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六章 穷则思变

    蒙康布目送卡里卡拉上船,然后自己也紧跟着分批次登船,将卡里卡拉的战船围在中间,就像是保护对方一样缓缓地离开。

    【我还会再来的,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容易了,陈到。】蒙康布临走的时候回望了一眼洞鸽山口的方向,雨中他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但是哪里失败,那里爬起,他还是懂的。

    至于说损失,确实有一些,最明显就是士气的下滑,但是对比之前的形势,蒙康布已经真正具备了一些掀翻这个局势的力量,只是剩下的时间不太多,而调整军队编制花费的时间不再少数。

    “怎么了,将军!”阿鲁诺看着有些烦躁的蒙康布不解的询问道,在他看来这一战蒙康布的表现的已经非常优秀的,只能说士卒的基础太弱,否则的话,不至于如此。

    “在思考一些问题。”蒙康布摇了摇头说道,“陈到表现出来的力量并非是无解的,我已经抓到了一些眉目,但是力量不足,我在想如果如力量足够,该如何应对。”

    阿鲁诺赞叹的点了点头,没有多什么,蒙康布一直都是如此,胜不骄,败不馁,怪不得不管是韦苏提婆一世,还是塞西赛利安都非常的看重,虽说还有一些青年人的骄躁,但整体确实是非常优秀。

    “那可有是有了解决办法?”阿鲁诺看着在战船之中靠着船舱的蒙康布询问道。

    “嗯,已经有了一些了。”蒙康布默默地点头,“冷静下来想想的话,其实并不难破解,我当时确实是有些心慌了。”

    阿鲁诺一愣,他询问只是例行的行为而已,没想到蒙康布居然会真的给出回答,而很明显蒙康布并不是那种信口雌黄之辈。

    “要破解意志覆盖现实最简单的做法其实就是用意志冲击对方所覆盖的那一层意志,之前失败的原因是我们本身的意志过于散乱,方法是对的。”蒙康布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毕竟没有修习过这种东西,使用的时候过于粗糙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阿鲁诺郑重其事的询问道。

    “重练吧,我的亲卫也重练吧。”蒙康布下了绝大的本钱,本身已经好不容易磨练到双天赋的亲卫,就这么回炉重造,让之前意气风发的蒙康布倍感心痛,但是有些选择不可能回避。

    “你想练什么?”阿鲁诺一愣,双天赋超精锐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是一句你想变更就能变更的,皇甫嵩能来回手搓,那是是因为他叫皇甫嵩,当前这个时代的活人之中,能定向手搓双天赋的,除了皇甫嵩,朱儁,勉强还有一个,就是诸葛孔明了。

    至于其他的,佩伦尼斯不能保证自己搓出来的东西是自己想要的东西,拉胡尔除了能稳定搓出来孔雀,其他兵种都在手搓的道路上,最后成品是什么,拉胡尔自己都不敢保证,比佩伦尼斯还惨。

    好歹佩伦尼斯能保证大方向是正确的,就算有偏差,至少还在理解范围,拉胡尔很大可能搓出来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

    好吧,以上这些好歹还算是有把握在无模版情况下手搓出来一个双天赋,剩下的,诸如塞西老爷子,直接搓不出来,没点这个技能……

    蒙康布也是半吊子,自己的亲卫成为双天赋,实际上蒙康布自己也是懵懵懂懂,而现在砍掉重练,能不能练出来蒙康布真的没有把握,至于说练就出来自己想要的天赋,那就更是梦游了,但是不去做的话,面对陈到就只能去磨了,而且未必能赢。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但是必须要做出选择,有些事情不能回避的,我都因为困难让开了,谁来解决这个困难。”蒙康布叹了口气,“走吧,好好磨炼磨炼,我也该冷静了。”

    输了一场,并且在战场算计敌人,算计友军之后,蒙康布陡然成长了很多,也变了很多。

    【覆盖掉一切自己认为不合理的东西,确实是非常强大的力量,不过就算是双标,对方也被限制了发挥,很明显要完成双标对于对方也存在一定的难度啊。】蒙康布一边走入船舱,一边默默地思虑着。

    【要面对这个军团,要么纯粹加强士卒的素质,能剥夺掉内气,但是却没有办法剥夺掉身躯,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素质够强的话,确实可以无视剥夺,正面将之打死,只是这需要什么程度素质?】蒙康布光是想想就头大了三圈。

    之前组建百夫长突击队,抽调精锐骨干试探的时候就是为了这个推测,毫无疑问确实是能撕碎白毦精兵的战线,而且如果是一同训练起来的士卒,所需要的素质可能还能降低一些,但是如果要一对一压过对面的话,恐怕需要炼气成罡的身躯素质了。

    【前一条不行,而且对方的力量就像是一个整体,全部联通在一起,以一部分人失去力量为交换,换取接战军团的战斗力提升。】蒙康布回想着之前的接战,又捋出来一条细节。

    【大军团包围失去效果,接战面积越小,对方接战人员的素质越高,可能存在素质上限,要压制对方,不能选择包围压制,需要全战线压制,使其力量全面分散。】蒙康布又补了一条。

    这一条是丹阳的普遍属性,和其他军团不同,其他军团围着围着就围死了,丹阳精兵很难围死,因为丹阳协力天赋的原因,接战的人员越少,从协力之中获得的加强越大。

    因而将丹阳围起来杀,不仅不会因为接战面积变小,杀伤力范围变小,效率变低,反倒会使单兵的素质和战斗力大幅加强。

    虽说因为协力层次的不同,这种提升的上限不同,但丹阳确实是不能包围着打,只能压着打,靠着接战面积,让丹阳士卒接战的数量不断增多,让协力能分配出来的力量逐步减少。

    然而丹阳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他们组织力本身就是被大幅加强了,会很自然的往一起跑,以至于丹阳理论上的短板直接没了,只留下了一个长效大规模爆发力不足,只是这一点在丹阳均衡的各方面战斗力的衬托下,并没有什么影响。

    实际上真要说的话,丹阳其实是没有爆发力的,五千人协力玩十石强弓,其实真要说也就是重组了一下力量分配,然后根据组织力协调的深化程度让其中五百人到一千五百人拥有了全军的力量……

    同理其他时候也都是如此,因而丹阳的杀敌效率在一众顶级双天赋之中处于偏低的水准。

    蒙康布留意的地方是没错,只是怎么说呢,丹阳这种奇葩兵种,基本不可能被打散,就算是三天赋和军魂都很难做到。

    因为和正常的顶级双天赋不同,丹阳真熬到双天赋顶尖的程度,丹阳集中自身优势是可以和三天赋,还有军魂互殴的,将全军的力量协调到接战的士卒身上,战斗力并不会逊色多少。

    要打丹阳基本上只能硬生生将丹阳锤死,只要效率够高,一波带走一批丹阳精锐,整个军团的战斗力就会显著下降,能拉出来和三天赋正面互殴的精锐也会同比例减少。

    没错,和其他军团随着战争的开启战斗力有上浮或者下滑不同,丹阳的战斗力压根就是一个固定值,死一个士卒,总值就会掉一个。

    蒙康布完全不知道这些,他只能依靠自己观察到的东西去分析,以至于结果完全偏了。

    【只能走意志路线了,但是这条路我根本没走过,十有八九会出笑话,只能想想其他规避的方式了。】蒙康布叹了口气,新的道路可不是那么好走的,就算是蒙康布自负,也不敢保证自己能走通。

    另一边陈到默默地打扫战场,他损失了接近四百士卒,当然从战损比上而言,他可能已经打出来了汉室开启帝国之战以来最大的战损比了,而且他所斩杀的并不仅仅是杂兵,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真正的精锐,不过在之前那种情况,精锐不精锐都没有任何的区别。

    “都去洞鸽山口休息休息。”陈到有些疲累的说道。

    之前用的时候非常爽快,但是褪下那层光壁之后,不仅仅是陈到,所有参战的士卒都有一种从内自外的虚弱,很明显之前那种战斗的方式消耗的不仅仅是体力,还有自身的精神意志。

    “上边的,帮忙守好,我先去休息!”陈到对着洞鸽山口的崖壁大声的招呼道。

    伍习嘴角抽搐了两下,还是给了回答,如果是之前伍习会当作自己是隐形人,但是之前陈到的表现,让伍习不得不尊重,那可是十余万大军,陈到硬生生正面带兵将之杀退。

    “好的,你先休息吧。”伍习大声的回答道。

    陈到招了招手,拖着疲倦的身躯回了洞鸽山口,然后将之前的一千五百后备兵安排到了洞鸽山口巡逻,自己直接前去休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