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六章 牺牲品

    “居然没死!”李优一副见鬼的眼神看着黄忠,讲道理黄忠那一箭可是蕴含着黄忠自身那堪称恐怖的破界意志,按说就算是破界级强者也是瞬间秒的节奏啊!

    “被压制了。”黄忠黑着脸说道,“大军团指挥是不是带着带有整个军团的祝福?”

    “祝福?”李优愣了愣神,“是我疏忽了,这次不是你的问题,以前我没用过这种手段,都是靠精神直接将箭矢拨开,都忘了在大军团指挥调度军团的时候,也会被军团附加相对应的保护,就跟军团天赋的核心是主将一样,大军团的核心就是军团指挥。”

    李优基本没用过这一能力,毕竟顶级文臣只要不是太浪,理论上是不可能被箭矢射中的,庞统和法正那种倒霉孩子已经少之又少了,因而李优都忘了军团指挥这个代表军团的核心,本身就有整个军团的保护,而且是意志和云气的全方位保护。

    “也就是说大军团指挥根本没办法用远程偷袭的方式击杀吗?”黄忠一挑眉说道,完全没将自己的面皮当作一回事,之前还说不干这种事情,但真下手的时候,毫无节操。

    “刚刚那都快干掉了,有什么杀不死的,只是说云气的压制更强,意志的保护也更到位,就跟你去用意志箭试探子川一样,他硬接了意志箭都不会有反应。”李优翻了翻白眼说道,陈曦的情况其实和大军团指挥一样,身边有着无比雄厚的万民意志。

    好吧,大军团指挥根本没办法和这个比,陈曦身边垒的那一层壁垒,纯粹靠意志攻击,吕布都不大可能打穿,大军团指挥一般也就是十余万士卒的逸散的意志,最多是平均额度比陈曦高很多,但是架不住陈曦的数量太过庞大了。

    “也就是说只能用实体箭?”黄忠看着已经团团围住的,开始在伽色尼的保护下撤退的蒙康布,颇为无奈,如果意志箭没用的话,他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

    “够强用什么都行。”李优颇为随意的说道,而黄忠无奈,得了,他已经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您说的对。

    蒙康布被一箭搞了一个半死,贵霜大军的战斗力瞬间下降了一半,倒不是士卒知道了蒙康布被搞了一个半死,说实话,大多数的贵霜士卒都不知道蒙康布在哪里,自然也不知道蒙康布现在什么情况。

    至于说本阵遭遇打击这种事情,那就更不是问题了,十二万的大军,吃三波箭雨,撑死死了四五千人,这是问题吗?别说还有一个大军团指挥控制着局面,就算是不控制局面,都不会对于整体局势造成巨大的影响,实际上战斗力下降的原因只有一条,配合完蛋了。

    蒙康布虽说没有达到那个水平,但也确实是靠近了,让一条战线发挥出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战斗力问题并不大,而蒙康布被黄忠一箭干倒之后,别说增幅了,看不出大局势的士卒只能各自为战,能发挥出来整体的八成水平,还是因为之前蒙康布排阵型时排的够好。

    这一加一减,贵霜大军直接掉了一半战斗力,班伽罗虽说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汉军一波箭雨之后,贵霜大军的变化他还是看在眼里,当即大喜,全力以赴的对着蒙康布的军团发动了侵袭。

    “将班伽罗和卡里卡拉一起搞死吧,这次没捞到什么东西,给贵霜树一个靶子算了,亏了亏了。”李优盯着光影之中,一时间气势如虹的班伽罗军团,一副可惜了的表情。

    至于黄忠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李优,这都算亏,那到底什么程度算是赚啊,现在这个局势班伽罗对汉室绝对没有丝毫的怀疑,毕竟汉室如果真要算计他们朱罗,之前那一波袖手旁观,他班伽罗肯定完蛋。

    结果汉室一波箭雨下去,贵霜整个军团的协调能力就下降了大半,因而在现在的班伽罗看来,不管汉室之后有什么想法,至少在剿灭贵霜这一条上是实打实的。

    然而……

    在班伽罗将贵霜断后的军团砍了一个七零八落,成功将卡里卡拉夺回来,准备调头搞死那令他烦躁无比的不可接触者的时候,休整完毕的射声营在黄忠的率领下,再一次爆发出来了一波,虽说不是三连射,但是二连的效果依旧成功的干掉了班伽罗和卡里卡拉。

    箭矢落地的那一瞬间,班伽罗和卡里卡拉的面目无比的狰狞,双眼的不解,悲愤,以及羞恼全部化作了一声惨叫,被硬生生的钉死在原地,射声营很难防御,但并非是不能防御,可惜先对蒙康布下手的那一幕,让班伽罗和卡里卡拉彻底放下了疑虑。

    在他们看来亲自出手解决贵霜指挥系,使得朱罗王朝获得最后胜利的汉军,根本没有再继续对他们出手的意义,哪怕之后会有一些苛刻的盟约,但是就现在而言,汉室和他们朱罗王朝完全站在一个立场上,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解决达利特的乱军,恢复这个国家的稳定。

    然而他们至死都没有明白,为什么箭雨会落到他们的头上,为什么之前配合得相当完美的汉室会突然下手解决他们。

    后面的事情自然不用多说,李优挑这个时候下手也是因为卡里卡拉已经和班伽罗汇合,朱罗王朝剩下的官员也都在战场觐见卡里卡拉,对此早已有预估的李优,一口气将剩下的人全部送上黄泉路。

    更重要的是,这一招下去,班伽罗的大军比蒙康布的大军还要惨,指挥系瞬间崩溃,连结构都没有办法维持住,而郭汜则是抓住这个机会大笑着率领麾下士卒对于朱罗正卒发动了致命一击。

    之后达利特靠着奋死的觉悟,真正凭借着自己的双手在郭汜的统帅下夺下了这个在未来有资格一只脚踏上帝国门槛的顶尖王国。

    一场大战从早上延续到晚上,朱罗国自国主以下,主要中枢官员全部死在这一战,原本最为低级的达利特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站立在班伽罗和卡里卡拉那死不瞑目的尸身前,李优看着面目狰狞的两人,摇了摇头,“收敛一下尸体,看看他们的皇陵在哪里,葬了吧,就这样。”

    黄忠看着李优离去的背影,有着不太理解,这不符合李优的性格啊,居然会让人收拾收拾葬入陵墓,按照以前的方式不都应该是放把火烧掉就完事了吗?

    是夜,整个朱罗王都都是达利特的欢呼声,不知有多少人因为这夙愿达成,精疲力竭之下彻底爬不起来。

    “这就灭国了?”郭汜来见李优的时候一脸惊奇,“开场一百人,连武器都没有,居然只用了几个月就灭掉了一个不算小的国家,我之前可是看了看这国家府库里面粮草和兵备都堆得慢慢的。”

    怎么可能不满,数代国主的积累,从见到大月氏开始,朱罗王朝的王室就开始努力想着成为超越婆罗门体系的存在,努力的积攒着力量,数代下来才有今天的朱罗王朝。

    可以说正史卡里卡拉能打出一片天地,能屡败屡战,直至走向巅峰,和自家祖辈留下来的雄厚遗产不无关系。

    “你还想怎么样?”李优少有的调侃了一句。

    “只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国家比西域那些国家大的多,而且强的多,并不是小国,居然说灭国就灭国了。”郭汜惊叹道,就算是有李优驱使,然后他一步一步的完成了这些步骤,回国头来去看这过程郭汜还是震惊不已。

    “没什么,帝国之战的牺牲品而已。”李优端着酒樽平静的说道,“这世间小国只不是帝国的缓冲带而已,要么死死地追随着帝国,期望自己的追随者不是那么的过分,要么只能去死。”

    帝国之战这种规格,开战的双方一时半会儿都没有事,反倒是其他国家会死的莫名其妙。

    汉匈之战,汉室和匈奴还只是摩擦的时候,多少小国已经完蛋了,大月氏那种传承近千年的地区性霸主,说死就死了,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汉匈一个碰撞,乌丸好不容易发展起来,还抱了汉室的大腿,结果汉室寻思着乌丸害自己白跑一趟,顺手将乌丸平了。

    罗马和安息之战,早一百年罗马和安息都没有伤到元气,但是条支没了,之后亚美尼亚也成了抹布,这期间罗马和安息有事吗?完全没事,这就是帝国之战的本质——蛋糕不够了,需要分蛋糕了,我觉得对面那个我搞不死,不如我们先将其他的做成蛋糕!

    “庆幸你我生在汉室吧。”李优端着酒樽平静地说道,“否则的话,力量不仅不能保护你,还会让你变得更为危险,一旦拥有了力量,你便只能选择成为最强,或者去死,其他的选择,都不过是苟延残喘,这就是世间的本质,世界从未和平,我等只能立于巅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