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九章 秉笔直书

    因为史官记录的东西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后人对于他们的评价,虽说这个时代的史官节操还是很有保证的,完全不会胡乱记述,通常都是有啥写啥,最多写点个人的评价,不会胡搞。

    可近千年流传下来的典籍让上层这些能接触到历史的人都对于史官有所敬畏,一方面是希望这些人持身以正,将所有的事情全部照实记录下来,一方面又是希望这些人能将自己写的光伟一些。

    这种思维方式,让这些人对于史官都有些敬畏,以前刘备不知道史料收集者是谁,所以还无所谓,结果发现自己手下很倚重的臣子居然是一个记录者,说实话,刘备的心肝有些颤,甚至回头面对荀悦的时候都有些不太自然,这实在是有些吓人,没办法啊。

    和之后那种史官被各种折腾的时代,这个时代史官的节操还是很硬的,加之之前还有董狐那种当着赵盾面记录赵盾弑君的史官,往后还有你搞我,我也这么记录的家伙。

    以至于这个时代的史官脖子一个比一个硬,有种砍了我啊,我记录的东西就是这么记录的,你觉得有问题,你算老几。

    这种秉笔直书的变态,让那些官职越高的人越发的慎重,因为有这群人,他们一旦胡搞,那到时候骂的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而是之后所有的人,钉在耻辱柱上,一挂上千年什么的实在是有些尴尬。

    自然刘备也是因为担心这件事所以才给陈曦直言,让陈曦去打通一下关卡,虽说刘备也不觉得能完全打通,但是让史官记录事实的时候同时曲笔维护两下不也是可以的吗?

    史官是有节操,该记录的肯定会记录,你让他们写假的,他们肯定不愿意,但是曲笔维护一下应该是可以的,陈曦混到这个程度,去露露脸,也不说什么事情,这些家都走一下,对方应该就明白了。

    “随他们记述吧,这都不是问题。”陈曦无所谓地说道,曲笔维护,不干,世民被黑的那么惨,除了杀兄囚父这条,不就是因为脑子一抽想要看史官记述的关于自己的起居注?

    第一次要看这玩意儿被房玄龄顶了一句“自古不闻帝王躬览国史”,然后世民果断跑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可是这种事情既然升起了想法,那就控制不住,过了一两年,世民又想看了,这次一堆大臣劝诫说是这玩意儿“不虚美、不隐恶”,看了就不高兴,不高兴就想改,但是这玩意儿不能改,所以你懂得。

    世民再次被顶回去之后,更加不甘心了,过了一段时间又干了一件大事,又来问这件事,总之就是想看实录,起居注这些玩意儿,而且这次理由极其充分,表示自己心宽体胖,完全不是以前的杂鱼可以比的,放心吧,我就看看,不乱动。

    这次直接是全体大臣拒绝,差不多意思就是您说您心宽体胖就心宽体胖啊,这种事不是您一个人的问题啊,您看了不改,但只要您看了,后面的人也要看怎么办,你说不改,后面的混蛋要改怎么办?

    世民差点被噎死,没见过这么牲口的喷人方式,魏征你小子等着,后面魏征挂了,同年世民终于拿到了起居注和实录,虽说史册记载说是房玄龄无奈应允,并与许敬宗将《起居注》删定为《高祖实录》、《今上实录》,然后呈给了李世民。

    不过这里面要说一点,就现在各种史料的对比结果而言,世民应该是没改史书,这货最多是看了看,而且看到的都不是起居注,但这个举动给后世挖了一个大坑。

    就是魏征当年对世民的那句话,你这家伙杀哥宰弟且为乐,当然不在乎这些细节了,而且功绩爆炸,地盘爆炸,完美继承了先汉那种开拓思想,就算你不看这玩意儿,那些写历史的也会帮你曲笔一下,毕竟照实了说的话,贞观一朝,世民干的确实是非常之好。

    因而史官顺手帮忙在记录事实的时候给美化一下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最大的问题就是世民看了起居注,以至于后面这一方面的信史全完蛋了,魏征这家伙喷人是一个好手,而且确实是有防微杜渐之能,后面发生的事情就跟这货预计的一模一样。

    从世民之后,皇帝染指本朝国史的事情就时有发生,等到挫宋的时候,宋太宗直接命令参知政事记下的起居注必须先送皇帝审阅,所以你懂得的,李二自己应该是没有改这玩意儿,但是李二的举动确实是留下来很大的祸患。

    陈曦很清楚这种事情可能造成的隐患,因而对于陈曦来说还不如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自己就算不去刷脸,对方也肯定会去美化一下,省的给后人挖坑,要是改史这种事情留在陈曦头上,陈曦是在背不起。

    世民十有八九都没动史书,真的只是看了看,最后都被黑成了狗,陈曦这要是去刷脸求放过,怕是要开先河了。

    刘备看着信封,又看了看陈曦,心知陈曦这家伙也是外柔内刚的典型,既然开口了,那就肯定不会去做。

    “让史官秉笔直书吧,一个规则花了一千年才形成,要是就这么破坏了的话,实在是太可惜,让他们写!”陈曦少有的露出一抹威严。

    “那就写吧,不过看在这么多年的功绩上,大概他们会帮忙维护一下吧。”刘备叹了口气,他其实也不倾向于改这东西,但是陈曦搞的太过了,这后面都不知道该怎么记录陈曦这件事了,难不成写蔡氏之婿,这可是黑历史的节奏了。

    “管他的,反正我又看不到。”陈曦没好气的说道,爱怎么写,怎么写,史官会为尊者隐这一点是存在的,但这种隐不会彻底掩盖事实,只要认真读史的话,其实是能理解其中的含义的。

    最简单的就是三国志,这里面魏国是正统,因为只有魏国是正统,禅位继承的晋蔡是正统,这里面存在这么一个逻辑,进而为了维护这个逻辑就会出现一些奇葩的记载。

    比方说二爷仅次于威震华夏的战绩,也就是绝北道,魏国的记载是这样的:

    徐晃与满宠讨关羽于汉津,与曹仁击周瑜于江陵——《三国志?徐晃传》;

    文聘与乐进讨关羽于寻口,又攻羽辎重于汉津,烧其船于荆城——《三国志?文聘传》;

    乐进留屯襄阳,击关羽、苏飞等,皆走之——《三国志?乐进传》;

    关羽绝北道,李通率众击之,下马拔鹿角入围,且战且前,以迎仁军——《三国志?李通传》;

    感觉全程关羽在被打一样,实际上这么多场战争就发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关羽看似全程被打,实际上换一个眼光就是,关羽这是超神了,一个人挑了魏国所有的援军。

    想想看,一个军团如何能在十几倍于己方的敌军圈踢的情况,屡败屡战,那只能说明一个情况,那十几倍敌军根本搞不死关羽,全程圈踢,解决不了问题,而且附加战场时间之后,就明白,这是关羽在拖时间,更重要的是完成了战略目标。

    至于上面那群打赢的家伙,说个实话,只是给个面子而已,好好看书的都会明白这是什么鬼情况,

    关羽可是只有两千人啊,这两千人除非是亡灵大军,否则的话屡败屡战早就完蛋了,怎么可能和这么多人交手,并且将这么多人拖住。

    历史这东西,有时候不是史官没记叙对,而是你看的角度有问题,光想着关羽每场都战败了,凭什么算名将,问题在于这种积蓄你需要换个角度去思考,两千人的军团,拖住了十几倍于自己的魏国援军,还打了一年,让魏国这群名将率领的军团愣是没过来。

    这已经不是开挂了,这是找GM下台代打的节奏了,这也是为什么史书调侃蜀国名将唯羽而已,实在是关羽后期往着开挂的方向走起了,都说失荆州是关羽的锅,问题在于翻演义你都能感觉到关羽当时开了多大的挂了吧。

    当时的局势,可以说除了除了蜀国的名将,当时所有活着的有名有姓所有的上将军师全部聚齐,就跟打boss一样,开本聚集了这个游戏里面绝大多数有名有姓的人物,就这样还是用背刺的阴招才搞定的,关羽都快成神仙了。

    可能感觉关羽在失荆州的时候败的很快,但实际上关羽已经开挂了,荆州被夺了之后,魏国和吴国那票子人上手试了试没打过,关羽调头居然还要去搞吴国,也就是说当时关羽还有战斗力……

    这boss的强度感觉已经超纲了,之后击败关羽的方式和当年韩信对付霸王的没啥区别,四面楚歌,鸿雁家书,就这样关二爷依旧莽开了一条路,这要是按照蜀国的角度写的话,又是一个楚霸王。

    这也是为什么先汉的时候提勇力都是项羽,魏晋之后都是二爷,因为两个最后开的其实是一个画风,只是史书写的角度不一样而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