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三章 都没时间了

    羌人仆从军什么的,可也是有李优的手笔在里面的,什么零羌,烧当羌,到现在不都是仆从军吗?

    就算是敌人,只要能打翻,那就能用链子锁住当作仆从军,只要自己够强,仆从军什么的源源不断,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这可是李优多年的经验。

    当然第一个加入进来作为仆从军的肯定会有优待,就算是汉室也需要一个模版去引诱其他人加入自家的仆从军体系。

    而现在看朱罗王朝这摇摆不定的样子,李优心下略微有些喜意,不怕你来,只要你来,我肯定能摆平你,就怕你不来,哼哼哼,左右摇摆什么的不重要,只要变成我们的人,你肯定不摇摆。

    这点自信李优还是有的,他有绝对的把握让倒向自己的仆从不会再倒向贵霜,只要朱罗王朝上了这条贼船,就别想着下去了。

    班伽罗的使节来的很快,而且一路上没有遭遇到攻击,他们就清楚汉室已经发现了他们,并且汉室也愿意坐下和他们谈谈,这对于他们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好消息。

    很快双方就开始了低层次的交流,然后双方充分的交流了自己的意见,虽说只是交流了意见,并没有达成什么共识,但是能坐下谈已经说明了朱罗王朝的诚意,所以李优也不介意拖一拖时间什么的。

    于是双方的交流层次逐渐的增高,很快双方的高层就见面了,班伽罗带着十几号亲卫和参谋人员与李优,黄忠于陆地会面,这个时候双方已经非常有谈下去的欲望了,而且朱罗王朝本质上的摇摆也暴露在了李优的眼中,这是一个好消息。

    接下来的谈判进展并不大,当然有很大一方面在于李优没有让黄忠直接下手,朱罗王朝来的谈判人员根本不可能顶得住黄忠开无双,如果那个时候,李优多咳嗽两下,包括班伽罗在内的所有朱罗人都会被黄忠的赤血刀轻易的削成片片。

    毕竟远看只是内气离体,出手直接破界顶层的将校说的就是黄忠,不过由于李优有着一些自己的思考,还是有些想要收整个朱罗王朝,作为第一个样板的,所以双方相谈甚欢。

    同样朱罗王朝可能也是心有顾忌,在见到汉军那几个人的队伍之后虽说生出了些许不妙的想法,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内心之中蠢蠢欲动的想法,一方面是朱罗王朝现在确实是摇摆不定,没有必要为了贵霜帝国将汉室得罪的那么深。

    另一方面则是战场上击败汉室,和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干掉汉室愿意来交流的使臣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前者可能还有的谈,看在自家战斗力的份上,在以后汉室过来的时候可能还会谈,但是后者那妥妥就是黑名单的节奏。

    于是双方最后都熄了在这场谈判下手的想法,跟过来的时候跃跃欲试的黄忠,回去的时候就跟斗败了的公鸡一样,这么好的机会啊,开个无双,将对方削成片片,对方群龙无首,汉军不久赢了吗?

    什么,你说颜面,颜面啥啊,还真以为黄忠说是偷袭不好就不偷袭了吗?帝国战场有这么脑残的人吗?不都是什么方法轻松有效,什么方法能大规模击杀对手,消灭敌军,减少损失,就用什么方法吗?

    “李军师,我们就这样离开吗?”黄忠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他现在想要调头回去将那群人的狗头剁下来。

    “不这样回去,难道要调头过去将对面的狗头剁下来?”李优斜视了一眼黄忠,神色温和的说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黄忠看到李优这种慈祥温和的神情就有些毛毛的。

    “嗯,确实是有这么一个想法,毕竟现在真的是一个好机会,我冲上去只用一会儿就能将对方全体切片。”黄忠一脸振奋的神色,那跃跃欲试的表情就差直说,只要军师一句话,我现在就过去将对面切成片片,顺带一提黄忠有绝对把握做到这件事。

    “不用,朱罗王朝以后会是自己人。”李优摇了摇头否定了黄忠的提议,杀什么杀,现在杀了,以后都是自己的损失。

    “可是之前的谈判,我可没有听出来任何实质性的提议。”黄忠不解的看着李优说道,“更何况这种这么轻易的背叛了贵霜的小国,在有必要的时候也会轻易的背叛我们。”

    “这话是有道理的,而且也确实是没有实质性的提议,但是从之前的交流之中,我听到了一些倾向性。”李优半眯着眼睛,带着一抹厉光说道,投靠了汉室,还敢反叛的,那就是真找死了。

    之前李优和班伽罗的交流确实是没有任何的实质性进展,不过这也正常,现在局势未定,敲定了那些东西也没有意义,就算是班伽罗有心要倒向汉室,但是卡里卡拉那边如果和蒙康布打了一个经典的配合,完成了大战略,那么所有的条约都会作废。

    因而从一开始,李优和班伽罗就没有谈什么实质性的条约,双方都是在相互试探,李优想要确定朱罗王朝整体的倾向性,而班伽罗想要了解汉室对于藩属的处置到底是什么程度。

    双方的交流就没有围着当前的形势,而是围绕着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商谈的,最后虽说没有留下任何的条约和文字备忘录,但不管是李优,还是班伽罗都是心里有数。

    基本上李优这边算是确定了,接下来这一战只要不出现什么的大的波折,回头朱罗王朝就会调头转向汉室,和贵霜决裂。

    黄忠听着李优的分析感觉到非常的头大,也就是说最后整个战局的走向全压在了陈到的身上,这不是坑人吗?

    “您确定这不是坑人?”黄忠嘴角抽搐的说道,毕竟也共事了这么多年,黄忠对于陈到还是有着相当的了解的,对方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优秀将帅,但怎么说呢,在军事道路上一直没有持之以恒,不断的变更原本的路线,以至于原本的佼佼者,现在落到了最后。

    “坑人?”李优一挑眉,看向黄忠,摇了摇头,“都到了现在了,没有时间再让他继续变更了,完美可能存在,但是无敌的话并不需要所谓的完美,他耗费的时间太多了,帝国之战都拉开了,曾经落后于他的人,一个二个都站了出来,现在他还在验证。”

    黄忠沉默,陈到的问题他也知道,整个刘备麾下军团被修正次数最多的就是陈到军团,前前后后光是定位就换了五六次,这可不是天赋,这是军团定位,结果换的太多,导致现在也没有敲定。

    “可什么都不说,直接将重责压上去,就不怕将之压垮吗?毕竟他麾下的那个军团到现在也不算是成型啊。”黄忠叹了口气说道。

    “垮了就只能说从一开始就没有希望,毕竟这么多年了,换了那么多条路,换了那么多次定位,该经历的战争也都经历了,该懂的都懂了,如果这样都承担不起的话,我们也不该抱希望了。”李优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大家都没有时间了。”

    黄忠闻言陷入了沉默,确实,从帝国之战开始之后,将校,士卒,成型的精锐什么都缺,而且也像是李优所言的那样,大家都没有时间了,在这个一切都需求效率的时代,陈到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洞鸽山口,雨幕之下,蒙康布丢出了一颗人造太阳,乌云被驱散了一片,陈到站在洞鸽山口的外围,看着远处浩浩荡荡的大军不由得面色一变,所谓人上一万,无边无沿,而现在贵霜和朱罗王朝一起攻打洞鸽山口的兵力何止十万。

    “军师,你这是说笑呢吧!”伍习默默地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大雨休止之后,隔着空气之中的水雾伍习看到了那浩荡的敌军,这怕不是有十余万大军吧,哪怕洞鸽隘口向内缩小,所能交战的士卒并不会太多,但这也完全不像是陈到所能守住的啊!

    【罢了,罢了,这多年军师一直靠谱,也不差这一次,想来其中还有其他的算计,得,舍命一搏就是了,想要成为校尉,没有点拿得出手的战绩怎么行,更何况是西凉铁骑的校尉。】伍习吃惊了一会儿之后就冷静了下来,从李优手上接活,他就应该明白这件事会很恐怖。

    “来了啊。”陈到盯着在一众大军之前的蒙康布,自己之前的对手,而且被对方轻易打败,一个不管是指挥能力,还是统帅能力都相当优秀的年轻人,更重要的是上一次他就是面对这个对手被打穿,然后被对方烧掉了自己守卫的文伽故都。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在看到蒙康布的时候,陈到没有烦躁,也没有愤怒,内心平静的如同一汪清泉一样。

    【上一次这样的心态是什么时候呢?】陈到不由自主的想到,思绪一时间飞的到处都是,明明是背负着大责任的主将,这一刻他却没有任何的感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