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二章 搓不出来

    什么时候引爆了这根刺,双方连带着这个国家大概都会受创颇深,尤其是司马彰那边在得得荀祈的密报之后,已经暗搓搓的将这个消息发给了拉胡尔。

    没错,做了大死,连贵霜唯一一个三天赋超精锐的具装铁骑都给搞升天,将韦苏提婆一世看好的前禁卫军统领盖文弄升天,之前还暗搓搓的串联反动婆罗门搞事的司马彰已经成功洗白了。

    顺带一说,在洗白的过程之中,司马彰神奇的将自己沙门的身份给洗成了婆罗门,而且还成为了其中传承较为悠久的那种,总之靠着一系列的手段,这货成功给婆罗门埋了一个雷。

    韦苏提婆一世则是接着这个机会,收纳了以司马彰为首的那一部分婆罗门,现在婆罗门势力已经被大月氏搞出来了一个裂缝,内部出现了问题,司马彰则是借着这个机会开始搞自己的小团体。

    总之相比于荀祈因为身份日重,已经不能随便出手,司马彰这边终于腾出手来了,有了大量可以发挥得余地。

    从这一边来说的话,陈荀司马三家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配合,荀家冲在最前面,靠着自身的智慧摸出一条路,然后司马家一路苟苟苟,等待时机,而陈家则全程站台,当作局外人,实际上死死地盯着局势,避免其他两家真跳到坑里面去。

    可以说这次平乱能这么快结束,对于婆罗门的清算也没有之前说的那么丧心病狂的主要原因就有一条在于,拉胡尔问计的时候,远在北方的阿刹乘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回了一句,国主不见狮群之中夺取公狮地位的幼狮吗?

    韦苏提婆一世思虑之后,深以为然,于是装作大度的样子没有清算,转而让倒向自己的那部分婆罗门开始撕咬那些守旧派。

    司马彰当然是急先锋啊,他明面上咬的最狠的同时,还默默地拉对面的婆罗门进入自己这边,一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状态,不过司马家本身就很擅长搞这种事情,估计用不了多久,守旧派的婆罗门成员就应该发现司马彰其实是他们自己人了。

    总之司马彰现在终于是上路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笼络更多的婆罗门成为自己人,甚至司马彰已经想好再过两三年,自己婆罗门-韦苏提婆一世双面间谍一事就会在一些人眼中暴露出来,不过没有什么,暴露了这个才能让自己隐藏的更深。

    你以为我是双面间谍,不不不,其实我一直都是汉臣,陪你们玩游戏而已,嘿嘿嘿。

    总之司马彰现在就开始到处挖坑埋线,等着某一天将贵霜生生埋进去,而荀祈那条线,不到万不得已,接下来基本不会动了,主要动的会是司马家的这条线。

    “你是何人?居然敢在行军途中进行窥伺!”沙鲁克从丛林里面揪出来了一个窥伺者冷冷的说道。

    被抓出来的那个青年人看了看沙鲁克不说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嘴,然后张开,沙鲁克看了一眼面色一惊。

    之后左右看了看,带着这这名年轻人朝着中军走去,这件事他没办法插手,能用这种哑巴的人,不是他该接触的,这么多年,他也听从过上层有着这样的传信人,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

    很快沙鲁克带着青年人来到了中军,拉胡尔正在研究该如何练兵,见到身为先锋的沙鲁克,拉胡尔不由得皱了皱眉,“沙鲁克,可是前军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

    沙鲁克指了指那个青年,拉胡尔一挑眉,没见过,但是接下来看到对方缓缓张嘴,空空的口腔,拉胡尔不由得双眼一冷,这是婆罗门的信使,他应该已经和婆罗门决裂了,对方来找死吗?

    “杀了!”拉胡尔没有多话,也没心思听对方的,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而且韦苏提婆一世也给与他足够的尊重,哪怕是当时双方闹得有些不开心,但这七万多精锐,以及接近六十万的青壮,就足够说明韦苏提婆一世的诚意了,因而拉胡尔也不想横生枝节。

    婆罗门能开出什么样的诚意拉胡尔并不知道,但是拉胡尔并不去听,有些事情不听的话,就不会动心,而不会动心,就不会影响自己现在做出的判断。

    沙鲁克愣了一瞬间,然后没有问任何的理由,直接下手干掉了那个人,之后便离开了。

    拉胡尔看着死在一旁的那个青年人,冷笑了两下,“哼,婆罗门这群人啊,真的是不知悔改。”

    “加速行军。”拉胡尔下令道,他这次是真打算毕其功于一役。

    “将军,您这段时间一直围绕着象兵干什么?”杜尔迦有些好奇的询问道,最近拉胡尔总是在围绕着象兵进行观察。

    “我在观察天赋,你知道吗?其实现在有一种非常简单的方式能轻易击败汉室,管他是伽蓝神,还是什么汉室猛将,都不是问题。”拉胡尔拍了拍大象的鼻子,带着些许的思虑说道。

    “什么方式?”杜尔迦一愣,他现在和汉室的仇恨也不浅了,毕竟他的战友,他的兄弟都有被汉军击杀的,到现在他的神佛加持的深化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曾经,然而面对汉军他还是没有把握。

    汉军确实是强大到让杜尔迦必须要谨慎应对的程度,没想到拉胡尔这么快就想到了应对的方案。

    “观察战象啊,我在想我当年到底是怎么训练出来无畏天赋的。”拉胡尔甚是无奈的说道,“汉军和我们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汉军兵少,而我军兵多,但同样我们最大的劣势也在这里,我们的兵都是杂兵,甚至连一天赋的正卒都没有多少。”

    杜尔迦晃了晃头表示认同,贵霜不缺素质合格的青壮,但确实是缺精锐的正卒,如果能训练成为一天赋的话,省很多事情。

    “实际上战争规模上升到这种程度之后,普通的一天赋意义已经不大了,因为这么大规模的战争,一旦溃败,那谁都拉不回去,一天赋的精锐直接会被倒卷崩盘,双天赋也最多是保证自己不崩。”拉胡尔轻声的说道,“而组织力崩了,那就全崩,兵败如山倒便是如此。”

    杜尔迦静静的听着拉胡尔的讲述,并没有打断拉胡尔的话。

    “我寻思着如果有一种让军团不会崩,或者崩的慢一点的天赋,配合上的指挥能力,以汉室现在在恒河下游的兵力,肯定是不够我们打得,而这种天赋便是无畏。”拉胡尔有些沉闷的说道。

    “双天赋您不能稳定搞定我倒是知道,一天赋的话,就算是我花费时间也应该能完成的。”杜尔迦不解的看着拉胡尔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原本我的想法就是将五六十万士卒整肃一下,如果能成就无畏天赋的话,我就多花半年时间,半年后和汉室开一个决战,到时候就算他们兵力更为齐备,六十万无畏士卒,在我的指挥下足够拖死他们了。”拉胡尔叹了口气说道。

    拉胡尔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结果现在情况是拉胡尔自己训练不出来这个天赋,实际上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将校都训练不出来无畏天赋,就算是皇甫嵩作弊出天赋,也和真正的无畏天赋有着本质性的差别。

    这个天赋首先要将帅自己无所畏惧,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胆魄,不管你怎么搞都搞不出来,就算是皇甫嵩那种作弊的方式,十四组合那种抄袭的方式,最后出来的玩意儿都是画虎画皮难画骨。

    拉胡尔当年自己给孔雀的象兵搞出来了无畏天赋,现在让拉胡尔再重新去搞,没有当年那种奋死而战,向死而生的气魄,拉胡尔怎么搞都搞不出来。

    要知道当年孔雀的象兵一开始是没有无畏天赋的,后面是拉胡尔怼人差点翻船,然后死战绝地反扑,将对方锤死才出的。

    毕竟当年那个蹭阿文德热度的北贵名将,好歹也是走唯心唯我迈出最后一步的,拉胡尔锤他的时候也真的是争命的状态,结果现在回过头来,拉胡尔发现自己死活搞不出来无畏天赋。

    都别说无畏象兵了,就是无畏士卒他都搞不出来,拉胡尔表示这可真是扎心了,要能搞出来,他现在就蹲在这里,搞上半年,半年后给这几十万人上了无畏天赋,能乖乖听他指挥,手动八十条指挥线,水陆并进搞死汉室绝对没有问题。

    然而现实是拉胡尔在第一步的时候就卡住了,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完成无畏天赋,这个计划到现在已经废弃了大半。

    “那训练其他的天赋呢?”杜尔迦虽说不太明白为什么拉胡尔一定要追求无畏天赋,但是这个天赋出不了,可以出其他的啊。

    “其他天赋不大可能,除非是士卒本身就很合适,否则短时间不可能出天赋的,无畏天赋好像和其他天赋有些不同,能很快成型,而且极快的转化成战斗力。”拉胡尔甚是无奈的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