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四章 屠神

    完全和军魂不同,陈到在出手的瞬间就发现了与曾经的不同,军魂这个层次对于其他军团而言可能遥不可及,但对于陈到而言,他本身就曾进入过这个水平。

    当年刘备命令潜力最足的陈到组建白毦兵的时候,他所要应对的对手便是鞠义,因而他对于军魂有所了解,甚至他也曾进入过那个层次,虽说并非是完整的进入,但半独立的军魂,也是军魂,一切军魂拥有的力量,除了独立以外,基本都具有。

    只是比较可惜的地方在于,当年准备的白毦兵并没有用上,袁刘大战的时候,已经滚雪球成功的陈曦,并不需要一支应对军魂的锋头,再加上公孙白马最后的决死反扑,白毦精兵的定位彻底失去了意义。

    之后再三修改定位,直到现在,陈到放下了曾经肩负的一切,做回了自己,才清楚的感觉到那种不同。

    一枪直刺,盾牌,甲胄都失去了效果,甚至连自己攻击的那个点,温养产生的效果都被消除掉了,所谓的消除一切非人之力,实际上消除的是什么陈到也不懂,但懂或者不懂并不重要。

    “我认为你们的内气属于非人之力。”陈到攻击的时候轻声的念诵,对方残余的内气彻底在这种认知之下被抹除。

    “我认为我的……军的内气是应有之力。”陈到轻声的念诵之中卡壳了一瞬之后,平稳的换成了另一个词语,然后陈到麾下的白毦精兵恢复了自身的内气修为,双方的实力直接被划分到了两个层面。

    “我不知道你的精锐天赋是什么,但我认为精锐天赋不合理!”陈到一枪击杀了面前的贵霜精卒,飞溅的鲜血让陈到再一次念诵出来了新的约束,于是足以改写现实的意志,彻底抹消掉了在场所有军团的精锐天赋,到现在仅剩下组织力的对拼。

    “我认为协力天赋是合理的。”陈到轻声的叙述道,原本已经因为改写现实而被抹消掉的协力天赋再一次出现,虽说因为双标的原因并没有发挥到极限,但是依旧展现出来了部分的效果。

    而在这种天赋被消除,云气去驱散,内气被抹消的战场,能发挥出来一部分双天赋实力的白毦精兵根本就是无敌的。

    至少就现在的情况而言,陈到诛杀蒙康布麾下那些双天赋超精锐,和杀普通的杂兵并没有区别,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而军魂要强杀这种顶级双天赋,难免会出现一些损伤。

    “放箭!”卡里卡拉本来还想着看看汉军和贵霜的强度,然后再行选择倒向于谁,但是看现在汉军展现出来的强势程度,卡里卡拉完全不敢投降,这样强势的汉军真的需要他们做手下吗?

    或者说,强到连他们敬畏的贵霜都被像是杀鸡一样随意砍杀的汉军精锐真的需要他们这种程度的仆从军吗?汉军太强了,强到让卡里卡拉根本感觉不到自己能为汉军展现出任何价值的程度了。

    对方区区一个军团现在表现出来的战斗力都足够在他们这群人不跑的情况下将他们这十几万人屠的干干净净,双方的战斗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到绝望。

    因而在局势为白毦精兵所破之后,卡里卡拉反倒冷静了下来,不管怎么说,现在必须帮蒙康布,否则的话,就现在汉军展现出来的军势,屠了他们都没有问题!

    箭雨爆射而出,密密麻麻的箭雨覆盖了整个白毦精兵,但其结果却连一个战绩都没有创造出来。

    甚至就算是直接命中在脸颊上的箭矢,都没有钉穿头骨,没有了天赋加持,没有了内气加持,双方的战斗力已经彻底被拉开了两个层面,连温养效果都被否认了之后,箭矢甚至连甲胄的鳞片都无法钉穿了,差距巨大的已经不像是人与人的战斗了。

    “卡里卡拉,这是意志改写现实,我们的力量都被消除了,没办法和对方作战的。”蒙康布大声的吼道,“将指挥权交给我,他们只要还是人,那么意志就不是无尽的!”

    卡里卡拉这边又是一波箭雨和投矛,确定近距离的投矛连对方的甲胄都无法钉穿之后,卡里卡拉彻底明白这种对手绝对不是他所能应对的,准确的,这么一个军团丢到朱罗王朝,就足够将朱罗灭国了。

    因而这个时候没有丝毫争权的想法,直接将军权交给蒙康布,而蒙康布当场开始指挥了起来,快速的将战阵内凹,尽可能的减少和陈到的接触面,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这种完全没有办法敌对的军团,蒙康布躲过一劫之后,不仅没有恐惧,内心反倒有些跃跃欲试。

    “让我看看你的极限到底有多高!”蒙康布接手军权之后冷笑着说道,这一刻的蒙康布没有丝毫的恐惧,只有一种屠神的兴奋,就像是当年被打急了之后,不管不顾直接和对方在印度洋对磕时的感觉。

    陈到则是不管不顾,带着自己无敌的军团近乎杀鸡一样横冲直撞,蒙康布组建的内凹战线根本无法面对陈到的冲击。

    彻底消除非人之力,给自己保持了半正常状态的白毦精兵足以随意碾压这里的对手,而面对这一幕蒙康布只是不断的交替队伍,十余万的军团站在那里不要跑,让陈到杀,陈到一时半会儿都杀不完,更何况还是一个有指挥的的军团。

    【很强,但并不是无解,杀伤力惊人,几乎超越我军一两个层次,正面阻击就算是百夫长组团也会被在几个呼吸间击杀,对方个体的实力完全碾压了百夫长。】蒙康布快速的交换着队伍,替换着麾下的士卒,让每一支队伍面对陈到的时间都不会太长。

    十余万的大军,就算是轮换,只要不是某一处遭遇极大的打击,骤然崩溃,引发大军的崩溃,就算是被大杀特杀,只要指挥的好,也根本不会对大军本身造成任何的影响。

    蒙康布利用的也是这样的手法,不断的调换,不断的修正,最后硬生生靠着大军的规模维持出来了一条正统的防线。

    而随着战线逐渐稳定,士卒不再溃散,开始以军团为核心由蒙康布指挥,相互协调之后,蒙康布终于笑了,只要大军没崩盘,别说你不是军魂,你就是军魂,我今天也将你磨死在这里。

    “陈到,你确实很厉害。”蒙康布逐渐稳住了战线,陈到的杀伤力依旧非常变态,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受伤的士卒,但陈到明显的感觉到敌军开始了有组织的反击,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一群,成批次的反击,这种反击对于陈到而言也是一种压力。

    “还能战啊,不过没什么,我慢慢磨,我倒要看看你能杀成什么样。”蒙康布一边说着,一边调度了一个军团举盾对着白毦精兵的军团发动了撞击,力量的角逐,因为防御姿态的变化,直接有不少的士卒被撞倒在地,数倍的贵霜和朱罗士卒,少数的白毦精兵。

    鲜血溅在了朱罗王朝的士卒身上,一直躲起来的蒙康布再一次站立出来,“看来你也并不是杀不死啊,只要切开了阵型,这种意志扭曲现实的保护就会大幅削弱。”

    陈到冷漠的看了一眼蒙康布,带兵直接朝着蒙康布的方向杀了过去,之前还没有过于清楚的认知,但是这一刻陈到基本确定,之前一直带头冲锋的蒙康布恐怕真的精通大军团指挥。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靠着数万,乃至十余万杂兵磨死军魂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对于大军团指挥来说,一个军魂只要扎进来不跑,硬生生打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里面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士气的传导,普通的指挥没有办法扼制那种一个军团一个军团的崩溃,会因为短时间极大规模的单个军团损失导致整体的恐慌,进而引起全军的士气崩溃,最后导致完全没有损失的绝大多数军团,都因为人云亦云被裹挟走了。

    换成正统的大军团指挥,军魂军团进来,就算是杀伤力爆炸,很短时间干掉了一千人,那又能怎样,十几万人死了一千人,战争还能不死人了?让你杀,放开手了杀,和你耗,五千人下去了,没事,不过百分之五的死亡率,高强度训练都有这个死亡率,怕啥,继续!

    杀着,杀着,军魂就杀不动了,而这种战争一旦杀不动了,被分开了,就算是军魂军团,也会被普通士卒的一根枪捅死,别说是军魂军团了,就算是内气离体,被分割包围了,也会被杂兵杀死的。

    也许军魂能快速的干掉几倍于己方兵力的对手,但是没用,大军团指挥能活生生将对手拖死,杀到最后无边无沿的大军依旧围着你,杀到心生疲累的时候,有所动摇的时候,对方依旧是无边无沿,就像是从一开始的努力都没有任何的用处,那么距离死就不远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