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二章 援军

    不可接触者在婆罗门体系之中永远都是一个禁忌,因而在发现这种东西之后,班伽罗也就没有问实际的情况如何了,毕竟不可接触者在班伽罗看来都是一些连牲口都称不上的废物。

    没人会去思考这些蝼蚁的想法,也不会有人会因为不可接触者聚集在一起,而生出什么特殊的想法,这些人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底层,无权无势,甚至连生命都不属于自己。

    “没有汉军,虽说夜里侦查的难度有些高,但是我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去探查,最后确定附近除了那一个地方以外,并没有其他的汉军。”斥候带着些许保证的口吻开口说道。

    “只有那一处汉军吗?唔,也正常,汉军本身的军势也就三四万人不到,护航的,保护洞鸽山口的,以及这里的,分布的太散,没有太多的兵力也很正常。”班伽罗听到斥候结合实际的判断,心下满意了很多,不过想起那超远距离的打击就有些头大。

    “夜里的试探性攻势结果如何?”班伽罗换了一个话题询问道,“我的意思是准确的命中率如何?”

    “如果我军以散阵前进,士卒之间不以密集阵型前进,对方的命中率会大幅下降,夜间对方那个弓箭手的命中率看起来也是受到影响的,不过大致的方向从距离上而言,差距不是很大。”前去试探汉军的将校将他实际遭遇到的情况复述了一遍,班伽罗安心了很多。

    “很好,让所有的士卒退回船上进行休息,明天养精蓄锐,晚上进行突击。”班伽罗点了点头,确定了汉军确实是存在一定的视野问题之后,班伽罗的信心更为充足了一些。

    当然不管再怎么充足的信心,也改变不了班伽罗内心的不安,朱罗王朝从插手这一战开始,班伽罗就一直有一些担心,不过想想现在局势不插手是不可能的,一旦汉室和贵霜谁获得了胜利,对于朱罗王朝来说都不是好事。

    小国永远生活在夹缝之中,大国才算是真正的活在阳光之下。

    【罢了,我们也没有太多的选择,让汉室就这么获胜的话,恐怕以后就没有了我们朱罗王朝了,人都得考虑一下自己,文伽王朝,可就是因为汉室和贵霜要作战,缺少一个战场,而被解散了啊!】班伽罗心下轻叹,在这个时代,身为将校的每一步,都需要考虑国家啊。

    另一边郭汜正在那个所谓的达特利的聚集点里面大吃大喝,没错这些达特利就是郭汜组建的没有马的西凉铁骑,好吧,也没有铁,反正差不多就是什么都没有,不过郭汜还是成功组建了起来。

    并且依靠着自身煽动和统帅的能力,郭汜率领着这些达利特成功攻陷了好几个婆罗门的据点,虽说期间死了不少的达利特,但是却也获得了相当多的物资,再加上郭汜执行的是西凉铁骑早期那种缴获有二分之一可以自己留下来的政策。

    因而很快就笼络住了一批达利特,再加上郭汜确实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将校,由他率领的达利特成功的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战争,让早期因为一口饭跟随着郭汜的那些达利特清楚的感受到这个老大有带领着他们造反成功的可能性。

    毕竟贵霜现在的社会制度,要说哪个阶层最有叛乱和斗争的意志,那不用说肯定是达利特,不同于后世,已经被几千年的失败阴影所覆盖,已经进入自我厌弃,已经彻底绝望的达利特。

    在这个时代达利特还是出现过不少次的反抗的,只是失败的太多,大多数的达利特都不愿意反抗,然而也只是因为失败的太多而不愿意反抗而已,在发现有一个大佬能带领他们造反成功的时候,他们本能的就会靠近这个大佬。

    并且都不需要郭汜去招呼,那些认为郭汜有可能带领他们造反成功,再不济也能让婆罗门感受到他们这些人的愤怒的达利特,很自觉的就会去招纳其他的达利特,靠着之前几次的成功,郭汜麾下的达利特已经自发的给郭汜吸纳了大量的手下。

    当然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一波疯狂训练就可能因为身体原因导致肌肉溶解,然后拜拜了,没办法希望的曙光虽说让这些人有了战斗的动力,有了为何而战的信念,但是过于脆弱的身躯,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在一开始就能经受住高强度的训练。

    积年累月遗留下来的问题,早已让大多数的达利特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病症,高强度的训练开始,这些隐藏的病症爆发,进而就是理所当然的暴毙。

    这就很无奈了,每天的训练都会有人被抬出去,也亏这些达利特早已见惯了生死,也知道是因为什么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否则郭汜现在麾下根本聚集不起来这么多的人。

    只可惜哪怕是知道为何而战,也知道向死而生,但过于脆弱的素质让这些士卒根本无法发挥出来他们所具有的信念,甚至靠着某些药材进补的方式也很难弥补这种太长时间的亏空。

    本质上,站在郭汜的角度而言,达利特的信念不错,但不适合作为士卒,不能补足身体的亏空的话,这些人在郭汜的手上撑死就是一天赋,虽说其中偶尔也会出现一些没有亏空的家伙,但毕竟是少数。

    期间郭汜也曾想过达利特这种知道为何而战,而且有为了希望献身的信念,素质很弱的情况下,可以尝试的导出意志,进行锐士那种定制型兵种的培养,然而随后郭汜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郭汜要是能不依靠任何外物,只凭自己的判断和认知,手搓锐士这种顶级兵种,郭汜还会被李优来回指挥?开什么玩笑啊。

    别说是锐士了,就算是西凉铁骑,不给郭汜种子,让郭汜自己训练郭汜都没办法搞定,纯粹无中生有的搞一种兵种,和有模板的情况下搞一种玩意儿,完全是两个概念。

    就拿微积分来说,开拓这条路往里面填了一堆神,然而等出了模版之后,是个大学生就会学习这个东西,甚至数学系的好好学两下,熟练的都会让人感觉到惊讶,实际上这种真的超过早期往里面献祭进去的那些大神?开什么玩笑啊,开拓和复写完全是两个概念。

    因而郭汜最后所能做的选择也就是继续训练西凉铁骑,至于说没有马的西凉铁骑算什么……

    郭汜仔细想了想之后确定了一个事实,战马对于西凉铁骑而言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挂件,本质上西凉铁骑除了飞熊是真骑兵以外,其他的骑兵貌似并不是真正的骑兵。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郭汜果断放飞自我,反正骑兵不骑兵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影响了,没有马的话,只要能打就行了,反正西凉铁骑的核心就是速度够慢啊,努力跑一跑,让速度达到西凉铁骑的标准速度,就可以吹自己是没有马的骑兵了……

    挂件什么的对于西凉铁骑而言,并不影响最终的战斗力,能打才是西凉铁骑的通用效果。

    “哦,侦查的走了,那就不用管了。”郭汜随口说道,“赶紧吃饭,吃完休息,天知道明天要不要作战。”

    郭汜现在也发现了达利特的好处了,这些家伙隐藏在密林里面,就算是被发现了也不会有太多的人怀疑他们所为何事,贵霜这边特有的思考方式会很自然的给这群人补好前面的环节。

    “我们这次要和正规军作战吗?”早期投靠郭汜的一个达利特带着些许的担心说道,以前他们都是东打一枪,西大一枪,到处转战,不会和对方的大军进行碰撞,主要攻击的都是那种近乎庄园一样的婆罗门,不会去攻打那种被士卒保护的婆罗门。

    “是的。”华雄将一块大骨头丢在一旁,非常郑重的说道,“我们不可能一直那么厮混下去,和军团碰上是迟早的事情,而且你们也都知道,我们本身就快被婆罗门盯上了,只是我们之前跑得快而已。”

    一群达利特默默地点头,实际上在劫掠了几次婆罗门庄园之后,哪怕他们做的已经很小心的,但还是难免有所谓的幸存者,进而暴露了他们的身份,据说婆罗门那边已经开始搜索他们的踪迹了,看起来想要将他们这群挑战规则的家伙统统吊死。

    “所以没得选择了,要么干掉这群人,给汉室交一个投名状,要么被婆罗门逮住。”郭汜随意的说道,李优很早就就教过他该怎么做。

    “问题是汉室会接受我们吗?”达利特之中也不乏那种有脑子的,最多是以前没有机会展现而已,现在他们有了机会。

    “汉室接受不接受,我不知道,但这只是一个可能,再说迟早都需要攻打正规军,否则的话,我们的武器装备就会出现非常大的缺口,而现在刚好有一个机会。”郭汜拍了拍自己有些油腻的手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