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七章 并非无用

    陈到很清楚自己现在属于消耗太大,明明内气什么的都在,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疲累却一直冲击着自己的意识,使之无比的困倦。

    一觉睡醒之后,已然第三天傍晚,期间已经被陈到镇住的蒙康布并没有在这段时间前来袭击,也亏的如此,否则的话,洞鸽山口现在说不准已经易手了。

    “我睡了多久?”陈到苏醒之后有些恍惚的询问道,一旁的本部士卒眼见这一幕神色大喜,“三天,将军,您已经睡了三天了。”

    “三天?”陈到大吃一惊,随后条件反射一般的询问道,“这三天贵霜大军可有骚动,我军可曾遭遇过袭击?”

    “洞鸽山口东边遭遇了一次偷袭,不过没有什么,靠着床弩的远程打击,以及一些百姓的帮忙,我们已经成功打退了对方。”本部士卒赶紧回答道,实际上士卒这话说的言不由衷,对方为什么退走,他们好歹也能看出来,并非是打不过,只是战斗力意志不太坚定。

    随着陈到的苏醒,原本因为主将和主力军团陷入昏睡已经有些慌了的本部士卒也冷静了下来,毕竟陈到就是他们的主心骨,只要陈到苏醒了,局势就能再次控制住了。

    陈到也看到了对方说话时的言不由衷,当即召集其他参战的士卒进行询问,很快便从一群人七嘴八舌,略有美化的说法中得到了完整的情报,那个从洞鸽山口东边下手的军团实力很强!

    伽色尼于雨季翻山越岭本身就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但是由于预估出错的原因,并没有赶上和蒙康布一起夹击洞鸽山口。

    不过就算是迟到了,伽色尼在确定洞鸽山口东边安排的汉军并不多之后,果断发动了强袭。

    这里得说一句,伽色尼作为贵霜少有的军团天赋拥有者,本身就是资质和能力的一种标志,只是光芒为那些大佬所掩盖,实际上在没有了掣肘之后,放开手脚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还是非常靠谱的。

    加之伽色尼翻山越岭过来进行偷袭本身就是一种意外,哪怕李优在洞鸽山口的东侧确实有一定的布置,但是面对伽色尼的时候却明显有些力有不逮,毕竟当时阻击伽色尼的士卒太少了。

    洞鸽山口的东边,陈到只安排了五百人在驻守,在遭遇到伽色尼的强袭之后,第一时间通知其他人来帮忙,时间上也有些来不及。

    好在陈到已经扭转了自身的天赋,白毦兵的士卒也能使用出来那种抹消非人之力的效果,才得以勉强拖住对方。

    不过相比于蒙康布当时面对白毦兵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表现,伽色尼麾下至少有三分之一的老兵是能在被解除了所有的天赋之后依旧保有和白毦兵作战,并压制白毦精兵的能力。

    没错,这些老兵就是阿文德麾下的那一批,消除了非人之力确实很恐怖,但是锤炼了无数遍的素质却并没有消除,而且挥舞武器时的感觉也没有消失,就算是没有了天赋,他们依旧能打出震荡攻击。

    只是效果比以前衰弱了很多,而且难度也比以前大了很多,但就算是不依靠精锐天赋,他们本身也能做到一部分天赋所能做到的事情,甚至在伍习下场的时候,那些曾经的阿文德亲卫已经能在不依靠精锐天赋的情况下完成攻击收束。

    虽说在具有精锐天赋下的他们看起来,这种纯粹多年锤炼,而依靠着技巧和本能收束起来的攻击瑕疵满布,但这毕竟是做到了,而能做到和做不到就是两个完全的层次。

    能将自身的力量收束起来,哪怕是有瑕疵,也意味着在白毦兵的笼罩之下依旧具有着反击之力。

    只是伽色尼最后还是选择撤退,因为汉军的又来了一批看起来和驻守洞鸽山口东侧的那些士卒完全一样的援军。

    伽色尼没有蒙康布那种魄力,也没有阿文德指挥本部之时那种无敌的气势,眼见不能轻易将山口拿下,伽色尼便赶紧撤退了,毕竟失去了力量和天赋的他,对面白毦精兵确实压力极大。

    不过饶是如此,混战了一场的白毦精兵再一次折损了四百多人,毕竟能完成震荡打击,并且将震荡打击收束起来的军团,本身就代表着傲立于所有精锐军团的顶点。

    理论上讲,能完成这一步的军团,随手一击都属于必须要闪避的招数,正常概念的防御对于这种打击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哪怕是赤手空拳,不依靠武器,只要震荡打击和力量收束的天赋开发的层次够深,也足够一拳打在盾卫盾牌上,然后将盾卫的五脏震碎,毕竟这种天赋除了要技巧的支撑,对于自身素质也有极高的要求。

    “在改写现实的笼罩下,还能使用力量吗?”陈到闻言神色凝重,在他的预估之中,这种事情确实是有可能做到,但那种层次的军团如果出现在战场,以之前白毦精兵的情况,对方肯定不会退。

    “是的,只是威力大幅缩小了。”本部士卒赶紧回答道。

    陈到默默地点头,心中略有不解,能在白毦精兵改写现实的压制下使出这样的力量,面对之前的局势又如何回退?

    好在陈到也不是精于算计之辈,想不通他也就不再多想,转而思考自己之前完成的意志改写现实,这是当初推辞的第三条路,虽说无法外显,但是撕开了这条路,自己勉强也算是上了台面。

    只是当前这条路还得完善,哪怕是踏上了这条路,距离沉到自己所设想的程度还有相当的距离。

    只是未能得见那个在白毦精兵改写现实的压制下依旧绽放能力的军团,陈到也不知道对方到的依靠着什么样的手法做到的,也就无从下手进行针对性的改良,现在也只能先将和蒙康布作战时暴露出来的缺陷弥补起来。

    “那是震荡攻击,以及攻击收束。”伍习大跨步的走了过来,听到陈到苏醒,他就赶紧跑了过来,毕竟之前伽色尼麾下那群士卒杀进来的时候,伍习就差准备决堤了。

    “震荡攻击和攻击收束?”陈到皱了皱眉头说道,按说这种天赋应该会被消除在自己的意志覆盖之下,为什么还能使用?

    “虽说不知道白毦兵是什么情况,但是你那个能力很明显有两个短板啊,一个是消耗的问题,反过来说也就是士卒自身素质的问题,一个能力使用之后不应该沉睡这么久;另一个则是有些士卒就算是不依靠天赋,他依旧是精锐。”伍习看着苏醒过来的陈到说道。

    陈到一日不醒,伍习就得提心吊胆一日,毕竟东西两侧出现的袭击让伍习清楚的知道李优当初所说的局势到底有多麻烦。

    “不依靠天赋?”陈到一挑眉看着伍习。

    “虽说有些离奇,但是在你使用天赋的时候,身体本身也在记录着这种运用,甚至有一些比较简单的天赋,百战老兵直接可以靠技巧使用出来,而一个惯用的天赋,就算是按照白毦兵的能力覆盖掉了,只要士卒够强,也依旧能用。”伍习叹了口气说道。

    “有些东西,不是说抹杀就抹杀的,天赋之所以是天赋,其实命名的时候就借鉴了人类所谓的先天资质之名,天赋非常重要这点没错,可努力确实是不容抹杀的,有些时候天赋无效了,那就只能拼努力了。”伍习双手一摊,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就算是我依靠意志改写了现实,其实有一些东西也改写不了?”陈到看着伍习询问道。

    “嗯,你改变不了已经经历过的曾经啊。”伍习随口说道,“千锤百炼的素质,百战余生的意识,以及早已化为本能的技巧。”

    说这话的时候伍习也在庆幸,之前在山壁上看陈到怒战十余万大军的时候,确实是将伍习给镇住了,让伍习生出来了一种自家西凉铁骑拼死拼活努力了那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的感觉。

    可是之后阿文德亲卫杀进去怒锤白毦精兵,而且随着对于自身的状态的适应,那些士卒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不断的提升。

    没有了天赋又能如何,十余年的锤炼可不是你抹消了天地精气,抹消了非人之力就能彻底否定的。

    之后伍习也带着四五位西凉铁骑的本部踏入了那个圈子,压制很强,但是伍习硬接了一下力量收束,一口老血吐出,但随后就笑了,原来就算是意志改写了现实,曾经的努力也未曾背叛自己。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伍习再看陈到就没有那么敬畏了,所谓的改写现实在有了这个认知之后的伍习看来也不过是一种天赋而已。

    虽说强到对于弱者而言,比军魂还要离谱的程度,可是活到现在的西凉铁骑,没有一个弱者。

    “如果可以的话,试着对我全力使用一下你的意志改写现实,这样你就会有更深的理解。”伍习看着陈到平静的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