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一章 正在变糟的形势

    到了这种地步,不借用本土力量的话,徐庶也很难再继续拖住南贵,毕竟对方确实是强的头大,而汉室本身碍于后勤线的长度,以及兵力投放的难度,短时间内能抵达这里的都是精锐,而战场有些时候真的需要大量的辅兵进行配合。

    也许在进行战场突破的时候,精锐所展现出来的优势确实是非常明显,但是在防守的时候,规模可能比精锐程度更重要一些,防御面的广度,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对方绕过的难度,毕竟恒河流域不同于其他地方,这就是一个平原。

    “好。”张任思虑再三之后还是点了点头,现在这个局势他也感觉到压力颇重,说起来,三计时三天命状态的张任已经属于非常接近顶级上将的水平了,但是在这种大战之中,顶级将校真的没太大用处。

    相较而言,更多的兵力,哪怕不够精锐,对于现在的局势也有着相当的好处,炮灰这种东西,虽说很容易崩溃,但是规模够大,有人领头的话,所能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

    “尽快训练一波这样的士卒,我估摸着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贵霜援军抵达已经是时间问题了,我们当初有些小看贵霜了,初期过于顺利的推进,让我们有些迷失。”徐庶轻叹道。

    当初郭嘉一步步的顺利推进,让这些人都有些过于振奋,认为贵霜也就是如此,结果局势发展到了现在,徐庶突然发现,贵霜确实是具备将他们横推出恒河的本钱。

    “我会挑选一些比较弱的神佛直接抹消掉,然后使用你说的那种方式。”张任也是果决之辈,而所谓的道德什么的,在必要的时候,为了自己人考虑,不要也罢。

    徐庶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命令传令兵去通知通知关羽,接下来这件事关乎着他们能不能继续拖延时间。

    张任没在徐庶这边久待,交代完之后,快速的离开,很快关羽在收到徐庶的通知后,就赶了过来。

    “关将军,麻烦您过来看一趟。”徐庶拱了拱手说道,按说这件事本来应该是他过去汇报,但是他的时间分配实在是有些过于零碎,事情又多,哪怕是有王累,黄权等人从旁协助,现在也差的相当远,毕竟刚刚拿下恒河中下游,颇有些百废俱兴的意思。

    关羽默默地点头,没有说话,如果是其他人可能觉得关羽过于冷傲,对于自己有些轻慢,但是徐庶这么长时间已经习惯了关羽这种态度,对于徐庶来说,关羽只是天生不善言语而已。

    “张文远将军率领白马从开伯尔山口杀入了贵霜内部,这个消息在之前我们就有收到,但是当时张将军冲杀的位置和我们过远,而且就算我们想要接应,也很难做到,但是现在差不多该提前做准备了。”徐庶神色凝重的说道,张辽那一步棋走的相当惊艳。

    “文远吗?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该怎么接应?”关羽根本没有什么多余的话,直接开口询问道。

    “不知道,我们发来的情报,有一些是内线的情报,但是白马义从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等我们收到了这个情报,白马可能都不在之前那个邦了。”徐庶苦笑着说道,这个是事实。

    这也是张辽敢带着白马冲入贵霜精华区的愿意,因为实在是太快了,快到很多时候被人发现白马义从,但是等他们组织起来兵力准备白马义从的时候,白马义从已经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

    “那我们如何接应?”关羽一挑眉,双眼半睁的询问道,关羽对于张辽的感官一直不错,加之张辽这种孤军深入的胆魄,和他当初率领一郡走喜马拉雅山脉南侧偷袭白沙瓦有异曲同工之妙,因而原本就对于张辽评价很高的关羽,现在的评价更高了。

    “现在张将军应该还是安全的,白马义从超乎想象的速度使得贵霜很难捕捉到张将军的轨迹,也就无从下手,但是这种情况无法维持太久,荀祈那边最新的情报让我有些担心。”徐庶面露慎重之色。

    开伯尔山口一战,巴拉克因为张辽进入贵霜本土一事,受到了重罚,但是当时的局面荀祈哪怕有心想要将巴拉克搞死也无法做到,再加上一些其他捕风捉影的消息,让荀祈怀疑巴拉克可能对于自己的身份有所猜测,不过好在有皇室的虎皮,巴拉克不可能真下手。

    进而荀祈也猜出来一些其他的东西,那就是那些捕风捉影的东西可能是巴拉克自己放出来的,为的就是等自己出手,对此荀祈略有犹豫之后,放弃了这次的机会,当然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一点则是韦苏提婆一世看起来并不准备重罚巴拉克。

    甚至最后都没有取消巴拉克开伯尔守将的身份,只是降低了对方官职品级,从这一方面的时候,韦苏提婆一世这个人确实是一个知道轻重的人物,也亏有这个人,贵霜到现在还算平稳。

    说起来南贵输的确实不亏,韦苏提婆一世这个人哪怕有些时候会上脑,但是在大事上确实拎得清。

    将拂沃德放在北边镇守边疆,准许拂沃德从北境抽调山区兵员进行补充,将巴拉克放在开伯尔山口,稳住自家要害。

    在蒙康布和塞西家族翻脸直接开片的时候,确定蒙康布的价值后果断各打五十大板,然后将蒙康布冷藏,但是又怕蒙康布经不住打击,在放逐的时候给了整整一个军团的水军,让他一直维持着将帅的本钱,不会因此而失去了锐气。

    塞西赛利安更是一早被蒙康布笼络,再加上阿文德,说实话睁只眼闭只眼放着阿文德曾经的手下去找阿文德,甚至允许安稳不辞而别,对此不仅没有恼怒,还保留了阿文德曾经的职位。

    可以说南贵搞不过韦苏提婆一世是有道理的,这家伙至少将适合的人放在了适合的位置上,又将真正有能力的人一个又一个的保了下来,并没有鸟尽弓藏的意思。

    南贵能撑那么久,纯粹是因为有一个拉胡尔,而且底子超级厚实,没这些,就韦苏提婆一世那一手牌,启动起来之后,看看之前的情况,几个月就将南贵的婆罗门挖坑埋进去了。

    正因为了解到这些荀祈也不好处理巴拉克,甚至连收拾佛沃德都需要找个时机,到现在荀祈基本已经明白了,这些人都是韦苏提婆一世自己一个个挑出来的,属于真正的心腹。

    一般情况下韦苏提婆一世绝对不会怀疑这些人,因而就算是荀祈要动这些人,也必须要找一个时机,否则的话,很有可能将自己陷进去,而现在不是一个好时机。

    因而荀祈最近的工作已经从肃反换成给徐庶提供内部情报,而徐庶现在拿到的最新情报就是关于张辽和拉胡尔的。

    “张将军那边,短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时间久了,这种东西也是可以破解的。”徐庶叹了口气说道,“陷马坑这种东西其实非常有效,以白马的速度只要踩到,当场马腿就断了。”

    “我们有横铺战场的军略秘术,以文远的眼力,判断出什么时候该使用没问题。”关羽非常平静的说道。

    “没用的,这个秘术我们都能破解,更何况创造这个秘术的贵霜?”徐庶叹了口气说道,“而且一旦这个秘术被破解,奉孝当年留下来的坑人后手大概也就无用了,战车这种东西,虽说厉害,但是云气铺路的秘术一旦能被动手脚,那么战车基本就废了。”

    关羽闻言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

    “不过这个问题不大,要破解这个军团秘术,肯定要其他军团才能做到,而能追上白马的军团,要不要这个秘术都无所谓,反过来说的话,张将军只要不直接撞上贵霜的军团,问题并不大。”徐庶看着地图上广大的平原说道。

    “也就是说文远并没有问题?”关羽一挑眉问询道。

    “这倒不是。”徐庶摇了摇头说道,“拉胡尔七万精锐援军朝着婆罗痆斯赶过来了。”

    关羽不解的看着徐庶,对于徐庶跳跃性的思维完全没弄明白。

    “南贵当时收拾拉胡尔的时候各阶层七拼八凑,凑够了六十万大军,你说这六十万人哪去了?”徐庶看着关羽轻叹道。

    然后徐庶不等关羽回答,就像是自问自答一样看着关羽说道,“拉胡尔是大军团指挥,如果不管境内白马,而是将大军分散曾数万的规模,不攻打我们现在占据的坚城,全面铺开进行作战的话,我们能守住吗?或者更进一步的说,我们该怎么应对?”

    关羽一愣,不是在说张辽吗?怎么突然说道了拉胡尔的身上,但是想起那种局势,关羽也是面色凝重,如果拉胡尔将精锐聚集起来,以本部精锐拉住汉军精锐,然后将杂兵铺开,进行全面反击战,恒河下游基本守不住,到时局势就糟透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