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二章 无有

    在郭汜这边准备砍人的时候,朱罗王朝这边已经进入了戒备,实际上在班伽罗和卡里卡拉走的时候就通知过朱罗王朝留守的人员要小心戒备,不要让外敌进入朱罗。

    在卡里卡拉和班伽罗离开之后,朱罗王朝一直维持着这种程度的戒备,整体的局势也还算平稳,而郭汜进入朱罗王朝后不久便被朱罗王朝的斥候发现,从这一方面说朱罗王朝对于自身内部的管控能力确实不错,而现在朱罗王朝面对的局势就是要不要下手。

    “别说只是来了一群达利特,就算是贵霜或者汉室的大军不经通知降临到我们国境之内,也必须要打。”萨洛里早在之前就下定了决心,因而等麾下发生争论之后,果断开口说道。

    “可这些人只是达利特,我们驱赶出去就可以了。”麾下的一个将校说道,提起达利特的时候明显厌恶非常。

    “你觉得达利特真的能组织起来这样的队伍,这样的军团?”萨洛里冷笑着说道,“别做梦了,要是达利特真的这么厉害,我们早就被掀翻了,他们必然是贵霜或者汉室的棋子,是来试探我们的。”

    “意义何在?”又一个将校站下起来询问道。

    “没有意义难道就不能做了?比方说给我们一些警告,比方说达利特动乱起来,比方说让达利特击杀我们的士卒。”萨洛里几乎瞬间就想起来了很多意义,而朱罗王朝的人面色一沉。

    “所以不需要思考他们是谁的棋子,既然出现了,那就干掉就是了,你们该不会连诛杀达利特的胆量都没有吧?”萨洛里带着些许的嘲讽说道,“再怎么组织,训练,那些人也只是不可回收的垃圾。”

    所有的将校闻言点了点头,天生的阶级性让他们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身份和达利特的身份,因而对于组成团队的达利特,他们依旧保持着天生的蔑视之感,他们是刹帝利,是武士,天生强过达利特!

    “就选在今晚,既然是今天发现的问题,今天就解决。”萨洛里随口命令道,他从来没有将这支达利特组成的军团当作一回事,但他主要思考的是,到底是贵霜,还是汉室拿不可接触者来恶心自己。

    【是汉室吗?】萨洛里思考了一瞬间,从理论上来讲和他们一样处于婆罗门教下的贵霜不大可能组织达利特成为军团,但仔细想想的话如果婆罗门教如果在贵霜真的有无敌的权威,那现在掌权的为何是北贵,而换成北贵去做这种事情的话,很合理。

    【也有可能是贵霜,不过是谁都不重要,只要踏入国境的都是敌人,下手干掉就是了,既然是达利特,不管是谁训练出来的,肯定都是棋子,杀了也就杀了,他们还真能来找问题。】萨洛里很快就依靠着自身的常识像明白了局势。

    是夜,萨洛里点齐一万朱罗正卒,在数名刹帝利千夫的配合下率领着士卒朝着他们斥候之前观察到的地方冲去,连掩饰的行为都没有,直接带着大军朝着那个方向冲过去。

    就算是萨洛里完全不会接触达利特,他也知道,所有的达利特在晚上都是瞎子,撑死能看个几米远,这就是梵天给这些不可接触者的诅咒,而既然晚上看不到,那不就是随便杀了吗?

    就这种连人都看不见的杂鱼有什么怕的,杀,今天晚上就将这些达利特全部杀掉,管他是谁的棋子,死了就不用担心了。

    郭汜听着远远传来的脚步声,当即命人传令通知士卒醒来,少数有甲胄的晚上根本没脱,没甲胄的都是攥着长枪死不放手,因而被叫醒之后,哪怕只能看到影影绰绰的自己人,这些达利特也一点不慌。

    死就死吧,反正就是烂命一条,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大赚,生活在婆罗门阶级的最底层,已经无所谓活着还是死了,为了军团长的命令而战,至少能让这些人感觉到自己的价值。

    郭汜的训练很有效,西凉兵早先毕竟也是杂兵,而郭汜也是从那个时期过来的,有着非常明确的记忆,因而在训练的时候主抓的就是两条,一条是死战,也就是不管局势如何,所有的士卒竭尽全力去战斗,就算是死也要拉个人下水。

    这一条对于贵霜大多数的士卒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对于罗马没有被俘虏过并且赎回来的士卒也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对于汉室绝大多数士卒都习惯了这种氛围,最多只是能不能执行下去的问题。

    而达利特,则是完全没有问题,别说是在战场上为了郭汜的军令死战,就算是为了训练而死,都不乏有能做到的,希望的曙光如此璀璨,让生活在黑暗之中的生命,不惜燃尽自我也要追逐。

    因而第一条对于达利特根本不是问题,这也是郭汜有自信和朱罗王朝的正卒莽过一场的信心,只要麾下士卒不退,看不见的达利特根本不计伤亡,而看得见伤亡的朱罗王朝迟早会因为承受不住战损而崩溃,杀的比对方更狠,不代表就能承受住同比例的损失。

    至于第二条则是非常重要的一条,那就是配合,郭汜要求达利特尽可能的五个人为一个团队,一起进攻,实际上这条是不符合汉室兵法操典的,正常的做法是五个人进攻的进攻,防御的防御,策应的策应,相互配合,而到了郭汜这边,没有了防御和策应,只有进攻。

    实际上这便是早期西凉铁骑的方式,防御和策应的意义是保证士卒的生存,但是在战场上尽快击杀对手也可以保证生存,而没有盾牌,相互策应配合有需要大量的训练,根本不现实,以至于早期的李儒直接一刀切了,防御不需要,策应不需要,统统给我攻击。

    菜刀队,大力输出,莽他,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奋死输出,在接战的时候对方拿出三杆枪捅你之前,你们就先拿五杆枪将对方捅死,不要怕,只要对方死了,你们就安全了。

    于是西凉铁骑的防御全就靠自己了,这也是时代的泪水了。

    郭汜同样信奉这一条,或者说现在熬出来的西凉铁骑都信这一条,菜刀队的弊端很明显,但优势也很明显,只要够莽,打出一片田地并不算什么大问题!

    达利特的素质在郭汜看来,除了那追逐希望时展现出来的意志足够璀璨,其他的都是渣,因而训练其他的方式根本没有意义,一方面不能速成战斗力,另一方面配合起来也相对更为艰难。

    还不如走西凉铁骑的菜刀路线,好歹这条路本身就有成功者,而且输出地威力也足够,指挥起来也简单。

    比方说现在,如果是混成军团的话,指挥就需要分很多的袭击,而现在那就简单了很多,开云气,然后持枪如同洪流一样,所有士卒朝着正面以一种赴死的觉悟冲过去。

    “这种杂鱼!”萨洛里冷笑着说道,连放箭这一个项目都放弃了,直接下令全军出击,准备正面碾碎这支连皮甲都凑不全的杂兵。

    “杀!”所有的达利特怒吼着朝着正面冲了过去,他们看不到敌人,只有靠近到某个程度的时候他们才能看到影影绰绰的敌军,不过足够了,就像是郭汜说的,不要管其他,只要正面面对你的都是敌人,杀了绝对不为过!

    双方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达利特组成的军团在瞬间就因为视野,素质等问题倒下了近百人,而朱罗王朝的士卒也没好过,同样有近百人因为达利特赴死的觉悟而被击杀。

    然而不等他们调整攻势,以小军团配合来压制达利特,那写手持长枪的达利特已经如同潮水一样涌了上来,对于达利特来说,敌人就在前方,持枪前冲就可以了,他们手中的武器所为的不就是这一刻吗?杀,杀,杀!

    “冲,碾碎他们!”萨洛里这个时候还没有发现局势的不同,依旧是以看待达利特的角度在看待这些悍不畏死冲杀过来的士卒。

    这等迎着对方枪矛撞上去,奋死发动自己攻击的士卒,就算是郭汜也略有些震撼,他很清楚,若非这些人被素质约束了战斗力,这等为了一个希望,可以毫不介意的搭上自己性命的士卒,至少有着双天赋顶尖的潜力,可惜素质太弱了。

    如果能解决这些人的素质问题,上千年压迫一朝释放出来,让他们能有机会翻身做人,整个南贵的达利特自己就能屠了这个传承了千年的种姓制度,可惜,这个素质问题解决不了。

    同样这些人现在能拥有这样的意志,也只是因为被压迫到了极限,在黑暗之中看到了曙光,一旦翻身,这些人用不了多久大概就会和婆罗门,刹帝利一样,勇士成为了恶龙,不外乎如此。

    “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郭汜轻叹道,没读过书,但是这句话他记得很清楚,而他现在可以很明确的说,没种,他自己就是从马匪到列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