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四章 这国怕是要完

    凯尔特人这边对于这件事略感失落,但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袁家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势力,稳稳是罗马边郡公爵按个级数,要是放在两百年前还没有被凯撒按在土里面摩擦之前,凯尔特人和这种级别的大贵族结亲倒也不算高攀。

    可惜不管是罗马还是汉室都是蒸蒸日上,而作为世界史最早一波具备文明的凯尔特人一路走下坡,到现在老弱病残加起来连五十万都不够,双天赋军团左右凑一凑都凑不到满编。

    诸王并起,王国林立的时代,所依靠的从来都不是所谓的身份,地位,古老传承,而是手中的力量,强弱的划分直接和地位挂钩,国与国之间,和人与人之间不同,不需要道德的粉饰,力量便是真理。

    凯尔特人弱到了这种程度,本身就是靠着斯拉夫人的施舍才得以在东欧生存下去,更何况这种生存方式,更多是依靠斯拉夫人对于铁器的需求,其本身对于凯尔特人并没有什么兴趣。

    甚至早期袁家都打算拿凯尔特人给罗马作为赔礼,毕竟形势比人强,一时认怂并没有什么,只要还有站起来,打回去的机会就可以了。

    后面改变注意也是因为凯尔特人伸手拉了审配一把,外加罗马派遣来的主战军团只有三个,其它皆是本土的蛮子军团。

    哪怕三个军团都有决战兵种的素质,外加蛮子军团的战斗力相当不错,可对于袁家这等已经发展起来的势力,也没有什么压力。

    毕竟彻底已经统合起来斯拉夫人的袁家,哪怕是不动用本身的精锐力量,靠着斯拉夫人就能顶住这三个决战兵种,毕竟欧洲三大蛮子能恶心罗马那么多年也不是水货。

    更何况现在有汉室武装的斯拉夫人,给灌上酒之后,就会嗷嗷嗷的冲上去砍人,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不知道应该说是这个民族天生就缺乏敬畏心理,还是应该说酒精上脑的他们喜欢挑战人生。

    总之喝了酒之后斯拉夫人很喜欢战斗,作为战士什么的,可能在纪律上有些不太合格,但是靠着战力足够弥补很多的问题。

    因而思前想后之后,袁家还是接受了凯尔特人的效忠,而且可能也是知道自家什么都拿不出手的原因,凯尔特的女教宗选择了联姻,这种在中外都相当应用的手段可以在加强联系的同时,让双方更为安心,至于说教宗自己,也说不上不愿意的牺牲品。

    袁谭对此其实是有些犹豫的,毕竟不同于马超那种二货,敢于随便迎娶一个外国美女。

    再说马超这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比方说马超的马家并不是马援的嫡系,人家马援的嫡系是马融,马日磾那一脉,而马日磾好歹在卸任之前还是三公,现在虽说养老了,但也依旧坐在高位。

    顺带一提马日磾和袁术关系其实不错,加之这一世也没有出现马日磾和赵岐出函谷关安抚关东诸侯,马日磾顺道去看看袁术的时候,袁术二货强留马日磾在寿春,将马日磾生生气死这件事,所以现在两人关系依旧还行。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在于人家艾德拉好歹也是亚美尼亚王女,马超娶她也不算是辱没,就算是回国也没有人会说什么,换成袁谭娶教宗为妻的话,老袁家的脸怕是有点疼。

    好歹也是个豪门啊,门当户对可是很讲究的,就算是娶个妾也要有一大堆的理由,至少不能让那群等看袁家热闹的人看了笑话。

    不过应该不亏,如果能生一个黑发黑眸天生内气的袁家庶子,就算是白皮肤也完全不亏,然而并不能……

    袁家这边浪的飞起的时候,罗马这边蓬皮安努斯正在依靠着塞维鲁击溃安息的巨大威望进行内部改革。

    反正元老院那群商人也被干掉了,蓬皮安努斯估摸着自己已经上了黑名单,毕竟一口气杀了那么多的元老院元老,以后肯定得给一个交代,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恐怕连以前的中立派都得罪了。

    不过事情做了蓬皮安努斯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而且干掉了大堆的商人之后,蓬皮安努斯手上有了更多的余钱,拿着汉室那边交易到的水泥混凝土技术到处修路,然后该开矿开矿,该繁荣商业繁荣商业。

    总之靠着这种手法,罗马的财政压力迅速得以缓解,实际上罗马和汉室两个国家在正史都是死于没钱,但这种没钱都只是国家没钱,加之蓬皮安努斯新搞的对汉室国营贸易管理会极大水平的完成了截留,以至于罗马的财政居然开始好转了。

    因而虽说有一群人敌视蓬皮安努斯这个疯子,但是看在罗马帝国蒸蒸日上的份上,蓬皮安努斯现在还不会翻船。

    再加上希罗狄安发回来的消息说是,汉室喜欢某种奇怪的石头,并且送回来来了一批石匠,双方交流之后,罗马开始在后世法国的地盘上开矿搞鸡血石。

    别的玩意儿汉室可能不认,但是古代这种能做印章的石头可是很讨喜的,而罗马寻思着这种东西即不能吃又不能喝,用也没得用,但是既然汉室默认这玩意儿的价值,那好,开采!

    于是蓬皮安努斯火速上马开始采矿,然后和汉室以物易物,双方很快就打成了一致,总之蓬皮安努斯一文钱没掏,将丝绸拿到手,之后开始涨价后对外销售,非常爽快的大补了一口。

    毕竟自己是没花钱,也没给汉室钱,那些罗马贵族和公民上缴的预收款全部让蓬皮安努斯塞到了国库里面,对于每年都要拿财政收入来买丝绸的罗马人而言,少了这最大一笔开支之后,赤字居然被干掉了,瞬间蓬皮安努斯对于开矿的兴趣加了十个点。

    因而最近蓬皮安努斯又派遣了一群人去汉室去研究玉石,虽说不知道这种东西为什么这么值钱,为什么和丝绸的价格都能挂钩,但是这不重要,只要汉室承认这个价格,那么罗马完全不介意多个收入。

    至于说本土玉矿少什么的,罗马表示在其他国家的玉矿他们也可以挖啊,这可是一笔能解决财政赤字的大额收入啊,挖!只要不是汉室的玉矿那就都可以挖,这完全没有什么好怕的,不信你问旁边这群国家,这些蛮子,谁觉得罗马在他们家开矿是看不起自己?

    总之最近搞了一波以物易物,确定这东西价值的蓬皮安努斯已经到处派人去探矿了,顺带蓬皮安努斯也清楚的感觉到,汉室和罗马一样都有一群有钱人在奢侈的道路上越跑越远。

    完全不能明白印章和玉石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的蓬皮安努斯只能将之定义为奢侈品,不过喜欢奢侈品好啊,相比于别的东西奢侈品的附加价值高啊,想想看当年丝绸为什么在汉室那么便宜,在罗马这么贵不就明白了,奢侈品吗?买的不贵那是不行的。

    “蓬皮安努斯,这是什么?”塞维鲁指着蓬皮安努斯弄过来的保镖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们今年的财政。”蓬皮安努斯略有振奋的说道,本来财政结算应该在年初,然而今年事情多,于是硬拖到了六月份。

    “最后这是盈余?”塞维鲁不太懂这个,但是他能看出各项支出和收入,然后看着盈余那一栏非常兴奋的说道。

    “是的,哪怕维持了二十万双天赋的军团,我们也没有出现赤字。”蓬皮安努斯略有自豪的说道。

    他发现将那群商人的产业回收之后,然后以国营的方式将产业分为养人的和盈利的两种之后,再砸下去一堆政策扶持之后,罗马公民的利益得到了极大的保障,甚至还能溢出一部分给与参战的蛮子作为生活保障,让蛮子越发想成为罗马公民。

    “没有赤字吗?”塞维鲁舔了舔嘴唇,有些兴奋,“将之前准备遣散的那部分老兵全部划掉,过段时间给每一位参战的士卒发两个月的俸禄,下半年对成年公民进行一波军事训练。”

    蓬皮安努斯如遭雷击,双眼暴突,盯着塞维鲁完全不知所措,他拿着报表来给塞维鲁看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政策到底有多正确,罗马帝国被自己从岔路上再一次拉了回来,而不是为了让塞维鲁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唔,在给那些参与罗马-安息决战的辅兵们一人发一个月的奖金。”塞维鲁完全没管蓬皮安努斯的神情。

    在塞维鲁看来既然罗马财政完全没问题,那就不应该裁军,之前被元老院那些真正干活的元老就差抱着大腿去劝了,所以不得不同意撤裁掉为抵达双天赋的精锐,现在,蓬皮安努斯都说了财政不仅没有赤字,还有盈余,那裁什么裁。

    作为军人皇帝,最喜欢的就是大军了,不仅不裁,还要扩军。

    蓬皮安努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宫廷出来的,这罗马怕是要完啊!不仅不撤裁兵力,居然还征召……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