要有欲望,那就有希望。

    现在这种情况很好,因而看着下面那群人的臭脸,李优也没有装腔作势的维持冷淡的神色,而是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笑意。

    “各位分到了多少我这边不会去问询,也没有兴趣去了解,但是不管如何,至少都壮大了一番,这算是我们汉室给与诸位的礼物。”李优和善的说大,听到这话,一众婆罗门高层皆是微微点头,哪怕之前在分割利益的时候拿到的较少的那些婆罗门也都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事实上他们确实是因为这次分割得到了相当多的利益,不过想起自家获得利益,那些中小型的势力主不由得看向了某几位成员,眼中明显的出现了一抹记恨。

    很明显分蛋糕分的不开心啊,毕竟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被一群人接住了,本应该均分的东西,结果有人拿走了最为肥美的一部分,而有些人只分到了一些残羹剩饭。

    虽说现在的情况,就算是残羹剩饭,也相当于一个婆罗门家族几十年的积累,但问题有些时候就怕对比啊,总有一些人拿到了某些相当于一个婆罗门家族从建立到现在为止所有的财富。

    没错,李优为了取信于人,将那些家族剿灭之后,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碰,钱财这种东西,对于李优来说并不重要,欲要取之,必先予之,这一条李优还是懂得,更何况作为当年能将玉玺作为诱饵丢出去分化关东诸侯的顶级谋臣,现在这点东西根本就是毛毛雨。

    不过眼见现在这个情况,李优还是非常满意的,心下默默地记住那几个被人记恨的婆罗门,没错了,先期就是扶持这其中的一两位,然后,让他们感受到抱大腿的好处,挑起内部矛盾。

    “接下来是三摩呾吒西侧的土地,我们并不想和你们搅合在一起,之前那些东西多的算是补偿,其它部分作为三摩呾吒西侧土地的交换,我知道西边还有一些吠舍和首陀罗在耕种,但我想你们能解决吧。”李优看着一众婆罗门的高层询问道。

    这个时候这群婆罗门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抵抗李优了,毕竟李优的做法虽说暴虐了一些,但是李优也是实打实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且说的也很清楚,只要不违背规则,随便你们搞事都行。

    再加上刚收了李优一大波礼物,婆罗门之前虽说有些物伤其类的感觉,但是现在反倒冷静了下来,死掉的那些家伙的财产都在他们自己的手上,那些家族大致有什么,作为基本处于同一级别的家族他们能不知道,因而分配的时候他们很清楚,汉室分文未取。

    这也就意味着汉室其实不是本着抢钱抢粮这种低水平的事情而来的,双方也有合作的基础,因而心态转过来之后,剩下的婆罗门完全不介意和汉室合作,哪怕婆罗门这边有些心疼土地,但是想想这些土地其实不是自己的,也就没有什么好心疼了。

    有了这种想法之后,李优的问题很快就获得了回答,一众婆罗门高层很随意的牺牲了两脚牲口的利益,表示回头他们就将西侧的那些牲口们赶走,给汉室腾地方,李优表示满意。

    晚上请吃了一顿鲜美的素菜之后,双方可谓是宾主尽欢,在席宴上李优也表示他会尽可能的保证婆罗门的利益,只要婆罗门不给他们汉室添堵,一切问题他们都可以坐下来慢慢谈。

    婆罗门对此深感满意,而且大型的婆罗门势力甚至升起了和西边那群婆罗门一样的想法,八十年前那群混蛋借着大月氏的力量清扫了半个印度,使得贵霜内部的婆罗门成为了婆罗门的正统,现在,他们这些东部婆罗门的机会来了!

    既然当年那群人能借用大月氏的力量成为正统,他们现在也可以借着汉室的力量成为正统,神佛的荣光再怎么光伟,最后拼杀的也是人间的势力,婆罗门的高层脑子哪怕有些混沌,但好歹还有些脑子。

    “成了。”李优有些疲累的对着陈炽说道。

    应付这群婆罗门对于李优来说也有些心累,他之前还在考虑度的问题,生怕做过了将这群人吓退,结果后来李优才发现,拿了东西之后的婆罗门,和之前那种冷淡完全不同,就像是上了贼船之后,依旧无所谓下不下去的那种。

    甚至比那种还要夸张,颇有一种我既然已经不能回头了,我肯定拉着其他人也不要回头,就差抱着李优的大腿表示自己的忠诚了,完全没有面对徐庶时的那种节操了。

    “李军师确实是厉害。”陈炽又不是瞎子,能在东吴当上大将军的人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如果说之前的婆罗门还有一些别的想法,挨了李优这一套组合拳的婆罗门,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偏向。

    “不是我厉害,大概是婆罗门这边也有自己的想法。”李优摇了摇头说道,他对于婆罗门的状态了解还不是很深入,因而在预估的时候会出现一些疏露。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了婆罗门控制本土,我们在短时间就能维持后方的稳定了。”陈炽眼见李优兴致不高,自然的换了一个话题。

    “将其他地区的婆罗门势力名目拿来,让我再看看,下一次不能用这种手法了,我发现我们确实是可以和婆罗门谈一谈。对了还有你看的不爽的那些婆罗门也给我来一份。”李优靠着靠背半阖着双眼说道,毕竟是年纪大了,何人勾心斗角一天也挺累的。

    “我这就去拿。”陈炽点了点头,然后命人将之前就备好的名目拿了过来,而李优则是点灯翻看。

    婆罗门这个奇葩体制,在有些时候反应很慢,但是在有些时候反应快的却让汉室惊讶,就如现在,一众婆罗门只花了两天便将三摩呾吒城的城西迁移一空。

    至于说久居在承袭的吠舍和首陀罗什么的,婆罗门大爷的要求他们能拒绝吗?当然是无法拒绝,期间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反抗,基本就是婆罗门一声令下,那群人就被迫迁走了。

    补偿什么的当然是没有了,土地也被收住了,鬼知道那些人以后吃什么,不过这都不重要,反正又不是自家的百姓受到欺负,李优根本懒得管,只是这种完全没有反抗的举动让李优微微皱眉。

    换成汉室谁敢不给一点赔偿收走自家的祖宅,祖地,不打起来才怪了,要知道就算是地方的豪强地主,那种欺男霸女的家伙,强收别人家的祖宅祖地,也不是一个寨子一个寨子的收,撑死也只是一口气收一家的。

    敢一口气收一个寨子,没有个几百私兵就等着被打死吧,而且就算是有个几百私兵,也会发生流血冲突事件,尤其是像现在发生的这种根本就是强抢,不给钱的事情。

    “这些人不适合当兵啊。”李优看着下面那群如同鹌鹑一样哆哆嗦嗦的吠舍和首陀罗说道。

    陈炽则是缓缓的点头,这些人缺乏血性,哪怕是身体素质强到了某个程度,没有血性,也只是一个空架子。

    “算了,以后在恒河征召的士卒就作为辅兵炮灰算了,也别加强训练了,也许其中有一些适合作为士卒的,但这个比例太小了。”李优冷淡的给下面的那些人做出了评价。

    “辅兵吗?”陈炽看了看之后点头说道。

    “不了,我有了其他的处理办法。”李优突然开口说道,相比于将这些人作为辅兵,李优觉得这些人更适合于其他地方。

    【将这些阶层的青壮集中起来,不是作为军队,而是结合他们的社会分工组成大规模的队伍,这样的话不管是控制,还是削减地方的反抗都有好处。】李优默默地想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