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三章 两个选择

    这么一颗就算是面对着大军压境,陈到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就像是从一开始就在等待这一刻的来临一般。

    蒙康布远远的看着站在大军前方的陈到,是他熟悉的那个对手,一个还算强,但并不能说很优秀的将校,至少认真起来的话,他自己一个军团就能击败对方。

    当然如果说是要击溃的话,对于交手过的蒙康布而言有些困难,但是要击败的话,对于已经了解过陈到水平的蒙康布而言并不算太过困难的事情,毕竟相比于上一次,蒙康布又变强了很多。

    “对面那个家伙叫做陈到。”蒙康布和卡里卡拉招呼道。

    相比于其他的将校,蒙康布现在还有一些年轻人的纯真和良善,至少不会故意不告诉对方某些情报,哪怕是他有心削弱卡里卡拉,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现在的蒙康布还做不到心狠手辣。

    “陈到?”卡里卡拉看了看蒙康布,皱了皱眉头,“这个汉军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他麾下的军团是标准的双天赋超精锐,而且具有一种消除一切非人之力的特殊效果。”蒙康布想起当初自己面对陈到时的情况下皱了皱眉头说道,“不过作为代价,他们自己的天赋也会被消除。”

    “消除非人之力?”卡里卡拉瞬间抓住了这句话的中心,“也就是说内气离体也会在消除的范围之中?”

    “嗯,是的,内气离体也会失去力量。”蒙康布点了点头,“对于这种对手,更多是要依靠指挥能力去压制,硬碰硬的话,对于精锐而言有些吃亏,尤其是我们在拥有天赋的时候比他更强的情况下。”

    卡里卡拉闻言,点了点头,远眺了一下汉军的方向,“不过既然是针对精锐的天赋,换句话来说,也就是对于普通军团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了,这样的话,倒也不差。”

    说着卡里卡拉看了看自己麾下以及蒙康布麾下的正卒,既然是消除敌我双方的天赋效果,那么用杂兵去消磨就是了。

    “对方未必会开这个天赋啊。”蒙康布半眯着眼睛说道,“以我之间的话,要不我们两个率领最精锐的军团直接顶上去,然后让正卒从旁辅助,这样的话,对方开天赋,我们指挥正卒一拥而上,不开天赋,我们就靠精锐将之磨死。”

    蒙康布很是正式的提议道,很明显,现在的蒙康布并没有什么害人的想法,只是这个提议对于卡里卡拉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提议,相比于本身就不多的双天赋超精锐,用正卒去磨更符合卡里卡拉的情况。

    毕竟朱罗王朝不是汉室和贵霜这种帝国,双天赋折损了,就算是要补充,对于他们而言都不是那么好补充的,因而卡里卡拉更倾向于将双天赋超精锐作为决定性的力量投入战场,达到一锤定音的效果,而不是这种一看就是消耗战的战场。

    蒙康布眼见卡里卡拉拒绝了自己,还有些愣神,说实话,在战术上蒙康布确实没有坑卡里卡拉的想法,只是对方拒绝的过于坚决,让蒙康布不好意思再提议集中精锐率领正卒全力进攻。

    “我觉得我们应该发挥我们的兵力优势,在攻打山口的同时,尝试拿下山口的两壁,到时候从高处压制对方,更有优势。”卡里卡拉大义凛然的说道,蒙康布无语的看了一眼,默默地同意了这个计划。

    虽说蒙康布清楚自己的提议更好,但是现在不是闹着强制执行的时候,更何况在蒙康布看来让卡里卡拉攻打一番,自己观察观察也好收集情报,毕竟上一次的战争很明显有那么遭了算计的意思在里面,蒙康布也不太好确定到底是自己打赢了,还是陈到放水了。

    陈到默默的看着远处的敌军,百姓已经被他迁移到更后面的位置,洞鸽山口也有着相当的纵深,往里迁移一些,也省的误伤。

    一道道的防线快速的立了起来,哪怕是面对着数十倍于自己的大军团,陈到的本部也没有丝毫的慌乱,毕竟对面绽放的气势相比于曾经他们所面对的那些近乎鬼神一般的精锐,差的实在是有些远。

    “立盾!”看着远处带着尖啸飙射过来的箭矢,陈到大声的下令道,这些盾牌是盾卫特质的那种全身盾,正常的士卒根本无法使用,但也就只是正常的士卒而已。

    数百面一人高的塔盾被最前方的白兵轻易的立了起来,而后大量的朱罗正卒高吼着持枪朝着被封锁的洞鸽山口冲了过来。

    三百步,陈到无动于衷,两百步,白精兵已经冷漠。

    直到真正冲到一百步,卡里卡拉都开始振奋着击鼓让一线士卒突击的时候,一直没有动作的陈到突然动了,而后近千根小角度斜下射击的箭矢,随着第一排的盾兵蹲下的时候飙射了出去。

    带着尖啸,从白精兵的指尖电射了出去,划过了一道乌光,钉穿了对面的士卒,十石强弓近距离收割的恐怖在这种密集阵型之中展现的淋漓尽致,正面面对白精兵的朱罗正卒,在那一瞬间就齐刷刷的倒下了一片,只剩下灵性的好运者看着周围的空荡,意识一片空白。

    “这是我最开始学到的东西,用协力去分配军团的每一丝力量,靠着这种协作的方式驾驭那些原本不可能驾驭的武器。”陈到看着已经将协力天赋运用到某个极限的白精兵,单比在协力天赋上的开发,白精兵已经不逊色当世任何一支丹阳了。

    恐怖而又震撼的效果,在瞬间镇住了所有怒吼着朝着前方冲击的朱罗士卒,鲜血和碎肉让所有的还活的士卒都生出了心悸之感,这种强悍的打击威力,敲碎的不仅仅是朱罗王朝的士气,敲碎的更是蒙康布对于陈到的认知。

    “丹阳兵吗?”从崖壁高处观察的伍习看着这一幕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毕竟当年在凉州的时候,他可也是和丹阳兵厮混过的,这种手法和那些丹阳老兵如出一辙。

    “蒙康布,我就在这里,来战!”陈到这一次也没遇掩饰自己身份的想法,直接站了出来,看着蒙康布的方向冷冷的说道,“上一次因为我的原因让你胜了一局,这一次我就在这里,来战。”

    说完陈到将长枪举起,不似赵云那种轻巧急速,也不像马超那么刚猛,同样比不过孙策那种霸道,但陈到举枪的时候却有一种气魄,一种沉稳如山的气魄。

    “我不知道我能做到什么程度。”陈到平和的面容上带着一抹笑容,但在蒙康布看来却莫名有些发寒,“但我从未停止过,我改修过重步兵,改修过突骑兵,改修过重骑兵,最后又拐回来,因为突然发现汉帝国其实不需要我去背负什么,这个国家强大,威严,霸道,而又天下无敌,所以我只需要做好我自己。”

    陈到的长枪枪尖开始放光,不似那种贯穿云霄的光柱,而是一种星点斑斓的微光,但是那种微光散播开来却在周围形成了些许的波澜,而陈到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一幕一样,看着蒙康布的方向再次开口。

    “曾经我以为我会被作为底牌,背负最重要的职责,去面对最艰难的责任,但是等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我所准备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帝国不需要我背负,我也背负不起,我所要做的就只有做好我自己!”陈到的声音带着如同磐石一样见识的力量传递了开来。

    “我不知道我能做到什么程度,但我可以做好自己!从我醒悟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可以做好!”陈到手上的长枪散发的波纹近乎在洞鸽山口形成了一层淡金色的光壁,然后陈到一步踏出,而后所有的士卒紧跟着踏出。

    “如果军团天赋是主将的意志得到士卒认同之后,以云气显化的效果,如果精锐天赋是士卒高度统一的意志与现实之中显现,如果军魂是高度纯粹的意志扭曲现实,如果军团天赋并入精锐天赋是意志以意志的合并,那么主将彻底摒弃了云气,将士卒的意志高度集中了呢?”陈到看着蒙康布的方向低声的问询道。

    就像是自问,又像是在问别人一样,是什么,或者不是什么,陈到早就有了认知,这是一条没人走过,或者没人走通的道路。

    “现在,此路不通,你们有两个选择。”随着所有的白精兵踏出了光壁之后,陈到看着蒙康布和面色难看的卡里卡拉说道,“一个,让我将你们活活打死,这件事就这么结束,另一个你们将我打死,之后为所欲为,你们觉得如何?”

    完全不如何,卡里卡拉可能还不明白对面的白精兵到底是什么鬼状态,但是蒙康布可是见多识广之辈,瞬间判定出来那层如同波纹一样在周围显现出来的东西是什么,那是被强大的意志硬生生扭曲的现实,周围的现实已经屈服的体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