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章 抱歉,就是这么硬

    黄忠表示没有听懂,但是鉴于李优一直以来神奇的表现,黄忠觉得自己还是别作了,听李优指挥就是了,而李优对于黄忠最满意的就是这一点,老成持重,说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就算是弄不懂,寻思两下改变不了,也就不问了。

    更重要的是黄忠就算是听不懂,也不影响战斗力,对于黄忠的一贯评价,李优就俩字,能打,而且是超级能打,少数招惹过吕布,和吕布对砍了超多回合还活的非常好的猛将。

    而一个听人指挥,不随便到处浪,军师说是该怎么打,就怎么打的猛将,李优表示非常靠谱,就冲这个,这次逮住机会就给黄忠送一个战绩,这种人必须要提拔!

    雨季依旧在持续,一周之后,整个文伽地区已经没有了道路这个概念,到处都是水,颇有一种整个国家都被葬在了水中的感觉。

    同样也随着这种情况,文伽百姓组建的一支支的船队也成功抵达了洞鸽山口附近新通的河道上,大多数的人船都不大,普通的乌篷船,装着一些物资,最多能乘个五六个人,但是架不住整个文伽有船的百姓都来帮忙了,整个若开山脉以西,现在浩浩荡荡的一片小船。

    “这本事真的有些吓人啊。”臧霸立在水面上,动了动,盾卫就这点不好,立在水面上,长时间不动,就会略微有些下陷,虽说只要原地站立的时间不长,就不会彻底陷下去,而且就算是陷下去了,盾卫也能爬上来,但若非必要的话,臧霸还是不会这么干的。

    “虽说感觉到非常的不可思议,但还是不得不说一句,李军师确实非常厉害。”陈到佩服不已地说道,这段时间也没有见李优对这些百姓做什么工作,但是在迁徙的时候,绝大多数有船的百姓都来了。

    “怪不得有自信说是雨季结束之前,将大半的百姓转运过去,这一个批次怕是就能拉走三分之一的人啊,可惜文伽这边没有什么大船,要是有大船的话,你都不用驻守洞鸽山口了。”臧霸看着不断登船,不断在自己麾下士卒的调度下缓慢外移的船只,感叹不已的说道。

    “然而这本身就是一句胡话,一方面大船开不了这里,另一方面文伽毕竟是一个小国,能有这么多船只都是因为这个国家是一个泽国,而且靠海,否则也不可能有这么多船来帮忙。”陈到远眺着雨中的雾气,心下也不由得升起了几分佩服。

    小半天过去,三分之一的人装船离开了,被塞入了在外围等待的大船之中,然后又装了一批次的人,洞鸽山口大概也就只剩下一半左右的百姓还在这里驻扎,而臧霸也就此离开。

    毕竟都有自己的任务,臧霸需要护航,而陈到需要守着洞鸽山口,双方的都有各自的职责,交接之后,就此别过,而后臧霸便带着士卒踏水护佑在航线的外围,至于长水营,则被保护在最核心,他们本身就是远程射手,距离就算是远一些也依旧能提供应有的保护。

    “叔至,我走了之后,你就讲外围又长出来的那些灌木全部伐掉,不要让敌人有可趁之机。”董昭临走的时候叮嘱道,“虽说我有心想要和你一起驻守洞鸽山口,但是那边的安置更为主要一些,所以我不得不去,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千万要小心。”

    “好!”陈到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只是一声恢复表现出来了自身的意志,多少年了,陈到再一次将自己的意志燃烧了起来。

    “我先走了。”董昭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到,他知道李优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自然对于洞鸽山口的布置有所猜测,有些东西能蒙过陈到,很难蒙过这种智者,对于李优的布置不说是洞若烛火,但也大致是心里有数,只是不能说啊。

    董昭说完走了两步之后,叹了口气回头看向了陈到,“叔至,李文儒在洞鸽山口肯定有着响应的布置,压力没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但是请记住一句话,不管什么时候,都千万不要将希望寄托在李文儒的布置上,只有你自己是值得信任的。”

    陈到不明所以,有心要问董昭原因,董昭却调头离开,就那么踏入到雨幕之中,然后坐上一艘小船就此离开。

    陈到就那么站立在雨中,送这一批次的百姓消失在大雨之中,而后默默地前往洞鸽山口,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守住这里就是了。

    “分一千五百人作为后备队,分五百人去洞鸽山口的另一侧,一旦洞鸽山口的东侧有动静,第一时间通知于我。”陈到进入洞鸽山口之后看着麾下的士卒第一时间下令道,守住这里,这就是自己的任务。

    很快五千多人的白毦精兵快速的分成了三队,一队就地驻守,一队前往休息,另外一队则前往洞鸽山口的东侧。

    洞鸽山口的山上,伍习率领着一千多人将那些安置好的床弩一一调试好,雨季对于床弩而言也是一个考验,弓弦哪怕是温养的再好,在这种潮湿的地方也难免泡胀,伍习瞬间明白了之前李优的安排。

    很明显一旦开战,床弩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封存在干燥的山洞和营帐里面,必然会推出去使用,而这种大雨使得床弩根本无法长时间使用,也就是说所谓的掩护也就真的只是掩护而已。

    【也就是说这些床弩根本就是消耗品,真正战斗的其实还是陈将军,军师这么看好陈将军吗?】伍习不解的想到,【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当年逼某些人的方式一样,其他人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力量,唯有最下面那一支,被责任死死的压住。】

    伍习都没敢看陈到的方向,他不太明白李优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李优既然这么做了,那必然有着他的理由,他这边的帮忙也就仅仅只是牵制作用,而且也会随着时间点流逝失去这个效果。

    全过程都会落在陈到的眼中,心理压力和责任重担都会一点点的增加,先倒下者还有希望,后倒下者背负一切失败的罪责,就跟历代亡国一样,要说灭国之祸实际上是世代君王都有锅,但锅最大的却是亡国之君,不管是勤政,还是努力,亦或者其他,锅就在那里。

    同样在最糟糕的时候,如果有人掀翻了这些,再一次站起来,那就是中兴之主,得以和开国皇帝一样为人铭记。

    只是绝大多数的人都被这种重责压垮,默默地道一句积重难返,然后就那么接受现实,最后就那么垮掉。

    伍习不懂那么多,但是伍习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当自己这边能给与的支持逐渐减小的时候,陈到那边的责任就会越发的沉重,趟过去将对方打翻在地,或者被别人打翻在地,就这么点区别。

    臧霸等人离开的第四日,在河道转运的董昭等人遭遇到了第一批次的袭击,只是尚未接近就被臧霸踏水而来阻挡在了远方,而后从天划过的箭矢炸裂开来,让在远方观察的卡里卡拉果断放弃了攻打航线的这个想法,蒙康布说得对,这俩军团在当前这种环境下没法打!

    相比于孙观的盾卫,臧霸的盾卫是事实上最强的盾卫,哪怕是没有皇甫嵩所说的意志超越能力,但是作为以虎卫军和靖灵卫为底子转化来的士卒,配合上臧霸的军团天赋,堪称无解。

    正面接战时,第一次的绝对反弹,管你远程还是近战,管你是人,还是马,亦或者战船,任何东西只要撞我,撞我什么力量,我给你反弹什么力量,配合上军团天赋和精锐天赋,臧霸的盾卫直接具备了卸力和稳固双层扛盾击的效果。

    加之在水面进行战斗本身就属于违规情况,直接筛掉了绝大多数的军团,进而现在的局面想要在水面突破盾卫的防线,就算是用船撞都不顶事,大船可能还行,小船很有可能船撞上盾卫,盾卫没事,船被反弹的力量给逼停了。

    之后盾卫一个大力猛跳,跳到船头,自身的自重就能将小船摇翻,倒是某些海战的技战术对于盾卫有用,问题在于盾卫可以沉到水底躲过去,其操作之简单迅捷,完全没有丢百战老兵的水准。

    再加上长水超远程的精准射击能力,普通的军团很难突破盾卫这条防线,长水攻击的时候连盾卫一起覆盖,盾卫不躲只要用盾牌护住面甲上的双眼就能硬扛,问题是以清地图著称的长水营除非是贵霜愿意砸精锐才能强行通过,只是得什么样的精锐才能在水面莽过盾卫?

    这种糟心的事情,让卡里加拉果断同意了蒙康布的建议,不和汉军护航的精锐纠缠,直冲洞鸽山口的汉室迁移百姓而去,至少后者就情报而言还算是一个正常的军团,而护航的这俩军团,就现在这个情况,到底怎么才能打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