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二章 上好的二五仔

    “和汉室一起攻击,赢了就算对方不接纳我们,我们也会有更多的武器装备,输了,那就说明我们距离正规军还差得远!”郭汜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我是内奸,浪的飞起,全死了我都不担心。

    一众达利特闻言陷入了沉默,事实就是如此,不打的话,永远不知道自己距离正规军有多远,打了话,其他时候输了,可能会一无所有,现在的话,好歹还有一个靠山。

    至于回头汉室是会拿他们当炮灰,还是当正卒,那都不重要,前者大不了跑路,反正达利特已经是社会的底层,不可能再惨,而后者不正是他们奢求的一切吗?

    所谓的爱国心理对于达利特而言根本是没有的,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吃的连畜生都不如,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黑暗社会,这个国家于他们而言根本没有任何认同感,救国或者救人,他们完全不会去做。

    对于这些人而言,推翻这个国家才是他们最正确的选择。

    因而想通了郭汜的话之后,一众达利特也冷静了下来,确实他们都是孤家寡人,也没有什么好谋算的,和朱罗王朝的正卒战过一场,打赢了说明他们的努力是正确的,说明他们确实是人,哪怕是被神所遗弃,他们也依旧是人,又有着人类的尊严,而非是两脚的畜生。

    打输了也不过是死,烂命一条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死亡也不过是再一次开始而已,哪怕下辈子再恐怖也不过是达利特,好歹也曾反抗过,失败了也就失败了。

    生出了这样的想法之后,一众达利特果断开吃,趁着现在还能吃饱,好好的吃一顿,到时候死了至少也不那么亏。

    “没发动攻击啊。”李优睡了一觉醒来,听到夜间巡视人员的汇报之后皱了皱眉头,又看了看麾下士卒,一夜不眠对于他们来说也有不小的影响,想了想之后,李优将黄忠找了过来。

    “让士卒分批次休息,这样不行。”李优看着明显困倦的士卒,可别没把对手用疲兵之计拖垮,己方先被拖垮了。

    “那朱罗王朝要是搞突然袭击呢?”黄忠皱了皱眉头说道。

    “没事,过了那里我就让人通知你们醒来。”李优大致指着中线的位置说道,“更何况以我现在观察到的情况而言,对方属于那种谨慎持重的将校,若非这一战不打不行,对方应该会靠着防御慢慢拖,因而你大可让士卒去休息,白天基本不可能来进攻的。”

    黄忠有些担心,但是最后还是听从了李优的判断,之后就跑去休息了,而后理由就像是为了恶心对方一样,布置了一层环形的雨幕,看的朱罗王朝的瞭望手目瞪口呆,还有这种操作!

    事实就是还真有这种操作,因为是雨季,李优只是切开了雨云,操作难度并不高,也不需要管,最多是下着下着没雨了,需要李优从其他地方补充雨水,但这并不影响整体的局势。

    班伽罗眯着眼睛看着那环状的雨幕,撤退的想法已经从他的心中升腾了起来,他实在不想和这种妖人进行战斗,如果说之前他对于汉室操控天象的认知停留下刮风下雨晒太阳,那么现在班伽罗清楚的认识到汉军对于天象的掌控到底达到了哪种程度。

    “这种程度,实在是有些夸张了吧。”班伽罗看着那目测应该有个五里厚的雨幕,因为并非是彻底封锁,所以抬头望天能清楚的看到那一个环形的雨云,以及外围和内圈的空洞,“这种战争,根本没有办法打了吧,对方根本就是在告诉我,让我退回去。”

    在班伽罗看来,汉室已经相当有风度的展现了自己的力量,在超远程压制结束之后,又使用了这种雨幕的方式告诉班伽罗,他们汉室到底掌控着什么样的力量。

    这种已经相对温和的手法,让班伽罗这种能明白局势的将帅,很清楚的知道,汉军并不像和自己动手,再或者说,汉军应该是不想将力量消耗在朱罗王朝这种对手上,因而才会选择这种警告的方式。

    至于说是不是因为力量不足而选择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而不是直接出手,有这个可能,但是班伽罗更清楚,不要将强者的宽容当作自己试探的底线,就汉军现在展现出来的力量,一旦认真起来,班伽罗很清楚,至少自己这边绝对讨不了好。

    【相对于贵霜,我更倾向于汉室,毕竟汉室更远。】班伽罗心下感叹,更重要的是汉室这种展现力量的方式能让他们这些人更清楚的感受到,但又不那么的让人感觉到刺痛。

    “收缩兵力,找一个懂汉话的去充当一下使臣。”班伽罗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很清楚自家国主内心的想法,卡里卡拉和蒙康布也只是虚与委蛇而已,实际上参战也只是被迫的行为,倒向汉室,倒向贵霜都可以,更多是看谁更适合。

    班伽罗很清楚自家国主的心理,因而看着雨幕,班伽罗生出了些许别的想法,反正这一路大军都是朱罗王朝的兵马,本身也只是为了牵制,直接动手是一种选择,拖着也是一种选择,没有必要死磕的。

    至于说万一蒙康布那边表现的很好,卡里卡拉站了贵霜的立场,那么大不了收到密报的时候再下手就是了,反正兵不厌诈,打赢了都有道理,打输了道理全无。

    抱着这样的想法,班伽罗找了几个貌似懂汉话的二五仔举着一根杆杆朝着雨幕进发,和汉室谈谈也好,反正他这一支大军出来也不是为了杀敌的,而是为了让蒙康布感受到诚意。

    至于说跳反什么的,那就完全没有办法了,根据现实的情况不同,采取不同的策略,本身就是小国的生存之道。

    很快李优这边就真侦察到了那十几个人组成的团体,不过看着影像之中那高高举起的杆杆,李优眉头一动,瞬间就明白了七七八八,看来没错了朱罗王朝其实是二五仔,并非是想上贵霜的贼船,恐怕更多是抱着现在这个局势不上船是不可能的,好歹得上一艘的想法。

    只是到现在恐怕朱罗王朝也没有想好该上那艘船,派出这么多的精锐,更多也只是为了展现出来我很强,不要惹我,惹我我一旦倒向对手会给你们增加很多的麻烦。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李优原本带着威严的双眼合了起来,神情温和了很多,颇有一些朝着慈祥老爷爷的方向发展的意思。

    至于说李优为什么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主要是汉帝国曾经也经历过这种事情,帝国大战啊,开战的双方在初期都不虚,最虚的其实是围观的那些国家。

    当年汉匈大战,整个欧亚大陆能挨上边的全都需要站队,因为不站队就会遭到双方同时联手的打击。

    就像昭宣的时候,明明乌桓什么都没有做,但是由于没有站队,原本被匈奴殴打的乌桓在求救汉室之后,汉室跑过来发现匈奴已经走了,顺手将乌桓给平了。

    还留下了一句名言“兵不空出,即后匈奴,遂击乌桓”,说白了就是大佬动手,周围围观群众都有生命危险的,尤其是像这种根本没有办法搬走的国家,更是危险的一塌糊涂。

    朱罗王朝强吗?要说的话,确实是挺强的,但是那种强就跟西域三十六国的大宛,车师这些一样,说起来确实是挺像一回事,但是实际上匈奴残部都能随便操控。

    朱罗王朝也处于这种很尴尬的水平,全国合计两个双天赋,五个内气离体,近十万正卒,放在王国这个层面,那可谓是响当当的角色,但是放在帝国层面,就俩字——炮灰!

    现实就是这么残忍,朱罗王朝在这个战场就是炮灰,如果不站队,不是被汉室碾死,就是被贵霜碾死,横竖都是个死。

    站队的话,只要没跟错人,问题一般不大。

    自然这些想法从脑子之中过了一遍之后,李优决定接见一下朱罗王朝的使臣,至于前一刻钟那种找个机会将这群人弄死的想法已经彻底没了,毕竟李优也不是恶魔啊,上好的炮灰……正卒,还是很好用的,刚好最近到处都缺人。

    接受了这批人对于汉室当前比较空虚的战线也是一种补充,毕竟从中原调遣兵力过来补充军团什么的想想都够让人绝望了,因而组建仆从军已经是势在必行的计划了。

    只是当前情况有些复杂,不太好执行这种计划,等熬过这一波,局势稳定之后,李优会亲自坐镇恒河,筛选适合的青壮组建仆从军,像郭汜这一波的达利特,本身就是这个计划的先行者。

    不过现在有一个王国送过来,李优倒是不介意先练练手,和蒙康布那种稚气未脱,纯天赋的理想主义者不同,李优可是很有把握笼络住这群人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