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五章 妥协

    罗马翻天不翻天什么的,对于现在恒河中下游的关羽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徐庶的那番话让关羽清楚的了解到了当前的局势,因而没过多久关羽就选择了主动出击。

    “关将军已经走了吗?”陈到和臧霸等人赶过来的时候,有些头疼的看着徐庶说道。

    “是的,现在局势有些复杂,关将军必须要鼓动一部分忠于伽蓝神的势力,去拖延时间。”徐庶先是对着董昭欠身一礼,之后有些郁闷的说道,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我来接管情报系统,你不介意吧。”董昭闻言带着急迫说道,毕竟身处后方,有很多的细节他也不太清楚,而且到现在董昭甚至无法确定汉室安插在贵霜的那三家到底是什么身份。

    “不仅不介意,还希望你赶紧接手。”徐庶一点专权的意思都没有,而且现在这个局势,徐庶也是真的一点都不介意汉室派人来分走自己的权力,毕竟相比于局势稳定的时候,这时的权力真的背着责任,有些时候搞砸了,不仅仅会将自己陷进去,还会将战友也埋进去。

    “那就好。”董昭点了点头,“我会接管所有的情报人员,而且必要的时候可能还会和贵霜方面进行接触,但是无论传出什么情报,只要不是从我这边报上去的,都当作假情报。”

    “内部情报呢?”徐庶对于情报系统虽说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但是作为刘备最早招揽的文臣,徐庶还是保持着对于国家和君主负责的心态,因而在董昭要全面接管的时候,徐庶当即开口询问道。

    “你如果信得过,就给我,信不过,就继续保持现在的状态,进行单线联系。”董昭神色平静的开口说道。

    徐庶闻言双眼骤然变得深邃,扫了一眼董昭之后,笑着说道,“既然是交给你了,那么我就不会再行限制,贵霜这边的情报系统我全数交割于你,以后就由你对于这件事负责了。”

    “好!”董昭没有多余的话,就只是点了点头回答道。

    “贵霜这个国家底子有些确实是厚实,但仅仅如此,还不足以拥有恒河。”徐庶一副叹惋的口吻说道,随后又像是想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回转话锋,“那些资料我已经收集起来了,人员名单,你看了之后烧掉即可,之后再行加减就是你的事情了。”

    “没问题,我会竭尽全力。”董昭看着徐庶那比自己那年轻太多的面庞缓缓地点头,这个时代确实是英才辈出。

    “靠您了,我们的陆军具备压制对方的能力,但要降低伤亡还是需要您的协助。”徐庶在董昭做出承诺之后,谦卑的施礼道。

    “无需如此,皆是为国效力,内战无正统,外战分华夷,你大可放心。”董昭平静的说道,完全没有因为徐庶先是暗示威胁,后是恭谨恳求而生出任何的悸动。

    董昭这个人确实作,但这个人百作不死也是有道理的,这家伙很清楚死线在什么位置,而且极佳的战略目光,让这货基本不可能犯致命错误,因而面对徐庶的询问,董昭直接给了答案。

    内战我给谁当间谍那是我的事情,我看谁不爽坑谁,那深究也最多是兄弟阋墙,我搞谁,给谁挖坑,当多面间谍从根本性上来说也只是找个平台展现一下自己的智慧而已。

    可外战,这就有一条触碰不得死线,董昭又不觉得自己脑子有病,他在汉室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换个地方投贵霜,脑子有病吗?去贵霜有什么好的,换个地方家族就能兴旺?开什么玩笑。

    婆罗门还真能比济阴董家厉害了?大小一个世家,门楣还是要的,所以从一开始董昭就没想过双面间谍这种事情,然而不知道是那些人脑子有病,还是因为自己在袁刘大战之前的搞的鬼,让这群人都担心他成为双面间谍。

    董昭表示老子还真是心累了,我不就是在内战浪了两下吗?真要说前科的话,内战还是你们发动的呢?大家都有前科的好吧。

    除了黑芝麻汤圆的陈子川能拍着胸脯说是止戈歇战,以德服人,你们其他的哪个不跟我一样,都是黑材料一堆,结果现在你们都觉得我会当间谍,能不能想想你自己再说我啊!

    都是千年的老狐狸,你说你比我干净,我咋不信呢?

    徐庶并不明白董昭的心态,但是董昭既然这么说了,而且现在的形势也确实是不适合他继续对于情报系统进行管理,因而徐庶也没有再多言什么,毕竟依着徐庶的智慧,其实很清楚,董昭这种级别的智者不可能去作这种没意义的死。

    只不过是因为内战时的前科,徐庶不得不叮嘱两下。

    “李军师还在后方吗?”徐庶左右看了看之后有些失望的说道,虽说徐庶很希望只依靠自己将事情做好,但是现在既然做不好,为了大局考虑,徐庶还是希望能来一个可靠的人,接替他的工作。

    “嗯,李军师和黄将军还在后方,毕竟人员安置相当重要,而几十万人的安置工作,我们这群人之中有经验的也就是他了。”董昭无所谓地说道,李优不是不知道现在的前线有多少的压力,但是相比较而言,前线在李优看来还能撑住,先做好百姓安置,站住脚再说。

    因而李优在处理完朱罗王朝的事情之后,直接杀到恒河下游,带着陈炽等人开始就地安置南方的百姓。

    好在之前也有准备,陈炽本身备着的农具,以及迁徙时带过来的这些东西勉强是够用的,而现在要做的就是分地,以及消弭迁移人口和当地人口之间的矛盾。

    实际上分地不是什么大问题,最多是从婆罗门身上割肉,要盯着那些婆罗门省的对方反抗,实际上最大的问题是因为双方生活习性的不同,汉室百姓和当地居民之前存在一定的矛盾。

    这种就没有什么好说的,给汉室百姓发武器,然后镇压那些有反抗能力的婆罗门,甚至再进一步,向着罗马学习,法律也搞两个,一个万民法,专业管理非公民的一切,一个公民法,只对公民负责。

    不过可能也是为了省事,李优直接选择重建居民点,也就是所谓的给迁移百姓直接建设居住地,不和婆罗门阶级混在一起。

    恒河流域也就是这一点比较好,不存在土地不够肥沃的问题,直接圈地开荒就可以了,当然随后李优就召集附近地区的婆罗门和刹帝利,没说的,就是开会,公平公开公正的讨论土地分配制度。

    当然这个公平公开公正,指的是李优公平的威胁了所有的参会婆罗门和刹帝利,公开的告诫没死的家伙要引以为鉴,公正的表示只要违背命令的不管是谁统统都会死。

    总之没来的家伙,李优直接让黄忠用射声营统统干掉,连收尸都不用做,对于李优而言,没来的就不用来了,送他们上路就是了。

    做这种事情李优是很有经验,因而一口气蒸发了上万人之后,婆罗门终于感受到了李优和徐庶的区别,后者还是一个可以糊弄的小年轻,前者根本就是一个变态。

    “没来的以后也都不用来了。”李优翻了翻花名册,在时间到了之后,将门一关,毫无掩饰的展现着自己的杀意。

    下面的婆罗门和刹帝利都皱着眉头看向李优,而李优则是全然一副无所谓的神情,他在中原被人这么看都已经看的习惯了。

    “这部分没来的,抽一半家产送给你们,回头离得近的就地接收就是了。”李优也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和徐庶不同,他干事情干净利落,该下杀手的时候绝对会下杀手。

    “有一句话叫做胜者通吃,我想你们到现在也应该知道汉室具有什么样的力量,横推了你们并不困难,我们不想直接翻脸,因为这么干的话,实在是过于麻烦,但这并不是做不到,因而你们不要给我们耍什么小心思。”李优看着下面的婆罗门和刹帝利成员目光如水。

    这群人是骑墙派也好,二五仔也好,见风使舵也罢,其实都没有什么影响,李优也没有什么讲道理的意思,将该说的话都说了,我就是规则,先做好杀光这群人之后的解决方案,再看这群人听不听话。

    下面的婆罗门和刹帝利听到这句话面色都有些难看,但是李优根本不在乎这个,依旧冷漠的扫过所有人,他很清楚他要什么,也很清楚婆罗门和刹帝利要什么,这个问题并不难解决,现在双方能妥协!

    “我们汉室就一个要求,该纳粮的时候纳粮,该缴税的时候缴税,我们迁移过来的百姓也不会和你们住在一起,我们双方各过各的,老死不相往来,一旦因为垦荒种田等问题出现冲突,你们管好你们的人,你们下面的那些牲口是杀是埋我不管,但我这边出事给个交代!”李优带着淡淡的杀意扫过所有的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